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变成微风去想你

变成微风去想你

变成微风去想你

来源:掌中云 作者:时妩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1 11:38:59

网络作家时妩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变成微风去想你》,讲述的是男女主角顾清歌傅斯寒之间的爱恨纠缠,本文目前连载中云,小说无广告内容概述.于是李思云唤来了宴会管理人,跟他低语了几句之后,管理人便匆匆离去了“放心吧,傅少很快就会下来了,到时候……是真是假,很快就有分晓。”“李家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我跟宴会主人常叔叔挺熟的,既然傅少今天来了,那不妨我就借借关系。是不是傅家的人,让傅少过来一认便知。”

“好啊好啊!”

于是李思云唤来了宴会管理人,跟他低语了几句之后,管理人便匆匆离去了。

“放心吧,傅少很快就会下来了,到时候……是真是假,很快就有分晓。”

“李家千金面子真大,居然可以请得动傅少。”

“是呀,真羡慕。”

听到他们去请傅斯寒,顾清歌心里又紧张了几分,而她眼底紧张的情绪全都显露出来了。

秦墨都捕捉到了,于是低声道:“怎么了?”

顾清歌突然挣开他的手,下意识地想要往外走去。

“去哪儿?”李星爱拦住她,勾起唇嘲讽道:“不会是听说我们要请傅少,所以心虚害怕了吧?”

顾清歌被拦住,只好向左边走,结果来了一人又将她挡住,她只好向右边,又来人将她挡住。

“现在想跑可晚了呢!”

其中一个伸出手来,重重地推了她一把。

“啊!”顾清歌毫无预警地惊呼一声,然后步子不受控制地往后退去。

秦墨适时扶住了她。

“没事吧?”

顾清歌慌张地想要推开他,秦墨却一把拽紧她雪白纤细的手腕,压低声音在她耳边道。

“你要是愿意,我可以帮你。”

听言,顾清歌诧异地抬起头,一双纯净的眸子跟秦墨对视。

这可是秦墨第一次碰到一双这么纯净的眸子,就像那山中之泉,纯净得无以言说。

他想帮她。

发自内心。

“不,不用……”顾清歌却紧张地缩回手,小声道:“刚才谢谢你,可是我不能连累你。”

听言,秦墨扯唇无所谓一笑。

“这有什么好连累的,只要我开口,她们不敢拿你怎么样。”

“秦少,这女人也太心机了,为了上位居然说自己跟傅家有关系,您快点放开她吧,一会傅少来了,要是让傅少知道了,以后这个女人在景城都呆不下去了。”

李星爱替自家姐姐抱不平,忍不住开口劝道。

秦墨刚想说什么,人群却一阵嘈杂。

“有人下来了。”

“是常总!”

一个看起来很威严的中年男人从楼上下来,看到这聚集在一起的人之后,不由得微蹙起了眉。

管家来告诉他,今天傅家来了人,让他赶紧下来迎接迎接。

他进来通报的时候,常靖正和傅斯寒在商讨合同,听到傅家人,坐在他对面的傅斯寒不由得挑了挑眉。

常靖便问。

“可知道傅家是哪位来了?”

管家摇头,“不太清楚,不过据说,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事情……”说到这里,管家有点纠结地看了傅斯寒一眼,犹豫着该不该说。

“有话就直说。”常靖直接斥了一句。

于是管家便将楼下所发生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常靖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傅家出席宴会的,只有两个人。

傅先生和傅夫人。

而傅斯寒,别说是参加宴会了,就算是请他过来,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的。

所以这楼下来的人既不是傅先生,又不是傅夫人,那又是何人??

所以他赶紧下楼看了,而傅斯寒呢?抬手拿了杯子,轻抿了一口红酒,神色淡漠。

“傅少,您看?”

“常总如果忙,就请。”

“我这就去解决,一定不给傅家添麻烦。”

于是常靖带着管家出去了。

留下傅斯寒独自在屋内,后面的助手时源上前一步,“傅少,咱们?”

