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闪婚盛宠,傅少宠妻成瘾

闪婚盛宠,傅少宠妻成瘾

闪婚盛宠,傅少宠妻成瘾

来源:掌中云 作者:锦青竹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5 13:47:22

主角叫时欢傅九司的小说是《闪婚盛宠,傅少宠妻成瘾》,它的作者是锦青竹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甜宠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现在成了时欢的阴谋论了。时忠看着时欢,也感到一丝陌生,这真的是他那天真的大女儿吗?“我才刚来,就设计了那么多,我都佩服自己了。别忘了,是你们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时欢却无辜的耸了耸肩膀:“我好心出来帮忙,怎么成了我做的?晴晴,你长的,本来就不像爸爸啊!”

说完,时欢的嘴角,抑制不住的上翘,笑如**。

“爸爸,我是你的女儿啊!你别听她的,妈妈不可能背叛你,一定是被误会了。”时晴晴的不会让时欢得逞的。

秦素也聪明,连忙跟着说:“老公,时欢那个小**有问题,刚才那个人跑过来就非礼我。一看就知道,这是阴谋啊!”

时忠不为所动,看样子,是被说动了。

“啪啪啪!”时欢忍不住鼓掌,瞧瞧,这对母女多厉害,将她们摘的多干净。

现在成了时欢的阴谋论了。

时忠看着时欢,也感到一丝陌生,这真的是他那天真的大女儿吗?

“我才刚来,就设计了那么多,我都佩服自己了。别忘了,是你们打电话,让我回家取东西的,怎地?你们的丑事被撞破,屎尿盘子,都往我身上扣?”时欢端着手臂,目光冰冷的审视着那些人。

真恶心,上一世,她真的是瞎了。

“时欢,你敢说和你没关系?”秦素死死的盯着她,那眼神,似乎想将时欢给撕碎。

时欢点点头,淡定的说:“我敢,你敢吗?敢说那个男人和你没关系?敢拿你的命发誓吗?”

时欢身上散发的冷气,让秦素感到压迫感,秦素当然不敢!

“**!”秦素抬手就想扇时欢,只是她的手尚未触碰到时欢,就被对上先一步的控制住。

时欢猛地一甩,秦素整个人再一次的摔在地上。

时忠看着时欢的变化,心里有些复杂:“时欢,这件事,到底是不是你干的?”

时忠显然是相信秦素和时晴晴的,他不信时欢,以前不信,今后也不会信。

“时家是打算以多欺少,欺负我夫人吗?”傅九司带着人,缓缓走过来,他身后还跟着朗盛。

朗盛的手里拿着摄影机,刚才发生的事情,显然都被录进去了。

而且他身后的保镖,还钳制着逃跑了的林羽。

傅九司不许她这么说,就好像,她不属于他一样。那种感觉,很不好,他不不想那样。

“傅九司,我是认真的。”时欢感觉的到,她的身体很虚弱,雨点砸在身上,有些疼。

傅九司将她猛地一拉,霸道的将她抱在怀里,一刻都舍不得松开。

“傅九司!”他这样,他们两个都没办法离开这里。

这不是时欢想要的结果。

“时欢,你忘了吗?我傅九司的户口本上,只会出现丧偶!但是,我忘记说了,我永远不会让它成为真的。因为我傅九司的女人,没那么容易死!”傅九司的霸道,让时欢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她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类似的话。

可是她记不起来,在什么地方了。

傅九司抱着时欢,走在泥泞的山路上,雨水拍打在他们的脸上。

很疼,很疼,可是傅九司没有松手的意思,而是抱的更加紧实了。

时欢的神情有些复杂,她看不透傅九司。

一点也看不透。

“嘶——”山路泥泞难走,没走几步,傅九司滑倒好几步。

但是他依旧没松开手,他洁白的衣裳,已经成了泥糊的了。

英俊的侧脸,也沾染上了不少泥泞的污秽。

“放我下来吧!傅九司,你一个人完全可以离开,没必要为了我,这样做。”时欢不想再欠他了。

“闭嘴!我们一起离开。”傅九司的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他的唇瓣,有些发白。

雨水是真的很凉,夜晚降温,显得愈发的冷了。

......

叶楠非抢救回来了

顾延安主动去探望,见到浑身被包扎白布的叶楠非,他心里有些慌。

因为他担心,时欢也遇见了不测,到时候该怎么办?

“叶先生,我想请问你,你出事的时候,时欢是否和你在一起?”顾延安开门见山。

叶楠非听到那个名字,情绪有些激动:“**.....**.....**——”

叶楠非不断的摇晃着病床,那双眼睛,仿佛淬了毒的毒蛇。

顾延安被吓得往后退了几步,宋佳佳站在他身后,扶住了他:“我们先出去吧!叶楠非现在的情况,很差。”

“好。”顾延安点点头,人虽然出去了,可是心里还是有些其他想法。

看叶楠非的样子,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顾总,叶楠非不是什么好人,我觉得,应该是这样的......”宋佳佳将心中疑虑说了出来。

反正她不觉得,叶楠非是什么善类,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友好的事。

所以听见时欢的名字,才会那样激动。

顾延安听宋佳佳说了剧组的事情,眸光暗淡了下去:“如果真的像你猜的那样,叶楠非就没必要,继续留在娱乐圈了。”

“是啊!这种人,简直是人渣。”宋佳佳对这种人,本身就没什么好感。

顾延安抿着唇,不再多说了,他希望妹妹能保佑时欢。

......

“傅九司,你醒醒!醒醒!”时欢无助的呐喊着。

傅九司刚滑了一下,脑袋不知道磕哪儿了,流了好多血。

人也没醒。

那样帝王级别的人物,为了她,弄成这样,她的心里好痛。

“傅九司,你别吓唬我,睁开眼睛啊!看看我,看看我啊!”时欢拍打着他的脸,可是傅九司的双目依旧紧闭着。

雨越下越大,这该怎么办?

时欢将傅九司的手搭在肩膀上,艰难的将人扛起来,他是真的很重。

压的她有些喘不过气,她死咬着唇,决不放弃。

她将一根树折了下来,当拐杖用,她走的每一步都很滑。

她好几次差点滑下去,都是抱住了树,勉强控制行走。

她不能输,大仇未报,她的仇人还活着。

傅九司帮了她那么多,她怎么能死?

“啊——”时欢猛地一叫一声,树枝直接**她的大腿,痛的她直不起腰,她只能咬着牙坚持。

她将傅九司的胳膊弄好,继续前进,她每走一步鲜血就洒的越多。

她也不知道走了多久。

看见灯光,她仿佛看见了希望。

“这里......救救我们.....”时欢虚弱的抱着树,她大口的喘着气。

那灯光渐行渐远,她心下一紧,有些慌张了:“别走.....别走——”

走后一声,她用尽全部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