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替嫁新娘太迷人

替嫁新娘太迷人

替嫁新娘太迷人

来源:掌中云 作者:木糖醇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4 13:59:50

火爆言情小说《替嫁新娘太迷人》在线阅读这里看!提供替嫁新娘太迷人小说全文阅读。沈星眠霍桥小说讲述了霍桥嘴角划过一抹笑意,不顾还未好全的伤,打横抱起她,大步往停车场走去。把人放到副驾要直起身子,沈星眠却紧搂着他不放,像是有些害怕:“别丢下我。”霍桥心口一窒,软着嗓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霍桥从鼻腔里哼出一个单音,起身:“眠眠喝醉了,我带她回家,你们慢慢玩,消费记我账上。”

出了包厢,风一吹,沈星眠更晕,走了几步忽地顿住,霍桥垂首问:“怎么了?”

沈星眠朝他伸手,小孩子似的:“抱抱。”

霍桥嘴角划过一抹笑意,不顾还未好全的伤,打横抱起她,大步往停车场走去。

把人放到副驾要直起身子,沈星眠却紧搂着他不放,像是有些害怕:“别丢下我。”

霍桥心口一窒,软着嗓子哄:“不丢下你,乖一点,先放开,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沈星眠愣了几秒,慢腾腾地缩回手,膝盖收到座椅上,双手抱住,喃喃道:“我没有家。”

“他们都不要我,他们骂我、打我,我没爸妈,没有家……什么都没有……”

霍桥知晓她的身世,明白她嘴里的“他们”不是单指沈世忠夫妇,不由得心疼起来,指腹蹭着她的脸颊说:“还有我呢,我要你。”

沈星眠抬头看他,迷茫的双眼没有焦点,却是掷地有声:“**!”

霍桥脱口而出:“我骗你什么了?”

沈星眠垂眸,浑身落满了悲伤:“外婆,我要找外婆,说好要等我嫁人的,言而无信!”

原来**说的是这个。

霍桥捏捏眉心,想起骂苟立的话,觉得自己也是越活越回去了,竟然跟个醉鬼计较。

他按住沈星眠,动作极快地帮她系上安全带,冷着脸:“坐好,别动。”

沈星眠乖乖听话,努努嘴嘀咕:“凶死了。”

霍桥不和她争辩,上车走人。

一路上,沈星眠都十分安静,到家下车才闹腾起来,一会儿要回清溪村,一会儿要去研究院。

霍桥问她:“去什么研究院?去做什么?”

沈星眠紧闭着嘴,不说话了。

霍桥甩甩隐隐作痛的胳膊,忽然灵机一动,戳戳她手:“疼吗?”

沈星眠瘪嘴,可怜巴巴地答:“疼。”

霍桥趁机问:“谁弄的?”

沈星眠食指笔直地指着他。

霍桥心累地扶额:“算了,睡觉。”

他带着沈星眠上楼,后者腻在他怀里嚷嚷:“我要洗澡!”

一边吵一边要去放水,霍桥一不留神没拽住,花洒唰地打开,冷水浇了两人一身。

沈星眠缩着脖子躲进他怀里,哆哆嗦嗦地喊冷,他想推开她拿浴巾,她却越抱越紧,年轻的身体紧贴,有点要命。

霍桥抵抵后槽牙,狠心用力,却反而被沈星眠带着一起摔在地上,当了人肉垫不说,后脑还多出一个大包。

他有点火,沉了声音:“再闹就把你扔出去。”

沈星眠动作一顿,眼巴巴地望着他,嘴角一撇,眼泪就这么掉了下来。

霍桥猝不及防,霎时愣住。

沈星眠也不出声,就那样掉眼泪,像是全世界都在欺负她。

霍桥立刻后悔说了这句话,温声细语地哄,好半天才把人搞定,到底是没洗澡。

哭过的沈星眠红着眼被霍桥放进被窝,神秘兮兮地勾勾手指:“你过来一点。”

霍桥疑惑凑近,沈星眠小声说:“你真好看。”

从小到大,这话霍桥听过无数遍,但此时此刻,女孩温热的呼吸带着淡淡的酒香,若有似无地洒在耳畔,竟像细羽轻扫心坎,**悸动。

尚未给这种情绪找到归宿,嘴角蓦地一热,沈星眠的双唇贴了上来,一触即分。

霍桥下意识看向她,却见她像做坏事被抓包的孩童,顽皮一笑,弯着眼角把自己藏起来,只留下泛红的耳朵尖。

从没被人如此轻薄过的霍三爷呆了几秒,本能地想找人算账,手伸到一半却收回来,摸上了被亲的地方。

须臾,被子里传来均匀的呼吸声,霍桥却愈发清醒。

他敛起眼眸瞥一眼自己,无奈叹气:“小坏蛋,故意的吧。”

