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爱你那么执着

爱你那么执着

爱你那么执着

来源:微阅云 作者:沈书颜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3 10:27:19

故事的主角是黎可可傅尧寒《爱你那么执着》小说的作者是沈书颜小说精彩试读:木玲接了过来,笑着打趣,“你和你男朋友那副十字绣?你男人上辈子是修了多大的福分,这辈子才遇见你这么好的女孩子?”她将十字绣展开,却只看到用针线密密麻麻刺绣而成的男人。最右侧是被剪刀剪过的痕迹,另一半被人为剪掉了。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好。”席嵘应了一声,“等你想好了,我就接你走。不要有心理负担,觉得自己麻烦了我,知不知道?”

男人起了身,给她掖了掖被子。“我去楼下拿药来,把药吃了再睡一会儿。”

黎可可点了点头。

**

老王站在主卧门口,见席嵘起身,他立马直起身子往后院走去。

一面走,一面拨了一个号码。“夏小姐,有位先生来了梅园,看起来和小姐关系很好。小姐还躺在那先生怀里,我在门外离得太远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但两个人很亲密。”

老王说完话,又发了一张自己**席嵘的照片。“夏小姐,就是这位先生。”

电话另一头的夏如许温柔地笑了一声,“麻烦你了老王,我听说你女儿过段时间要结婚,我来沾点喜气,我这份贺礼就先给你这个做父亲的吧。”

十几秒钟后,老王的手机“叮”的响了一声,是银行卡到账的声音。

男人看了一眼屏幕上发闪过几秒钟的信息,眼睛顿时亮了。握着手机连忙道谢,“不麻烦不麻烦,能给夏小姐做事是我的荣幸。以后夏小姐嫁给了傅先生,我还要给您开车呢。”

**

傅尧寒这次出差,比既定的时间晚了两天。

临近他的生日,二十五岁的生日。黎可可从年前就开始准备这份生日礼物,都是她一针一线亲手做出来的。

一副十字绣。

照片是她和他往年出国旅游时,在伦敦教堂拍的。

据说在皇室教堂旁的漂蜡旁拍照的情侣,可以结成夫妻,携手到老。

三楼的衣帽间,里头针线很多。她没事的时候,便坐在阳台上做刺绣。一直到一个月前,才基本上绣完。

他订婚那晚,她把这幅刺绣,属于她的那一半给剪了下来。

黎可可将只有傅尧寒单人的那副十字绣装进袋子里,提着下了楼。

“吴妈,我去一趟IFS,约了设计师精裁十字绣,顺便把它框裱好。晚上会晚一些回来,您不用做我的晚餐。”

“好的小姐。”

老王开车送黎可可去了IFS国际金融商贸中心。

黎可可去了二十五楼的绣坊,这幅十字绣她绣了一年,经常向店主请教,两人很熟悉。

“阿玲,这幅框裱起来得多长时间?”她将袋子递给黄色头发的女人。

木玲接了过来,笑着打趣,“你和你男朋友那副十字绣?你男人上辈子是修了多大的福分,这辈子才遇见你这么好的女孩子?”

她将十字绣展开,却只看到用针线密密麻麻刺绣而成的男人。最右侧是被剪刀剪过的痕迹,另一半被人为剪掉了。

木玲愣了一下,“可可,你怎么把自己那半剪了?”

黎可可坐在椅子上,双手放在手提包前。轻轻地露了笑,“我那半绣得不好看,把他这半都衬托丑了,所以就剪掉了。而且,是他的生日,他才是焦点,没必要把我放上去。”

“不是,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黎可可打断她的话,“帮我把旁边剪过的部分修剪一下,用框架裱起来吧。明天之前能框好吗?他明天生日。”

木玲看着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黎可可这人性格软闷,对于她的决定,她也不好说什么。“今晚加班加点,也给你弄好。明天什么时候有空来取呀?”

“大概下午五六点吧,他过生日的时候,总是在IFS顶楼的温泉餐厅吃饭。到时候我来,顺便取了。”

“行。”

“黎小姐?”木玲的话音刚落,就有一道清亮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听到这个声音,黎可可身上即刻泛起了鸡皮疙瘩。

白瑜的声音。

黎可可缓了几秒,才将那晚的记忆压了下去。慢慢转过身,朝白瑜礼貌道了声:“白先生。”

“我就说不会看错,黎小姐这样的美人儿,背影也是漂亮的。”白瑜没有丝毫顾忌,直接坐在黎可可身旁,就将她往怀里搂。“黎小姐你那晚走得匆忙,我还没来得及……”

白瑜的手一碰到黎可可的肩膀,女孩出于自我保护意识的本能,立马站起身,往后退了两步。

距离,瞬间拉开。

“白先生,我还有事,就不跟您聊天了。”

他凝着她白皙的小脸,“黎小姐有什么事?要不要我送你?”

“不、不用了……”黎可可往旁边挪了两步,拿出手机,翻开了联系人。

习惯性一滑,视线内便出现了“尧寒”二字,指尖在将要点下去那一瞬间,立马回过了神。

又往上滑了一下,找到了“席嵘”的名字,即刻拨了过去。

电话十几秒钟就接通了,几乎是秒接。“可可?”

听到席嵘的声音,黎可可的心很快便安稳下来。她抬眼看了眼白瑜,对电话那头说:“席嵘,我在IFS二十五楼。这里新开了一家茶餐厅,我们就不去五一广场了,来IFS吧?”

黎可可再次看了眼白瑜,而后便握着手机,一面说话,一面走出了绣坊。

一直走到拐角处,黎可可才松了一口气。她忙地解释:“你不用特意过来,我刚刚遇见一个人,不想跟他有太多交集,才找了你做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