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萌宝爹地爱妻如命

萌宝爹地爱妻如命

萌宝爹地爱妻如命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一醉琉月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4 10:00:34

小说《深情穆少巨宠妻》,是讲述主人公唐晚心墨时琛之间爱恨纠葛的一部言情小说,由作者一醉琉月创作完成,小说主要讲述的是: 墨时琛听到那两个字,眉头深深的折叠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点烦躁。一个女人能说另一个男人死了,一是真的死了,二是曾经深爱过却被伤害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她认真的观察他的微表情,发现他在问这句话的时候,表情神态自然,一副旁观者的姿态好奇一问。

他……真的没有怀疑佐佐的身份?

“我孩子的爸爸……”唐晚心故作镇定的移开视线,踩了一下油门,咬牙切齿的吐出了后面两个字:“死了!”

墨时琛听到那两个字,眉头深深的折叠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点烦躁。

一个女人能说另一个男人死了,一是真的死了,二是曾经深爱过却被伤害的太深,恨死了对方。

可从孩子的口音听出,那个男人并不像真的死了。

他不死心的又问:“怎么死的?”

唐晚心深吸了一口气,踩着油门的那只脚动了一下,隐忍着把这个男人从车窗踢出去的冲动,语气恶劣的说道:“猝死!”

“猝死?”墨时琛盯着女人的脸看了三秒。

唐晚心同时回头看了他一眼,脸上的笑容眩丽甜美:“对,猝死,这样的回答满意了吗。”

男人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这个女人在耍她。

“你就这么恨他。”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当看透她刚才说的每一句话时,心情更烦。

恨他,那一定是爱他爱的深。

不然怎么可能这么恨一个人,恨到诅咒他死。

唐晚心咬了咬牙,真的很不想跟墨时琛纠结这个问题:“墨总,你对旁人的私生活都这么八卦吗。”

“你这脾气,哪个男人受得了,孩子跟着你这样的母亲,真是不幸。”

“你……”唐晚心脚下的油门一踩到底,车子发出了“呼”一声响,她情绪激动的低喝道:“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他害我害的好惨,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就指责我,你凭什么!”

她语无伦次的说着,这些年的委屈、痛苦、难过,在唐晚心的心里汹涌的袭来。

她眼眶里的泪水不停的打转,但为了不让眼泪流下,她用力的瞪大双眼,看着前方:“如果你是我,那个男人差点害死你,害死你的两个孩子,你还能站在他的立场为他想的话,那我真是要佩服你的大度宽容,可我不是你们这些狗男人,见一个爱一个,我只是一个小女人,你永远都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最后一个字落下的时候,唐晚心还是不争气的落下了泪水。

她抬起手,狠狠的擦去脸庞上的那一滴泪。

告诉自己不哭,没什么好哭的,再苦再难都熬过来了,现在谁都休想欺负她,从她身边夺走任何一样东西。

车箱里,瞬间陷入了一片死寂。

墨时琛盯着她的侧颜,唇瓣动了动,想说什么却又觉得唐突了,最终什么话也没说。

闭上了双眼,脑海里浮现了唐晚心刚才痛苦的脸和那个可爱的孩子……

如果是他的,他一定会负责。

……

到了墨家赞助的私立医院,来了十几位医护人员。

墨时琛刚好陷入了深度睡眠,所以是被抬着进入手术室的。

她在手术室外等候。

墨时琛一只手捂着胸口,脚步略微凌乱的走到跑车前,然后把手搭在了车门处。

唐晚心盯着他那辆堪称车祸现场的车子,又看了看他的伤,终于明白他怎么会把自己搞成这样了。

别墅大门打开,唐晚心停下车子,下车,道:“墨时琛,上车。”

墨时琛转头,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关上了跑车的门,走向唐晚心。

自顾自的拉开了副驾室。

唐晚心看他的模样和伤口,他臂弯处的血口子很长,血水还在流着,但他好像感觉不到痛,任由那伤口的鲜血流淌下来,染红他的衣裳。

“你怎么会搞成这样,大晚上的不睡觉你跑到锦庄来干什么?”

