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开阳许开熠的小说叫什么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开阳许开熠的小说叫什么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开阳许开熠的小说叫《探秘笔记》,是由作者“邪灵一把刀”最新著作的灵异小说,精彩内容介绍:他的爷爷留下了一本书。 起初,他只是把它当作故事来读,直到他父亲告诉他,他们家世代相传的手艺,原来是盗墓术,但他从他父亲那一代开始转向别的东西。 直到那时他才知道,原来爷爷的笔记内容是实时发生的。 长大后,父亲曾警告他不要碰这门手艺,直到三年前,有人过来了。

精彩章节试读:

我们四人坐在木屋里等,房间中一共三盏煤油灯,平日里魏哥只点一盏,今晚全都点上了。

可即便如此,习惯了日光灯的我们,还是觉得煤油灯这种橘黄的光芒显得非常昏暗,屋角落的位置都看不清楚。

又等了两个多钟头,我有些熬不住了,眼皮儿直打架。

事实上这会儿才晚上的十一点,以往这个时候,我一般是躺在床上刷微博,并且越刷越有精神的那种。现如今换了个环境,白天布置陷阱,又干了一天的体力活,此刻睡意波涛汹涌的袭来,实在难熬。

我打了个哈欠,道:“这蛇妖一般什么时候来?”

魏哥道:“都是后半夜,但今晚不确定。”说话间,他看了看我们面露困倦的三人,便道:“你们去休息,我守着。”

医生也不推辞,说道:“也好,免得等蛇妖来时咱们状态不佳,干脆轮流守。小尤去休息,咱们三个一个半小时换一次班,应该差不多。”对这个提议众人没有任何意见,当即便由魏哥守第一班,我们三人休息去了。

由于白天太累,几乎是一闭眼我就睡着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过得很快,仿佛才刚一闭眼似的,紧接着我便被魏哥给叫醒了换班。

我守第二轮,医生守第三轮,我和魏哥默默换了班,靠墙而眠的医生睡的四仰八叉,别提多香了。魏哥睡下后,我拍了拍脸,让自己清醒些,紧接着便坐在桌前,聆听着周围的动静。

这次的铃铛阵我们布置的十分密集,只要那东西靠近,铃铛就会响的很厉害。当然,偶尔有夜风吹过时,铃铛也会响,但声音的频率差别是很大的。

一个人枯守着相当无聊,我脑子里便杂七杂八的想了些事儿。

如今已经是出事后的第三天了,电话坏了,没人能联系上我,家里人估计急坏了。

我们许家是个普通家庭,我排行老二,上面有个哥,不过我那哥是领养的,因为当初我爸妈结婚很久都怀不上孩子,以为是不能生育了,两口子就辗转收养了一个,结果到我哥十多岁的时候,我出生了。

和电视剧里演的不一样,一般正主出生后,领养的那个,就会变成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可怜,事实上在我们家是反过来的,我才是爹不疼娘不爱的那个。

我们许家,祖祖辈辈都是普通人,非常普通的那种,没出过大奸大恶的人,也没出过有出息的人,结果我们家领养的老大特牛,上学就是一路跳级,被夸为神童,嘴也特别甜,从小亲戚邻居就特别待见他。

长大后,老大也特有出息,都进北京研究院工作了,绝对的尖端人才,保密性很高,虽然一年难见几回,但老大十分孝顺,在我们老许家的亲友圈里声名远播。

这么一个孝顺又出息的孩子,把我这个正牌的地位,直接挤压到了地缝里。

我光荣的继承了我们老许家普通人的命运,长相普通、学习普通、性格普通、工作普通,跟我们家光辉的老大一比,简直无地自容。

后来天天听我爸妈在我耳边唠叨着,让我要向老大学习,我听急了,一瞪眼道:“他从小就跳级,人家的智商是天生的,你们把我生出来,就没给我配个好基因,能怪我啊!”

