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镇国天王

镇国天王

镇国天王

来源:掌中云 作者:二师兄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5-25 10:26:43

主人公是陈帆苏迎雪是小说《镇国天王》中的主角,小说是由作者二师兄创作,原名是《不败天王》,其中主要内容是:怎么这么能打?彪哥也是一愣,跟在他身边的小弟多少有点手段。刚一照面,竟然被陈帆轻松反杀?彪哥当即转身看向身后剩下的一群小弟,呵斥道:“还愣着做什么?抄家伙,一起上!”那帮小弟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眼看彪哥的几名小弟就要按住陈帆的胳膊,异变突生。

砰砰砰——

陈帆一拳一个,几名小弟全部倒飞而出!

“这……”

在场众人一阵哗然。

他不是**吗?

怎么这么能打?

彪哥也是一愣,跟在他身边的小弟多少有点手段。

刚一照面,竟然被陈帆轻松反杀?

彪哥当即转身看向身后剩下的一群小弟,呵斥道:“还愣着做什么?抄家伙,一起上!”

那帮小弟纷纷拿出藏在衣服里的刀子,朝着陈帆猛冲而来!

出乎所有人意外的是。

众人还没看清陈帆做了什么,那帮小弟再一次倒飞而出。

包厢里,只有刀子落在地板上的金属碰撞声……

但彪哥却丝毫不见慌乱,指着陈帆,冷声喝道:“小子,很能打是吧?老子有的是人,光这条街就有一百多号兄弟!”

“我倒是要看看,是你能打,还是我兄弟多!”

“打电话,叫人,将所有人都叫过来!今天不弄死这小子,老子就是**养的!”

陈帆闻言,顿时笑了。

他反而不急着走了,他倒想要看看,这彪哥能叫来多少人。

“得罪彪哥,你完了!“

“一会可别跪在地上求饶!”

“看他那小身板,一会不知道会不会被直接打死!”

彪哥的嚣张跋扈,让包厢里的看客再次兴奋起来。

陈帆能干翻几个小弟,难道还能干翻几十个,甚至几百个?

不可能!

苏迎夏一脸嫌弃地看了眼陈帆:“你现在跪下道歉还来得及!彪哥网开一面的话,也许能留你条生路!”

“免得一会被打得体无完肤,死在街边,我可不会为你收尸!”

苏迎夏的话仿佛一记定时炸弹,在陈帆的心头彻底引爆!

三年的陪伴!

三年的照顾!

换来的竟然是如此冷漠的话语……

苏迎夏啊苏迎夏!

你一次次的错过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机会啊!

罢了!

罢了!

就到此结束吧,你我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本就不应该有交集。

然而就在这时,会所长廊里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由远至近,急速而来……

“哐!”

包厢的门被粗鲁的撞开。

“彪哥!”

“彪哥,兄弟们都来了!”

一群手里拿着棍棒,刀具的混子涌了进来,将整个包厢围得水泄不通。

一眼望去,黑压压一片,全是人影。

加上走廊外没进来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顿时,众人看向彪哥的眼神都微微色变,一个电话叫来一百多人,这个彪哥确实有点能量!

放在平常,遇到这么多混子,包厢里的人早就吓傻了。

但现在,他们很清楚这些人的目的!

那就是——

弄死陈帆!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徐少麟看到这状况,眼神中说不出得意,点了根香烟,猛吸几口后,把烟头狠狠摔到地上。

指着地上被踩得体无完肤的烟头,看向陈帆道:“跪下,然后爬过来把烟头吃了!我就看在夏夏的面上,让你站着走出这个包厢!”

“哈哈……”

全场大笑!

这是侮辱!

**裸的侮辱!

摆明要把陈帆踩到尘埃里!

但,这就是他们喜欢看的场面!

**本应该被践踏尊严!

陈帆随意的咧咧嘴,那模样,完全没把这一百多名混混放在眼里!

堂堂华国的不败战神!

这些**也配把他留在这里?

呵——

滑天下之大稽!

陈帆的不屑一顾,再次激起徐少麟的怒火。

“都给我上,卸他一个零件!本少奖励十万!”

语罢。

彪哥身后的那帮混混犹如**般,挥舞着棍棒,朝着陈帆蜂拥冲了过去!

包厢里的众人喝着酒,吃着水果,不断地呐喊助威。

“打死他!”

“好好教训下这个**!”

“这就是叫嚣徐少的代价!”

可就在小混混们出手的同时,一股恐怖的气势从陈帆身上爆发出来,直接让所有人心底一寒,硬生生的停下了脚步。

众小弟顿时面面相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可还未等他们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会所的走廊中便响起了一阵密集却整齐的脚步声。

“怎么回事?莫非还有人来?”

徐少麟眉头一皱,不由得看向了彪哥。

此刻的彪哥也是一脸懵逼,他手下的人基本都在这里了,没有其他人了啊?

而且听这声音,也不太像。

因为这声音太整齐,太响亮了!

然而陈帆听到这个声音,嘴角却勾起了一抹笑意。

熟悉的步伐,熟悉的气息!

是他们!

声音越来越近,包厢里众人全部朝着门前看去。

徐少麟高高在上,一言不发,眼睛却不住地在苏迎夏的胸脯打转。

而苏迎夏也看出徐少麟的意思,有意无意的扭一下身子,晚礼服下的身材更是诱人到极致。

她转头看回陈帆,训斥道:“你还不赶快给徐少跪下道歉?或许徐少会网开一面,留你一条狗命!”

