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医妃专宠俏王爷

医妃专宠俏王爷

医妃专宠俏王爷

来源:掌中云 作者:玉爷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5-24 17:32:38

讲述了主人公安雪棠墨云景之间的情感纠葛,书名:《医妃专宠俏王爷》!这本正在连载中的长篇言情小说,作者玉爷倾心创作完成,内容简介:刘氏很惊讶,随即又替啊棠开心,看样子这个女婿虽有腿疾,但对啊棠是极好的。不过刘氏这种超级传统封建的女人还是不能接受和女儿女婿一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她和刘氏的目光落在墨云景身上,墨云景配合的点了点,“嗯,这个家糖糖做主。”

刘氏很惊讶,随即又替啊棠开心,看样子这个女婿虽有腿疾,但对啊棠是极好的。

不过刘氏这种超级传统封建的女人还是不能接受和女儿女婿一起生活的,她还有夫家呢。

在这个世界,她要是和女儿一起生活,会被人误会是被夫家休出来的,那她就没名声了。

“啊棠,娘知道你的好意,可娘…”

“行了。”,安雪棠不耐烦的举手示意她别再说下去了,她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刘氏,“既然娘不想跟啊棠一起生活,那就请回吧。”

安雪棠有意帮助刘氏,毕竟她是原主的母亲,可看刘氏这个样子,简直就是抚不起的阿斗,她再有心也没办法帮她。

刘氏小心翼翼的看着安雪棠,“啊棠,以后…以后别这样对你祖母祖父。”

“……”

安雪棠心累,并没有出声。

刘氏见她不出声又继续以说教的口吻道,“啊棠,她们到底是长辈,你这样对待他们是会落人口舌,名声不好的。”

安雪棠气笑了,“娘觉得我还有什么好名声?”

刘氏一噎。

“娘,我和安家人的事情娘就不用担心了,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说到名声,他们比我更想要,所以我也不怕什么,左右为了我那从未见过面的父亲和堂哥安荣平,安家也不敢闹大。”

安荣平是个读书人,对名声看的更重,要是让他的同窗知道安荣平进学的银子是靠卖堂妹得来的,他那些同窗的唾沫就能给他淹死。

还有她那个生死未卜的便宜爹,安家人一直坚信他肯定是在京里当了官,所以为了他的名声,安家也不敢把事情闹大。

左右卖女儿和上门打秋风这两件事,他们都不占理。

刘氏从未见过如此强势的啊棠,她也不敢继续开口劝说,最后只好默默离开。

看着她形单影只的背影,安雪棠心口一滞。

她下意识的捂住心口,这或许是原主下意识的反应吧。

“糖糖若是想要教训安家人,我可以帮你。”,墨云景突然出声。

安雪棠转头看他,勾唇一笑,“啊景已经帮我教训了不是吗?”

“可是这样糖糖还是没能消气。”

安雪棠耸肩,“无所谓了,左右我亲人缘薄,他们与我,如同陌生人,我不会在意。”

她心想,她和安家人也的确是陌生人,要不是原主心疼她母亲,她根本也不会去搭理安家人。

墨云景漆黑的深邃瞳眸看着安雪棠,“以后糖糖有我。”

“……”

心口莫名一暖是怎么回事?

不过她反应很快,只见她走到墨云景身边蹲下,一手勾起他的下巴,脸上露出一抹熟悉的又有点恶劣的浅笑,“啊景可是在心疼我?”

墨云景喉结动了动,他不着痕迹地往后缩了缩,“糖糖说是就是。”

安雪棠本来是想**一番墨云景的,可是看到他那幽深的眸子里有种无形的蛊惑人心的力量,她的手像是被灼烧到一般赶紧撤了回来。

见她这样,墨云景勾唇一笑,“糖糖要不要解释一下这些蛇是怎么回事?”

提到这事,安雪棠笑了笑,“我既然懂药理,自然也懂得怎么调配控制蛇的药粉,这些青蛇其实无毒的,我利用药粉把它们引过来里,是给我们看着家里的野鸡野兔的,啊景觉得如何?”

