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穿越之三国称帝

穿越之三国称帝

穿越之三国称帝

来源:掌中云 作者:佚名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5-24 13:45:17

主角袁耀糜贞,小说在佚名的笔下李安安褚逸辰等人很出彩,《穿越之三国称帝》内容简介:借了就是资敌。可袁耀不同啊,他来陆康借粮是来打贼寇的,还答应帮助陆康清扫庐江的贼寇。这对陆康来说,是好好处的,不但不是资敌了,反而对自己也有极大的好处。这么一想的话,那就容易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可是袁耀的借口,和当初袁术的借口可不一样。

袁术的借口是借粮打曹*,陆康怎么可能给袁术借呢。

借了就是资敌。

可袁耀不同啊,他来陆康借粮是来打贼寇的,还答应帮助陆康清扫庐江的贼寇。

这对陆康来说,是好好处的,不但不是资敌了,反而对自己也有极大的好处。

这么一想的话,那就容易理解多了。

袁耀的话说完,目光便再次落在陆康的身上,期待着陆康的回答。

可是此时的陆康并没有急着回答袁耀,似乎是在寻思刚才袁耀的这一番话。

到底要不要借给袁耀粮草。

袁耀知道对方正在考虑自己的提议了。

他担心陆康不借。

心一狠,又开口补充了一句。

“大人,如果不借给子初粮草的话,虽然我同样带来了一万大军,有实力去剿贼,可我粮草不足,无法保证能彻底消灭那些贼人,万一那些贼人从丹阳逃入了庐江……”

袁耀没有把话说完,有时候话说一半比说完了,更好。

袁耀一番话,可谓是说得滴水不漏。

既没有和陆康起冲突,也良好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最后这多嘴的一句话,其实就是变相的在说,如果陆康大人不借我粮草,我就将那些贼寇,驱赶到庐江来。

而且这一次我带来了一万兵马,要是你不借粮草给我,我这一万人,可不一定会离开。

他虽然只带来了六千多人,可站在城楼上的陆康,哪里能够真的计算出袁耀带来了多少人。

他夸张一些,也能够更好的给陆康压力。

还故意在说一万大军的时候,提高了几分自己的音调。

更是让陆康的表情阴沉了几分。

这种先礼后兵的做法,确实也让主位上的陆康不得不重新开始考虑,是否要借粮给袁耀了。

此刻陆康没有直接回答袁耀,而是将自己的目光看向了一旁的儿子陆儁。

陆康年近七旬,他的儿子也同样快要五十岁了。

此刻站在陆康的身边,用眼神跟陆康交流。

陆康自己犹豫不决,便想要问一问身边人的看法。

“儁儿,那袁耀所说,你觉得如何?”

陆康身为太守,虽然硬气,不惧袁术来攻。

可他麾下的这些幕僚和自己的儿子却没有陆康这般忠勇。

毕竟袁术这个左将军所拥有的实力,并非他们这区区一个太守就能够抗衡的。

真要是和袁术发生不愉快的事情,惹来袁术大军讨伐的话,就算是举庐江郡,整个郡的力量也一定挡不住袁术的大军。

之前是因为袁术趾高气昂的前来要粮。

泥人都有三分火气,陆康自然不会被袁术吓到。

可现在袁耀过来非但没有趾高气

“诸位应该都知道,小女除了对琴比较感兴趣之外,其他的也就是对诗词颇为欣赏了,我一向喜欢会吟诗作对的读书人,既然今日聚集了不少的世家公子,不如就来一场饮酒作诗的盛会如何?”

“饮酒作诗?”

不少只会一点武艺的糙汉子,听见了柳荫这番话之后,立刻就丧了气。

吟诗作对什么的,对于这些习武之人来说,那简直就是折磨,自然不是他们所擅长的。

不过,有人忧愁,自然就有人惊喜了。

比如周瑜,刘晔等人,他们可都是正儿八经的读书人,虽然谈不上学富五车,可都是一个个有些才气的。

别说是吟诗作对了,就是当场作赋写词都是没有问题的。

“吟诗作对,要有一个主题,不知柳荫姑娘可想好了,今日的主题是什么?”

刘晔本就很有兴致,特别是他今日是特意为这柳荫而来,也是有一些准备的,不管是要钱还是要才气,刘晔都自问不输给在场的这些人。

所以也想要快些问清楚柳荫的主题是什么,好在心里想好了,接下来该怎么回答。

那阁楼上的柳荫略微一沉思,便开口说了出来。

“刚才有位客观说想小女子许久,那就不如以相思为题,各位客观尽情发挥,若是能够让小女子满意,今夜小女子便是您的人了。”

柳荫略带一丝娇羞,说出了自己的主题。

“相思?”