******

沈星眠一觉睡到第二天,头疼地起床,洗漱过程中逐渐想起昨晚发生的事。

她虽一杯倒,但不至于断片,相反,每一个画面都无比清晰。

“发什么呆呢?”门口突然传来霍桥的声音,沈星眠一抬眸就对上他深邃的眼瞳。

“我、咳咳——”她开口说话,一口牙膏泡沫就这么进了喉咙,立时呛得惊天动地。

霍桥走进来,站在她身边,凉凉地道:“酒还没醒?”

沈星眠心虚地沉默,却又忍不住看他。

一身浅灰色休闲装,总是一丝不苟的头发随意地散着,许是刚运动过,俊脸有少许红晕,和平时的他大不相同。

多了一丝散漫,性感又慵懒。

看着看着,沈星眠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在他唇上——薄厚适中,唇线习惯性抿着,瞧着冷厉而严肃。

然而,昨晚她清楚地感受过,其实还挺软的,很好亲。

洛宇高深莫测地思索两秒,斩钉截铁:“他跑不赢星姐。”

队伍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小宇,你是不是被你星姐的美貌迷了神智?那可是野风诶,你还这么相信她?”

洛宇丝毫不犹豫:“相信。”

队友绝望了。

而在他不抱希望的麻木里,决定性的一局开始了。

旗帜挥下,赛车飙出。

霍言蹊一马当先,一开始就领先沈星眠两个车身的距离,且保持着优势跑了大半段路。

夜影车队全员亢奋,握拳加油,反观洛宇的“流火”,一个个如丧考妣,只会说“完了”。

洛宇紧盯着直播大屏,闻言挨个拍头:“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无条件相信星姐好吗?”

话虽如此,他也紧张。

画面里,山顶近在眼前,沈星眠始终落后,霍言蹊忽地加速,先她三秒开启返程。

洛宇喃喃:“星姐怎么还不加速,这样下去要输了啊。”

夜影有人高声道:“你们输定了,别挣扎了,还是想想车队解散后何去何从吧。”

这是临时加的赌注,只因两支车队各有一人互相看不顺眼。

洛宇瞪他:“就你长嘴了,叭叭的。”

那人一头红毛,不屑地道:“你嘴皮子再厉害也改变不了事实,放心,我们会好好保管你们的车牌的。”

洛宇愤愤:“你也配?”

“超了超了!我的天,有人看清那一幕是怎么发生的吗?”

解说突然拔高的音量堵住红毛未出口的骂声,急成斗鸡眼的两支车队同时回头,却见赛场上形势急转。

——沈星眠领先了。

弯道超车十分常见,但急速前进的赛车格外危险,稍不留神就会撞到护栏,人车俱毁,流火那几位就是怕这样,所以转弯时被压了速度。

而沈星眠不一样。

她在转弯时骤然加速,横**内道,车身快出残影,以不可思议的角度超了车。

霍言蹊本来以为能轻松赢下,正品味无敌的寂寞,见状微微一惊,旋即眼底发亮,斗志瞬间燎原。

他抵唇轻笑,加速追赶。

沈星眠淡淡一瞥,神色自若,压着最内侧跑,不给他反转的机会。

又一个弯道,霍言蹊想超车,沈星眠猛打方向盘,玩了个漂亮的漂移,速度反增不减,轮胎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在旁观者看来,她像是要去撞对手的车,连霍言蹊也是这么认为的,故此不得不避让,导致速度慢了下来。

沈星眠趁此机会摆正车身,油门踩到底,又拉出一段距离。

霍言蹊道了句“好玩”,紧追不舍,两辆车时而齐头并进,时而一前一后,像一场势均力敌的角逐。

可只有沈星眠自己知道,她顾忌手腕,没尽全力。

所剩赛程已不多,她看了眼缀在后面的车,目光一沉,再次加速。

霍言蹊的反超计划被扼杀,车身擦着护栏而过,带起零星火花,他不得不再度减速。

高手过招,眨眼胜负。

就这么一两秒的耽搁,霍言蹊再没追上,沈星眠顺利抵达终点,比他快了九秒。

赛场很久没有这样刺激的比赛了,声浪经久不息,解说约莫是真断气了,半晌没声音。

夜影车队目瞪口呆,浑然不知方才发生了什么,怎么就输了?

洛宇原地蹦极:“我就说!星姐永远滴神!”

沈星眠下车摘下头盔,眼底晶亮,表情却异常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