首页 > 新资讯 > 

盼你我未來可期繁體閱讀-蘇薇陸顥小說

盼你我未來可期繁體閱讀-蘇薇陸顥小說

現代言情題材的女頻小說《盼你我未來可期》是由作者“白茶清歡”的一部已完結小說,蘇薇,陸顥是書本中的主人公,小說內容介紹:因為五十萬的支票我毅然決然的離開了他。當五年後,我站在醫院的走廊上為了救助孩子把自己賣給他,而他冷漠的問我:蘇薇,你覺得你什麽地方價值能有三十萬?當真相終於浮出水面的時候,是誰虧欠了誰?

精彩章节试读:

我把自己的臉埋進陸顥的懷裏,感受著他有力的心跳,像是一個虔誠的信徒在向神靈宣告自己的內心,然後安靜地等著神父的宣判。

“蘇薇,我們……”

“嗡嗡嗡——”

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打斷了陸顥沒有說完的話。

陸顥回過神,眼神平靜的掃了我一眼,隨後拿起手機,站到了距離我遠一些的地方,“喂?”

陸顥刻意壓低的聲音,讓我聽不清他們究竟說了什么,只能緊張的等著陸顥打完電話。

“……”也不知道手機那邊的人說了什么,陸顥的臉色突然變得難看起來,好半天,他才緊繃著聲音開口,“我會馬上過去!”

“陸顥……”

我走上前,手還沒碰到陸顥,就聽到他沉聲說道:“有什么事情,以後再說!”

陸顥的神色隱晦不明,但是莫名的我就是能從陸顥急促的呼吸裏面,察覺到他的那種慌亂感。

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才會讓陸顥這樣驚慌失措?

“哦,好。”說不失望是假的,我低下頭,手指撥弄著桌子上的那塊面包,“那你,路上小心。”

陸顥走了兩步,又頓住步子,看向我,“林宣從樓梯上摔下去了,現在正在醫院搶救。”

陸顥這是在向我解釋?

我倏地抬起頭,然後抓緊了自己的衣服,試探著開口,“那我能不能陪你一起去?”

陸顥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像是在做著什么決定,半晌,他沖著我伸手,“走吧。”

我重重的點頭,然後沖上前,一把握住了陸顥伸過來的手。

陸顥還是喜歡我的吧?不然……

他怎么會同意把我帶到醫院去?

車子一路疾馳,不過十幾分鍾就抵達了醫院。

我跟陸顥剛到,一直守在手術室外面的人就沖上來一把抓住了陸顥的手,“陸總,小宣,小宣她從樓梯上摔下去了,我……”

說話的人語無倫次,連面色都是蒼白的。

看清女人的面容,我驚了,她是……

人事部經理——陳靜。

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面前的女人指著我對著陸顥喊道:“她怎么會在這裏?”

似是帶著埋怨的語氣,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總覺得這個陳靜似乎對我有種莫名的敵意,難道……

真的就只是因為她是林宣的好朋友嗎?

“林宣不會有事的!”陸顥將自己的手從陳靜的手裏面抽出來,然後將我護在了身後,沉聲道:“現在已經是上班時間,你可以回去上班了。”

“可是,小宣還在裏面!”陳靜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頓了頓,在看到陸顥臉上絲毫不變的決然後,指著我,不甘心的說道:“蘇薇也在這裏,為什么她可以留下來!按理說,我比……”

“她跟你,不一樣!”陸顥皺了皺眉毛,似乎不想再跟陳靜多說些什么,抬腳就走。

陸顥的話讓我的心猛地一顫,陸顥說,我跟經理不一樣,那么……

在陸顥眼裏,我跟經理究竟是哪裏不一樣呢?

“陸總——”陳靜不敢置信的叫了一聲陸顥的名字,臉色變得異常的難看。

“就像你跟其他員工說的那樣,蘇薇之於我,很特殊。”陸顥的腳步頓住,隨即他轉過臉,眼神裏面的涼薄明顯,“還有,公司的合作對象向來是看合作內容的價值,而不是對方的財力大小,如果你連這一點都搞不懂的話,就幹脆辭職!”

我看向陸顥,原來,他早就知道公司員工對我的惡意針對?

我想到了中午陸顥提著的午飯,那時候,陸顥就是擔心我被針對,所以,他才會來看我的吧?

