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爷的神医农女

侯爷的神医农女

作者:七禧
主角:陈果儿景桓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5-24 11:56:16

《侯爷的神医农女》是一部古言穿越文,本文主要讲述的是主人公陈果儿景桓之间的缠绵爱情故事,本文的原创作者是七禧,小说目前正在火热连载中。文中具体详情介绍:伙计不悦道:“你懂还是我懂?就这个价,一个铜子也不能多了。”陈果儿指了指一旁的鹿茸片说:“你这青鹿茸都要卖六百个铜子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陈果儿拿出鹿角放在柜台上,伙计左看右看,不太满意地样子,说:“最多给五百个铜子。”

半吊钱?陈果儿不禁腹诽:都说回春堂价钱公道,可这也太坑人了,半吊钱,你当卖树枝呐?

“你可看清楚了,这可是五岁的梅花鹿的鹿角,花鹿茸,品质最好的,你看,这茸体多饱满。”陈果儿道。

伙计不悦道:“你懂还是我懂?就这个价,一个铜子也不能多了。”

陈果儿指了指一旁的鹿茸片说:“你这青鹿茸都要卖六百个铜子一钱,花鹿茸少说也得一二两银子一钱吧!我这对鹿茸差不多八两重,能卖多少钱?”

伙计瞪起眼来:“哟!跟这比价钱,你当这药铺的租金,人工都不用给的?有本事,你自己拿去卖,看谁买你的。”

“阿福,什么事这么咋咋呼呼地。”一个低沉的声音薄斥道。

陈果儿心头一跳,回头看去,只见一年轻男子从后堂走出来,身着青色圆领长袍,腰系玉色丝绦,头戴葛巾,面容清俊,身姿卓然,如玉树临风……

正是袁阅。

没想到在这遇见他。

“这小姑娘要卖鹿角,我开了价,她嫌低,在这唧唧歪歪的。”叫阿福的伙计恶人先告状。

陈果儿默默地收起鹿角要装回袋子里。

谁知,一双白皙修长的手伸过来,从她手里拿了鹿角去。

“这是梅花鹿的鹿角,茸体饱满,圆挺,是上好的货色,小姑娘,你想卖多少价钱?”袁阅和声道。

听他叫她小姑娘,陈果儿起一身鸡皮疙瘩,以前他都是恭恭敬敬地叫她:“曲御医”,私底下偶尔会叫她“云菡”。

不过现在这副身躯确实小了点,还不到十六岁,加上农家的孩子没什么营养,普遍都瘦小。

陈果儿想了想,伸出一只手:“五两银子,少一个铜子都不卖。”

她已经看过了,回春堂里的花鹿茸都没她手里这对成色好。

袁阅微然一笑,对阿福说:“给她六两银子。”

阿福正想说陈果儿狮子开大口呢!没想到少东家自己倒做起冤大头来,又不敢违背少东家的意思,只得悻悻地去拿银子。

陈果儿对袁阅的好感增进了一分,虽然他平时就是个谦逊温和的人,但这样童叟无欺还是第一次见识。

“以后再有鹿角虎骨什么的,也拿来这里,直接报我的名字即可,记住了,我叫袁阅。”袁阅笑微微地说。

“哦!”陈果儿点点头,目送他出了回春堂。

“诺,拿去,六两银子,今儿个你算是撞大运了,碰上我家少东家,不然,你走遍京城也卖不出这么高的价钱。”阿福悻悻道。

陈果儿接过银子,问:“这是你们少东家啊?他也是大夫吗?

