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天才毒医妃

天才毒医妃

天才毒医妃

来源:掌中云 作者:芥沫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5-21 11:23:24

独家完整版小说《天才毒医妃》是芥沫最新写的一本古代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韩芸汐龙非夜,内容主要讲述:长平公主和穆琉月皆是大喜,“好好好!那我们等你的好消息!”“哥哥一定有救了!到时候就让爹爹把顾太医赶走!”“太好了,琉月,走,我们去大理寺办大事!”长平公主心情大好,非常肯定她清武哥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云空大陆医学院是所有医者向往之地,汇聚了整个大陆医学精英,尤其是那些年过百岁的老理事,简直是云空大陆医界的权威呀!

长平公主和穆琉月皆是大喜,“好好好!那我们等你的好消息!”

“哥哥一定有救了!到时候就让爹爹把顾太医赶走!”

“太好了,琉月,走,我们去大理寺办大事!”

长平公主心情大好,非常肯定她清武哥哥不会有事,穆琉月像个跟屁虫连忙跟上。两人也不想想,医学院理事厉害是厉害,终归不是神仙,太子的病不就会诊过几次了,至今没好呢。

看着她们远去的背影,韩从安唇畔勾起了一抹冷意,天下无药可救的病多了去了,太子的病他已经吃过亏了,他才不会再牵这个头。

只要把顾北月换掉,随便找个太医过来,要穆清武昏迷不醒,要穆清武死那还不容易?

如此一来,还不用他亲自淌这浑水。

韩芸汐啊韩芸汐,你害死**,又害得韩家在太后和秦王府之间难堪,这一回你也该为韩家做点什么了。

远在狱中的韩芸汐哪会知道自己的处境有多凶险,因为顾北月定时派人来探监,北宫大人昨夜被吓到,不敢再对她动刑。

却没想到,下午,竟有个意料不到的人来了。

此时,韩芸汐窝着在炕上,正掐着手指算时间,今夜或者明天,穆清武体内的毒性一定能显现出来的,只要顾北月能及时把血样采集过来,她就算手上没有药,也能开出药方暂时保住穆清武的性命。

等啊等啊,顾北月什么时候才会来呢?

这时候,一个牢头走了过来,也不知道跟把守在门口的狱卒说了什么,几个狱卒便都退下了。

韩芸汐挑眉看了一眼,没理睬,谁知,那牢头竟然打开门锁走了进来。

怎么说韩芸汐也是个要犯,一个小小的牢头居然能进得来?

只见那牢头五十来岁的年纪,面目和善,他慌张地看了看周遭,确定没人过来了,才急急朝韩芸汐走过来。

韩芸汐戒备地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岂料,牢头一走近,竟“噗通”一声给跪下了,“小恩人!小恩人!老朽总算是见着你啊!老朽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着你了。”

呃……

韩芸汐完全记得原主之前的记忆,原主就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天天被欺负的废材丑女,没做过伤天害理之事,也没有做过好事呀。

“老人家,有什么事情你起来说吧。”韩芸汐下榻搀扶,牢头激动地都不肯起,“小恩人,你一定不知道我是谁吧,但是我知道你是谁,你是天心夫人的女儿对不对,你嫁给了秦王,现在是秦王妃了。”

天心夫人……

虽然韩芸汐只是继承原主身子和记忆的,并非原主本人,可是对这个名字在她心底始终有一抹无法忽略的温暖感觉。

天心夫人,是她的娘亲,一个医术高超,真正医者仁心的女人,为了生下她,难产而亡。

“小恩人,**亲可是我们全家的救命恩人,那年腊月底西郊洛河村瘟疫横行,我全家都染病了,是**亲医好了我们全家,要不……要不我们就得活活被烧死了呀!”

牢头说着说着,又跪了下去,哽咽道,“好人怎么都命短啊,老朽都还没来得及报恩呢,天心夫人就走了……”

牢头似乎是真伤心,竟老泪纵横起来。

“老人家,医者济世,那是我娘亲的职责所在,你不必记挂在心上,好好活下去,便是对我娘最好的报答了。”

韩芸汐劝着,要把牢头搀起,谁知牢头却不起了,“小恩人,老朽今日就是来报恩的,小恩人,老朽不能眼睁睁看你死在牢房里啊!”

