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陆少虐爱追妻难

陆少虐爱追妻难

陆少虐爱追妻难

来源:掌中云 作者:盛不世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3 20:56:26

主角是洛妩陆放的小说是《陆少虐爱追妻难》,本小说的作者是盛不世最新写的一本豪门虐恋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那一刻,洛修如遭雷劈,他被陆放拽着衣领,脚尖稍稍离地,挣扎了一下,孩童脸色惨白地看着自己的父亲,他说,“洛妩不可能——”“这一切就是你的好母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陆放拽着洛修没松,“什么都没经历过的,是你。”

洛修狠狠震了震,他稚嫩的脸庞望着陆放,张了张嘴,就被陆放接下去的话语打断。

他几乎是含着恨说出来的,“如果你被一个当初无条件信任的人亲手下了药,亲手拍了照片,亲手报警指证,亲手被送入**——我倒要看看你和**,敢不敢比我现在有骨气!”

那一刻,洛修如遭雷劈,他被陆放拽着衣领,脚尖稍稍离地,挣扎了一下,孩童脸色惨白地看着自己的父亲,他说,“洛妩不可能——”

“这一切就是你的好母亲干的!”陆放将他放到地上,随后指了指自己,“当年她破格被大学录取,邀请我去庆祝,那天夜里亲手将下了药的酒杯推到我面前,这一切我到现在都历历在目。我告诉你,在**里的每一天,老子闭上眼睛都是**那张笑得花枝乱颤的脸,亲自看着我把酒喝下去!”

洛修的背贴着墙,他快有点呼吸不上来了。

“不是痛恨吗?好啊,我告诉你,没有**把这酒递过来,都没有今天的你!”陆放的瞳仁那么黑,像是一个黑洞,“我陆放此生最痛恨被人设计!”

洛修颤抖大笑,“也好啊,那你这意思就是跟她势不两立吗,但我永远都只会站在洛妩那一边的,无条件。你要我只做你的儿子,可以,给洛妩打钱就行。甚至还能每天跟你上演父慈子孝,哄得你服服帖帖,都挑不出一丝毛病来。”

他明明笑得那么天真无邪。

说的话却那样血淋淋。

这个孩子……为什么一点都不像正常的孩子?他极端,游走在过度懂事和过度麻木的两端,变脸是他的拿手好戏,挑拨情绪是他的第一绝活,陆放看着这个孩子,“你是不是觉得钱可以解决一切?”

“不然呢。”洛修头也不抬地笑,“什么都好说,但是得先打钱。”

陆放摔了东西就往外走,一声巨响倒是吓了洛修一跳,看着自己的父亲摔门而去,洛修没说话,眼神黑漆漆一片压了下来,随后他也转身,走进了陆放的书房。

******

洛妩昏睡了几个小时,再次醒来的时候,眼前是陆放那张冰冷的脸,他手里正拿着几张合同,看见她醒来,打了个指响。

边上的助理立刻递过来一支笔,还有一块红色印泥。

“把字签了。”

陆放的声音那么冷,直直刺透洛妩的胸口,女人接过纸看了一眼上面的字,脸色巨变,“陆放你这是什么意思?”

“需要我翻案吗?当年的事情。”

陆放冷笑着,“你弟弟还等着你回去呢,洛妩,你现在没那资本跟我对抗,把字签了。”

你不是最会摇尾乞怜了吗?

这世界上,原来还能有伤到你的洛妩的啊?陆放笑得惊艳,他摸着洛妩的脸,“能让你生不如死真是太好了,至于相信?洛妩,是我曾经错信了你!”

错信?

洛妩张嘴,要说什么,又硬生生咽了回去,到头来她竟然是笑了,噙着眼泪笑。

输给他,让给他,不要说,一字一句都不要说。

好想看你对不起我的样子,欠我的越来越多,到头来那痛苦就更畅快。

她要和他你死我活。

洛妩笑着,和陆放贴得极近,他又捏着她下巴,她便上主动抬了抬脖子,那唇和他的相贴——分别五年,陆放,每一天每个夜晚,我的心脏都在等你。

犯*地,想要成全你的痛爱。

陆放没有和洛妩接过吻,就是五年前那个夜晚也没有,可是如今这样一吻,倒像是掺着痛和血。如同在战争里血腥地接吻,炮弹在他们身后炸开,迸溅的碎石块在空中飞舞,大地震颤,天色灰暗,风声簌簌,女人高扬着脖子,身后是地平线难以升起的暗橙色太阳,她两手被绑住举过头顶,如同被俘获的邪恶魔女,在这一刻就要接受穿刺刑罚。

十字架上绽开的,将是她浓稠冰冷的血。

洛妩最后舔了一下陆放,离开了他的唇。

——戛然而止。

女人红着眼睛,知道自己今夜面临的是什么,是陆放亲手送的万劫不复,可她偏偏还要笑得千娇百媚,“晚上可别想念我,陆少,我会好好陪秦公子和他的父亲的。”

这话故意说得带着暗示,陆放回过神来狠狠甩开她。

她像个狐狸精,使了劲儿在勾引他。

“洛妩,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是你叫我去的,我一定认真伺候他们。”洛妩说话带着气声,看向了陆放身后不远处走出来的秦戾,她闭了闭眼睛,像是受刑一般,再睁开的时候,那眼神已经是麻木到了极点,她说,“陆放,再见。”

她叫他全名。

陆放另一只手猛地攥紧,已经有人到了身后,望了一眼车子后座,“在玩什么?”

秦戾看着洛妩凌乱的样子,唇还是肿的,他便又睨了一眼陆放,“还玩挺大啊。”

陆放冷笑,“少废话,人赶紧带走,看了就晦气。”

秦戾坐进了宽敞的后排,和洛妩待在了一块,“等我家司机,我喝了酒不方便开车。”

陆放说,“这不简单,我把刘青借给你,他正好在下面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