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混世小村医

混世小村医

混世小村医

来源:掌中云 作者:凤观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5-22 11:55:41

都市小说《混世小村医》,是作者凤观 的最新代表作之一,这本小说中的主要人物是云殊叶春杏,内容梗概:叶春杏急忙扶住他,语气特别关切:“你两天没睡觉了,一定累透了吧?我扶你回房歇一会。”“嗯。”受着叶春杏身体的温热,云殊不禁嬉笑:“春杏姐,你对我这么好是不是看上我了?”“胡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二老心中的大石终于放下,脸上终于泛起压抑了三年的真正笑容。

“呼!”

云殊重重地舒了一口气,这才觉得身体累得不行,连站都几乎站不住:“果然如胡老头所说,高难度的针灸和手术可费精气神喽!”

“云殊!”

叶春杏急忙扶住他,语气特别关切:“你两天没睡觉了,一定累透了吧?我扶你回房歇一会。”

“嗯。”

感受着叶春杏身体的温热,云殊不禁嬉笑:“春杏姐,你对我这么好是不是看上我了?”

“胡说,春杏姐什么时候对你不好喽?”

叶春杏玉脸羞红,轻轻的捏了云殊一下:“正经点,别让小豆子又学坏了。”

谁知云殊色胆包天,进入房间之后反而故意装作站不稳的样子,一把搂住叶春杏的纤腰,把她压在床上。

“哎呦。”

感受着云殊的体温,叶春杏低骂一声,玉脸羞得更红:“你小子也长胆子了是么,连春杏姐的豆腐也敢吃?”

云殊满脸笑嘻嘻:“嘿嘿,谁叫你那么迷人的!今儿咱们孤男寡女的,你还想往哪儿跑喽?”

叶春杏轻轻推开这云殊,语气那叫一个柔情抚媚:“瞧你笑得多坏,真想吃我不成?”

“想啊,老想了!”

“快起开,春杏姐还要去收果子哩!”

“收什么果子,你把我收了得了!”

“噗呲!你说什么呐,就没点正经!”

云殊正想趁着这个大好机会,谁知这时候,屋外一声怒喝打破了欢愉的气氛!

“云殊在哪儿!”

听声音,那不止一个人!

“嗯?”

云殊眉头一皱,只见王建仁他亲爹——村委副主任王伟善正带着王姓族人,拿着锄头镰刀什么的,浩浩荡荡地涌来!

“怎么回事啊?”

叶春杏眉黛轻皱,急忙推开云殊:“还不出去看看么?”

“他**,又有人来坏老子好事?”

云殊心中特别不忿,连低骂一声:“是王建仁他爹来了!”

“儿子,快出来喽。”屋外云汉三和李春梅吓了一惊,本能地紧紧抱住小豆子就往屋里躲去!

“你们别怕,有我在就没人敢欺负你们!”

云殊昨晚吧王建仁打得半死不活的,还把他绑在大杨树下等雷劈,今儿当然知道王伟善是想给他那龟孙儿子王建仁报仇来了。

“云殊,你他**还敢在家是吧!”

王伟善嚣张跋扈,拿着镰刀指着云殊爹妈就骂:“你们的好儿子昨晚干的好事,你们打算怎么着吧!”

“恁**的!”

云殊大手一甩,噹的一声就把王伟善的镰刀给打掉在地:“你敢用镰刀指着老子爹妈,你是不是想死!”

此话一出,刚刚还特别嚣张的王姓族人纷纷偷偷地把武器压下,生怕云殊一石头砸过来被爆头喽。

不过王伟善立马就不干了:“你臭小子还敢在这里撒野是吗!信不信老子报警说你**!”

云殊冷声一笑:“**?老子杀谁了!”

就是这时候,副村长云大海匆匆忙忙地走来:“云殊!王建仁不见了!那大杨树下没了他的踪影!”

“咯噔!”

听到这句话,云殊心里一沉:“糟糕,老子这次该不会真是玩大了吧?难道那玩意被野兽给拖走了?”

叶春杏双眼顿时发红,紧紧抓住云殊手臂:“对了,这些天药王山有山猪出没,该不会……”

想到这,云殊才想到昨晚做的事情不太成熟,他应该直接把王建仁打死然后抛尸去缥缈峰的。

像王建仁这样的**,在那荒山野岭的,云殊弄死他还真的不会有任何心软。

“怎么,怕了?”

