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迷梦之源 > 书库 > 山村透视狂兵
山村透视狂兵

山村透视狂兵

作者:骑鱼的剁椒
主角:林若风叶柔水 分类:都市 状态 已完结 时间:2022-05-06 10:10:38

男频都市小说《山村透视狂兵》,主角是林若风叶柔水,网络作家是骑鱼的剁椒。全文内容是:只不过,她看到的东西不多,大概就只有死亡前的半个时辰左右的东西。手腕被沈初心紧紧的抓住,指尖无意中渗进皮肉之中,很是用力,可楚随洲却丝毫没有退缩,而是面不改色的任她抓着,直到她的心绪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沈初心擦了一把额头上渗出来的冷汗,扶住楚随洲手腕,这才得以站了起来,“我没事!”

如若她没有猜错的话,她似乎得了一个金手指,而这个金手指大概是属于‘共情’一类的,刚才那一幕,正是她与赵小姐共情了。

只不过,她看到的东西不多,大概就只有死亡前的半个时辰左右的东西。

手腕被沈初心紧紧的抓住,指尖无意中渗进皮肉之中,很是用力,可楚随洲却丝毫没有退缩,而是面不改色的任她抓着,直到她的心绪平缓了不少,他才提议,“我扶你到旁边休息!”

闺阁女子见到这样的场面,被吓坏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因此,楚随洲只以为沈初心是被尸体的恐怖状给吓到了。

却不想,他脚步刚动,就听沈初心斩钉截铁道,“这里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赵小姐是被人奸杀之后再丢尸此处!”

回忆那凶手拖拽的地方,地板是平滑而坚硬的,若是推测不错的话,应该是砖石地面。

绝不是眼下发现尸体的湿润的小河边。

“如何推测?”

楚随洲脚步一顿,脸色也凝重了起来。

沈初心没有解释,继续说道,“死者是在昨夜子时丧命,死于窒息,身上的多处伤痕是被长鞭、利器、小匕,还有烧伤所致!身上的伤并不至死,但足以吓到赵小姐,还有一点,赵小姐和凶手是相识的!”

共情有一点,她只能看到表像,却感受不到赵小姐的心里变化。

但从现场的求情来看,赵小姐应该是知道凶手的身份。 

对于沈初心的这个说法,很快就证实了。

因为,仵作已经到了,大概检验了尸体之后,仵作给了初步推断,“死于窒息,命丧子夜,身上多处伤却不致死,凶手手段残忍,有虐待被害人的嫌疑!”

和沈初心的说法几乎叠合。

楚随洲整个人都愣住了,震惊之余,又觉好奇,他不禁去看沈初心的脸,此时她的情绪已经平稳下来,目光落在尸体上,并无半丝的畏惧之色,眉目之间是女子少有的英气,这让楚随洲觉得刚才的一切不过是错觉。

孙衙史急忙记下。

沈初心又补了一句,“赵小姐的指甲近日未曾修剪,右手指甲盖里有干涸的血,肉眼可见小块人体表皮,可见死前曾激烈挣扎,如若没有猜错的话,曾用指甲划伤凶手的某个部位!”

若是被人掐住喉咙,那么最可能划伤的当属是手臂了。

这一点,大家都清楚得很。

仵作刚想说这个,听了沈初心的分析,不禁微微诧异,他是第一次见沈初心,以往只听闻沈家大小姐性情懦弱、胆小怕事,却不知,今日一见,竟与传闻中恰恰相反。

“记下吧,沈小姐说的没错!”

孙衙史这才提笔写下。

仵作又有疑惑了,望向沈初心,“沈小姐如何推断赵小姐不是死于此处?”

这句话仵作听到了,只不过,刚才他并不认为一个女子懂得断案和验伤,因此,压根没放在心上,眼下,他对沈初心有些刮目相看了,因此,想知道原委。

“赵小姐背部的衣服破损,皮肉有擦伤的痕迹,以破损程度来看,并不是利器割开,倒像是磨擦损坏,此处土地湿润,就算是人体表皮在此处用力磨擦,怕也不足以磨破!”