“抱歉,陸總,我會回公司把那些謠傳糾正。”

陸顥明顯不悅的聲音,終究還是讓陳靜收了聲,只是她看著我的眼神,卻越發的惡毒了起來,讓我不自覺的打了個冷戰。

等了大概幾分鍾,有護士突然急匆匆的從手術室裏面沖出來,“誰是患者家屬?”

“我是。”陸顥抬了抬手,隨後大步走過去。

“這裏有一份協議需要您簽一下字!”

護士神色著急的跟陸顥解釋著些什么,我聽不真切,正想走過去就聽到陸顥沒什么波瀾起伏的聲音響了起來,“保大。”

保大……林宣現在的狀況這么嚴重么?

我走上前,看著陸顥“唰唰”的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等待手術結束的時間異常的漫長,陸顥半靠在牆壁上,黑色的西裝顯得他的臉色微微泛白,垂在身側的手指也微微攏了起來,似乎是有些緊張。

我去自助購物機那裏買了水,還沒等把水遞給陸顥就聽見“哢嚓——”一聲,手術室的門被人推開,隨後便是面色慘白還在昏迷的林宣被推了出來。

“她怎么樣?”陸顥站起身,看著被推遠的林宣,目光直直的盯著跟在後面摘口罩的醫生。

“所幸,母子平安!”主治醫生徹底的摘下了口罩,頓了頓,他繼續說道:“不過,如果再不注意,還是會很危險。”

最後的話,醫生說的委婉。

陸顥的臉色沉了沉,簡單的問了幾句之後,便轉過身,大步走向了林宣的病房。

我也追了過去,不過沒有進門,因為林家父母來了,正在裏面陪著沒有醒過來的林宣。

我按在門把手上的手頓了頓,剛要收回來就聽到了靠近房門這邊不算大的聲音。

是陸顥和林宣的爸爸。

“小宣的情況,醫生怎么說的?”刻意壓低的聲音。

“母子平安,只是需要平時多加注意。”輕描淡寫的解釋。

“阿顥啊,我雖然不贊成你們倉促結婚,但是你也看到了,小宣懷孕了,現在她的狀況又這么不好,我想問問,陸家什么時候可以給個准話,把你們的婚事給定下來。”

結婚……陸顥和林宣?

我的心一緊,更是屏住呼吸去聽陸顥的答案,手心裏面微微汗濕。

陸顥沉默了一會兒,就在我以為他不會回答的時候,他開口了,“林伯伯,我爸爸和媽媽定居國外,回去之後,我會立刻給他們打電話,催促他們回國商量婚事。”

林宣的爸爸似乎松了一口氣,“阿顥啊,不是林伯伯催你們結婚,主要是你們結婚之後,林宣跟你住在一起,你也方便照顧她和孩子。”

“林伯伯,小宣對我很重要,即便您不說,最近這幾天,我也准備催我爸媽回國,把婚事定下來的,畢竟……小宣肚子裏面還有我的孩子。”

陸顥的話讓我頓時僵硬在原地。

我拿著水,站在病房的外面,突然有點迷茫和彷徨。

五年了,陸顥早已不是當初的青蔥少年,現在的他,高高在上猶如天之驕子,身邊還有了心愛的女人和即將出生的孩子,那么,我呢?

多年前的初戀,即便當年我不是真心離開他,即便我有逼不得已的理由,即便他現在還對我存有半分心思,也不過是對當年那段溫暖時光的緬懷。

當我們重新在一起,陸顥發現其實我早已經不是當年的樣子,當他發現我們之間相距甚遠,當他察覺到其實自己更愛林宣和孩子的時候……

我又該怎么辦,他又會怎么做?

況且,我又憑什么拆散人家一段美好姻緣,去成全自己呢?

蘇薇啊蘇薇,你現在最應該做的事就是從陸顥那裏要一個孩子,救活樂樂才是明智之舉,而不是在這裏想七想八,去糾結一段原本就不屬於你的感情。

……

我把水放在了病房的門口,轉身走出了醫院。

外面正在下雨,淅淅瀝瀝的小雨銀線一般散落下來,我站在醫院的門口,目不轉睛的看著,記憶好像在一瞬間就回到了過去……

我喜歡陸顥,發自肺腑的喜歡,不僅僅是因為他曾經把我從小混混的手裏救下來,還因為他的善良,他是那種外冷內熱的男人,嘴巴很壞,可是心很好。

我曾經見他在雨天給流浪貓打傘,也曾經見過他匿名給孤寡老人寄錢,更見過……

他在醫院做義工,告訴那些對自己的命運惴惴不安的孩子,活著就會有希望。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我變得喜歡追著他跑,我追了他整整一個學期,可是某些人自始至終都只是翹著半邊的唇角,沒有任何回應。

