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团宠七宝有神通

团宠七宝有神通

团宠七宝有神通

来源:掌中云 作者:储懿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6 11:38:43

由知名网络作家储懿创作的言情小说《团宠七宝有神通》,书中的男女主人公是顾婉陆夜寒。小说情节为:药膏涂在身上冰冰凉凉的,可是陆夜寒的手却那么的炙热,像火一样灼烧着她的皮肤。她的整个身体都跟着热了起来,心里升起了一丝异样的感觉。只想着赶紧快结束这个,难熬的涂药环节。不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杨林心里还挺疑惑的,陆氏集团在南市的业务一直正常运行,这突然间过去,怕是为了顾小姐吧?

真是还没见过总裁,对哪个女人这么上心呢?

陆夜寒坐在自己的车里,看着自己的手机出神。

他为什么这么关心顾婉?

一定是他担心顾婉出了事,而影响了陆氏集团和星空集团的合约。

对,一定是这样的。

刚刚因为过于担心,以至于让他忽略了,那人为什么要会给自己发信息?这样的信息明显是想让自己过去的,他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陆夜寒的手,一直有规律的旋转着手机,忽然手指一顿停了下来。

“杨林,安排一队人,带上装备,立刻前去钱村。”

“是。”一听到装备两个字,杨林的神色忽然一滞,难不成顾小姐会遇到什么危险?

三个小团子发过信息之后,就一直看着电脑上钱村的地图。

还有电脑上一直在闪烁着的红点。

……

经过5个小时的飞行,顾婉乘坐的飞机,准时的降落在南市的机场。

一下飞机顾婉立刻给自己的人打电话,“小刘,我到了。”

“老大,我在机场门口。”

“好。”顾婉放下手机又是飞奔而去,一秒钟的时间都不想浪费掉。

她迫不及待的想看到孩子。

由于时间关系,现在在南市的只有小刘和小南。

小南已经驱车前往钱村了。

那里山路途遥远,地形复杂,开车要十个小时的时间,以防外一,小南已经提前开车过去了。

“老大,这里。”顾婉一出机场,小刘就率先看到了她,接过她的东西。

顾婉是跳着上车的,看着小刘道谢,“辛苦你了,我们快些出发吧。”

“是。”小刘又关切的开口,“老大,从机场到钱村还需要十个小时呢,你先休息一下吧。”

顾婉摇头,“不必了。”

她现在整个血液都要沸腾了,距离她的孩子已经越来越近了。

她只想快点到地方,哪里还能休息的了?

顾婉拿起手机,给家里的三个小团子发信息报平安:宝贝们,妈咪已经到南市了。

三个小团子立刻回复:妈咪照顾好自己,我们在家里会很乖的。

顾婉看着信息欣慰的笑着,眼睛一直看着山路,脑子里一直想着自己这个孩子的样子,是不是也像家里的三个小宝贝一样精灵古怪?他会喜欢什么呢?也是一个电脑小神童么?又或继承了她的基因喜欢设计呢?现在的她每一个细胞都在跳动。

一个小时候之后,陆夜寒的私人飞机降落在南市的机场。

两排黑压压穿戴整齐的黑衣人排成了一字,看到陆夜寒恭敬的开口,“总裁。”

陆夜寒点点头,坐上了早已为他安排好的座驾。

杨林发动车子,开往南市最好的酒店,陆夜寒低沉的开口吩咐,“直接去钱村。”

“额……”杨林一个急转弯给车掉头,换了方向。

心里默默念着,自家总裁果然是为了顾小姐而来。

看着这一路的山区,陆夜寒的眉头一直紧紧的皱着。

经过十个小时的长途跋涉,顾婉的车停在了钱村的村门口。

小南已经在这里等待多时了。

拿起药膏,说了一句,“我自己就可以的。”

顾婉说着就往刚才的房间走。

陆夜寒紧跟在她的身后,在她进门的时候拦住了她的去路,从她手里拿过药膏。

“放心吧,我没有趁人之危的习,让我看看你伤在哪了。”

陆夜寒语气轻柔,说的真诚。

顾婉看了他一眼,见他没有戏谑之意,又知道他生性凉薄,这才犹豫的点点头。

手臂的位置只是轻微的擦伤,主要是后背的位置,被那些人的木棒大打的已经发青红肿了,在她白嫩的皮肤上,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

陆夜寒看到她的伤,眉头紧皱,又用手,轻轻的触1碰了一下顾婉身上的伤痕,有些揪心的开口,“疼么?”

顾婉现在那里有痛感?

她自认为和陆夜寒还没有那么熟悉,除了几次意外的接触之外,她们实在还没到互相了解成为朋友的地步。

现在被一个不熟悉的男人这样看着,她的心思可都是在害羞上。

顾婉不好意思去看陆夜寒的眼睛,只是不好意思回答,“不疼。”

心里只想催促他快些涂了药,然后好结束这尴尬的场景。

她的皮肤那么白嫩,伤成这样,又怎么会不疼呢?

顾婉背对着陆夜寒,他并没有看见顾婉的表情,只当她是在装作坚强,心里对她又多了一分肯定。

又怕她疼痛难忍,快速的将药膏倒在手上,轻轻的给她涂抹。

药膏涂在身上冰冰凉凉的,可是陆夜寒的手却那么的炙热,像火一样灼烧着她的皮肤。

她的整个身体都跟着热了起来,心里升起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只想着赶紧快结束这个,难熬的涂药环节。

不过是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顾婉就如同度过了几个世纪一般。

药终于涂完了,顾婉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僵硬的像木棍一样的身体才放松下来一些。

而陆夜寒又何尝不是满头大汗呢?

皮肤细腻的触感,更是又让他心猿意马了,好不容易给到等到给顾婉涂了药,他只扔下一句“可以了。”便匆匆忙忙的离**间,殊不知他是急冲冲的到了浴室去。

可是冰冷的水,从头至下的冲下来,可是怎么也冲散不了心中的烦热。

脑子里顾婉的脸庞,更是挥之不去。

好长一会,陆夜寒才从浴室中走出来,又神情自若的从新回到房间之中。

顾婉经过一天的长途跋涉,又受到了惊吓,这会儿平静放松下来,已经有了一丝困意。

强撑着眼皮等着陆夜寒进门,这才开口说道,“我想休息一会儿,天亮就要赶回帝都了。你也休息一会吧。”

陆夜寒点点头,知道她心里还是不安,柔声的开口说道,“好,我会留下来的,你安心的睡吧。”

困意来袭,没一会儿顾婉便睡着了。

陆夜寒看着顾婉沉睡的脸庞不由得出神,没有人知道他此时的心中所想。

第二天清晨,天刚刚放亮,顾婉便睁开了眼睛。

虽然昨天她困极了,累极了。但还是因为认床没有休息好。

不过现在至少看起来精神倒是好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