仵作点了点头,原本还只是疑惑,眼下心里全是赞同。

有了仵作的信任,其他衙就也就再没话说了。

官差吴青之前是沈清江的得力助手,沈初心见过他两回,脑海中有印象,她回头看向吴青,“将尸体抬回衙门,仔细检验,早上报案的樵夫,以及附近路过的村民都一一盘问,再者,去查一查昨天的出城记录,重点放在十五至三十岁的男子身上,这个年龄阶段的男子,但凡是出身富贵的,全都召回衙门问审!”

这又是作何说法?

吴青疑惑的嘀咕了两声,却也只能照办。

正在此时,耳边响起大钟声响,沈初心抬头望去,只见在不远处的山顶竟有一处寺庙,“那是什么地方?”

楚随洲应道,“是福安寺,前朝太后兴建的寺庙,大多供官贵之家参拜!”平常百姓入寺极少。

沈初心眉头一皱,抬步朝着福安寺走去。

这里通往福安寺,只有一条小道,马车上不去,只能步行。

好在路程并不远。

约摸半柱香的时间,两人就到达了福安寺。

寺中打扫其为干净,香火也很是旺盛,此时正有几名官家的太太和小姐在参拜,打扫小僧见楚随洲和沈初心的到来,上前相迎,“二位施主是来烧香的吗?”

沈初心见了个佛礼,问道,“小师父,请问昨夜有没有一名年轻男子在此礼佛?”

年轻男子?

打扫小僧想了想,“昨夜确实有几名公子过来礼佛,其有一人好像是胡公子!”

胡公子!

而就在这时,吴青带着几名衙差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一见沈初心就报道,“沈小姐,有人看见礼部尚书家的公子胡梓杰曾与赵小姐接触过,属下派人去胡府查问过,胡梓杰是今早才回的府!”

不仅如此,胡梓杰喜欢赵小姐的事,在京中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若真是如此,那胡梓杰确实有重大的嫌疑。

沈初心立马向小僧告辞,而后看向楚随洲,“你如何看?”

楚随洲略一思索道,“我与胡梓杰接触过,他为人正派,不像是如此残忍之人!”

点头,沈初心吩咐吴青,“将胡梓杰带到都察院,我要审他!”

此时的定远候府,沈初雪好不容易见到了温益行。

房门一关,她立马就哭着扑进了温益行的怀里,“益行,这可如何是好?眼看这一天天过去,我该怎么办才好?”

原本以为沈初心退婚只是一时意外,温伯楚都亲自上门了,沈初心定然会回心转意。

毕竟,她之前也是非温益行不嫁,疯狂的迷恋着温益行。

谁知……这一晃过去多日,沈初心却丝毫没有要与温益行重归旧好的打算。

不仅如此,沈初心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不仅心狠手辣,连祖母都治不了她了,这让沈初雪心慌了起来。

她摸了摸还未隆起的小腹,若是再拖下去,只怕她就成了京中的笑话了。

这几日,温益行也烦的厉害,温伯楚回来之后,因退婚一事勃然大怒,不仅处治了他母亲曾氏,还禁了他一个月的足,因此,温益行才没能出府见沈初雪。

“早知如此,就不该去闹什么捉奸!”

沈初心将金砖拿起来掂量了一下,少说也有两斤重,若是放在她那个年找,只怕这块金砖够吃一辈子了。

土豪就是土豪,这出手果然阔绰。

“叶大人,我可丑话说在前头,若是初心帮不上什么忙,那这块金子,可是不退了!”

倒也不客气,把东西交给一旁伺候的喜鹊吩咐道,“小心收着!”

叶明秋这才缓缓道来,“托了你的福,福安寺我带人去挖了个度朝天,那方丈的房中居然还别有洞天,里头的金银珠宝数不胜数,眼下,我怀疑福安寺是个交接点!”

交接点?

沈初心也收敛了神色,细细思索起来,叶明秋所说的交接点,指的是细作接头的地方,如此说来,这事可就大了。

“叶大人是怀疑京中有细作?”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不用多费唇舌,叶明秋在沈初心这里,深深的体会到了这一点。

点头,“那方丈被关押起来审问,却死都撬不开他的口,线索在这里就断了!”

