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迷梦之源 > 书库 > 医武神婿
医武神婿

医武神婿

作者:荒山尽头
主角:唐天封苏清雪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5-21 09:15:51

《医武神婿》由荒山尽头最新写的一本都市逆袭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唐天封苏清雪,内容主要讲述:唐天封点了点头,随即准备动身。“杨小姐,你稍等。”龚阳华拦住了二人,“这唐天封我们再清楚不过了,他压根不懂医术。杨小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认没认错人,我会不清楚?”杨若颜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杨若颜没有搭理他的心情,对唐天封继续说道:“那咱们先走吧,这些事路上再谈。”

唐天封点了点头,随即准备动身。

“杨小姐,你稍等。”龚阳华拦住了二人,“这唐天封我们再清楚不过了,他压根不懂医术。杨小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认没认错人,我会不清楚?”杨若颜厉声道。

“杨小姐,我不是在质疑你。我是怕这个**骗了你。”龚阳华胆怯地说道。

杨若颜有些怒了:“你最好给我让开,再废话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龚阳华紧忙扯开一步,随即又问道:“那杨小姐,今天的晚宴,你还会出席吗?”

“晚宴?什么晚宴?”

杨若颜的日常事务全由秘书打理,她并不记得今晚上需要出席什么宴会。

“之前咱们见过,当时不是定好了,今日苏家邀你共进晚宴,晚宴上还要洽谈合作的事宜吗?”龚阳华慌乱地问道。

“我不记得我见过你。”

杨若颜怒声道:“况且,你觉得我现在还有心情出席你们这个小家族的晚宴吗?”

一句‘小家族’,让老太君吴国香敢怒不敢言,更觉羞愧。

苏家人都满心欢喜地想要巴结杨家,没想到在人家眼中,自己狗屁不是。

龚阳华更是羞红了脸,方才他还在一众亲戚面前虚荣地吹嘘自己与杨若颜是朋友。

如今杨若颜一番话让他的谎言不攻自破,脸打得啪啪响。

最让苏家人难以接受的,杨若颜轻视苏家,却对那个他们口中的**格外尊重。

“杨小姐,那咱们改日再约?”龚阳华不死心地问道。

唐天封深知老太的病症很是危险,心急如焚,可龚阳华一直废话不断,他可耐不住了。

他上前就是一脚将龚阳华踹开,怒道:“你他妈有完没完。”

虽然他这是心急之举,但在苏家人看来,唐天封这是**裸的狗仗人势,全都恨得牙痒痒。

苏家人显然已把对杨若颜的不满,转嫁到了唐天封头上。

踹开龚阳华,唐天封转头看向杨若颜:“杨小姐,事不宜迟,咱们走吧。”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两人离开了苏家大宅。

苏清云将倒地的龚阳华扶起,关切地问道:“老公,你没事吧。”

龚阳华捂着剧痛的腹部,咬牙切齿道:“**,这唐天封敢冒充医生骗杨若颜?真捅出什么篓子来,我看他死不死!”

老太君吴国香也有同样的担忧。

当然,她并非是担心唐天封的死活,而是害怕杨家迁怒于苏家。

吴国香赶忙对苏清雪说道:“清雪,你快跟上去看看情况,免得唐天封真干出什么蠢事来。”

苏清雪点点头,小跑出了大宅。

来到屋外,她就看见唐天封与杨若颜一同上了那辆价值百万的保时捷Panamera,顿时心里就不是个滋味。

“难不成唐天封要跟我离婚,是他和这个杨若颜好上了?”

保时捷已经驶出,苏清雪不再多想,开着那辆十多万的别克英朗,追赶上去。

一想到自己那个不成器的老公正和南江城赫赫有名的美女总裁就在坐在前面的豪车里,而自己却开着一辆普通的代步车,苏清雪竟产生了一丝错觉:

自己配不上唐天封了?

保时捷车内。

唐天封询问道:“杨小姐,老太君是不是出现了心血过于活跃,心跳不止的情况?”

杨若颜摇摇头:“我又不是学医的,我也搞不清楚原因,反正医生说奶奶现在的情况很危险。”

“医院的医生没有办法处理吗?”唐天封又问道。

“市医院的一众专家都没有办法,我就把奶奶送去了一心医馆,找严神医的帮助。可好巧不巧,严神医去外地参见研讨会了。”

“易诚不是在医馆吗?”

