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都市缥缈邪医

都市缥缈邪医

都市缥缈邪医

来源:掌中云 作者:佚名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5-24 15:05:28

火爆都市小说《都市缥缈邪医》在线阅读这里看!提供都市缥缈邪医宁凡楚媚小说全文阅读。内容简介:不过赵老板自从看见自己之后,一直对自己无事献殷勤,而且他还和王龙认识,可以说是王龙的人,虽然对自己献殷勤,却不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不过自己依旧厌恶。“不知道萧小姐公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看着赵老板坐在自己这一桌,萧风铃眼中闪过一丝不喜,却没有开口赶走赵老板,因为自己公司和赵老板的公司有一些业务合作,没有必要吧关系弄死。

不过赵老板自从看见自己之后,一直对自己无事献殷勤,而且他还和王龙认识,可以说是王龙的人,虽然对自己献殷勤,却不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不过自己依旧厌恶。

“不知道萧小姐公司现在资金足够了不?如果还不够的话,我可以帮一下你哦。”赵老板一脸笑容的看着萧风铃。

“谢谢赵老板,虽然还差点,不过我自己会有办法的。”萧风铃拒绝道。

“你公司有问题?”宁凡目光看向萧风铃,他惊讶萧风铃竟然有自己的公司,也好奇为何会出问题。

“嗯嗯,差五千万左右的资金。”萧风铃没有隐瞒,反正宁凡也帮不上忙,说了也无妨。

“这位是!?”赵老板疑惑的声音传来,似乎是刚刚才意识到宁凡在这里一样。

“我朋友。”萧风铃皱眉道。

“能够成为萧小姐的朋友,相信也是一个人物吧,你好,我叫赵明宇,国外海归,现在有自己的一家公司,这是我的名片,有什么事可以找我。”赵明宇拿出自己的一张名片。

“谢了。”宁凡随手接过名片。

赵明宇目光一冷,交换名片,自己已经拿出来了,宁凡竟然没有反应,这是看不起自己吗,而且和萧风铃单独吃饭,难不成有什么特别关系不成。

“不知道小兄弟现在在做什么,说不一定我们能够合作呢。”忍下心中的不爽,赵明宇开口道。

“我不过是一个无业游民而已。”

闻言,赵明宇脸上顿时不屑,他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原来不过是一个普通小子而已,顿时充满了轻视,“我们公司正好差一个保安,小兄弟可以来应聘,看在萧小姐的面子上,我可以让你去入职。”

“赵老板,他是我朋友,没有必要侮辱他吧!”萧风铃冷声道。

“萧小姐,我这可是为他好,给他一份工作,而且你这么偏袒他,和他有什么关系不成,你可是王少的女人!要是让王少知道这个家伙,你觉得王少会怎么做!”赵明宇冷笑一声。

“你这是在威胁我?”萧风铃冷哼一声。

“不敢,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你还说乖乖的跟着王少,不仅对你们萧家好,而且你们公司资金问题,也迎刃而解了。”

“不可能!我是不会和他好的!”萧风铃道。

“这可由不得你。”赵明宇冷哼一声,目光看向宁凡,“小子,萧小姐不是你能够沾染的,现在马上滚!否则有你好果子吃!一个一穷二白的**,也想一步登天?”

“你算什么东西,我的事也是你能管的?”宁凡目光陡然一冷。

感受到宁凡冷漠的目光,赵明宇竟然退后了几步,突然感觉丢人,看向宁凡的眼神凶恶起来,“狗**,你敢对我这种说话!你这是找死!”

