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重生之侯爷小甜妻

重生之侯爷小甜妻

重生之侯爷小甜妻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七禧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5-24 11:50:34

《重生之侯爷小甜妻》女主是陈果儿男主是景桓,作者七禧最新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简介:边上有位十六七岁模样长着一双桃花眼的学员在骂同组的学员:“你是没长耳朵还是没长心呐?刚才大师兄说的你就一点也没记住?你这不是拖我们后腿吗?真是倒霉透了。”同组的另一位胖乎乎的学员也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陈果儿笑了笑,这些都是最基础的,属于入门级别,前世的她,六岁就能说出《本草集》上所有草药的特征药性以及功效。

大师兄还没说附方呢!那个才是真的复杂。

边上有位十六七岁模样长着一双桃花眼的学员在骂同组的学员:“你是没长耳朵还是没长心呐?刚才大师兄说的你就一点也没记住?你这不是拖我们后腿吗?真是倒霉透了。”

同组的另一位胖乎乎的学员也奚落道:“就你这样还来学医?我看还是趁早回去种地吧!”

被骂的学员是个老实人,愧疚地低着头,自己也觉得自己笨,拖累了队友。

“对……对不起,我下回一定认真听。”

“得了吧!就你这脑子,估计听上一百遍也没用。”桃花眼极尽嘲讽之能事。

“识相的,趁早滚开,别来祸害我们。”胖子嫌弃道。

陈果儿最见不得这种自以为是欺负老实人的行为,就他们这样的品德还来学医?真要学成了,那都是医学界的祸害,比庸医更可怕。

桃花眼见陈果儿盯着他看,不悦道:“看什么看?”

陈果儿压抑着心中的火气收回目光,头一天进回春堂,她不想吵架,免得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谁知桃花眼发现陈果儿这一组只有两个人,当即心思活络起来,对队友说:“那边只有两个人,你去她们那边好了,我看你们才是同类。”

被骂的学员小小心地瞄向陈果儿这边,那眼神怯怯地透着自卑。

陈果儿朝他露出友善的微笑:“我这边还少一个人,你愿意过来吗?”

“我……我很笨的。”

巧姑很同情他,她也很笨啊!不过幸好有陈果儿,陈果儿聪明会教她,就说:“没关系,我也很笨的。”

桃花眼和胖子哈哈大笑:“你瞧,我说的没错吧!你们就是同类。”

巧姑气的瞪直了眼,却不敢发作。

陈果儿面不改色,笑容依旧,说:“勤能补拙,乌龟还能赢过兔子呢!只要有恒心有毅力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桃花眼鄙夷道:“痴人说梦话,你以为学医是种地?光有几斤蛮力会刨地就成了?”

被骂的学员突然抬起头,默默地走到陈果儿这一组,认真道:“我会很努力的。”

陈果儿微然一笑:“好,那咱们一起努力。”

桃花眼见甩掉了包袱,如释重负,讥诮道:“再努力也改变不了笨的事实,你们就等着出局吧!”

其他学员也是看好戏一般看着陈果儿三人。

陈果儿心底冷笑,不理会这些异样的目光,转而问新加入的队员:“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天佑,冯天佑。”

“我叫陈果儿。”

“我是巧姑。”

三人互相介绍了姓名后,陈果儿问:“天佑,你为什么要来学医?”

天佑支吾着说:“我娘身体不好,我想给我娘治病。”

“原来天佑是个孝子呢!那么,为了**,好好努力吧!这几种草药你都能辨认了吗?”陈果儿问。

天佑指了两种草药:“我只认得这两种,黄芩和升麻。”

男子目光锐利如鹰,打量着陈果儿:“你叫陈果儿?”

韩岑不动声色的上前一步,把陈果儿挡在身后,这人的眼神有杀气。

“什么事?”韩岑戒备地看着那人,问。

男子无视韩岑,只盯着陈果儿道:“你爹陈关胜今早打猎被野猪拱了,现在命悬一线,**让我带你回去。”

陈果儿心惊,她不认得这人,但他能说出爹的名字,知道爹是猎户,他到底是谁?这话可不可信?

韩岑也是震惊地扭头看陈果儿。

男子不耐烦道:“要去就快点,你不急我还有别的事呢!”

陈果儿自认这一世并没有与人结仇,李雯琪和袁菲虽然与她不对付,也不至于找个人来骗她。

“我爹……伤得怎么样?”陈果儿警惕地问。

男子眼中毫不掩饰的透出威胁之意:“你若再不跟我走,你就见不到你爹了。”

陈果儿心头巨震,她听明白了,不管爹是不是真的被野猪拱伤了,有一点是明确的,她要是不跟这人走,爹就真的会出事。

韩岑道:“我陪你去。”

陈果儿摇头,如果此行有危险,她不能拖累韩岑。

“我自己去就好,你回去告诉巧姑,如果她真的担心我,明儿个你再陪巧姑回村一趟。”陈果儿把吴大夫给她的几本册子交给韩岑:“这是吴大夫的东西,你先替我保管着。”

韩岑看了眼那男子,才接过册子,点头道:“也好,那你路上小心。”

陈果儿跟随男子上了停在不远处的马车。

韩岑慢悠悠地跟在马车后面,走到无人处,足尖一点,飞身上了屋檐,站在高处搜寻马车的踪影。

很快的,陈果儿的疑虑就得到了印证,马车根本不是朝城西的方向而去。陈果儿摸出一根银针捏在手里,如果这人要对她不利的话……她手里的银针也不是吃素的。

马车一路疾驰,左转右拐的进入一条幽深僻静弄堂,在一道红漆木门前停下。

那男子上前叩门,三长两短,木门应声打开。

“下车。”男子用命令的口吻对陈果儿说。

陈果儿也不多问,现在指责发难一点用处都没有,且看看这人带她来这做什么。

走进木门,是一个大花园,夜色中,只见树影参差,假山林立,清泉蜿蜒,空气中弥漫着幽幽的花香。

拥有此等规格的花园,此间的主人非富即贵。

陈果儿跟随男子来到花园深处的一个月洞门前。

门前有两个带刀的侍卫在暗夜中犹如一尊塑像挺立着。

男子跟一个侍卫小声嘀咕了几句,那侍卫看向陈果儿,目光中有明显的怀疑之色。

“少主已经等候多时。”侍卫的态度还算恭敬。

走进月洞门,眼前是一片幽深的竹林,穿过鹅卵石铺就的小径,一幢小楼出现在眼前,门前有位侍女,见人来就问:“是她么?”

男子点点头。

侍女同样是怀疑的神色打量陈果儿,须臾,对陈果儿道:“你随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