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魏太太,矜持点

魏太太,矜持点

魏太太,矜持点

来源:微小宝 作者:山河埋骨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4 09:19:40

主角是宋黛魏琛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是《魏太太,矜持点》小说的作者是山河埋骨故事精彩试读:说完,眉头拧的更深了,他略嫌弃地捏着瓶身,朝自己口中仰着倒下一口水,然后毫无预兆的吻上了她的唇,连带着药一起送进了她的嘴里。极其快速的抽身,男人甚是嫌弃的擦了擦自己的薄唇。司机傻傻的看着这一幕。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宋黛出了宋家才没忍住哭了出来,额间的伤口让外面的烈日一晒,疼的她倒吸一口凉气。

她吸了吸鼻子,忍住了胸腔里汹涌的难过,一步一步朝下走去。

宋家别墅在半山腰,周围很少有车来,走到了一半她就感到有些呼吸困难。

等到胸腔内一阵阵心悸,她才倏然反应过来,急忙翻看着自己的包包。

她没有带药!

她有先天性心脏病,自从十年前的手术之后,她就没有再发过病,如今再感受到这种心悸窒息,她只有恐慌。

呼吸逐渐急促,她眼前升起雾气,没一会儿就支撑不住,脸色惨白地倒在沥青路上。

她竭力摸索手机,却什么也摸不到。

彻底昏过去的那一瞬,她心里的绝望溢出了骨子。

她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三少,”司机看着前面横在路中间的女人,眼里闪过雀跃,“好像有人碰瓷。”

魏琛合上了手里的合同,偏头看向车前倒在地上的女人,瞳孔微缩。

他下车将女人扶起,低头就见女人的脸色涨紫。

这熟悉的症状让他神色严峻,快速将她放在地上平躺好,解开她的领口做着心脏复苏的工作:“车里的心脏病急救药,拿过来。”

他嗓音略微有些沙哑,眸色沉沉。

司机赶紧窜了进去,拿出了医药箱递给面色冷峻的男人。

魏琛倒出了药,塞在她嘴里,水却灌不下去。

他皱眉盯着她紧皱的小脸,眼里溢出些烦躁。

他不是爱管闲事的人,要不是这个女人是沈如晦的妹妹,死在这里他都不会多看一眼。

现在,也太不识好歹了。

司机在一旁心惊胆战,颤颤巍巍:“三少,她会不会死啊。”

男人剑眉一凛,朝他射过去一道冷光:“闭嘴。”

说完,眉头拧的更深了,他略嫌弃地捏着瓶身,朝自己口中仰着倒下一口水,然后毫无预兆的吻上了她的唇,连带着药一起送进了她的嘴里。

极其快速的抽身,男人甚是嫌弃的擦了擦自己的薄唇。

司机傻傻的看着这一幕。

魏琛将她打横抱起,冷漠的看着司机,警告:“今天的事情,谁也不许说。”

司机点头如捣蒜。

“去医院。”

一辆加长的劳斯莱斯,快速的掉头朝着市医院去,他敛眉看着怀里的女人,睫毛被泪水泅湿,额间的血迹干涸成块状黏在上面。

真脏。

他暗了暗眸子,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擦过她眼下的泪。

凉凉的触感残留在指尖上,他面无表情的轻轻的摩挲着。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着这惊悚的这一幕,他跟在三少身边这些年,头一回看他这样对一个女人。

虽然的确是个很好看的女人。

魏琛抱着她下车进医院时,院长都等在门前。

他的到来太过轰动,连贺云澈都投来了目光。

今天他正巧带着郑晚晴来医院看**,当看见对方怀中的女人是宋黛时,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宋黛被送进了病房,贺云澈脸色不好的拦住了魏琛的去路,冷声质问:“你和宋黛是什么关系?”

问这话时,贺云澈手里还牵着郑晚晴。

郑晚晴暗自咬唇,难不成贺云澈对宋黛还有感情?

魏琛极为冷漠的看着两人,低头看了看表,双眸里掠过淡淡的不耐。

“让开。”一贯的言简意赅和冷酷。

“你和她什么关系?”

贺云澈咬牙切齿重复,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的气势让他都有些被压制。

魏琛眉宇之间溢出寒意,眼睛微微眯着,里面泛着清冽的狠意,唇边勾起嘲弄的弧度,不疾不徐道:“什么关系,也轮得到你来过问?”

周围的空气都下了几个度。

贺云澈脸色青青白白,那句我是她的丈夫卡在喉咙里,却怎么也吐不出来。

男人笔直颀长的身子越过他朝车里走去,淡淡的双眸里是浓郁的讽刺。

贺云澈心头一梗,险些被气到动手。

司机被留在了病房外面,皮笑肉不笑的挡着贺云澈,自从他知道了里面的女人是沈总的妹妹,他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

那位可是真真的笑面虎,得罪了他比得罪了自己家的总裁死的还惨,他还不想英年早逝。

贺云澈面色阴沉的看着病房里的女人,冷哼一声:“告诉她**病重了,她要是还有点良心,醒了之后就上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