这话一出,韩芸汐惊了,“死在这里?”

牢头紧张地回头看了一眼,确定没人过来,这才拉紧韩芸汐的手,低声道,“小恩人,你进来的时候我早就想过来看你了,可是昨晚上才轮到我值班,我偷偷听到北宫大人他们说话了,上头的人要你的命啊!”

“我知道。”韩芸汐不着痕迹地挣脱开牢头的手,淡淡而笑,上头要她的命的人多了去了。

然而,牢头却非常紧张,“小恩人,是太后娘娘要你的命呢,他们要杀了穆少将军,治你的死罪。”

见韩芸汐没多少反应,牢头连忙又道,“小恩人,你不知道穆少将军是二皇子的人,太后要趁机替太子殿下除掉穆少将军呢!”

听了这话,韩芸汐就惊了,然而,她惊诧的并不是太后的意图,而是这个牢头,小小一个牢头知道的不少呀。

牢头紧张兮兮的,特意跑到门边去看有没有人,确定没人了才又跑回来,怯声道,“小恩人,今晚上也是我当差,下面的人我都打点好了,我知道一条密道,到时候你只要跟我走便可。你别傻傻在这里等了,我都听他们说了,只要明天少将军一死,就马上把你杀了,说你畏罪自杀。”

“你……放我走?”韩芸汐不可思议的问。

“对,咱们连夜偷偷走,小恩人,接应你的马车我也准备好了,你能跑多远就多远吧,永远都别回来了。”牢头语重心长地说。

“我这一跑,岂不成了畏罪潜逃,我这辈子还说得清楚吗?”韩芸汐再问。

抱歉,她自小是孤儿,见惯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要她轻易相信一个人陌生人,不可能。

再说,她真跑了,那就等于承认了自己误诊,这对于一个医者来说是最大的耻辱。退一万步说,她也不相信太后就能轻易杀了穆清武。

这个牢头,当她还是以前那个没见过世面,没经历过事儿的韩芸汐吗?

“小恩人,现在顾不上罪不罪了,现在保命要紧啊!”牢头好焦急。

“我走了,那你怎么办?害……人的事情,我做不来。”

韩芸汐刻意强调“害人”二字,牢头目光有些闪躲,语重心长又道,“小恩人,老朽这条*命不值钱了,天心夫人救了老朽一家人的性命,老朽拿这条*命报答她,也不为过啊!”

牢头正热泪盈眶着,激动万分,谁知,韩芸汐却冷不丁问了句,“我凭什么相信你?”

呃……

这刹那,牢头愣着了,“小,小恩人,你这……这,我……我……”

牢头心虚地支支吾吾,半晌都解释不出来,韩芸汐唇畔泛起一抹冷笑,心中也有了数。

“老人家,你也一大把年纪了,折腾不起的,走吧。”

韩芸汐一边说,一边往火炕上窝去,一双明眸烁亮烁亮的,洞若观火,让牢头都不敢正眼看她。

“那……那小恩人你……你保重。”

牢头勉强稳住,慌忙退出来,韩芸汐静默地看着,心想,她今夜如果真逃出去,想必出了大理寺就会被杀死了吧。

到底是谁,想出了那么奸诈的损招?

牢头一离开就被两狱卒带到密室去,密室里,长平公主,穆琉月和北宫何泽正在闲聊,一见牢头回来,长平公主连忙起身,“怎么样,她答应了吗?”

长平公主来状告顾北月的同时,也给北宫何泽带来了一条妙计,诱骗韩芸汐越狱。

昨夜整不了韩芸汐,反倒把自己的腰闪了,还染了风疹,长平公主恨不得现在就看韩芸汐被定罪!

牢头连忙跪下去,“长平公主,秦王妃太聪明了,小的……小的无能!”

