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上古仙医在都市

上古仙医在都市

上古仙医在都市

来源:掌中云 作者:苍老湿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5-24 15:10:31

《上古仙医在都市》全文阅读内容无弹窗广告,给你一流的阅读体验,让你安静的进行《上古仙医在都市》完结版全文阅读,内容简介:而在这时许大龙朝着赵阳招了招手。“赵阳,这边。”赵阳笑着来到了许大龙的身边坐下。“中午你们喝了不少酒啊。”赵阳皱了皱眉鼻子道。“我的酒量不行,就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真的假的?”

“我有内部消息。”

而在这时许大龙朝着赵阳招了招手。

“赵阳,这边。”

赵阳笑着来到了许大龙的身边坐下。

“中午你们喝了不少酒啊。”赵阳皱了皱眉鼻子道。

“我的酒量不行,就喝了三四瓶。”许大龙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有些大舌头。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又一个的学生来到了教室。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美女,大家纷纷朝着门口看去。

一个扎着马尾的女孩在万众瞩目之下轻轻地走来,她仿佛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温柔之中流露着一丝丝的羞涩。

她的皮肤十分白皙,满满都是胶原蛋白,看上去很想啃一口。

“赵阳,我想追她。”许大龙眼神炙热地说道。

“去吧。”

“可是我怕追不上。”

“妥妥的追不上好吗?”

“你能不能别打击我?”许大龙可怜兮兮地说道。

赵阳很想说你看那群男生的眼神啊。

绿油油的,跟狼一样。

许大龙有鸡毛的优势?

张澜看了四周一眼眉头轻轻地皱起。

因为一眼看去都没有看到一个女生。

略作迟疑她来到了赵阳的身边,“这位同学,你旁边没人吧?”

“没有。”赵阳轻声道。

张澜这才坐在了他身边。

“什么情况啊?”

“是啊,女神为什么坐在那小子的旁边?”

“没道理啊,那家伙看上去很丑的好吗?”

“没错,连我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班里的男生顿时嘟囔起来了。

而在这时一个高大的男子来到了赵阳的面前,“把你的位置让给我。”

那个男子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流露出了淡淡的威胁。

那个男子一身的链子肉,一看就是经常锻炼的主。

许大龙扯了一下赵阳的袖子,“这家伙是体育生特招的,咱得罪不起。”言下之意就是让赵阳让出自己的座位。

“你要追求她,我没有意见。”赵阳指着张澜道,“但是你不该踩着我。”

“但你碍眼了。”汤立业眼神淡漠地说道。

“今天是大学生涯的第一天,你确定要把关系闹地这么僵?”赵阳皱了皱眉头。

“我的话是不好使吗?”汤立业一边说着一边把赵阳提了起来。

赵阳的身高只有一米七八,跟汤立业还有一些差距。

“你做什么?”张澜急了。

“我教这个小子做事,有些人他得罪不起。”汤立业看了张澜一眼之后眸光就落在了赵阳身上,“说吧,你想怎么死?”

“死?”听到这个字眼赵阳不由笑了,“这些年你杀过一个人吗?”

汤立业的脸色沉了下来,“你在挑衅我?”

“我一直都在跟你在讲道理,但是你却一直想要动拳头。”

“我的拳头比你大。”

“谁的拳头大,谁就是真理?”

“否则呢?”

“那么……。”赵阳说到这里脸上的神色收敛起来,取而代之的是可怕的冷静。

咔嚓!

金秋水绝对出轨了。

“大嫂,你真对得起我大哥啊。”郭月茹拍了一下桌子冷声道。

“月茹,你跟他约会的事我不说,我的事情你也别管如何?”金秋水沉吟了一会郑重说道。

“我问心无愧。”掌握了主动权的郭月茹怎么可能放过金秋水。

“金秋水,这件事要是捅出去的话,你信不信总经理的位置你坐不稳。”

“坐不坐得稳不是你决定的,倒是你会被郭家扫地出门吧。”郭月茹云淡风轻地说道。

“郭月茹,你待如何?”金秋水无比憋屈地说道。

郭月茹这个时候看向了赵阳。

“你们出去谈吧。”

郭月茹点了点头眼神示意金秋水出去。

大概过去了半个小时换了一身衣服的郭月茹回到了赵阳身边。

“谢谢你。”郭月茹发自肺腑地说道。

刚才要不是赵阳的话她说不得要惹一身骚,以金秋水的个性不闹个天翻地覆,根本就不可能罢休。

不过现在郭月茹拿捏到了金秋水的把柄,金秋水除了吐出了不小的利益之外,而且从此也不敢再难为郭月茹了。

“主要是金秋水做地太过了。”赵阳轻声说道,“对了,你跟郭家的关系……?”

“我是郭家从小收养的养女,后来我在展现了经商天赋后,老爷子让我嫁给了我的二哥。”说到这里郭月茹的嘴角露出了一抹苦涩,"我本来想要拒绝,可是后来老爷子以死相逼……"

赵阳沉默。

郭家老爷子也太不是个东西了。

就算郭月茹跟郭余淮没有血缘关系,可是这些年来二人一直以兄妹相称,就算不是兄妹也差不多了啊。

“渐渐地也我也认命了,可是谁曾想三年前我丈夫出了车祸。”郭月茹说到这里眼泪顿时落了下来。

无论郭余淮哪个身份,郭月茹都会伤心难过。

“不谈这个了。”赵阳转移了话题。

“对了,你是如何知道我大嫂出轨的?”郭月茹突然想到了什么。

“我还是一名相士。”赵阳微微一笑道。

“你不是神医吗?”郭月茹有些目瞪口呆。

“这年头谁还没有个兼职啊?”

“相士就能推演出我大嫂出轨甚至连出轨的地点都能推演出来?”

“是啊。”

“那你能推演出我以后的命运吗?”郭月茹眼神灼灼地问道。

“相士不会随便推演,推演损耗自身功德。”赵阳淡淡说道。

“损耗自身功德?”郭月茹吓了一跳。

“这也是为何你看到有些算命的不是瞎眼就是瘸子?”

“那你怎么没事?”

“我这不是推演的不多吗?”赵阳含笑道。

这就是胡诌了。

他这一脉怎么可能在乎这些功德的损耗?

“那你别推演了。”郭月茹忙说道。

“嗯。”赵阳刚说到这里眼睛就眯了起来。

因为一个穿着大裤衩的男子朝着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