话音刚落,傅斯寒的手机震动起来,他放下杯子,拿出手机,来电居然是他的母亲。

傅斯寒轻蹙起眉。

“喂?”

“听说你去了常家?”傅夫人的声音懒洋洋的,这个时间点,她在做面膜准备入睡了。

“谁告诉您的?”

傅夫人看了一眼时间,“我让舒姨把清歌带过去了,不过后来我又找舒姨有事,所以你如果在的话,宴会结束后,顺便把她带回来吧。”

听言,傅斯寒蹙起眉。“那个女人?”

听出他不满的情绪,傅夫人也不惊讶,他是自己的儿子。她怎么可能会不了解,自己的儿子对她们的安排极不满意,

但那是老人家的意思。

“时间不早,先挂了,记得把人带回来。”

说完,傅夫人直接挂了电话,连给他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傅斯寒却紧紧地蹙起眉,将手机握紧了几分。时源上前,“傅少,难道刚才管家来说的,就是夫人所说的少奶奶??”

少奶奶?

傅斯寒咬牙切齿:“谁准你这样喊了?”

听言,时源脸色一变,低下头不敢说话。

房间里的温度似乎直线下跌,时源内心腹诽,看来傅少真的是很讨厌那个刚进门的女人啊,一提到她就冷若冰霜,而且好像要**似的。

好像两人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至于么?人家怎么说都只是一个小女生。

当然这些话时源是不敢在傅傅斯寒面前说的,只能在心里吐槽一下而已。

片刻后,傅斯寒才起身,时源赶紧跟上前。

“傅少,我们是要下楼吗?”

听言,傅斯寒脚步一顿,然后扯唇冷笑,“为什么不下楼,去看看那只可怜的小白兔,被撕扯成什么样了。”

“是,”时源只能点头,心里感叹,傅少这恶趣味啊,真的是……

楼下陷入了一片僵局之中。

顾清歌想走,走不得。

众目睽睽之下。

所有人都等着看她的笑话。

顾清歌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第一次参加宴会就会惹出这么大的事端来,可是……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

这些人,为什么要找上她?

就因为,以前没有见过她么?

顾清歌完全不知道自己今天的遭遇,都是秦墨给自己造成的。

因为女人的善嫉之心。

“傅少怎么还没来呀?我还想见见傅少呢。”

“你干什么!!!”

“呵,干什么?”

傅斯寒低笑一声,猛地撞上她,“**。”

语气邪魅,声音沙哑得可怕。

“……”顾清歌整个人都斯巴达了,没有想到傅斯寒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之间,整张脸都涨得通红,就连耳朵都变得粉红色。

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么无耻?居然说出这种话。

正思索着,耳垂却突然被傅斯寒咬住,惊得顾清歌又是惊呼一声,手下意识地抵在他的胸前。

“不,不要,你放开我,放开我!”

她整个人赤身站在他面前,仿佛被剥了皮似的,不,这比剥皮还难受。

可傅斯寒根本不能体会她的痛苦,只是像一只勇猛的豹子吞噬着她。

“不要?哼,口是心非的女人。”

“啊!你放开我。”顾清歌用自己单薄的力量坚守着,突然想到了什么,她仰着小脸呐喊。

“你说过的,以后不会再碰我的,你答应过的。”慌乱之中,她喊出这句话。

听言,傅斯寒动作一顿,想起了之前她签合约的时候跟自己加的条件。

当时傅斯寒以为她只是说说而已,作出一副欲拎故纵的姿态来勾引他,可现下他对她有反应了,她居然还搬出这句话来?

这个该死的女人?

思及此,傅斯寒捏住她的下巴,眯起眸子危险地道:“我说过?我什么时候说过了?”

此刻的顾清歌在他的面前,就像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白兔,哆嗦着身子等待着他的吞噬。

可惜这只可怜的小白兔还在用那残薄的力气试图反抗……

“上次签合同的时候,我跟你提过,你答应我的,就上……”

她生怕傅斯寒记不清楚似的,想要提醒。

却不想傅斯寒又倾身压近了几分,薄唇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是吗?我可没记得我答应过不碰你。”

听言,顾清歌的脸色逐渐苍白,粉嫩的唇瓣颤抖着,半晌才颤声地道:“你,你不守信用!”