刘晔听见了柳荫的话之后,却是马上不紧不慢地皱了皱眉头,脑子里却是很快就思索了起来。

要说相思,乐府诗集里倒也有不少这样的诗词,只不过,一时间刘晔也想不起到底有一些什么诗词。

不过他毕竟是一个读书不少书的人,饱读诗书,就算一时间记不住,可仔细想一想的话,还是很快就来了灵感。

顿时,眼前一亮,立刻抢在众多的人都还未开口的时候,先声夺人。

“有了,相思就相思,柳荫姑娘听我这一首诗,如何。”

刘晔说罢,便自顾自地开始在这里吟唱了起来。

“君似明月我似雾,雾随月隐空留露。

君善抚琴我善舞,曲终人离心若堵。

只缘感君一回顾,

使我思君朝与暮。

魂随君去终不悔,

绵绵相思为君苦。

相思苦,凭谁诉?

遥遥不知君何处。

扶门切思君之嘱,

登高望断天涯路。”

刘晔为柳荫而来,也同样是想要得到柳荫的欣赏,做那座上宾。

此情此景,用上这首诗,确实很是到位。

一开口,便技惊四座。

令周围懂一些的读书人,都立刻对刘晔刮目相看。

一个个不由得都对刘晔开口称赞起来。

“刘公子这首诗,妙啊,相思之情溢于言表,厉害厉害。”

几个读书人,立刻冲着刘晔吹捧了一句,就连那些不太懂得诗词的武夫们,也是略微被刘晔这首诗的韵律所感染,一时间居然没有了刚才那般叫嚣之声。

本来对刘晔还有几分轻视的周瑜,听见了刘晔这颇有文才的一首诗之后,对刘晔也是有了几分认同。

“刘兄这首诗,确实有几分意境,点到即止,恰到好处。佩服佩服。”

周瑜冲着刘晔表示了一番祝贺。

别说是周瑜了,就连袁耀这个现代人,也被刘晔这家伙展现出来的文才给惊讶到了。

这种程度的诗词,张嘴就来?

要不是袁耀读过几年唐诗三百首,还真的容易被刘晔给唬住了。

有了刘晔开这个头,接下来的众人也就陆陆续续开始展现自己的才华了。

有人念了一首七言绝句,有人念五言,格式没有那么严格,比较驳杂,毕竟这个年代还不是后世的唐朝,诗词发展已经很高了。

五个字的,七个字的,甚至是四个字的都有。

只不过,除了刘晔口中所说出来的这首诗,让在场的众人,略微感觉惊艳之外,其他人的,都是泛泛之辈,诗词并无多少文才,全是一些口水诗罢了。

并没有吸引到柳荫的注意。

等到众人都没有念得差不多了,也没有人能够技高一筹,胜过刘晔的。

刘晔也就迫不及待地,冲着柳荫追问了起来。

“柳荫姑娘,你看,大家已经把自己的诗词都念完了,你来评论一番,是不是在下刚才的这首相思,更胜一筹?”

刘晔倒是有几分迫不及待了,想要和美人,春宵一刻。

不过,柳荫显然意犹未尽,并没有这么快就结束这场酒会。

她看了看,在刘晔一旁的周瑜和袁耀等人,看见周瑜和袁耀等人的穿着,就知道不凡。

所以马上就冲着周瑜和袁耀开口。

“这几位公子还未作答呢,不如听听他们的如何。”

被柳荫拒绝,刘晔的脸上略微有一些不耐烦,不过看到身边的袁耀和周瑜,刘晔还是颇感兴趣,也对袁耀和周瑜二人能回答什么诗词,十分感兴趣。

“好,那就再等等。”

“子初兄,公瑾兄,你们二人可有合适的诗词?”

刘晔自然不认为,袁耀和周瑜有跟他相媲美的诗词,这么说,只是象征性的友好罢了。

袁耀还未作答,周瑜却是等不了了,急忙开口。

“诗词没有,不过我这里,倒是有一首曲子,想弹给柳荫姑娘听,这首曲子是我几年前所作,专门为柳荫姑娘创作,一直没有机会,今日就当是献丑了。”

说罢,周瑜起身,冲着一旁的小厮吆喝了一句,问他要来了一张古琴。

这春风楼里,本就有许多艺人,要来一两把古琴,并不算什么难事。

不过,周瑜要抚琴,那些围观的客人们,却是不卖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