赵明宇声音很大,很快将第一层的目光全部吸引了过来。

“赵明宇!你究竟要做什么!你还把不把我放在眼里!”萧风铃也怒了,这赵明宇真是欺人太甚。

“萧小姐,我劝你最好别说话!否则王少可是会误会的。”赵明宇看了一眼萧风铃,随后看向宁凡,“狗东西,你恐怕不知道萧小姐的身份吧!他不是你能够高攀的,你还赶紧滚的为好!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现在你给我跪下道歉!磕一百个响头,我说不一定会宽宏大量,不给王少说。你得罪我的事,我也可以不追究。”赵明宇鼻孔朝天,似乎已经看到宁凡跪在地上磕头的画面。

“我不喜欢有人威胁我。”宁凡缓缓站了起来,目光冷漠,看的赵明宇心惊胆战。

“你…你要干什么!你要动手不成!?”

“怎么回事!?”突然,一个身子微胖的男子走了过来,眉头紧皱。

“张经理,你来的正好!这个狗东西,一点不长眼,竟然想要在美味轩向我动手!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赶紧教训他一顿,将他扔出去!”

“怎么回事?你想在这动手?”张经理目光冷漠,从来没有人敢在美味轩动手,因为自己可是苏氏集团的产业!

苏氏集团可是个四大家族齐名的集团,势力庞大。

“张经理,你别生气,他是第一次来,不知道规矩,我这就带他离开。”看见张经理回来,萧风铃连忙开口。

“现在想走,晚了!张经理,赶紧把他抓起来!这种人就不应该进来!玷污了美味轩的名声!”赵明宇开口道。

“赵明宇!你别太过分了!”萧风铃愤怒,心里后悔带宁凡来这里了,现在宁凡不仅得罪了王家,更是得罪了苏氏集团,宁凡可谓是死定了。

而自己带宁凡来的,说不一定还会牵扯到自己,一时间萧风铃面带苦涩。

宁凡微微看了萧风铃一眼,现在萧风铃还在为自己说话,这倒是出乎自己的意料了。

张经理无视了萧风铃和赵明宇,看着宁凡,“你很好!竟然敢在美味轩闹事,不知死活!来人,给我扔出去!”

“张经理…”萧风铃想冲过来,却被几个人拦住。

赵明宇在一旁看着这一幕,脸上充满了冷笑,“你不是很牛吗?再瞪我啊?来打我啊?**,我还以为你多厉害呢。”

宁凡冷漠的看了一眼赵明宇,突然拿出一张紫金卡片,一下扔在张经理的脸上。

“你找死!”张经理大怒,待看清脸上的卡片之后,突然浑身颤抖。

“你确定还要把我扔出去?”宁凡戏谑的声音传来。

现在已经过去了这么长的时间,整个血狼估计都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到时候这个执事过来,他倒是突然想看看,林祥永的表情了。

“怎么样?怕了吧?现在自废双手,磕头认错,我可以让你保全尸体!”林祥永看着宁凡发呆,给以为宁凡怕了,顿时嚣张道。

“我很喜欢你这种嚣张的样子,不过希望你一会儿还能够嚣张下去。”宁凡笑道。

“笑话,你真以为自己有点身手就不得了了,给你说,你在血狼的眼中,不过却一个渣渣。”林祥永说道。

刚说完,酒吧大门一下打开,十多个人瞬间充了进来,为首一个是身穿白衣的中年人,目光凶恶。

“踏**是谁,竟然敢打我兄弟,真是找死不成!?”

白衣中年人一进来,就看着在场的人怒吼一声,很快注意到了躺在地上,几乎不能活动的林祥永,“老弟!”

“是谁!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给我说,我让他死!”

“熊大哥!你终于来了!就是这个狗贼!赶快把他剁碎了喂鱼!”林祥永见状,大喜一声,指着宁凡恶毒道。

“是你狗贼!来人,给我拿下!踏**!不知道林兄弟是我保护的啊!”熊任看着宁凡,微微皱眉,心中总感觉有一些熟悉,不过愤怒已经充斥心头,哪里还顾得上这么多。

“老大…,你…你先看看…!”熊任庞斌一个年轻人身子一颤,连忙拉了拉熊任。

“看什么看!你们听不懂我的命令!”熊任怒吼道。

“不是,这位…这位大人似乎是…那位…大人”年轻人颤抖着身子,心惊胆战道。

“那位大人?”熊任愣了愣,目光盯盯注视着宁凡,随后脸色大变,一下跪在地上。

“大…大人…对不起!都是我有眼无珠!对不起…!还请大人饶我一命!”

