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穿越之王妃很乖巧

穿越之王妃很乖巧

穿越之王妃很乖巧

来源:掌中云 作者:鹤雪沽酒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5-22 12:01:20

热门女频小说《穿越之王妃很乖巧》,作者是鹤雪沽酒,主角是白慕歌令狐悦。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了:白慕歌道:“这个你就不要问了,诗会的事情,你就回一句,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空,三天之后再说。”管家心里狐疑,但还是应下了:“是,那奴才去回了南国公府。”等他一走。白慕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她看着管家,开口道:“我们家,有什么藏诗吗?”

管家道:“有啊,虽然您的文采不行,但是夫人在世的时候就吩咐过了,该买的诗集还是要买的,上上个月,我们家还没有破产的时候,才刚买了一本。”

白慕歌:“……”为什么忽然要提破产,这种让我最伤心的事?

挺好,原来不管在古代还是现代,从有钱变成没钱,都叫破产。

她开口问道:“所以,但凡有名的诗集,我们家里都有收录了?”

管家道:“是的,只要是扬名天下的诗,不管是哪个朝代的,我们家的藏书阁,都有收录。不过主子您问这个干什么?”

白慕歌道:“这个你就不要问了,诗会的事情,你就回一句,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空,三天之后再说。”

管家心里狐疑,但还是应下了:“是,那奴才去回了南国公府。”

等他一走。

白慕歌眉梢一挑,倒是想起来什么了,问了白鹭一句:“对了,白鹭,之前说我们家里,只有三两银子了,管家又把这笔钱给屠户了,上次我让你出去,帮我收买乞丐的钱,是从哪里来的?”

白鹭的脸上,浮现出几分不自在来:“主子,这个您就别问了!”

白慕歌看着她的样子,心里就明白,这笔钱怕是白鹭自己出的。

她道:“不行,不管怎么样,你必须告诉我!”

白鹭也只好道:“主子,奴婢原是准备去找管家要钱的,但是知道家里没钱了,都很困难,管家手里那三两银子,指不定就是我们上下,最后一两天的饭钱,所以奴婢没去找他。

铺子赔完的时候,府上的金银玉器也全部都被搬走了,仆人们也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帮您补了欠款的缺。所以奴婢也没有私房钱了,但是奴婢有个镯子,是当年夫人赏赐的,所以奴婢就把它给卖了,换了一点钱。”

白慕歌顿时沉默了。

她也明白了,自己虽然拿的穿越剧本非常烂,但是身边的人,却是个个忠诚,待自己十分真心,仆人们拿出私房钱帮原主还债,还表示如果家里没有钱可以不要月钱。

白鹭把自己唯一的手镯也卖了,就只为了自己想抱大腿这个事儿。

白慕歌开口道:“你去找管家拿钱,先把你的镯子买回来!”

白鹭摇摇头:“主子,还是不必了!虽然奴婢很喜欢那个镯子,也很舍不得,但是还是白府上下,先活下去要紧!”

白慕歌看她十分坚持。

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好,你等着!等你家主子有钱了,第一件事,就是帮你把镯子赎回来。”

诗会,说不定就是自己,帮白鹭赎回镯子的契机。

白鹭笑了笑:“主子,这个不着急,夫人在的时候,就常常说,只要一家人上下齐心,没有什么难关是不能度过的,只要您好好的,莫要再想不开就好。”

白慕歌点头,来到这个陌生的时代,原本好像自己整个人,都被架在天上,飘忽得很,甚至一阵一阵发冷,眼下却因为这些忠仆,终于感觉到了暖意,觉得自己能够落在实地,感受到人间的温度。

这个话题说完。

白鹭问道:“对了,主子,您为什么,不直接拒绝诗会?”

却是让管家去回,三天之后看去不去,这实在是有些奇怪。

白慕歌道:“因为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去!你先带我去我们家的藏书阁,我看看所有的诗集。”

白鹭:“……?主子,您该不会是觉得,您看了一些诗集之后,就能当场学会作诗吧?”

白慕歌听了。

倒是意味深长地一笑:“万一呢?”

白鹭:“……”主子,我该劝您,做人还是要脚踏实地一点,才比较好吗?

算了,主子好不容易来点兴致,要是自己泼冷水,主子又想不开怎么办?

于是白鹭在前头带路:“主子,在这边,您跟奴婢来吧!”

白慕歌:“嗯!”

进了藏书阁。

白慕歌站在那一堆书架的前面,问道:“都在这里了?”

有两百本之多。

白鹭道:“对,主子!但凡有些名气的,不管是哪个朝代的,还是如今时下的诗词,全部都收录在这里!”

白慕歌的眼神,又看向另外一边:“那边呢?是什么书?”

白鹭道:“是每个朝代的史书。”

白慕歌点点头,开口道:“行,这几天我就在书房,饭菜直接送过来就好了。”

离她上任还有六天,这几天看看这些东西正好。

她其实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把所有有名的诗集看一遍,以她一目十行和过目不忘的本事,肯定能在诗会之前看完。

然后确定一下,比如李白,苏轼,杜甫的诗,在这个朝代有没有人作过,要是没有,那她就能在诗会上,弄点钱回来。

且不说能不能改善生活,至少先把白鹭的镯子赎回来。

白鹭狐疑地看了她一眼,主子能看得进去这些书吗?真的不是在逗自己?但是主子都吩咐了,她也只好道:“是!”