说到这个,叶明秋眉头皱了起来。

这也是她昨夜连夜进宫向太后汇报的事。

“这可是大案子!”

沈初心虽然初来乍道,却也知道其中厉害。

一个小小的方丈,即便是贪污受贿,定然也受不了这么多的钱物,再说,他一个出家人,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堆在密室里,又有何用?

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些珠宝钱银,都是有人藏在那处,用来运转的。

叶明秋又是何等精明,一瞧沈初心面带犹豫,她立马怼道,“收了筹金,现在反悔就迟了!”

这一头,两个人在商量这桩案子,那一头,沈清江和轩辕云钰正在下棋。

“沈兄,这次皇上加封了你的封号,你往后有什么打算?”

沈清江混混噩噩度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听了这话,眼中似有惊讶,“打算?”

轩辕云钰似是觉得好笑,“难道沈兄得了封号之后还打算这样过下去吗?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初心着想啊!”

这话说的沈清江更是糊涂,“恒亲王的意思是?”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轩辕云钰真是恨不得敲开沈清江的脑袋看看里头到底装了些什么,“沈兄,初心如今和温家退婚了,你就没有为她以后打算吗?”

沈初心退了和温家的婚事,这事在京城中已经传开了。

温伯楚刚立了大功回来,皇上正准备大赏他,在这个档口,京中的高门大户中,又有哪家敢来沈家说亲?

“这……”

被轩辕云钰这么一说,沈清江似是茅塞大开,也不禁犯了难了。

“沈兄,实不相瞒,温将军并不想退这门婚事,本王今日前来,也是受了温将军之托,前来讲和的,若是沈兄同意的话,温将军那边什么条件都愿意接受!”

“这……”

沈清江仍旧是拿不定主意,只犹豫着道,“这事我还是问过初心再作定夺!”

轩辕云钰点头,他和叶明秋膝下也只育有一女,平日里也像个宝贝疙瘩一样疼着,女儿眼看着都快及笄了,上门提亲的人几乎是踏破了门槛,可两夫妻愣是没挑中合心意的。

却也并不是他们二人没有合心意的,而是轩辕蕙芸没有合心意的,因此,也只能这么一天天的拖着。

轩辕云钰倒是不介意,叶明秋更是不以为意,于是,便由着轩辕蕙芸的性子去了。

四人用过午膳之后,恒亲王夫妇告辞。

临行前叶明秋和沈初心约定了办案时间。

“小姐,你真的要跟叶大人去办案啊?”

喜鹊和画眉两丫头一路跟着沈初心出了府,忍不住问道。

这事要是摆在以前,她们是连想都不敢想,可如今的沈初心已是今非昔比了,特别是今天,站在叶明秋的身边,那英姿一点也不输给她。

“反正在府里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做点正经事!”

穿越到这异世,沈初心还是头一回来到这京城的大街上闲逛。

杨颖大怒,手指着林若风,“别忘记了你的身份。”

“我什么身份?我就是一地地道道的农民,我根本就没有做什么。”

林若风一口咬定,态度很坚决。

因为他本来就没有做。

“哼,我亲眼所见,你还想狡辩?”

看着林若风,杨颖绝美的脸蛋上露出厌恶的神色,“如果你是个男人,那就要敢作敢当,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林若风很是无语,指着自己说道:“我本来就是敢作敢当啊,没做的事情自然不会承认,你仔细的看着我,我像是那种男人?”

“不用看了,你本来就是。”

杨颖一口咬定,“刚从部队回来,这几年肯定憋坏了吧?”

“——”

林若风满头黑线,挥了挥手,“不说了,不说了还不行吗?”

“自知理亏了吧?”

杨颖冷哼,“待会那个小姐体内的体液化验结果就出来了,到时候我看你还怎么争辩。”

对此,林若风沉默以对。

很快,化验结果出来了。

看着化验结果,杨颖微微发呆,张兰体内的体液竟然属于另一个男人。

“怎么样?化验结果是不是证明了我的清白?”

