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乡野小村医

乡野小村医

乡野小村医

来源:掌中云 作者:凤观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5-22 11:51:57

这是一部男频都市类型的小说,小说名为《乡野小村医》,作者是凤观 ,主角是云殊叶春杏。全文主要讲述了: 云殊这一拳直接把山猪轰倒在地上,然后身子一跨,一手一脚就把这山大王压得死死的!“拱老子是吧?偷袭成功很有成就感是吧!”云殊气在心头,下手自然也不客气,大拳头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可是它被云殊打得晕头转向的,四条腿胡乱打转,跌跌撞撞地把松树树枝都给撞烂!

“把老子拱了还敢跑?”

云殊毛腿一跃,扬起大拳头就朝山猪脑袋又赏了一拳:“我中!”

“嘣!”

云殊这一拳直接把山猪轰倒在地上,然后身子一跨,一手一脚就把这山大王压得死死的!

“拱老子是吧?偷袭成功很有成就感是吧!”

云殊气在心头,下手自然也不客气,大拳头像打桩机似的崩崩崩地砸在山猪肚子上!

“嗷呜,嗷呜!”

山猪叫得真跟杀猪似的,整座药王山都能听见它的哀嚎,周围鸟兽犹如惊弓之鸟,呼啦啦地胡乱飞窜。

也难怪,云殊体内变异之力和本身高强修为融合的钢拳,还真没几个人能顶得住。

所以没几下功夫,这头在药王山横着走的山大王就被云殊给打得屎尿横流,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喘着粗气。

“哼。”

云殊冷哼一声,用力揪着山大王的猪耳朵:“怎么,现在老实了吧?还敢得瑟不?”

“咻咻!”

山大王急忙摇头,生怕云殊的大拳头又要折磨自己,这会它可真是满眼是泪啊。

“嗯?”

见山大王摇头,云殊不由得吃了一惊:“哎呦,我说你这玩意能听得懂人话?”

“咻咻!”

山大王又连连点头,这可让云殊狂喜不已:“我的乖乖,你这小老弟可以啊,都成精了?”

山大王咧起猪嘴,露出一阵满是奉承的赔笑,似乎是在说'您见笑了'一样得瑟。

云殊也笑了出声,拍了拍山大王的猪脑子:“本来你拱了老子铁定是死罪,不过看在你脑子还挺好使的份上,老子就饶你一命!”

“咻咻!”

见云殊放过自己,山大王猛地一个激灵,想站起来就逃命,不过又被云殊按到在地。

“别急!所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云殊笑得邪魅而奸诈:“你得跟老子下山干点事情,不然的话老子虽然不杀你,可是会天天上山揍你一顿狠的!”

“咻咻!”

山大王急忙点头,一副小弟跟着大哥的模样,连它一直引以为傲的猪牙都往下压了。

“嘿嘿,算你识趣!”

见它识时务,云殊也很是高兴:“你能听懂人话那就省事多了!小豆子看到你一定会喜欢的!走吧,跟我回去!”

可是云殊刚刚转身就踩了一坨软绵绵的猪粪,害得他眉头紧皱:“他**,你拉的?”

“咻咻!”

见云殊又发脾气,山大王立马吓得毛腿发软,毕竟它可不想再挨云殊的钢铁大拳了。

不过云殊很快就想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奇怪,怎么猪精拉的猪粪和猪尿液没有那家猪股臭熏熏的味道?而且,还有一股淡淡的草药香?”

这个发现,顿时让云殊来了精神!

“说不准这也是发大财的机会啊!”

脑子想法一闪,云殊立马用手捏了一把猪粪,然后往鼻子上凑去使劲一嗅:“这味道?难道!”

他急忙拨开猪粪,又从里面翻出一小片没完全消化掉的叶子:“果然是传说中的猪留香,没想到在这儿发现了!”

“根据《万林奇域》记载,猪留香不但能调节猪类肠胃,使其体格精壮、肉质鲜嫩,皮毛顺滑!”