王伟善双目冒火,语气很是恶毒:“你这臭玩意顾着给**妹治病,却把我家王建仁给害死了,我要你偿命!”

王伟善他老婆何金花也蹦达出来,拉着云殊又哭又骂:“你赔我儿子,你赔我儿子啊!”

这一会,云殊还真是有些憋屈,心中大骂:“王八*的,没想到王建仁那玩意死了还得害老子一把!”

“你愣着干嘛!”

山大王又连连点头,这可让云殊狂喜不已:“我的乖乖,你这小老弟可以啊,都成精了?”

山大王咧起猪嘴,露出一阵满是奉承的赔笑,似乎是在说'您见笑了'一样得瑟。

云殊也笑了出声,拍了拍山大王的猪脑子:“本来你拱了老子铁定是死罪,不过看在你脑子还挺好使的份上,老子就饶你一命!”

“咻咻!”

见云殊放过自己,山大王猛地一个激灵,想站起来就逃命,不过又被云殊按到在地。

“别急!所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云殊笑得邪魅而奸诈:“你得跟老子下山干点事情,不然的话老子虽然不杀你,可是会天天上山揍你一顿狠的!”

“咻咻!”

山大王急忙点头,一副小弟跟着大哥的模样,连它一直引以为傲的猪牙都往下压了。

“嘿嘿,算你识趣!”

见它识时务,云殊也很是高兴:“你能听懂人话那就省事多了!小豆子看到你一定会喜欢的!走吧,跟我回去!”

可是云殊刚刚转身就踩了一坨软绵绵的猪粪,害得他眉头紧皱:“他**,你拉的?”

不过看到云殊忽然变身掏粪男孩,而且还哈哈大笑的举动,山大王那是一愣一愣的。

“……”

它以为云殊脑子抽风,吓得它偷偷摸摸地往后退去,想要随时跑掉,免得被云殊传染。

“别跑!”

云殊喝了一声,顿时吓得山大王胆子抖了几下,立马就站着不敢动弹,差点就尿了出来!

“去哪儿啊猪老弟!”

云殊紧绷的脸瞬间长满笑容,一把抱住山大王的猪头:“你赶紧告诉我,这叶子你去哪儿吃的?”

“……”

山大王目光一顿,不禁露出一团苦笑,有一种欲言又止的感觉,好像忌惮些什么。

“怎么,不肯说?”

云殊眉毛一挑,立马握紧大拳头:“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我看你这好猪也不要吃亏的好!”

“咻咻!”

山大王瞬间抛开杂念,急忙点着猪头,往前面的山路走了出去。

云殊知道山大王是要带路,这可把他乐得合不拢嘴:“还算你识趣,不用老子用暴力!其实啊,咱也是斯文人咧!”

“……”

山大王急忙点头,哪敢有半点扫这个掏粪男孩的兴致,反而加快脚步把云殊往缥缈峰带去。

“噢?”

云殊顿时醒悟:“难怪老子在药王山从没见过猪留香,原来是它们长在缥缈峰的?”

不过这里是师父胡老头明令禁止进入的地方,云殊也是心有忌惮,本能地警惕起来。

只见大美人玉脸涨红,语气恳求道:“云殊,我**和父亲等着这双头罗刹救命的,我求你了!”

跟着他们来的十多个高手保镖和大有钱人个个眉头深皱,同时朝云殊拱手道:“我们求你了!”

面对这等境况,云殊咧嘴一笑:“大美人,刚刚你们没听见黄家财说什么吗,他说不收老子的东西咧!”

“而且他之前还说我这金蟾子是咸鱼干,对我出尽侮辱之言!所以我看,这双头罗刹跟你们是有缘无份喽!”

说完,云殊迈起腿还想走,这可把黄家财给吓死了好吧。

“云殊这个王八蛋,是想把我往死里整啊!”

黄家财双眼发直,还想着如何诡辩的时候,三爷他们极度愤怒的目光立马射向了他!

“黄家财,你这个不长眼睛的狗东西!”

大小姐厉声大喝:“左右!把他脱了衣服吊起来鞭打,打到云殊消气息怒为止!”

“遵命!”

身后的厉害保镖瞬间领命,直接将黄家财往屋里拖去,一边拖一边打!

“哎呦,哎呦!”

见山大王摇头,云殊不由得吃了一惊:“哎呦,我说你这玩意能听得懂人话?”

“咻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