“谁?”

“严神医的徒弟。”

“噢,你说他啊,现在就是他在帮奶奶稳住病情。”

杨若颜疑惑地看了一眼唐天封:“你怎么会知道严神医徒弟的名字?”

“说来也巧,我正好在这个一心医馆上班。”唐天封笑道。

“那我怎么没听严神医提起你?”

“因为——”唐天封挠了挠头,略显尴尬地说道:“我在医馆是干保安的?”

杨若颜本以为唐天封是一心医馆的医生,一听到他说自己只是保安,顿时心里一慌,踩油门的脚都有点软了。

自己居然去求一个保安来救自己奶奶?

“不过你放心,虽然我只是保安,但我的医术还是有保障的。”唐天封拍胸脯说道。

杨若颜只得点头回应,心里却依旧不安:“这个人到底行不行啊?他一个上门女婿,一个医馆的保安?真的能救奶奶?”

她之前打电话向严神医说明了今天发生的一切,并把唐天封说的那些什么反噬的话复述给了严神医。

严神医当下就明白了一切,就跟她说:解铃还须系铃人。

正是因为严神医的这句话,杨若颜才会来找唐天封,还把他当作了最后救命稻草。

不过即便如此,她还是觉得唐天封不太靠谱。

过了几分钟,一路疾驰的保时捷抵达了一栋三层高的木制建筑前。

这栋古色古香的木楼在一排钢筋水泥的现代建筑间,显得格外瞩目。

木楼第二层正中挂着一个黑木牌匾,其上鎏金字体写着:一心医馆。

一心医馆,南江城排名第一的医馆。

医馆虽然规模不大,但有南江城第一神医之称的严空山坐镇,这里的确是名副其实的第一。

唐天封在专研《太极医武诀》后,学习到了精湛的医术。

可纸上得来终觉浅,他便来一心医馆讨了个保安工作,通过旁观,暗中积攒了不少行医的经验。

虽然他做保安是有目的的,但在妻子苏清雪看来,他这就是不思进取的表现。

停好车,唐天封与杨若颜快步跑入医馆之中。

来到位于三楼的急救室,只见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年轻男子站在门口,一脸沮丧。

男子正是严神医的亲传弟子,易诚。

但面对自家媳妇,能叫耍流氓吗?

“你放我下来!爸妈就在旁边呢,你闹什么?”苏清雪不停地挣扎。

唐天封生怕把隔壁的两尊大佛给吵醒了,只得先把苏清雪放下地来。

“媳妇,咱们也结婚三年。洞房花烛夜那晚上我被抓进去拘留了,没能干该干的事情。是不是现在该弥补一下这个遗憾了。”唐天封嬉笑道。

“不行不行!”苏清雪连连摇头:“我现在正是事业上升期,我可不想怀孕。”

唐天封拿出那一盒珍藏了三年的‘杜蕾斯’,“没事儿,有这个。”

“你这都放了多少年了,都过保质期了吧,还能用吗?”苏清雪一脸抗拒。

“那我下去买一盒,趁便利店还开着门。”

“你别闹了。”

苏清雪拉住了兴致盎然的唐天封,严肃地说道:“还有一个月,就是**遗嘱生效的时候了。这一个月至关重要,我必须要抓紧忙事业,才有机会拿到更多的遗产。”

“为了我,为了咱爸妈,为了咱们以后的好日子,你再忍一个月好不好?”

这一番动之以理,晓之以情的话显然无法说服唐天封。

苏家遗产能有多少钱?

现在自己都身家千万了,等后续酬金一到,直接步入亿万富翁行列。

他还在乎这点遗产。

正当他准备霸王硬上弓的时候,苏清雪突然一个热吻袭来,贴在了他那还留着胡渣的脸颊上。

这主动的一吻,只有爱意,没有其他多余的欲念。

唐天封脸颊刹红,这如火的热吻却像一盆冷水,浇灭了他身体里熊熊燃烧的**,使他猛地冷静了下来。

他是不在乎遗产,但苏清雪在意啊!

