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冷情帝少小甜妻

冷情帝少小甜妻

冷情帝少小甜妻

来源:掌中云 作者:南柯一梦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4 16:56:25

小说主人公是宁婧秦浩辰的书名叫《冷情帝少小甜妻》,是作者南柯一梦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眼看着秦浩辰的车子已近越来越近,宁婧当机立刻,“好,三百就三百。”司机正准备发动车子,忽然身后又传来“轰”的一声巨响。车子被撞了。司机大呼倒霉,他就觉得这个疯女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听到加钱,司机恍然之间有些犹豫了,“这样吧,你加三百元,加三百元我就会过去。”

三百元,宁婧还是十分心疼,她费尽千辛万苦一个月的时间,也好不容易才赚了一千多元钱。

眼看着秦浩辰的车子已近越来越近,宁婧当机立刻,“好,三百就三百。”

司机正准备发动车子,忽然身后又传来“轰”的一声巨响。

车子被撞了。

司机大呼倒霉,他就觉得这个疯女人有问题。

“**的,这是谁啊,走路不长眼......”

回头望了一眼看到了一个豪华的保时捷和四个人高马大的壮汉之后,司机的话又被自己给咽了回去了。

车门缓缓打开,一条细长俊美的长腿迈着轻盈的步伐,正朝着宁婧走路过来。

宁婧躲在车里整个身身体不定地颤抖着,好像在车子外面正站在一个令人窒息的魔鬼。

下一刻,一道冰冷而又低沉的声音划破了宁静的夜色,冷冷响起:“下车”

宁婧头低垂着,双手捂着耳朵,娇躯不停地颤抖!

可是她依然无动于衷,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

不过很明显秦浩辰并没有什么耐心,声音之中隐含着怒火:“宁婧,我的脾气你是清楚的,我劝你还是赶紧下车,给你自己也留下一点颜面。”

娇躯不停地颤抖着,宁婧额头上冒出很多冷汗,她双眼紧闭,看不见,听不见,她装作着一切什么都不知道。

她的不闻不问让秦浩辰失去了最后一丝耐心。

“快点将她从车子上拉下来。”

两位壮汉立即上前,十分粗暴的撕扯着宁婧的胳膊。

“不,不要......放开我......不要拉我下去......”宁婧使出全身力气抓扯着司机;“师傅,求求你,快点开车好吧,我给你钱,我的钱全部给你......”

司机看着有些于心不忍,“那,那个有话好好说嘛,为何.....”

秦浩辰一个冷冷的眼神投了过去,司机顿时闭口不言了。

他的眼神恐怖如斯,司机害怕这个女人会连累自己,得罪了什么权贵人物,立即转头劝说宁婧:“姑娘,回去吧,有什么事情你和他们说清楚,再走也来得及,你别拉我,我的衣服都快被你扯坏了......”

“师傅,求求你,快点开车吧......”

一瞬间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了,这么多年以来,宁婧以为自己的泪水早已经流干了,可是每一次遇到危险的时候,她才恍然发现自己居然还会哭的。

“哼。”秦浩辰轻蔑地笑着:“宁婧,你是不是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啊?”

宁婧不由一惊,回头望了秦浩辰一眼,

宁婧娇躯一颤,转头望向秦浩辰,凄美的声音在宁婧的夜色之中又夹杂着几分落寞:“我没有忘,当年林蓉是因为我而死,可是我已经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坐了整整四年牢,受尽了各种侮辱,我被家人抛弃,难道我遭受的这所有的一切难道还不够吗?”

秦浩辰邪魅一笑,冷冷地声音传进她的耳朵之中,“不过是四年的牢狱之苦罢了,根本无法抵消你对林蓉的罪责,你所欠下的债,要用这辈子来偿还,所以,你哪里都别想去。”

“不......你不可以这样......求求你放过我吧......”

他已经让她的生活苦不堪言了,不能连这个最后的一丝丝希望也要给剥夺。

如果她不能轻言看一眼自己孩子最后一面,她现在连死都不怕。

可是她没有脸面去见地下的孩子。

无助充斥着她迷茫的双眼,秦浩辰忽然有些于心不忍,“难道你机组合么想离开这里吗?好,我成全你,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宁婧深邃的眼神之中忽然又流露出一丝明亮,狼狈地爬到了他的脚边,慌张地说道:“无论什么条件,我都愿意。”

胸口莫名地燃烧出一团怒火,秦浩辰脸色阴沉铁青地望着趴在地上的宁婧。

“无论什么条件你都愿意答应吗?还真的是**啊,让你去卖,你也答应吗?”

宁婧瞬间惶恐不已。

他居然提出什么荒唐的要求。

宁婧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还在幻想着什么呢?

你的娇躯,你的自尊,你的所有一切,在秦浩辰眼中不过是一堆卑*不堪的**罢了。

你之所以现在还可以苟活于世,仅仅只是因为他还没有玩弄过瘾罢了。

也就是和臭男人滚床单罢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宁婧深深弯下腰,用十分卑微的声音说道:“我答应你......”