“明知故问!”墨时琛未看她一眼,直接坐上车。

唐晚心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否则今晚什么事都干不成,还会把自己逼疯。

她回到了主驾驶,拉开了自己的包,从里面拿出了一瓶定心安神的香水,摆放到了前面。

一股淡淡的清香飘散开,这抹香与她今天用在他身上的不同!

她启动车子道:“我送你去医院,你先在车上睡一会,到了我会叫医护人员过来。”

“刚才是叔叔帮我捡到球的,为了感谢叔叔,我帮你包扎伤口吧。”说完,唐睿佐把球放下,站起身,直接扑向了墨时琛。

“嗯。”孩子突然撞过来,令墨时琛下意识的抬起双手把跑过来的孩子抱住,然后两个人一起倒在地上,他闷声低哼。

抬头看了看,孩子趴在他的身上,一双眼睛如宝石一般的盯着他看,粉粉嫩嫩的小脸上露出了纯洁的笑容。

墨时琛一时愣住了,心头似被什么柔软之物拂过,化为了一滩水。

他抬起拍了拍唐睿佐的屁股,抱着他一起坐起身,问:“不必了,天色不早了,你的家长呢,怎么放任你一个人在外头走动。”

“我妈咪很忙很辛苦,她一个人要赚钱给我上幼儿园。”唐睿佐一只手挂在了墨时琛的脖子,一只手搭在他受伤的胳膊,有意无意的戳几下。

他隐隐的看到,他爹地脸色异变,眉头紧锁不展。

他开心的继续戳。

谁让你今天对妈咪这么冷漠。

哼哼!

墨时琛回头盯着自己的胳膊,眉头隐隐跳动了几下,隐忍着胳膊处的那一条伤口,面容平静的说:“你爹地呢?”

“他……”唐睿佐扁了扁嘴,欲哭的模样道:“爹地跟一个坏女人在一起,害妈咪害的好惨,他都不管我和妈咪,还有妹妹!”

唐睿佐的一番话触动了墨时琛幼年的痛,他双手不自觉的攥紧,面色阴沉的说:“别哭,这种渣滓不要也罢。”

唐睿佐擦了擦眼角的泪,眼底却划过了一抹狡猾的光芒,含着哭腔的声音道:“叔叔也觉得这种人是渣滓吧。”

“嗯!”墨时琛表情凝重的点头,然后抬头看了看四周:“你家在哪里?我送你!”

“我家……”

“唐睿佐!”

一道声音突然从后方传来,唐睿佐身子轻颤了一下,转头往后看。

唐晚心从绿景后面跑出来,目光发直的瞪看着坐在地上的男人,而他的怀里抱着的正是她的儿子!

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面前的人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砰!”

“啊!”

“闭嘴!”唐睿佐赶紧转头捂住了唐颀萌的嘴巴,然后抬眸看向四周:“你想把妈咪叫过来吗?”

“唔,唔……”唐颀萌抬起手指着墨时琛的方向,神色激动的眨了眨眼睛。

是,是爹地!

唐睿佐拿开捂住她嘴巴的手,转身看了看不远处的男人,眉头快拧成了一团。

他真的没想到出来捡个球还能碰上爹地,可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做好跟他见面的准备啊,而且他看起来好像受伤了。

“我去叫妈咪来。”唐颀萌激动的站起身,转身就要跑回别墅,唐睿佐赶紧拽住了她的胳膊说:“不行。”

“为什么?”唐颀萌转头看他,一脸不解。

看哥哥不说话,她着急的红了眼眶:“唐睿佐,我知道你不喜欢爹地,因为爹地害妈咪好苦,可是,可是也不能就这样不管爹地吧,万一他死了怎么办!”

“谁说我不管他。”唐睿佐凶巴巴的瞪看她:“我们先过去看看他怎么回事。”

“啊,我们?”

“怕什么。”唐睿佐拉着她的小手,快步的走到了墨时琛身边。

两个小家伙同时蹲下.身子。

唐颀萌把手放在了墨时琛的鼻子,唐睿佐翻了一个白眼:“他还没死,你看,他就手臂受了一点伤。”

“那他怎么看到我们就倒下了。”

“我怎么知道?”

“那为什么不叫妈咪。”

“妈咪现在暂时不想见爹地,她要是看到爹地在这,肯定会打120,你难道不想跟爹地多待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