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替嫁娇妻:傅少追妻路漫漫

替嫁娇妻:傅少追妻路漫漫

替嫁娇妻:傅少追妻路漫漫

来源:掌中云 作者:佚名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4 16:15:54

主人公是沈研傅寒深是小说《替嫁娇妻:傅少追妻路漫漫》中的主角,小说是由作者佚名创作,其中主要内容是:就在这时,季宇风也从医院赶了回来。“伯母的事情查清楚了,是沈曼买通了医院的医生偷偷注射葡萄糖才导致病情加重的。”沈研的双眼猩红,她要让他们付出代价!她打开手机拨通了沈曼的电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沈研心急如焚,妈妈怎么会,她给医院交的钱足够了,难道是沈家?

就在这时,季宇风也从医院赶了回来。

“伯母的事情查清楚了,是沈曼买通了医院的医生偷偷注射葡萄糖才导致病情加重的。”

沈研的双眼猩红,她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她打开手机拨通了沈曼的电话:“我母亲现在在哪?”

沈曼得意的说道:“若不是姐姐你躲着不出来,我们怎么会出此下策。放心你母亲在沈家很安全。”

“我马上过去,你要是敢动我母亲一根毫毛,我饶不了你们。”

挂了电话沈研就要出门,季宇风拦着她:“你现在过去就是自投罗网。”

沈研怎不知她过去会面对什么,但是她不能不管自己的母亲啊。

她不顾季宇风的阻拦,出门打了辆车去沈家。

......

傅寒深派出去的人还没有找到沈研,他心情烦躁的打电话约慕容逸出去喝酒。

慕容逸看着傅寒深一脸愁容的样子问道:“怎么,还没有找到沈家的?”

傅寒深一个冷眼看着慕容逸,慕容逸却毫不忌讳的说道:“要我说,沈家的胆子那么大,还不如趁这个机会将她赶出去,等你找到那个女人的下落就能顺理成章的带回家了。”

“就你话多,人你找到了?”

慕容逸感觉自己真不该提后半句吞吞吐吐到:“还没有,就那一个蝴蝶的印记,脸都看不到,我怎么找啊。”

傅寒深端起酒杯一口饮尽说道:“那既然你找不到人,明天就去非洲帮我监工。”

非洲那边哪是人待的地方,上次因为他说错话被派了过去,一个月回来后晒的跟黑炭一样,约妹子都嫌弃他,他可不想再去了。

他急忙说道:“能找到能找到。”

“那就再给你三天时间。”

三天时间?去哪给他找人。

慕容逸小声嘟囔道:“这不是为难人吗。”

傅寒深转过头看着他:“你说什么?”

慕容逸真是怕了这个傅寒深,有什么事都是他背锅。

他只好花高价联系了海城所有的侦探,反正傅寒深说了只要找到人,花多少钱都无所谓。

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不到一会就有消息找到了那天她从夜总会打车出去的那个司机。

司机回想了半天想起来了她下车的地点在市中心医院。

地点缩小了,慕容逸立刻带人去了中心医院查询当天的监控。

反复看了半天终于看到穿着透视装的一个身影。

慕容逸吩咐道:“快拉近看看。”

“没错,就是夜总会跳舞的那件衣服。接着找找正脸。”

鼠标继续拖动放大,却怎么也没有看到正脸,他气的握紧拳头重重砸在墙上。

......

沈研下车到了沈家,她知道自己过去沈家不过放过她的,但是为了母亲不得不去。

好在季宇风早在她手机里面安装了定位系统,待会要是自己出事了,季宇风也能帮忙。

沈研推开门,沈振国一家子正坐在大厅等她。

她没想到这些人会用母亲来威胁她,她怒问:“我母亲在哪?”

沈振国看着她隆起的小腹,回到:“只要你打掉孩子,我就带你去见你母亲。”

“休想,如今事情败露了,傅家已经开始对沈家打压了,我不会再被你们利用了。我母亲的病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已经知道了,若是我将证据爆出去,不知道沈家的股票会不会跌停。”

沈曼听到她说有了证据着急的跳脚脱口而出:“你能有什么证据?”