“甚好。”,墨云景看着安雪棠自信满满的模样,他眸色渐深。

这个女人足智多谋,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乡野女子。

安雪棠眨了眨眼,随即掏出腰间的药粉交到墨云景手里,“啊景拿着这个,这是一种闻了就能让人短时间陷入昏迷的药粉,如果家里来了坏人,啊景可拿着这个自保。”

说完安雪棠又掏出来一个小瓶子,“这是解药,啊景使用之前服用一粒,就不会被药粉所影响。”

在安雪棠把瓶子交到墨云景手中时,他抓住了安雪棠纤细的手。

安雪棠抬眸,一下就对上了他深邃的眸子。

她瞬间耳朵发红,慌忙的把手抽回来,“我…我要进城,啊景一个人看家可行?”

墨云景像是若无其事的收起药瓶,“糖糖进城做甚?”

“我得去看看城里有什么商机啊,咱们过日子还是得需要银子不是?”

最主要的是想要给他治疗,就得先需要一副银针,她得去医馆看看银针的价格,还要看看能不能靠医术挣点钱。

她前生是杀手,一个擅长医术和毒术的杀手。

这年头让她去**什么的恐怕不可行,但医术应该还是有点用的吧?

安雪棠这样想着,所以无论如何也要去城里看看。

“可是糖糖一个人去我不放心。”

“!”

所以她这是被关心了?

安雪棠笑了笑,“啊景放心,我会安全回来的,不会给啊景一个人扔下。”

她冷眼看着地上痛得面部扭曲的人,心里嫌弃的不行,不得不承认,原主的眼光实在是不怎么样!

这男人的眉眼一看就很猥suo,真不知道原主到底看上了他什么?

这人既不能给她保护,又不能给她钱,不仅如此,这男人平时买纸笔之类的支出,一部分都是原主支持的。

原主平时偷偷做绣荷包去卖,一个月下来也就攒个百来文,最终却都进了这人的腰包。

而这人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的给她画大饼,让她遐想所谓的美好未来。

“啊棠你这是在做什么?你…你竟然对我出手?”,杨兴明因为实在太痛,他说话都打着哆嗦。

“哦,实在是不好意思!”,安雪棠淡淡开口,“我还以为是哪个登徒子呢,你没事吧?要不我让村民过来把你抬去看郎中?”

一听要叫村民过来,杨兴明立马忍着痛爬起来,“不…不用了,我自己还能走。”

当然不能让村民过来,万一村民看到他和安雪棠在一起,他的名声就毁了。

他是读书人,平时清高的很,自然不能让人把他和安雪棠这样的粗野女子联系在一起。

他这次过来不过就是想让安雪棠掏腰包再给他点银子,他马上就要交束脩了,家里的银子不够,他只能来找安雪棠。

每次他交束脩的银子不够时都会来找安雪棠要点的,谁知道这次她居然这么难搞。

“啊棠,你能不能给我点银子?”,杨兴明直接说明了来意。

安雪棠一愣,随即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杨兴明,你还好意思跟我要银子?你之前从我这里借的银子还没有还过呢!”

借?

杨兴明被她说的一顿,“啊棠,那些银子不是你给我交束脩的吗?”

“是啊,是给你交束脩的啊。”

“既然是啊棠自己愿意给的,何来借之说?”,杨兴明是不可能会把银子还给她的。

安雪棠就知道他会这么耍无赖,这会儿双手环胸,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杨兴明我问你,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杨兴明一愣,随即心里有些窃喜,他就知道安雪棠不可能会愿意放弃他这个香饽饽的。

刚刚她那些表现不过就是欲擒故纵,对他之前的态度表达不满罢了。

只要他现在跟她好好服软,哄一哄她,她还是会乐意听他的。

到时候,钱还不是乖乖给他交上来?

“啊棠,我们是什么关系你还不清楚吗?你一定要相信我,等我考上功名,我一定会来接你,光明正大的把你接走。”

“噢?那你现在其实就是我的野男人了?”

杨兴明:“……”

他整个人怔住了,显然没想到安雪棠会说出‘野男人’这三个字来。

“你回答我啊,是不是?”

“啊棠,你是未来的官夫人,说话不可以这么不文雅。”

“你甭扯别的,就直接说到底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