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先婚厚爱:总裁偷心傲娇妻

先婚厚爱:总裁偷心傲娇妻

先婚厚爱:总裁偷心傲娇妻

来源:微小宝 作者:潘达西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5 10:42:27

主要角色是容七叶陆景行的小说书名是《先婚厚爱:总裁偷心傲娇妻》故事由潘达西所写张妈,把这盘菠萝咕咾肉撤下去,去厨房查查看,把剩下的同批次买的菠萝全扔掉”谁都能看出来,许岚是在发泄自己的不满情绪。陆父陆振远“咳咳”假意咳了两声,打破僵局,“行了,张妈,下去吧”他话里有深意,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陆景行上面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大姐陆景染比自己大了三岁,在大学里面做教授,姐夫赵嘉言是金融投行的高管,两个人结婚早,生孩子也早,一个男孩一个女孩,早早的凑成一对好字;

二哥陆景宸虽然只比自己大一岁,但在机关系统工作,颇有些老成持重,他比陆景行早结婚两个月,妻子秦绵绵本来在党务秘书处,两个人结婚了之后,就直接被他调到了身边,近水楼台,结婚没多久,秦绵绵就怀了孕,如今女儿都快会打酱油了;

就只剩下陆景行,跟七叶结婚也有三年,可七叶的肚子总不见动静,对于他们这种家庭来说,孩子是婚姻稳定和美满的象征,没有孩子,是大忌。

大姐一家向来来的早,她跟丈夫领着两个孩子在室外打高尔夫,陆景行跟七叶坐着电瓶车路过,大姐看到救星一般,

“三儿你们两口来的正好,赶紧来陪他们玩,我跟你姐夫实在是撑不下去了”

大姐一儿一女,儿子叫友友,女儿叫乐乐,两个孩子生性开朗,陆景行和七叶结婚的时候他们做花童,跟七叶关系好的不得了,一见到她就围了上来,叽叽喳喳的跟她聊天。

七叶也喜欢两个小家伙,今天还特意给他们准备了礼物,送给友友的是他最喜欢的游戏人物手办,送给乐乐的是 enchanted doll 娃娃,两个孩子笑逐颜开,一口一个“小舅妈最好了”。

陆景染看着这一幕, 跟自己弟弟闲话家长,

“七叶不是挺喜欢孩子的吗?你看友友跟乐乐黏她黏的,连我这个亲妈都比不过,你年纪也差不多了,该是要孩子的时候了”

陆景行淡淡的应一声,

“嗯,我会考虑”

正巧七叶带着两个小家伙过来,

“哎,三哥,咱们打羽毛球去吧”

陆家的庄园占地约500亩,修建了三层的多功能运动场馆,二楼是羽毛球馆,陆景行跟友友一组,七叶跟乐乐一组,双打对抗。

陆景行高中的时候就拿过全国中学生羽毛球单打冠军,七叶的性子他知道,要是全盘被他压制,多少要发点小脾气,索性放了水,最后七叶跟乐乐以48比46获胜。

小外甥友友不服气,鼓着一张小包子脸,

“舅舅,我们为什么会输啊?”

他想不通,在其他运动项目上那么厉害的小舅舅,怎么一面对小舅妈,就败的一塌糊涂呢?

一旁的乐乐妹妹还添油加醋,

“哥哥,真笨”

见状,陆景行只好抱起小外甥,安慰他,

“友友打的很好,但是舅舅怕你舅妈,我要是赢了她,晚上会被她赶出家门的……”

小外甥信以为真,跑到姥姥那里诉说小舅舅的惨状,绘声绘色,

“姥姥,小舅舅刚才带着我打比赛,故意输给了舅妈,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如果舅妈不开心的话,会把小舅舅赶出家门的,小舅舅好惨啊……”

一大家子人全在,听到友友这么说,都忍不住笑起来。

倒是让七叶闹了个大红脸,

“没有的事,我才……”

她话说一半,才想起来,自己还真的把陆景行赶出家门过。

心虚的看了男人一眼,但在大家面前还是装出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哎,你传播的谣言,澄清一下呀……”

七叶脸红到耳根,一副懊恼又无可奈何的模样,秀气的小鼻子一皱,眼巴巴的望着他。

陆景行见她窘状窘状,眉锋上扬,戏谑的语气,

“你确定这是谣言?”

他还想再说点什么,却被七叶捂住了嘴,

“陆景行,你怎么这么讨厌啊”

秦绵绵怀了第二胎,已经四个多月,妊娠反应严重,饭桌上陆景宸照顾的周周到到,什么东西可以吃,什么东西要格外注意,他记得一清二楚,秦绵绵想吃虾,他也亲手去剥,引得母亲许岚笑他,

“瞧我们家老二,这是真心疼自家老婆,从小连衣服都得佣人帮忙穿的小少爷,竟然还会帮人剥虾”

“就是啊”

陆景染接过话头,也跟着感叹,

“这景宸结了婚啊,真是细致了不少呢,刚才他跟绵绵两个人过来,下车的时候,揽腰把绵绵抱下来,那个温柔劲哟……”