我們在一起的契機源於陸顥的舍友。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看我總是追著陸顥跑,讓他們覺得煩人,那天,陸顥的舍友給我打電話,告訴我陸顥約我在學校的大榕樹下面見面,要對我們之間的關系做出宣判。

我心情忐忑的去赴約了。我站在大榕樹下面,一等就是一個下午,傍晚的時候,天色徹底的暗下來,然後便是電閃雷鳴,大雨傾盆。

連小學生都知道,下雨天不能站在樹下面,因為被雷劈的指數高達百分之八十,可是,我沒走,沒舍得離開那棵大榕樹,我怕我走了,陸顥來了看不到我,怎么辦?

就是抱著這樣的信念,忍受著被雷劈的恐懼和雨水打濕衣角的顫抖,我終於等到了陸顥。

他踩著地上的雨水沖著我所在的方向跑過來,濺起來的雨水打濕了他的褲腳,被淋濕的襯衫緊緊的貼在他的胸前。

我看著他出現,還沒來得及開心,就被他陰沉著臉,狠狠地教訓了一頓,“蘇薇,你腦子有毛病?就因為一句玩笑話,你蹲在這裏有意思?教學樓這么近,你過去能死嗎?我陸顥最討厭你這種不把身體當回事的人了!”

“去教學樓我當然不能死,可我去了就等不到你了!”

幾乎是沒經過大腦的話,脫口而出的那瞬間,所有等待的驚喜都變成了濃重的委屈。

“你這個蠢貨!”下一秒,我被陸顥拽到了懷裏,緊緊的抱住,“不過,你贏了……”

……

那天的擁抱,我到現在都能清晰地回憶起來,只是,那些都是過去了。

我抬腳往雨幕裏面走,雨水打在身上的時候很涼。

我正准備打車,想要去陪樂樂。

只是車還沒打到,就接到了陸顥的電話。

我愣愣的看著來電顯示上面的“陸顥”兩個字,手指始終沒動,當年那個說著“你贏了”的少年,馬上要娶其他的女人,而我……

又算什么呢?

到最後我也沒有接通陸顥的電話,反而將手機關機,然後打車去了樂樂所在的醫院。

我去的時候,樂樂正趴在窗戶上看著窗外,小臉上除了擔憂就是著急,我知道,樂樂是在擔心下雨了,我會不會被雨水淋濕,心裏一暖,我走上前,拍了拍樂樂的小肩膀。

“樂樂,是在等媽媽嗎?”

樂樂回過頭,小臉上滿是驚喜,“媽媽今天下班好早!”

我笑了下,沒說話,只是走到樂樂的身邊,看著他越發消瘦的小臉,心疼的開口,“樂樂,你說過要變成男子漢照顧媽媽的吧?那么,樂樂就要變得強壯才可以……”

“我現在能吃兩碗飯!”樂樂重重的點頭,隨後豎起了兩根手指給我看,頓了頓立馬轉身跑到了一旁的櫃子裏面,拿出了一個小飯盒。

“怎么了?樂樂,慢點跑……”我看著樂樂開心的抱著飯盒跑過來的時候,一邊囑咐著他,一邊伸手接過了他抱在懷裏的飯盒。

“中午的時候,護士姐姐給我帶的蝦,樂樂沒吃完,給媽媽留了兩個。”樂樂半趴在床上,伸手打開飯盒,然後舉到了我的面前,“喏,媽媽,你吃一個!”

我看著面前的蝦,鼻頭有點發酸,自從樂樂生病住院,楊凱斷掉了我跟樂樂的經濟來源,我已經很少去奢侈了,飯都是吃飽就行,也沒有過多的去追究享受。

如今,樂樂卻把他覺得很有價值的東西,雙手捧到了我的面前。

他的早熟懂事讓我覺得特別心酸,我張嘴咬了一口已經剝掉皮的蝦肉,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嗯,很好吃,樂樂,等到了星期天,媽媽帶你出去玩,我們去吃大餐好不好?”

“好!”樂樂歡呼著撲到了我的懷裏,我將他抱緊然後在心裏暗暗地告訴自己。

樂樂現在就是我的唯一,無論付出什么,我都要治好他!至於陸顥……

做人不能太執迷不悟,我早就該知道,我跟陸顥不可能重新走下去。

……

第二天,我准備去公司上班的時候,將手機重新開機。

沒幾分鍾,陸顥的電話就打了過來,第一句就是劈頭蓋臉的質問,“你昨晚去哪裏了?”

