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前妻似毒:总裁难宠

前妻似毒:总裁难宠

前妻似毒:总裁难宠

来源:微小宝 作者:笙笙不息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1 10:43:17

《前妻似毒:总裁难宠》小说的作者是笙笙不息故事精彩试读:厉景深没发现她的异样,他满脑子都是沈知初在外边有人了!整个人疯狂的如同一匹野兽恨不得将这个该死的女人扒皮拆骨!他对沈知初从未有过仁慈,她的眼泪只会越发激起他的戾气,宛如从地狱爬上来的恶魔。和半个月前比她瘦了许多,盈盈一握的腰好像一折就断,沈知初是个完美的女人。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沈知初不是第一次看到厉景深生气,只是他给人的感觉一直很凉薄,就连生气也是,像今天这么烟熏火燎的姿态是她平时连想都没想过。

厉景深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是因为离婚?还是误会她藏了人,跟他一样出轨?

厉景深没有回答她,他往沙发上一靠,目光斜视沈知初,红着眼睛都女人看着有几分可怜,像是一只兔子。

“为什么忽然提离婚?”

从他刚才对她的态度还有现在的语气,不知道的还以为出轨家.暴的人是她。

沈知初险些气笑,她捂住脖颈坐起身:“厉景深不是你一直想和我离婚,想和夏明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吗?我现在成全你,怎么看你表情好像很不情愿?”

“我问的是你为什么想要离婚!”厉景深重复问话,语气加重了几分。

“还能为什么?我烦了这段婚姻,我不喜欢你了,也不想做夏明玥的移动血库了,这些够吗?”也不知道是不是刚哭过的原因,沈知初一双眼睛血红的吓人。

她无畏地瞪着厉景深,像是要透过他那层人皮看看他里面那颗心是什么做的?怎么她捂了四年也没捂热?

沈知初自嘲一笑:“你要觉得这些理由还不够,那就当是你心里想的那样吧。”

厉景深脑子里尽是些龌.龊的心思,他想的那样,还能是哪样?无非就是怀疑沈知初出轨,不然怎么就忽然不爱他了?

沈知初对他的感情他虽不屑一顾,但也清楚她对自己的感情有多少,而这感情现在她说没就没,一时间心里空落落的,像是掉了什么东西。

厉景深目光阴恻恻的,刚降下去的怒火又蹿了出来,他眼睛都红了,上去就扯沈知初的衣领:“沈知初看来我不在家的时间里,你这些心思很多啊,离婚是假,有人是真,我看今天来的那个律师就是其中一个吧,毕竟像你这种*.子,一个怕是满足不了你。”

厉景深把沈知初拽起来扔在地上,居高临下的睨着她,眼神里侮辱味十足。

沈知初被这一摔险些把早上喝的那杯牛奶给吐出来,胃里绞的厉害,她性格温和,可并非逆来顺受,被厉景深这番话气得胸腔翻滚,那一口气几乎要压碎她胸腔骨。

“你说得对,我就是外面有人了!”沈知初咬牙讥讽道:“怎么,就许你厉景深外面有人,我就不行了吗?”

厉景深一个巴掌狠狠地扇过去,一点反应都不给沈知初留,沈知初被这一巴掌打飞了神志耳朵里嗡嗡直响。

“你有胆再说一遍!”

厉景深这一巴掌打得沈知初六神无主,使出全力,几乎打碎了她所有的幻想。

沈知初擦掉嘴角上的血,闭了闭眼,她真的不想再把剩余的生命浪费在厉景深身上了。

“厉景深,四年已经够长了,我没有再多的四年陪你耗了,我等不了了。”

她这番话就跟一个将死之人说的一样,厉景深没明白过来,他愣了半晌,尖酸道:“被我撞破你那点心思,就想要和你那些野男人双宿双飞?沈知初当初是你逼我娶你,现在想要离婚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

沈知初觉得好笑,“你放心,离婚财产我会分给你的,不会让你吃亏。”

他稀罕她那点离婚财产?厉氏集团一天的盈利不知比沈氏高出多少倍,就算沈知初把整个沈家拱手给他,他都不会多看一眼。

何况他想要的东西从来都是强取豪夺,不需要别人给。

厉景深冷笑,重新压在沈知初身上去撕扯她身上的衣物。

“你要做什么!”厉景深这样的举动不用想也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厉景深低头去亲吻她的脖颈,含着头发咬了她一口,沈知初倒抽了一口凉气,眼泪疼了出来。

她抬脚去踹他,还没碰到便被男人狠狠压在了地上,厉景深笑笑,回答她的话:“你闹得这么厉害,不就是想让我留下来陪你吗?”

沈知初反抗:“谁跟你闹,我叫你回来是为了离婚。”

厉景深不喜欢她提“离婚”两个字,俯头堵住她的嘴。

沈知初眼泪止不住往下掉,她张嘴咬了厉景深一口,口腔里溢满血腥味,厉景深眉头微蹙,却还是没有松开。

沈知初被口腔里的血恶心坏了,她怕自己反胃吐血。

厉景深没发现她的异样,他满脑子都是沈知初在外边有人了!整个人疯狂的如同一匹野兽恨不得将这个该死的女人扒皮拆骨!

他对沈知初从未有过仁慈,她的眼泪只会越发激起他的戾气,宛如从地狱爬上来的恶魔。

和半个月前比她瘦了许多,盈盈一握的腰好像一折就断,沈知初是个完美的女人,就算全身上下瘦的只剩下骨头了,也丝毫影响不了她惊艳的美貌。

沈知初被胃痛折磨地全身打着细颤,冷汗淋漓地靠在厉景深的肩膀上咳嗽。

一滴血顺着嘴角滴到厉景深黑色西装上,男人并未察觉,沈知初睁着朦胧的双眼,指尖发颤地伸过去擦掉。

.............

厉景深温柔抚过那头凌乱的长发,最后用力掐住她下颚,凉薄道:“够吗?还想要其他男人吗?”

“……”

沈知初湿红了眼眶,一双湿漉漉的眼睛透着茫然和空洞,她像是没听清厉景深的话。

厉景深温柔的抚过她的眉眼,黑曜石的眸子深处幽深一片,有什么东西在他眼底在消失殆尽:“以后不该有的心思别有。”

“厉景深,到底是我的心思多还是你的心思多?”沈知初疼得抽噎,哽咽的问他。

“你不是很喜欢夏明玥吗?那就和我离婚给她个名分!还是说你爱上我了?”

厉景深忽而嗤笑一声:“沈知初,我不和你离婚只是因为你身体里的血,你真以为我碰你几次就把你放在心上了吗?别做梦了!”

心如死灰是一瞬间的事,沈知初原本是把这段婚姻放在心上过的,是厉景深糟蹋了她这十六年的感情,还把她的心扔在淤泥里践踏,本来之前还有些舍不得,可现在沈知初只想快点和厉景深离婚,她又不是没他不能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