见陈帆一动不动,苏迎夏更加气愤:“你聋了?没听到我的话?”

徐少麟得罪不起。

道歉,也不为了救陈帆,而是担心徐少麟的怒火牵引到苏家!

陈帆苦涩一笑,三年里,他受尽苏家人的白眼,只为了能留在苏迎夏的身边。

换来的却是苏迎夏的嫌弃、抱怨、看不起……

但一想起多年前的那件事,他又将心中的不满强行压了下去,耐心说道:“夏夏,我真的不需要继续隐藏身份了,你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陈帆语速很慢,却又坚定无比。

徐少麟指着陈帆冷笑道:“待会彪哥过来了,我看看你还能不能这么硬气!”

“敢打老子,今天不卸你一条腿,我徐少麟就是你生的!”

听到徐少麟叫人,苏迎夏再次吓了一跳。

包厢里的其他人却兴奋起来。

一出大戏,马上上演。

彪哥?

陈帆微微挑了挑嘴唇,满脸不屑:

“我不知道什么彪哥狗哥,既然想死,那就让他们快点滚过来。”

“哟——”

雪莉阴阳怪气的附和起来:“死到临头还嘴硬,姐姐倒是有点佩服你的勇气了。”

嘲讽完陈帆,看向苏迎夏:

“大校花,你这吃软饭的老板,还蛮硬气的嘛。”

“就是不知道这小身板,扛不扛得住彪哥教训?我可想看出大戏呢!”

苏迎夏无地自从,精致的脸蛋儿再次苍白几分。

眼下,她只希望徐少麟能尽快平息怒火。

苏迎夏面无表情,看向犹如小丑一般的陈帆:

“养一条狗,狗都知道报恩。”

“苏家养你三年,你不知道感恩也就算了,还给苏家带来灭顶之灾。”

“陈帆,我受够了,真的受够了。”

“要么跪下给徐少跪下认错,要么离婚?”

离婚?

陈帆猛然抬头,三年里,他最怕的就是听到这两个字。

可这次,他却笑了。

为了一个想要侮辱她的男人,苏迎夏竟然选择和他离婚……

“你还记得十五年前——”

陈帆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选择发问。

三年里,这也是他想要得到的答案。

可他的话刚说道一半,就被苏迎夏挥手打断。

她极其不耐烦的说道:“我和你说过几百遍,你十五年前遇到的那个人不是我!”

“陈帆,你要是想用这种烂借口,说一些我们之间还有缘分的话,那对不起,你这样让我觉得很恶心!”

“你入赘苏家,让你做点家务怎么了?难道你还想着西装革履的赚钱养家?”

“陈帆,你醒醒吧!你就是个**,一无是处的**!”

“你只配留在家里,做一些佣人的事情,才能体现你仅有的那点价值!”

原来……

在她的心里,自己竟然如此的一文不值?

陈帆自嘲地咧了咧嘴,然后深吸一口气,道:“苏迎夏,你知不知道,只要我一句话——”

顿了顿,他继续道:“你就可以一步登天,成为这个世界最有权势的女人。享受最尊贵的一切!”

“到头来,终究是你不配!”

说完,陈帆懒得继续浪费口舌,转身要走。

这里,根本不欢迎他,没必要留下来自讨没趣。

可他没走两步,身后便传来徐少麟的呵斥。

“狗杂碎!我允许你离开了吗?”

话音一落,他拍案而起,冷喝道:“只要你敢出这个门,彪哥来了,就不是卸你一条胳膊那么简单!”

“除非——”

徐少麟一阵邪笑,坏坏地看向一旁的苏迎夏,摩挲着下巴,徐徐开口:“除非你跪到我面前,看着我帮你拿下她的一血!”

“哈哈……”

“徐少,你简直太有才了!”

包厢里众人肆意大笑,神态张狂。

苏迎夏的脸顿时一阵绯红,甚至还露出了一抹娇羞之意。

陈帆冷漠地看着包厢里的众人,但这些,远远抵不过苏迎夏看向徐少麟的眼神。

欲绝还迎!

“呵呵——”

陈帆轻笑一声,再次迈开脚步,向门口走去。

可他来到距离门口还有两米远的地方,便只听见哐当一声,包厢的门被粗鲁的踹开。

一个虎背熊腰的刀疤脸汉子被众人簇拥而来,同时扯着嗓子大喊。

“是谁活得不耐烦了,敢对我彪哥的兄弟动手?”

“老子今天非要卸他一条胳膊!”

唰——

所有人的目光落到陈帆身上。

徐少麟满脸嚣张,不可一世地说道:“小子,我说过,你走不出去的。”

彪哥扭了扭脖子,先朝着徐少麟搓了搓手指,得到回应后,才满脸狠厉的看回陈帆,吩咐身边的几个小弟:“你们几个,把他给我弄出去,卸掉一条胳膊后,扔到马路上就行。”

在场所有人都清楚,陈帆完了。

彪哥这种社会人,说卸他胳膊就一定会卸了他的胳膊,绝对不会是玩笑话。

有些人,是陈帆这种没背景的人,完全得罪不起的存在。

“卸我胳膊?”

陈帆不怒反笑,慵懒地抻了个懒腰,一脸玩味地看向彪哥:“你敢动我一根汗毛,我便可诛你九族!”

彪哥一愣,也跟着笑了起来,那笑容,仿佛在看一个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