反正都忍了三年了,再忍一个月好像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望着脸颊绯红的苏清雪,唐天封一把将其抱住,柔情似水地说道:“清雪,你不是在等我变好的那一天,我可以拍胸脯告诉你,那一天就快到了。”

“等一个月后,遗产的事情完了,我要给你办一个震惊全场的婚礼,弥补当年婚礼的遗憾。”

“到时候,我要向全世界宣布,你苏清雪,是我唐天封的女人!”

这一番真情流露让苏清雪不禁有些热泪盈眶。

近两天来,唐天封所展现出来的担当与男子气魄,不免让苏清雪看到了那个曾经冉冉升起的商界新星。

那一个曾让她爱慕的男人,又回来了!

片刻之后,她收住了感动的心,轻轻推开唐天封:“行了行了,肉麻死了。你几斤几两我不清楚吗?净吹牛。”

唐天封嘿嘿一笑:“没吹牛,发誓一定做到。”

“不说这个了,我问问你,你怎么说服缪总出面的?”苏清雪问出来困惑了自己一天的问题。

唐天封挠了挠头,一时不知该如何解释。

总不能把缪苍的秘密给抖出来吧。

这样似乎不太厚道。

思来想去,他只能扯谎道:“那啥,以前我做生意的时候,与缪苍有过合作,算是认识。而且这件事本来就是赵正文的不对,我去找缪苍,他自然出面帮忙啦。”

苏清雪恍然大悟:“我说呢。不过以后别去麻烦人家缪总,这种以前的老人脉,能不用就不用。”

“明白明白!”唐天封连连点头。

“还有,你得答应我一件事,不然你以后都不许碰我!”苏清雪厉声道。

“什么事?”

“你不是把一心医馆的保安辞了吗?那就好好找份工作去,别再让其他人说闲话了。”

“明白!”唐天封滑稽地敬了个礼,“保证完成任务!”

……

隔天一早。

吃过早饭的苏志勇一家围坐在客厅里,计算着家中所有银行卡的余额。

为的就是凑出来五十万的家族贡献金。

这是苏家的传统。

苏家旗下的各处产业分别暂交给八个子女打理,而每个月,各家都需要从各自产业的盈利中拿出一部分作为家族贡献金上交。

苏志勇分到的是收益最低的货运站,相对的他们一家需要上交的贡献金也就最少。

可因为快递行业的飞速发展,货运站的生意早就一天不如一天了。

每个月,苏志勇都得为这五十万的贡献金愁白不少头发。

这个月又出了赵正文那档子事,导致货运站被迫关停了三四天,简直是雪上加霜。

“哎呀,这怎么办啊!清雪给的钱都加进去了,还是不够。”周秋红满脸愁容。

眼看晚上就是每月例行的家族大会了,可这贡献金还是没凑齐。

苏清雪叹气道:“妈,我还有一半的工资,可以再贴一点。”

“你工资都拿出来了,我们家下个月吃什么?只能喝西北风咯。”周秋红哀声道。

此时的唐天封正悠闲自在地看着体育赛事,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

周秋红看了就来气,抓起一个靠枕就丢了过去:“你这个**,帮不上忙还这么悠闲,真碍眼!”

唐天封无奈地笑了笑,没多说什么。

周秋红气得冷哼一声,转头又对苏志勇说道:“志勇,缪总不是要赔我们的损失吗?赔了没有。”

“赔了,一共十万,这不算进去了吗?”苏志勇淡淡回道。

“怎么才十万?你不会多要点啊。”

“咱们就关停了三四天,就亏损了十万,总不能让我骗缪总吧,我可没那个胆子。”

周秋红看着丈夫这怯懦的模样,就一阵地唉声叹气:“唉,今晚上的家宴我们家又要出糗咯。”

这时,唐天封接到了一个电话,是缪苍打来的。

他连忙跑到了厕所接听电话。

“喂,缪总,有什么事?”

“唐先生,你真是华佗再世啊!”

缪苍激动地说道:“昨晚上,我已经得偿所愿了。”

唐天封笑了笑,顿时联想到了缪苍那苍老枯槁的身子叠在瞿琬那年轻曼妙的躯体上的画面。

“恭喜缪总啊!”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