看清楚是谁的熊任怂了,现在他只想将林祥永打死在这里,因为林祥永,他差点得罪了这位大人。

他们也是刚得到消息不久,这位大人可是相当于狼主的存在!要是让上面的人一个他得罪了宁凡,恐怕下一秒就身首异处!

这一刻,他也顾不得什么了,连忙自扇几个耳光,只希望宁凡能够饶自己一命。

熊任背后的人哪里还不明白,纷纷一下跪在地上,头都不敢抬。

“熊大哥!你…你做什么!他不过去一个下等人而已!”上一秒还在凶神恶煞的林祥永下一秒直接愣在原地。

“啪!”

熊任一听,一巴掌拍在林祥永的脸上,直接扇飞了出去。“滚**的!谁是你大哥!你找死别带上我!”

林祥永快疯了,这下他要是还不明白自己提到铁板了,就真的是傻子了,原来宁凡一直有恃无恐并不是装出来的。

“你们走吧,这件事也不关你们的事。”宁凡摆了摆手,开口道。

“多谢大人原谅!”熊任长松一口气。

宁凡点点头,目光看向林祥永,“你的依仗就这点?太弱了!看来你是保不下这条腿了。”

说完,宁凡一脚踩在林祥永的另一条腿上,只听咔嚓一声,林祥永彻底残废。

“我等你报仇,不过如果让我知道你牵扯到我的家人,我会让你林家消失在江城!”宁凡说完,直接离开酒吧。

“呸!得罪大人,自己找死!差点被你害了。”熊任看着地上疼的打滚的林祥永,吐了一口,带着众人离开。

“林少。林少你怎么样了!”林祥永一起的几个人回过神来,连忙上前。

“快!带我去医院!等我好了!我要这小子生不如死!竟然敢害我成这样!”林祥永眼神恶毒,虽然宁凡的背景让自己忌惮,不过此仇不报非君子!他心中对宁凡的恨,已经超过了理智。

听到林祥永的话,几个人连忙拨打了120。

宁凡回到家里,沈梦一脸着急的上前,“小凡,你真的去找那几个人的麻烦了!?你可别傻,这些人身份高贵,不是我们能够得罪的!”

听到沈梦的话,宁凡摇了摇头,“妈,你放心吧,我没事,他们也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工作的事,你也别着急,你交给我,我给你找一份工作,怎么样?”

“真的没事?”沈梦打量了一下宁凡,的确没事之后,松了一口气,开口道,“好,我就先休息几天,在出去找工作。”

“嗯嗯!”宁凡连忙点头,脑海中已经有了主意。

以前沈梦就是做鲜花生意的,何不如在这买下一个花店,让母亲去打理呢,正好母亲也想找点事做,也投了母亲的兴趣。

现在自己身上有三千万,买下一个花店一点问题没有,自己在找一找苏洪洲帮忙,很快就能够办理下来。

将母亲安顿好,自己也想要去萧战所说的那个洞穴去看看,说不一定哪里有属于我自己的机缘,到时候实力大增之后,也有了自保的能力。

尤其是听到古狼所说之后,宁凡越加发现自己的渺小。

第二天,宁凡一起床,秦子涵突然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宁凡疑惑道。

“宁凡,你…你能不能来一趟医院?”秦子涵着急的声音传来。

听到秦子涵着急的声音,宁凡就知道秦子涵可能有事了,连忙道,“好,我马上过来。”

秦子涵挂断电话,看向旁边的人,赫然是中心医院院长钟龙。

“怎么样了?他来了吗?”钟龙问道。

“嗯嗯,来了,不过她真的有办法了?这都已经接近死亡了。”秦子涵担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