秦浩辰一瞬间暴怒了。

她真的是那个高傲的宁婧吗?现在居然变得这样卑*。

“好、好、好......”盛怒之下,秦浩辰意味深长地说着这几个字,恼羞成怒地说:“真是没想到你居然变的这样,这样吧我今天晚上给你安排最华贵的公子哥,不要让你荒废了床上伺候别人的本领。”

他立即转身上了车,冷冷地说道:“送她去天境,让娇媚给她安排一个公子哥。”

“等一下。”宁婧胆怯地喊了一声,战战兢兢地问道:“是不是只要我那么做,你就会放我离开这座城市吗?”

“哼,异想天开。”秦浩辰怒吼一声,勉强压抑住心头上的怒火,用冷冷地眼神望着她:“等你迈出一万瓶红酒之后,我准你离开。”

酒吧之中推销酒的也不止她一个人。

不过宁婧还是忍气吞声地答应了:“好,我同意。”

她并没有拒绝,因为她明白,与恶魔谈条件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几个黑衣男人十分野蛮地将她拉上了车子,车子很快就发动了,急速行驶在马路上。

很快,就回到了天境酒吧。

“砰”的一声,宁婧被恶狠狠地甩了出去。

秦浩辰得意地坐在沙发之上,神色阴冷:“我劝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不要在有逃跑的想法,不然被我发现,宁氏家族也要被你牵连,滚出云梦省。”

宁婧茫然地抬着头:“我,我与宁家早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你不要这么做。”

“你说的千针万错,既然与宁氏已经断绝了关系,所以我对宁氏做什么,与你没有关系,你现在要做的,你要做的是就是老老实实的,打消逃跑的念头。”

说完重重地关上门,车子急速行驶,消失在茫茫地夜色之中。

宁婧趴在地上待了很久,才揉着受伤的膝盖向天境酒吧走去。

“看在十万元的份上,我也绝对不会丢弃自己这个如花似玉的脸......”

宁婧忽然身子一颤,好像忽然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从她脑海之中一闪而过。

叶晶晶哭哭戚戚地说着:“当年,那个男人给了我十万元钱,他让我对着视频之上的去人去搞,我看了看那个女人好像的确与我有几分相似,而且长得的确很漂亮,所以才勉强答应,没想到会带来这样的祸端......”

“好了,别哭了。”旁边的女人叫牡丹,宁婧也认识,她穿着一个紧身白色短裙,坐在沙发之上晃动着玉腿,望着叶晶晶:“哎,你真的是倒霉,我说你搞谁不好,非要得罪宁婧,我实话和你说,你当年是不是按照宁婧的样子整的容。”

“你真逗,我有那么无聊吗?”叶晶晶苦笑:“尽管我不知道视频上的女人叫什么,不过我一样可以看出她是有钱人富家千金,无论气质和身材都是世间罕见的,又怎么可能是宁婧这样纤瘦的女人吗?”

牡丹轻笑着摇着头,问道:“你是说那个男人给你十万?难道还让你整成了别人的模样?”

“为了骗一个男人喝酒。”叶晶晶忽然停止了哭泣,“我记得十分清楚,当年那天晚上,我忽然接到了一个富少的电话,正准备大赚一笔的时候,就突然接到这个男人的电话,不过当时富少在怀,我也不好立马过去,所以就立即拒绝了,不过那个男人好像十分着急,立马给我卡里打了十万元,我立即过去了。”

牡丹听到忽然来了兴趣,捂着嘴说道:“出手这么阔绰,难道是让你赔一个糟老头子睡觉吗?”

“自然不是。”宁婧娇嗔地说道,眉头紧锁地说道:“不过我觉得也很古怪,我过去的时候不过是端了一杯酒,对着一个十分十分帅气男人说了几句奇怪的话,可是那个男人就突然端起了酒杯一饮而尽,可是他的酒量真的很差,刚喝完就趴在那里呼呼大睡了,随后我把他搀扶到房间之后,就离开了。”

墙角处,宁婧不寒而栗。

叶晶晶。

原来当年监控拍下的女人就是叶晶晶。

她受了那么大的侮辱,失去了一切,原来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别人的圈套。

忽然心中产生一股怒火,她的心撕心裂肺地疼。

是屈辱。

是无奈。

正是这些年所有遭受不公平地对待。

她死死地抓着自己的手心,强忍着想冲过去的怒火。

此刻,她早已经泪如雨下。

“就是这么就简单?”牡丹明显不相信,“你在开玩笑吧,谁会这么无聊给你十万元钱去敬一杯酒?不可思议。”

“当然是真的。”看牡丹在置疑自己,叶晶晶一下子就急了:“我也不知道他们在玩什么,上流社会的人,让他们的乐趣你可能不懂,钱在他眼中不过就像是一张纸一样,我依稀记得我对着那个男人说以后再也不爱你,永远忘记的话,那个男人听后轻笑着摇着头,这届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看的我不禁毛骨悚然。”

牡丹笑道:“难道那杯酒中会有什么东西吗?”

“我又不知道,即使有东西也不关我什么事,反正我只不过是劝他喝酒罢了。”

“听你说那个男人很帅,你一定趁机揩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