郑雅琳的脸色有些难看拉了拉沈曼:“我说的你都忘了,沉住气。”

沈研看着他们这家人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她拿录音笔里面传出来沈曼的声音。

“钱,我明天会打在你卡上,你明天就给我离开海城。”

“让我离开海城可以,再多给我200万。”

两个人拉着手走出门外,楼下的保安正在四处找他们,沈昱泽带着沈曼躲到了旁边的杂物间,躲开了那些保安。

等那些人都走了,他们才敢离开。

张远带着保安上来的时候看到傅寒深蹲在地上十分痛苦的样子,他来不及思考赶快打通医院的电话:“我们这里有人受伤了......”

话还没说完,就被傅寒深摔了手机。

傅寒深忍着痛说:“你这个蠢货,是想让我明天上新闻头条吗,去联系我的私人医生。”

张远吓的一哆嗦,连忙打电话给慕容逸。

很快慕容逸带着医生到了办公室,他看着傅寒深那副模样想笑又不敢笑。

傅寒深语气低沉的说道:“你们都出去。”

医生走到傅寒深的面前说道:“请您脱掉裤子。”

傅寒深真是从来没受过这种委屈,让一个大男人看着自己脱裤子,他转过身脱掉裤子,医生看了看强忍笑意说道:“这力道够大的都肿了,还好不是很严重。等会我给你上点药。”

傅寒深脸黑成一条线,竟然被一个小孩子给揍了,现在还得让医生给自己的隐私部位上药。

他越想越来气。

上完药以后,医生交代傅寒深近期要好好修养,不可近女色,要忌口辛辣刺激的东西。

待到医生走后,慕容逸走进来拍着傅寒深的肩膀调侃道:“医生怎么说,问题不大吗,这以后还能......”

傅寒深一道凌厉的目光看着慕容逸:“嗯?你想找死吗?”

慕容逸双手捂住嘴说道:“我什么都没说,我这不是关心你嘛。”

见傅寒深并未生气,他接着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啊,这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对你下狠手?”

傅寒深老脸一红难以启齿道:“一个四五岁的小屁孩。”

慕容逸忍不住笑出声来:“你被一个小屁孩欺负成这样,这话传出去不是要被人笑掉大牙。”

傅寒深冷声质问:“好笑吗?”

慕容逸眠了眠嘴忍住笑意:“是谁家的孩子啊,长什么样子?”

说道这傅寒深才想起来,那臭小子冲进来直接给了自己一脚自己都还没看清他的模样,他立即吩咐张远找出来公司的监控。

监控上的小男孩穿着白色t恤,蓝色牛仔裤,走到公司门口四周环顾了一圈跟在公司员工的后边一起进了公司,傅寒深质问道:“你们的安保工作怎么做的,怎么能任由一个小屁孩跑到公司!”

张远回道:“这小孩跟在那个员工后边,说是惹妈妈生气了妈妈不理他他悄悄跟来公司的。所以就...”

好狡猾的臭小子,竟然这么聪明。

慕容逸看着画面上的小男孩提醒到:“点击到他,放大图片。”

图片放大后,沈昱泽的五官也清晰起来,浓密的眉毛,细长的丹凤眼里面透着机敏让人下意识的不敢靠近。

慕容逸看了盯着照片上的孩子看了半天总觉得在哪见过,他转过头看着傅寒深脱口而出:“傅寒深,你什么时候多了个儿子?”

傅寒深听到慕容逸的话凑近仔细看了看给自己吓了一跳,他竟然跟小时候的自己长的一模一样。

可是不可能啊,当初沈研被沈家去打了孩子,一尸两命,连尸体都被烧了。杰西卡虽然跟沈研很像但是他也确认了没有蝴蝶印记。

慕容逸看着傅寒深投入的样子说道:“这不会真是你的儿子吧,你什么时候在外边有了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