长平公主满怀的期望落空,气得一脚就踹过去,“没用的东西,还不滚!”

北宫大人朝狱卒使了个眼色,狱卒便带走牢头了。

长平公主眯起双眼,眸光变得狰狞可怕,她朝北宫大人做了个“杀”的动作。

“太妃娘娘,奴婢亲眼所见,千真万确呢!也不知道外头那些谣言是怎么传的,硬生生把这么个大美人说成丑女!”

“不可能!”宜太妃坐直身子,认真道,“她小时候我见过的,右脸有大快疤呢!”

“太妃娘娘,明日新娘子来请安您就看得到了,奴婢哪敢蒙您呀,韩家的医术了得,指不定给治好了。”王喜婆只能这样解释了。

宜太妃不耐烦地挥手,赏了几个钱便让王喜婆走了。

“母妃,这是大喜呢,她长得美便好,要不今日让她进来,咱们秦王府的脸就被丢光了,虽然是太后强加给哥哥的,可是,不给咱丢脸便好。”慕容宛如欣喜地说道。

宜太妃原本还因为韩芸汐的美貌有点欣慰呢,一听“太后强加”四字,又不开心了,冷冷道,“太后把她大恩人的女人强加给我儿子,这不是羞辱又是什么?长得再美,有用?”

慕容宛如无奈叹息,“哎,如果当初她娘没有救太后,现在……”

慕容宛如没说下去,但是笨蛋都知道如果没有当初,就连现在的皇帝命运也会不会一样的。

韩芸汐的母亲因为救了太后一条命,改变了整整一代人的命运。

“好了好了,本宫不稀罕那位置,本宫有非夜就满足了,你也下去吧。”宜太妃揉了揉眉头,淡淡道。

“是,宛如多嘴了。”慕容宛如乖顺地退下,一出门就往秦王的芙蓉院去,只是到了门口终究还是止步。

她很清楚,这是龙非夜私人场所,他很讨厌别人随意进入这个地方,连她这个义妹都不在例外。

可是,如今韩芸汐却以正妃的身份堂而皇之地住进去了。

思及此,慕容宛如禁不住握起拳头,她想,只要龙非夜回来了,韩芸汐一定会被赶出来的。

韩芸汐哪里知道芙蓉院这个地方的特殊,此时她就坐在床榻上。等了半天,见一个人都没来,她便大胆地掀起喜帕,起身来伸了个大懒腰,索性连重重的凤冠都取下了,一时间整个人如释重负,轻松了好多。

最想做的第一件事当然是照镜子,真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子,能让外头那帮人夸张成那样,也不知道那个歹毒的家伙打暗镖要害她,没想到却让她惊艳了一把。

此时那个歹毒的家伙应该很郁闷吧?韩芸汐心情不错,大大咧咧往镜子前一坐,这下竟连自己都惊呆了。

镜子中那张脸和自己原本的模样有些神似,可是,皮肤、脸型、五官都比自己之前好太多了,原主的美貌加上韩芸汐自己的神韵,确实内外兼具,美翻了!

韩芸汐轻抚过右侧脸,原本的伤疤一点点痕迹都有留下,仿佛不曾存在过。

她想,这张脸好歹也算对得起秦王了吧,那个家伙至今不露面,天晓得他长什么样子呢?

起身走了一圈,发现这间屋子不一般的大,卧房不会是这屋子里的一部分,没有门,用厚重的垂帘隔着,垂帘之外还有更大的空间,右侧是室内温泉池,左侧是书房。

前方是幽深宽大的过道,两排高大的圆柱,重重垂帘,直通大门。确切的说这不是一间卧房,而是一座寝宫。

“奢侈!”韩芸汐溜达了一圈,回来都觉得腿酸。

大户人家不都有很多侍从的吗?这屋子那么大,居然连个人影都没瞧见,找个问话的人都没有,真怪。

韩芸汐坐回榻上,琢磨着今儿晚上新郎官会回来吗?

韩芸汐从早等到晚,别说新郎官,就连个人影也没瞧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