陈果儿大窘,不会这么巧吧!上次来,袁阅在铺子里,这次又在,难道御医院现在很闲吗?都不用当差的说。

“原来你认识这里的少东家呀!那敢情好,肯定没问题了。”巧姑欢喜道。

陈果儿欲哭无泪,心想着是不是赶紧走人,谎话被当面戳穿很尴尬的。

正想着,只见袁阅和那伙计一道出来了,目光在四人面上扫了一遍,最后落在陈果儿身上,他记得这小姑娘,一对花鹿角要五两银子的。

陈果儿心里惴惴不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少东家,是您说下次来只管报您的名字。”

袁阅不由哂笑,这小姑娘胆子挺大,没错,这话他是说过,可他的话还有前半句呐!他是说下回有什么药材就拿到回春堂来,可没说什么事都能报他的名头,她居然敢断章取义。

“你想来当学徒?”袁阅也不戳破她,淡笑着问道。

“嗯!”

“为什么?当学徒可是很辛苦的,又脏又累,你能行吗?”

“能行,怎么不行?我们庄户人家出身的可没那么娇气,什么脏活累活我都能做。”陈果儿肯定道。

“学医不仅要不怕辛苦,还讲究天分悟性,并不是人人都能学有所成,熬了七八年却只能在回春堂混个杂役也是有的。”袁阅道。

这点不用他说陈果儿也是知道的,行医资格不是人人都能有,按大周朝的律法,需要通过官府的考试方能取得行医资格成为大夫,而且,此项考核颇为严格,十个人里能有一个通过就不错了。

“刚才你也把过脉了,你认为他属于哪一种情况?”

袁菲略一琢磨,道:“大叔腰膝酸软,精神不振,还有腹泻的症状,应该是肾阳虚。”

陈果儿心道,错了。

大叔的腹泻和腰痛没关系,是脾胃虚寒所致,诊断也不能全然听病患的叙述,有时候,病患会因为一些难以启齿的原因而隐瞒病情,这就需要医者细心观察和认真把脉。

中年男子有些不耐烦,扶着腰没好声气道:“喂,我是来看病的,不是来听你们讨论的,你们到底会不会看病?啊?赶紧开药方,我还有事。”

吴大夫小眼睛一瞪:“你急什么急?你当谁生下来就会医术?我现在就让他们给你开药,你敢吃吗?”

“陈果儿你来说。”吴大夫点名道。

陈果儿道:“大叔是不是常常觉得口干舌燥,有时还有耳鸣头晕的症状?”

中年男子闷闷地嗯了一声。

“大叔是不是脾胃不好?经常腹痛腹泻?”

中年男子讶异地看了眼陈果儿,这个小姑娘,咋啥都知道?

“那就是了,大叔腹泻和腰痛无关,平时还得多注意饮食,切记吃生冷辛辣的食物。”陈果儿柔声道。

李雯琪小声冷哼:“现在看的是腰痛,扯那些有的没的,不懂就别装。”

陈果儿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对吴大夫说:“大叔是肾阴虚引起的腰痛,应该滋补阴肾。”

吴大夫小眼睛里闪过一丝诧异,问:“你如何断定他是肾阴虚引起的?”

陈果儿笑道:“大叔面泛红潮,口干唇裂,适才把脉时,我摸了下大叔的手,手心温热,若是肾阳虚,应该是手足冰冷才对。”

吴大夫低头写药方,边对那汉子说:“听见没,肾阴虚,如果还想多活几年,有些事该节制了。”

中年男子一张脸憋的通红。

袁菲亦是涨红了脸,她只顾听大叔的叙述,而没有仔细观察大叔的面色,被误导误诊了。

中年男子拿了药方去抓药。

吴大夫这才板起脸来训斥道:“诊病不外乎望闻问切,每一个环节都至关重要,一时不查,差之毫厘,谬之千里,现在还有我替你们把关,如果将来让你们独当一面,也是这种态度,岂非误人性命?”

大家诺诺受教,袁菲都快哭了。

吴大夫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凶巴巴地说:“医术不精可以学,但马虎大意无可饶恕,再有下次,给我滚蛋。”

袁菲强忍着泪水,自从跟了这个吴大夫,几乎天天被他骂,骂的她灰头土脸,自信心受到严重打击,真想就此放弃,可陈果儿还在呢!她又不想输给陈果儿。

吴大夫训了一顿后,叫每个人写一篇反思,什么时候写好,写到他满意了再回去。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