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高冷傅少甜娇妻

高冷傅少甜娇妻

高冷傅少甜娇妻

来源:掌中云 作者:颜九生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5 11:58:25

它的作者是颜九生所编写的豪门总裁类小说,主角叫白薇薇傅呈玉的书名叫《高冷傅少甜娇妻》,内容简介: 白薇薇闻言抬眸,眸中跃上一抹惊喜,声音雀跃:“好,谢谢学长。”徐友明看到白薇薇一改刚才颓废样,也露出了温暖笑意。他直接调转车头,载着白薇薇来到了市中心繁华地段的律师事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徐友明见白薇薇沉默,他就露出了一抹安抚的笑容来。

“好,我认识一位很不错的律师,大概是他们业界的那种所谓金牌律师。如果你不赶时间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把他约出来见你。”徐友明提议道。

白薇薇闻言抬眸,眸中跃上一抹惊喜,声音雀跃:“好,谢谢学长。”

徐友明看到白薇薇一改刚才颓废样,也露出了温暖笑意。

他直接调转车头,载着白薇薇来到了市中心繁华地段的律师事务所。

在寸土寸金的京北市能够在市中心繁华地段拥有一座如此规模写字楼不单单是钱的问题。

更加能够体现这间律师事务所的人脉势力,以及自身的金字招牌。

白薇薇因此也怀抱着几分期望,随徐友明一起来到了律师事务所。

徐友明口中的那位金牌大状陈铭陈律师收到前台小姐的电话通知后,亲自来律师事务所的大厅迎接他。

两个人一见面就一副哥俩好的模样握手打招呼。

“好久不见,你最近在忙什么?啧,这无事不登三宝殿,你该不会惹了官司吧?”

“你还真的是会推理,这次是我的朋友有求于你,看在我们是朋友,你给我打个八折怎么样?”

“嘿,你小子还真的是会敲竹杠!”陈铭的面上浮现了一抹笑意却还是爽快的答应了下来:“那我接完这单子活你得请我吃顿好的。”

“没问题。”徐友明又与陈铭再次握手。

达成协议后,陈铭才将目光看向在一旁礼貌静候的白薇薇。

不得不说,陈铭虽然因为工作的原因,接触过各式各样的人,其中不乏美人,但他也得承认面前的女人真的很美。

如果美丽可以打分的话,陈铭觉得面前的女人可以打99分,少打一份是怕她骄傲。

“你好,我是金牌律师陈铭,希望我的职业可以帮助到你。”陈铭露出了职业的笑容伸出了手。

“你好陈律师。”白薇大方的走上前握住了陈铭的手,“我是白薇薇,希望可以委托你一件案子。”

陈铭将白薇薇、徐友明二人领进自己的办公室。

关门的时候他顺便为白薇薇还有徐友明倒了两杯温度刚好的清水。

白薇薇接过水杯,握在手中暖着手心。

“事情是这样的,我想陈律师可以帮我争取到我刚出生宝宝的抚养权。”白薇薇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让身旁的徐友明惊讶不已。

“学妹,你什么时候结的婚?居然还离婚了?”徐友明一直都很喜欢自己这个小学妹,却没想到,白薇薇居然嫁人了。而且还离婚了,还要争孩子的抚养权。

“事情说起来很复杂。”白薇薇攥着拳头,指甲将掌心都印上了红痕。

“我和他只是一个错误,我并没有和他结婚。所以离婚这个程序也省了,现在我只想要回属于我的孩子。”

“好,我想我应该能够帮你。”

陈铭听到白薇薇的话,点了点头,这只是一个小案子而已,他这样的金牌律师可以分分钟搞定的。

“那么我现在就为白女士你起草上诉手续……”

陈铭将打印好的手续放到了白薇薇的面前,让其在上面签字。

白薇薇拿起签字笔在上面签字,签好后,就递给了陈铭。

陈铭看了一下被起诉人的名字,不禁愣了。

两个男人相互对视,沉默不语。

许久,终是年轻气盛的徐友明不是傅呈玉的对手,最先沉不住气。

紧绷的脸上忽然露出笑容,率先开口:“表哥,你是不是喜欢白薇薇?”

傅呈玉依旧沉默,只是挑眉看着这个以前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表弟。

徐友明见傅呈玉不说话,心里涌出一股烦躁的情绪。

这种神态,就好似他小时候犯错了,要被傅呈玉训话时的模样。

可是,那只是他小时候,现在的他,已经是个成年人了,还拿他当小孩看吗?!

脸上的笑容缓缓收敛,徐友明声音微沉:“表哥,我知道,你不喜欢她。”

“整个京北,谁不知道你眼光极高,名门闺秀都没人能入你的眼。”

“你们被人陷害,这才有了铭铭,但我不介意,我喜欢她,我可以包容她的一切。”

“但是表哥,你能不能把铭铭的抚养权给微微,铭铭对微微很重要,你是傅家的继承人,以后要多少孩子都可以的。”

“可是对微微来说不一样,铭铭对她很重要,那是她的命。”

“她是个普通的女孩子,你能不能放过她?”

徐友明说完,眼睛直直盯着傅呈玉。

傅呈玉从始至终都没有开口,只是这么静静的看着徐友明,嘴角,却是不知什么时候挂起了一抹弧度,分不清是讥讽还是嘲弄。

唇角微微上扬,傅呈玉突然开口,淡淡的吐出一句话。

“你就这么能肯定我对白薇微没有感情?”

徐友明愣了,他没想到傅呈玉会反问他这个问题。

他知道傅呈玉身边以后肯定会有一个女人,但那个女人,一定会是很优秀的。

因为傅呈玉,是傅家继承人。

他的身份,就注定他不能孤身一人。

白薇薇和他,终究只是一个意外。

他从始至终觉得傅呈玉不会喜欢上微微,但是现在傅呈玉问出了这个问题,这让他一时之间有些转不过来。

“表哥,你这话什么意思?”

徐友明脸色很不好看,声音低沉,目光紧紧锁住傅呈玉。

“什么意思?”

傅呈玉淡淡斜了徐友明一眼,冷笑一声:“白薇微只能是我的女人,而白薇微以后的身份也只能是你的表嫂。”

“我不管你以前对白薇微有多深的感情,但是从今天开始,你必须把这份感情给我藏起来。因为白薇微的身份不仅仅只是我儿子的母亲,还是我傅呈玉的妻子。”

傅呈玉的每一句话,都像一根利刺一样扎进徐友明心脏。

他握紧了拳头,却不知道要怎么反驳傅呈玉。

他是铭铭的父亲,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

但是让他就这么放弃了白薇微,也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