“而且猪类拉出来的粪便和尿液不但不臭,而且带有一股淡淡的药香,是非常肥沃的肥料,对植物有巨大养殖作用!”

想到这,云殊不禁咧嘴大笑:“要是把猪留香给种植成功,加上有山猪配种,那老子的养猪致富计划就真的能实现喽!”

不过看到云殊忽然变身掏粪男孩,而且还哈哈大笑的举动,山大王那是一愣一愣的。

“……”

它以为云殊脑子抽风,吓得它偷偷摸摸地往后退去,想要随时跑掉,免得被云殊传染。

“别跑!”

云殊喝了一声,顿时吓得山大王胆子抖了几下,立马就站着不敢动弹,差点就尿了出来!

“去哪儿啊猪老弟!”

云殊紧绷的脸瞬间长满笑容,一把抱住山大王的猪头:“你赶紧告诉我,这叶子你去哪儿吃的?”

“……”

山大王目光一顿,不禁露出一团苦笑,有一种欲言又止的感觉,好像忌惮些什么。

“怎么,不肯说?”

云殊眉毛一挑,立马握紧大拳头:“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我看你这好猪也不要吃亏的好!”

“咻咻!”

山大王瞬间抛开杂念,急忙点着猪头,往前面的山路走了出去。

云殊知道山大王是要带路,这可把他乐得合不拢嘴:“还算你识趣,不用老子用暴力!其实啊,咱也是斯文人咧!”

“……”

山大王急忙点头,哪敢有半点扫这个掏粪男孩的兴致,反而加快脚步把云殊往缥缈峰带去。

“噢?”

云殊顿时醒悟:“难怪老子在药王山从没见过猪留香,原来是它们长在缥缈峰的?”

不过这里是师父胡老头明令禁止进入的地方,云殊也是心有忌惮,本能地警惕起来。

只见大美人玉脸涨红,语气恳求道:“云殊,我**和父亲等着这双头罗刹救命的,我求你了!”

跟着他们来的十多个高手保镖和大有钱人个个眉头深皱,同时朝云殊拱手道:“我们求你了!”

面对这等境况,云殊咧嘴一笑:“大美人,刚刚你们没听见黄家财说什么吗,他说不收老子的东西咧!”

“而且他之前还说我这金蟾子是咸鱼干,对我出尽侮辱之言!所以我看,这双头罗刹跟你们是有缘无份喽!”

说完,云殊迈起腿还想走,这可把黄家财给吓死了好吧。

“云殊这个王八蛋,是想把我往死里整啊!”

黄家财双眼发直,还想着如何诡辩的时候,三爷他们极度愤怒的目光立马射向了他!

“黄家财,你这个不长眼睛的狗东西!”

大小姐厉声大喝:“左右!把他脱了衣服吊起来鞭打,打到云殊消气息怒为止!”

“遵命!”

身后的厉害保镖瞬间领命,直接将黄家财往屋里拖去,一边拖一边打!

“哎呦,哎呦!”

见山大王摇头,云殊不由得吃了一惊:“哎呦,我说你这玩意能听得懂人话?”

“咻咻!”

山大王又连连点头,这可让云殊狂喜不已:“我的乖乖,你这小老弟可以啊,都成精了?”

山大王咧起猪嘴,露出一阵满是奉承的赔笑,似乎是在说'您见笑了'一样得瑟。

云殊也笑了出声,拍了拍山大王的猪脑子:“本来你拱了老子铁定是死罪,不过看在你脑子还挺好使的份上,老子就饶你一命!”

“咻咻!”

见云殊放过自己,山大王猛地一个激灵,想站起来就逃命,不过又被云殊按到在地。

“别急!所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云殊笑得邪魅而奸诈:“你得跟老子下山干点事情,不然的话老子虽然不杀你,可是会天天上山揍你一顿狠的!”

“咻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