……

玄王府。

令狐悦刚看完,京城里各方的动静,便将密信扔给了北邈,示意对方烧掉。

北邈立即照做。

只是玄王殿下这会儿,倒忽然想起来什么了,慢条斯理地笑道:“本王的那条走狗,今天有什么动静吗?”

北邈道:“属下让人去瞧瞧?”

令狐悦:“嗯!”

白慕歌竟然会作诗,而且还能作出这样的……

就连身为第一才女的杜小姐,这个时候都微微瞪大了眼,十分震惊地看着白慕歌,她觉得就算是兄长在这里,怕也是忍不住要叹服白慕歌的才华。

而白慕歌半点没在意众人的震惊,接着道:“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相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一首诗念完。

白慕歌回头看向那名教书先生,开口道:“记录好了吗?有没有什么没记清楚的,需不需要我再重复一遍?”

教书先生如同获得了至宝,连连点头道:“记清楚了!你放心,白公子,你的每一句,我都记得非常清楚,今日能来到这个诗会,为您记下这个,简直就是我莫大的荣幸!”

教书先生已经忘了自己不久的刚才,还在心里腹诽白慕歌,甚至觉得自己来到这里,并且不能离开,都是权贵对自己的压迫!

白慕歌也看向白暮深,开口道:“堂兄,我已经作完了,接下来就请其他的公子小姐们来吧。”

白暮深看了一眼其他的公子和小姐们。

他们安静如鸡,很想说,接下来不用请我们来作了,他们已经不想作了。

再作出什么东西来,都觉得在衬托白慕歌的才华了。

令狐悦听了,倒是慢条斯理地,重复了最后一句:“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有点意思啊。

北邈更是不敢置信到了极点,这是要告诉自己,白慕歌这个草包,通过在书房待了三天,变成了一个大才子,一个大诗人?这真的不是在逗自己?

白家的书房是不是开过光?自己也好想进去待三天啊!

铭王和玉王更是发怔。

薛映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指着白慕歌道:“这,这,这……这就是你作的诗?”

白慕歌道:“是啊,薛公子有什么建议吗?如果觉得我哪里有不足,还请指教,我一直是一个,能虚心接受别人的建议的风流才子。”

众人:“……”

虽然大家都被白慕歌的诗句给惊到了。

但是对她是不是能虚心接受建议,是不是风流才子,大家表示不想评价。

反正吧,还是不怎么能理解,这种这么擅长自我吹嘘的人……

薛映支吾了半天,他一向自认才高,但是这样的诗句,他确定自己一辈子都作不出来,他能有什么指教?

倒是玉王,觉得很是尴尬,原本是想帮薛映,让白慕歌率先当众出丑,现在怎么就变成帮了倒忙,让白慕歌率先当众长了脸面呢?

倒是叶恒率先反应过来,开口道:“白慕歌,这首诗是你自己作的吗?这该不是从哪里,偷来的吧?”

白慕歌道:“叶公子,有话好好说,你就算是嫉妒我,也不要含血喷人!”

叶恒:“……”

你才是有话好好说,就算是要骂我含血喷人,也不要说我嫉妒你好吗?到底有谁能跟你似的,把嫉妒你这种话,就这样挂在嘴边?

叶恒道:“你是个草包的事情,这个京城谁不知道,你忽然就说,这首诗是你作的,你骗谁呢?”

这话倒是提醒了在场的众人,大家面面相觑,心里多少有些狐疑。

是啊,白慕歌怎么可能呢?

换了在场的任何一个人,他们心中都不会有如此强烈的荒诞感。

白慕歌看着他,一脸认真地道:“难道我从前,就不能是怕自己太过优秀,然后老天都嫉妒我,使我英年早逝,于是不得已,只能为了保护自己,而隐藏自己的实力吗?”

白鹭:“……”

虽然她并不了解诗,也不是很懂这个,但是看着在场众人的反应,就知道自家主子,是真的作了一首好诗,作为奴婢,她虽然很为主子骄傲、自豪,但是不得不说,主子这话也的确是过于不要脸了。

在场不少人也都惊呆了。

担心过于优秀被老天嫉妒而英年早逝?居然还有这种鬼话?

就连素来不苟言笑的铭王,都有些听不下去了,他轻咳了一声,开口道:“白公子平日里,想的的确是有些多。”

白慕歌理所当然地道:“铭王殿下,不是在下想得多,您看……我已经如此认真的,掩藏自己经天纬地的才华,但是老天爷还是发现了我的优秀,暗中让我做生意一直赔钱,您就知道,我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

众人:“……”

你就不能坦诚的承认,你做生意赔钱,只是因为你自己没有经商能力吗?

就连那个很是崇拜白慕歌的教书先生,这个时候也都听懵了,还有这种事?难道,自己当年考举人不中,也是因为自己过于优秀,惨遭天妒?

白慕歌最后摇头叹息道:“从我家最后一个铺子赔没了,我就已经知道了,是祸躲不过,不管我再怎么遮掩自己,举头三尺有神明,老天都是知道的!所以我决定不装了!我相信,老天见着我,明知优秀会被天妒,却还如此坦诚地对世人,展现我的才华,反而觉得我一片赤子之心,从此以后好好善待我!”

她故意胡说八道,编造老天嫉妒她这种鬼话,当然不是没有用意的,这是为了把大家雷得说不出话,就不会因为这首李白的诗去思考,她到底是不是白慕歌本人。

果然……

众人被她的不要脸,雷得里焦外嫩之后,还真的没人提出,质疑她的身份这个话题。

倒是玄王殿下的眉梢,不动声色的微挑了一下,神情看起来有些玩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