我爸一听,气的拿脚踹:“你个小王八蛋,你的意思是,你爹**基因不好是吧,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我一边儿回想着,一边儿忍不住笑了。

说实在的,我爸妈就是恨铁不成钢,并非是真的偏心;至于我们家老大,除了上学时喜欢给我补习这点外,其它各方面都相处和谐。

我这突然失联,三天的时间,他们或许还不知道,但倘若再多耽误两天,发现联系不上我了,也不知会着急成什么样儿。

正琢磨着,忽然之间,我猛地听见外间传来了一阵异常的响动。

不是铃铛的那种响声,而是一种嘎吱嘎吱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摩擦一样。

这声音,就和昨天晚上的一模一样!

我顿时一惊,立刻将其余三人叫醒了:“快,它来了!”

不知是不是那东西的耳朵格外灵敏,我一开口叫人,那声音就猛地停下了,因此魏哥三人醒来后,周围是一片寂静。

小尤揉了揉眼睛,嘟囔道:“……来了吗?”

医生似乎没有陷入深眠,所以一醒来就非常的警觉,侧耳倾听着,低声道:“好像没什么动静?”

我压低声音道:“来了,但我一出声叫你们,那动静就没了。”

小尤顿时露出一副毛骨悚然的表情,说道:“妈呀,它耳朵也太灵了,现在怎么办?按照原计划?”

医生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指了指大门外,做了个警戒的手势。

我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院子外的铃铛没有响,说明那个东西还没有进入我们的埋伏圈,现在冲出去,太冒险了,医生的意思是继续等。

旁边的魏哥表现却有些异常,因为相对于我们三人此刻的警惕,他却显得有些激动,呼吸很急促,目光直勾勾盯着木门的位置,仿佛随时会冲出去一样。

我也不知道他为何会有这种表现,不由得侧身挡了挡他的目光,魏哥这才回过神来,神情又恢复了一贯的沉默。

木屋只有一扇窗户,此刻是关闭着的,由于没有玻璃和纱窗一类的东西,因此我们待在屋子里,完全听不见外间的动静。

等了片刻,我觉得有些奇怪,心说那玩意儿莫不是被我们的动静给惊走了?蛇妖的胆子有这么小吗?还有外面那只狗,它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这狗看家不挺厉害的吗?

我意识到不对劲,心说别是出什么事了,刚要开口跟众人商议,便听一阵嘎吱嘎吱的声音,突然从我们头顶上方的位置响了起来,仿佛那蛇妖就在我们头顶一样。

这一下将我们四人吓的不轻,小尤一个没忍住直接惊叫了起来,众人齐刷刷抬头,却见木屋矮小,一眼就能见顶,也没有大梁,因此上面空空如也。

可即便如此,那个嘎吱嘎吱的声音却依旧没停下,这瞬间我们便意识到,那蛇妖在木屋的屋顶外面!

靠,它是怎么无声无息穿过铃铛阵,跑到屋顶的?难不成这蛇妖还会飞?那我们在地面布置的陷阱,岂不是什么用也没了?

这个念头才刚冒出来,便听砰的一声巨响,似乎是有什么人,在用东西大力的击打着木屋的屋顶,整个木质结构的屋顶,都跟着震颤起来,夹缝里的灰尘扑簌簌的抖落了下来。

“**,这蛇妖要拆房子!抄家伙、抄家伙!”虽然一切和我们计划的都不一样,但这会儿蛇妖都到屋顶了,再恐惧也没有用,相比之下,手里拿把刀更有安全感。

  • 探秘笔记恐怖小说-主角许开阳许开熠精彩阅读探秘笔记
    来源:掌中云  作者:邪灵一把刀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6-08 10:23
    以都市为背景的男频小说《探秘笔记》,是作者“邪灵一把刀”最新著作,这部小说的关键人物分别是许开阳和许开熠,精彩内容介绍:他的爷爷留下了一本书。 起初,他只是把它当作故事来读,直到他父亲告诉他,他们家世代相传的手艺,原来是盗墓术,但他从他父亲那一代开始转向别的东西。 直到那时他才知道,原来爷爷的笔记内容是实时发生的。 长大后,父亲曾警告他不要碰这门手艺,直到三年前,有人过来了。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