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一胎五宝:冷漠爹地超宠妈咪

一胎五宝:冷漠爹地超宠妈咪

一胎五宝:冷漠爹地超宠妈咪

来源:掌中云 作者:孚仙子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4 11:24:04

小说简介:这本讲述了《一胎五宝:冷漠爹地超宠妈咪》这本书一经推出便收获了大量的粉丝,书中的主角是米星儿景延琛,本文正在连载中,这个故事是作者孚仙子的精选作品,故事梗概:为了女儿,他忍了。动作粗暴地一拽米星儿的手臂,将身子轻巧的女人抱在怀里。米星儿手臂被扯的生痛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要不是因为女儿,他怎么可能对一个村姑一再忍让。遇到过无耻的女人,这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厚颜无耻的女人!

米星儿伸了懒腰,困倦的不行,“那我睡了!”

身子一软,就朝沙发上倒去。

景延琛扶了扶额,心中那个火焰,真想拧起女人丢出门外。

隐忍着放下手,冷声呵道:“快点起来,我背你!”

景延琛周身散发隐忍的怒火,让替米星儿担忧的阿琳舌头打结,“先……先生,她……她有个毛病,到这点就困,而且倒下雷都打不醒。”

景延琛心中感觉炸裂。

为了女儿,他忍了。

动作粗暴地一拽米星儿的手臂,将身子轻巧的女人抱在怀里。

米星儿手臂被扯的生痛,她长得不赖,可这男人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此刻觉得谣传他把新婚妻子弄死在床上十有八九是真的。

上楼之前给阿琳比了OK,让她安心。

不然阿琳告诉她那三个兄长和四个儿子,事情百分之百会搞砸。

景延琛性子如此冷漠,不可能说话算话,所以她必须捏住他的软肋,让他乖乖听话。

抱着米星儿,景延琛寒着脸周身寒冷气势逼的谢忠宁赶紧退到一边去。看着景延琛抱这个女人进来,被震差点掉了满口的牙。

在他记忆里三少从不让女人靠近,而且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胸怀,此刻居然真的抱着她上楼了!

刷新他对三少的认知观!

景延琛走近床尾,眸底涌动烦燥,就要将米星儿扔在床上。

“爹地,轻轻把妈咪放下,不要吵醒妈咪。”景柔柔红着眼小声说。

于是景延琛扔的动作收回。

转而景柔柔美丽眼眸弯起,幸福的小模样让人心痛,“爹地,放在这边来,今晚我们一家三口一起睡觉觉!”

“咯咯……”景柔柔开心笑着,先跑去中间躺下,拍了拍右手边,“快点爹地。”

景延琛杵在原地不动,一边的谢忠宁等着看后续。

“谢叔叔不睡觉吗?”

谢忠宁笑一僵,闪身出了房间。

“柔柔,她不是爹地的妻子……”

“爹地……”景柔柔撒娇盈盈泪水说来就来,“我要妈咪,呜呜……”

景延琛服软。轻轻地将米星儿放在床上,景柔柔欢喜地紧紧贴着米星儿,小嘴在她脸上轻轻啄了下。

这一幕让景延琛心里酸酸的怪不是滋味。养她四年多也不见这臭丫头这样亲昵他!

云端客栈的203房间。

夏欣站在落地窗前发呆。

自看到那辆黑色限量版宾利停靠在云端餐厅门前,心中便惶恐不安,一想到当年的事不仅后怕还很疑惑。

“欣儿,怎么了?是在担心今天回不去吗?”

“妈,”夏欣不安地说:“我今天在入住这家客栈时,看到面具三少的车了。”

于舒晴眼底顿显不安,放在身前的双手不由地握紧。

转而含笑安慰道:“当年景家虽然知道是替嫁,但是也没有对我们夏家出手,而且他根本就不认识你,害怕什么?”

夏欣微微一笑。当年之事景家没有计较,到现在更不可能计较,也就释然了。

昨夜的一场大雨,导致山体滑坡,唯一下山的路被堵。

大清早,米星儿就被窗外的人声闹醒,睁眼怀里躺着个软糯糯的丫头,米星儿那一瞬间心很痛,可怜没有**孩子,而她的女儿又在哪里?