看着杨颖那一脸错愕的表情,林若风很是得意的说道。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恶心,小姐还没洗干净,你就——”

看着杨颖那一脸厌恶的神情,林若风心中仿若有一万只草原马奔腾而过。

老子不是那样的人,不是那样的人啊。

“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候,审讯室的大门被推开,杨烁面色严肃的走了进来。

“爸,刚才在突击检查一家洗浴中心时,他被我们带回来了。”

杨颖指着林若风说道。

“将他放了吧。”

杨烁淡淡的说道。

“爸!”

杨颖很是不满的大叫一声,“虽然他救过我,但是我们不能因为这件事就放了他,那样的话是对法律的亵渎。”

“事情不像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杨烁很是认真的摇了摇头,“刚才那个叫做张兰的小姐已经招了,没想到这次扫黄打非竟然会牵扯出一桩很是严重的刑事案件,现在证明他的确是无辜的。”

“啊?刑事案件?”

杨颖很是错愕,随后面色古怪的看了林若风一眼,突然开口说道,“难道你真的不是去做那事的?竟然对女人没兴趣,我鄙视你。”

“——”

林若风真有一种日了狗的感觉。

已经不能好好的玩耍了。

最终,在杨颖鄙视的目光中,林若风离开了警局。

另林若风意外的是,没想到张兰将什么都给招了。

现在警局的人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警局的人一旦插手,那么就有点棘手了。

现在这件事情已经升级到买凶**了,是属于刑事案件。

不过因为他的母亲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所以情节不是很重。

那么做为幕后主使,华风和江坤就算被判刑,也不会多重。

而且以他们两家的财力,想来要不了多久就能将他们从牢里弄出来。

所以林若风必须在警方插手之前,让两人受到应有的惩罚。

至于他答应院长不将这件事抖出来,但现在事情有些出乎他的控制之外,是张兰什么都招了,警方已经知道了,他也无能为力。

在路边的草丛里找出几味野草,林若风利用各种野草的药理,截取了各种野草药性最为强烈的部分,然后经过组合,熬出一味毒药。

这种毒药的主要作用就是破坏人的大脑中枢神经,而且破坏是永久性的。

敢对他的母亲动手,他必须要让华风和江坤付出惨重的代价。

当天晚上,林若风来到县城的一家会所。

这是县城唯一的一家会所,毕竟一个小县城,又是贫困县,能有一家会所就不错了。

林若风悄无声息的进入会所中。

当然,他自然不是光明正大的进入会所。

他可是来**的,自然不会留下什么线索。

此时,在会所的一个房间中——

作为一对好基友的华风和江坤,两人正躺在沙发上喝着酒,而在两人身后,两名身着暴露的女子正在给他们捏着肩膀。

论及享受,两人表示,整个县城,都是辣鸡。

挥手将身后的两名女子打发出去,华风目光闪动,说道:“张兰被抓了。”

“嗯,知道了。”

江坤躺在那里,闭着眼睛,淡淡的开口。

“你就一点不担心?”

许久,见江坤并没有什么反应,华风忍不住问道。

“担心?有什么担心的?”

江坤说道,“她是因为卖被抓,那不是什么大事,她不会傻到说出这件事的,因为这件事要是抖出来,她是要坐牢的。”

“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怕万一啊,她要是说漏嘴了呢。”

华风说道,“早知道就不冒这个险了,不仅没有害到人,还让自己提心吊胆的。”

“哼!”

江坤冷哼一声,从沙发上做起来,眼中闪烁着仇恨的光芒,“你不要忘了那个混蛋是怎么对我们俩的?就算你能憋住,但我也咽不下这口气。”

“而且,这一次我们有些保守了,早知道直接用重金贿赂医院的一名护士,那样的话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毒药输入那个老女人的体内,等到两、三个月之后,毒发身亡,那个时候,谁也无法怀疑到医院的头上,怀疑到我们的头上。”

“是啊。”

华风一拍大腿,说道,“那我们现在这么做还来得及吗?”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