两个人一唱一和,秦绵绵生性腼腆,听他们的调笑,不由得有些害羞,陆景宸护短,

“行了啊,你们再说下去,绵绵可要钻到桌子底下去了”

他身担公职,很少开玩笑,在家里面多少随意一些,跟秦绵绵咬耳朵,

“你羞什么呢,妈跟大姐夸我还不好吗”

两个人旁若无人的样子,让一向少言的大姐夫赵嘉言也开起了玩笑,

“要我说啊,景宸跟绵绵,这才是恩爱夫妻的模范”

坐在主位上的许岚有意敲打七叶,当着众人的面说陆景行,

“老三,跟你二哥好好学学,怎么你二哥二嫂就能把生活过的井井有条,再看看你,结了婚跟没结婚的时候一个样,该收心了”

七叶不笨,听出许岚话里有话,她今天讲的这些,全是说给她听的。

一口菠萝送进嘴里,刚咬下去,就被酸掉了牙,复又吐出来,

“这菠萝也太酸了吧”

不过她才没心情跟许岚计较这些,经营一个家庭,难道全要女人迁就牺牲吗?

她有意岔开话题,许岚也不好再说什么,

“张妈,把这盘菠萝咕咾肉撤下去,去厨房查查看,把剩下的同批次买的菠萝全扔掉”

谁都能看出来,许岚是在发泄自己的不满情绪。

陆父陆振远“咳咳”假意咳了两声,打破僵局,

“行了,张妈,下去吧”

他话里有深意,

“家和万事兴,小岚”

全程,七叶都神色未变,也没有停筷子,仿佛这样一场风波,本来就与她无关。

乐乐得知二舅妈怀了孕,禁不住好奇,去摸秦绵绵的肚子,

“舅妈,你肚子里面,竟然有个小宝宝呀”

“是啊”

秦绵绵一向温柔,

“你趴上去听听看,看能不能听到小宝宝的声音”

乐乐就真的趴了上去,认真听了半天,

“小宝宝在里面游泳吗?”

小孩子童言无忌,一句话说的大家忍俊不禁。

陆景行看向一旁的七叶,她也在跟着大家一起笑,一双眼睛弯起来,像一轮新生的月牙。

心里面有些许的感慨,如果——

当初没有发生那件事,

如果——

他处理好了那件事,

那么现在,众人口中的恩爱夫妻,可能就是他跟七叶了。

只是可惜,他当初做错了事,更没想到,七叶会那么决绝,说放下他,就真的放下了。

大家聊到孩子的话题,就不免又要说起陆景行和七叶。

尽管七叶年纪不算大,但陆景行却已经是过了三十岁,所谓三十而立,怎么可能还继续他们胡闹下去。

陆景染是大姐,由她出面问七叶再合适不过,

“七叶,你跟景行结婚也有三年了,前两年多玩玩没有错,大家也都体谅你年纪小,要我说啊,趁着现在还年轻,努一把力,小朋友生下来,身材恢复也快”

七叶万万想不到,今天的家宴,会变成一场生子的讨伐宴,放下筷子,

“大姐,你们在逼我之前,不如先问问你的好弟弟,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打算”

她为人随和,但骨子里终究是倔强,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被逼迫,一双明眸看向陆景行,

“你说呢,三哥?”

“好了大姐,你今天说的我都记在心上,回去我跟七叶会好好考虑”

陆景行知道,这是七叶生气前的预兆。

——尽管她依然笑着,但实则已经像只蓄势待发的小猫咪,在暗暗的舔舐着自己的爪牙。

“你们哪一次不是说考虑,过后呢?”

许岚冷哼一声,当即就冷了脸,

“总是拿理由搪塞糊弄,老三,到底是你的意思,还是七叶的意思,不如今天说清楚”

许岚对这个小儿媳妇一直都不满意,不知道她到底哪里的魅力,让一向冷静自持的儿子变得这样无条件的顺从她,

“说说看,你们不要孩子的理由,到底是什么?”

———

到底是什么理由,七叶跟陆景行都一清二楚。

见许岚这样,七叶也不由的硬起了语气,

“大姐跟二哥都有孩子,我们就是生,也生不出新的品种来!”

许岚心里不痛快,草草的吃完就借故不舒服,上楼休息。

一场家宴,最后却以闹剧收场。

临走前,七叶拉着秦绵绵的手依依不舍,

“二嫂,你一个人待产在家,记得找我来陪你,我反正是大闲人一个,随时都有空”

陆景行远远地看着七叶,她一张小脸笑得没心没肺,仿佛丝毫没有被刚才的事情影响到。

他叹一口气,跟二哥陆景宸吐露心声,

“哥,说实话,我还真挺羡慕你的”

“有什么好羡慕的”

陆景宸多少知道点自己家弟弟的“风流韵事”,训斥他,

“你少在外面招惹那些是是非非,多在家陪陪七叶——我看七叶倒是挺大度的,你做的这么过分,也没见她在爸妈面前说过什么”

“哥,你不懂”

陆景行脸上难得沾染几分苦涩,

“她不是大度,她是根本就不在乎,最好我滚的远远的,才合她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