我看著醫院電梯的數字不斷下降,含糊的解釋,“隨便找了一家賓館住下了。”

“昨晚,為什么不回家?”陸顥的聲音帶著鄭重的語氣。

可是,家?我現在哪裏還有家呢?

“……”我沒說話,只是沉默著走進了電梯。

似乎是因為我一直沒有說話,陸顥的聲音多了些不滿,“蘇薇,你啞巴了?”

“叮——”電梯門打開,我隨著一群人走了出去,然後轉彎的時候,輕輕地問道:“林宣她怎么樣了?昨天走得急,也沒有進去看看她……”

我知道如果我再不開口,陸顥一定會慍怒,所以,我幹脆調轉了話題。

我不能把自己和陸顥的關系弄僵,因為我需要一個孩子。

“她沒事,只是需要休養。”陸顥似乎不願意多提林宣的事情。

“哦,那,那你好好照顧她……”我想不到要跟陸顥說些什么了,只能寒暄幾句就想掛斷電話,可陸顥卻突然叫了我的名字。

“你昨天說的重新開始是什么意思?”他問。

我的眼睛眨了眨,努力保持著平靜的開口,“哦,那個啊,我是開玩笑的,都分手五年了,哪來什么重新開始,而且……”你都要跟林宣結婚了不是嗎?

後面的話,我沒能說出口,眼眶微微發酸,我伸手揉了揉。

電話那邊沉默了好長的一段時間之後,才冷笑著開口,“蘇薇,你說跟我重新開始是玩笑?”

我沒有說話,算是一種變相的默認。

“好,很好!我陸顥是有多愚蠢,才會被你這樣耍著玩!蘇薇,你厲害,你當真是厲害!”陸顥的語氣陰沉,像是飽含了極大地怒意,隨即,電話被猛地掛斷了。

聽著手機裏面傳來的“嘟嘟嘟”的聲音,我的鼻頭一酸,眼淚算是徹底的流了下來。

就這樣吧,不再對陸顥抱有幻想,不再對重新在一起抱有期待,我可以帶著樂樂走過那么艱難的五年,那么,我就可以用同樣的方式走過後面的十年,五十年!

只是,那時候的我並沒有意識到,原來在這個世界上,真的會有那么一個人,我無數次的說著想要放棄,但終究還是舍不得,也忘不掉。

他的名字叫陸顥。

……

趕到公司的時候,已經將近八點半了,我從公交車上匆匆趕下來,然後開始往PDA的大門方向跑,剛跑了沒兩步,眼角的餘光就瞥見了一個高大的身影。

男人很高,皮膚很白,他穿著一件深色的襯衫,袖子被挽到了中間的位置,露出了結實有力的小臂。

那是一個十分耀眼又矚目的存在,可,那是誰?

顧不得我多想,我從包裏面拿出了工作證,慌忙的掛在了脖子上就急匆匆的往PDA大樓裏面趕,經過那個男人身邊的時候,卻出乎意外的被叫住。

“哎,你是這個公司裏面的員工?”

聽到聲音,我下意識的頓住腳步,“你叫我?”

說話的那一瞬間,我也看清楚了男人的臉,那是一張既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臉,可是究竟是那裏熟悉,我卻一時之間說不上來,是跟誰長的相像吧。

“這裏除了你和我以外,哪裏還有會喘氣的?”男人的聲音很好聽,只是語氣有些惡劣。

“請問,你有什么事情么?”我看了一眼時間,想到即將要飛走的全勤獎就覺得肉疼,只能一邊做好往PDA裏面跑的姿勢一邊開口。

男人笑了下,臉上露出了高深莫測的笑容,“帶我進去。”

  • 盼你我未来可期无删减阅读-苏薇陆颢小说盼你我未来可期
    来源:微阅云  作者:白茶清欢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6-06 17:38
    现代言情题材的女频小说《盼你我未来可期》是由作者“白茶清欢”的一部已完结小说,苏薇,陆颢是书本中的主人公,小说内容介绍:因为五十万的支票我毅然决然的离开了他。当五年后,我站在医院的走廊上为了救助孩子把自己卖给他,而他冷漠的问我:苏薇,你觉得你什么地方价值能有三十万?当真相终于浮出水面的时候,是谁亏欠了谁?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