说完,她还气愤地伸出手,“你这个混蛋,放开我。”

然而她那双柔弱无骨的小手拍打在他的胸膛上面,于傅斯寒而言根本无痛关痒,松筋都嫌力气小。

不过打得烦了,傅斯寒索性扣住她的手举高扣在她身后的墙壁上,然后冷声道:“够了,从现在开始,一切由我。”

说完他直接将她打横扛了起来,顾清歌惊呼一声,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扔到了柔软的大床上。

然后傅斯寒精壮的身子便压了下来。

“不要——”顾清歌惊叫着,终于意识到巨大的危险,只能捂着脸小声地哭了起来。“你说过不会碰我的,你答应过我的,呜……求你。”

“……”傅斯寒本很有兴趣,现下还没脱衣服呢,就听到她的哭声,他不由得停下动作蹙起眉,望着身下那个娇小得很脆弱的小丫头。

她是真的好小一只,只有一米六左右的身高,然后又瘦,身上没有几两肉,胳膊和腿都细细的,现下伸手捂着自己的脸在那里哭得就像个孩子。

看着这一幕,傅斯寒莫名觉得心刺痛了一下。

是他错怪她了吗?

难道她不是在欲擒故纵?她是真的不想要??

看她眼底的恐惧,似乎不像是假的,难道说,她是真的很害怕自己?

思及此,傅斯寒蹙起眉,意识到她害怕自己这个念头,让傅斯寒莫名觉得不爽。

她害怕自己,为什么?

傅斯寒蹙起眉,猛地扣住她的手腕,将她的手拉开,冷眼睨着她。

“你怕我?”

他质问道。

顾清歌那双清澈的眸中还带着泪水,她想过不要哭的,可是刚才她真的忍不住了。

她被人剥光了丢到床上,她觉得害怕极了,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她觉得眼前的人虽然长得俊,可他的本性就像是一个恶魔。

他绝对不会善待自己的。

只要这个念头闪过,顾清歌就害怕得发抖,然后控制不住自己地掉了眼泪。

现下,她也是后悔得很,她怎么可以在这么一个恶劣的男人面前掉眼泪?怎么可以让他看到自己的眼泪?

于是,顾清歌下意识地别开眼睛,不去看他的。

“回答我!”

傅斯寒看她居然别开眼睛,一副不想跟自己对视的样子,让他更是恼火,更是气愤地加重了手中捏她下巴的力道。“不说话?那要不要继续?”

他威胁道。

果然,这招对顾清歌有用。

顾清歌猛地扭过头来,慌乱地看着他:“不,不要,不要继续!”

“呵,”傅斯寒低笑一声,忽地俯身凑近她,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女人,你最后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到底要不要?”

“不要!”想都没想的,顾清歌便直接否决了。

听言,傅斯寒不悦地眯起眸子,看着她那双清澈如洗的眼睛,里面一片纯净,不含一丝杂质。

这样的眼睛,真的是少见。

跟他说不要的女人,也是第一个人。

说她是欲擒故纵吧,她又表现得这么害怕,说她是真的不要吧,那原因又是什么?她都嫁给自己了,难道要做的不是卵着劲来取悦自个么?

不过,无论她是欲擒故纵,还是真的不要,傅斯寒此刻都已经对她失去了兴趣,他冷着脸起身。

顾清歌登时也爬了起来,不过因着身上没有穿衣服的关系,所以她迅速地钻到了旁边的被子里。

而傅斯寒看到这个动作,居然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如果是以往,他一定会骂一句该死,然后把被子连同她的人一块扔出去。

可是他居然没有,而且视线还追随着她。

看着她如同一只受惊的猫咪一样躲进被子里,缩在里面不敢出来。

半晌……两人仍旧维持着这样的动作。

“……”顾清歌其实是想等他走了以后再起来穿衣服的,可是没想到傅斯寒却一直站在那里,这让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又不敢卷着他的被子跑了,可让她光着身子走出去,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