只见沙发上坐着的男人,一双森寒的眸子一眼不眨地盯着她,似要将她冰封。

米星儿视若无睹,起身穿上鞋轻手轻脚地走了。

昨晚没有回家,还不知道四颗米把家里人折腾成啥样!

兰姨试着说:“若那丫头是个村妇呢?三少爷的态度是不是就变了。人不在贵*,在于她心底是否善良。看一个人的心底,从她对待小孩子的态度最能看出。”

“柔柔是我带大的,这些年我……”

“好了!”景延琛眼底烦燥更胜,“兰姨就别替**心了,这件事我会解决。”

兰姨不敢再说。

景柔柔回到房间,一阵伤心后,给米星儿拨去电话。

“宝贝,吃饭饭了吗?”电子表手机传来女人温柔的声音。

景柔柔顿时就笑了,好像和妈咪在一起,可是她又不能不要爹地。

“妈咪,我吃过了。妈咪明天爹地要参加大伯的家庭party,你可不可以也去参加?柔柔想妈咪……”小丫头哭了。

景延琛站在门外,门虚掩着将柔柔的话听的清清楚楚。

“妈咪也想柔柔,那就明晚你大伯的宴会上见。”

“真的可以吗?”

“妈咪不骗人。不过妈咪打扮的可能会有点特别。”

柔柔开心的咯咯直笑,“妈咪,那我们明天见!”

“明天见!对了,把妈咪

给你的钢琴曲谱多加练习,那天一定会得第一名的!”

“嗯,妈咪。”

景柔柔开心地打开门,看见门外站着的人欢喜道:“妈咪明晚也要参加大伯的party。”

温逢君听到瓷碗摔碎的声音心头一惊,随之而来的是狂喜。

皇帝面色却陡地阴沉,目光如炬盯着她。

“皇上,我不是故意的……”

风沧澜显然被他寒厉的目光与周身散发的冷冽之气吓得不轻,噗通一声就跪倒在地!

“我不是故意打翻药碗的!皇上饶命啊!”

皇帝面色铁青。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不断叩头的女人,恨不得伸手一把掐死她!

这个女人,明明是故意把药碗打翻的!

她大概以为这个真的是救命的药。

而她刚刚已经跟他眉来眼去一番,加之他是堂堂皇帝,无论如何都比这个宗正昱强了不知多少倍。

所以她费尽心思打碎药碗,就是不想宗正昱苏醒。

只有这样,她才能成功爬上他的龙床。

他对这个女人是有几分兴趣,就凭她那张脸,以及她现在的身份。

但是,她现在坏了他的大事,他只想掐死她!

不急不慢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裙上的灰尘。

温逢君看到这一幕目瞪口呆,满脸的不可置信,“你……”

风沧澜偏头娇俏一笑,“我表现的怎么样?不错吧?”

“就是可惜了这碗药。”说到这里,风沧澜目光投向温逢君,“这药真能治夫君吗?”

“我琢磨着这皇帝看着好像跟夫君不对付,就不敢喂给夫君,来了这么一招。”

温逢君看着风沧澜满脸诡异,“你现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风沧澜摊开手转了一圈,满脸天真,“怎么了?”

“不是……”

温逢君不敢相信,走到洒在地上的汤药再三确认,盯着风沧澜,“怎么可能没有?”

“你真奇怪。”风沧澜不想在这里多待,只想在宗正昱这里刷个好感然后跑路。

不然晚点就真的小命不保。

“夫君~”风沧澜小跑来到床榻坐下,仰着头一副求表扬的模样,“你看沧澜今天厉不厉害。”

“沧澜刚睡醒就听说皇帝来了,吓的都没洗漱就跑来了。”

风沧澜坐下就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宗正昱纤长浓密的睫毛微动,眼帘缓缓掀开。

墨眸沉静如一潭死水,只是风沧澜明确的感觉到了那死水之下的波涛汹涌。

突如其来的危机感让风沧澜背脊一僵。

怎么回事?

她可是豁出老命服毒救了他一命,这表情这眼神几个意思。

“啊切~”

风沧澜打个哈欠,赶紧撤退,“夫君,没事我就先回去啦。”

她拔腿就要开溜,没想到,刚起身胸口就一阵急血翻涌,一股腥甜迅速弥漫喉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