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神判县令

穿越之神判县令

作者:一骑红尘
主角:林宋陆芊芊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5-25 13:51:12

《穿越之神判县令》是最近很多书迷都在追读的玄幻类型小说,书中主角分别是林宋陆芊芊,小说故事简述是:掌柜眼前一亮,但立即又懊恼地咬了咬牙。林宋话声一扬,道:“怎么,你们店粮食不多了吗?那我去别家看看。”“客官,粮食肯定有。”看林宋要走,掌柜连忙说道:“不过您这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我是隔壁县的,今年粮食欠收,所以提前来你们太平县看看。”林宋攥了一把白米,然后又慢慢地撒回去,“我的需求很大,最少也要十万石,甚至可以说你们有多少,我就要多少。”

掌柜眼前一亮,但立即又懊恼地咬了咬牙。

林宋话声一扬,道:“怎么,你们店粮食不多了吗?那我去别家看看。”

“客官,粮食肯定有。”看林宋要走,掌柜连忙说道:“不过您这需求大,我们调转粮食也需要时间,要不您等几日,我们肯定会给您供应足够的粮食。”

“这可没时间等啊。”

掌柜一说完,林宋就意识到来错了地方,摆了摆手,走出了粮店。

正值秋收,这个掌柜的应该是打得先从农民手里买粮食,然后再卖给他的主意。

与他此行的目的,没有联系。

然后又走访了两个粮铺,用相同的套路套话后,依旧没有什么线索。

直到他走进一家装修和店面,比之前的更为豪奢的粮铺。

环顾一周,发现店铺里就一个短褂年轻后生,林宋便问道:“小二,你家掌柜的呢?”

“掌柜有事出去了,不知客官您要点什么?”小二笑着脸,上前说道。

点了点头,林宋又照搬之前的话,说道:“我从隔壁县来的,今年粮食收成不好,来你们县采购一些粮食,嗯,最少十万石。”

“那您可来对地方了。”听到林宋的话,小二自豪地拍了拍胸,说道:“这个时节,正是秋收,大多数粮店都等着秋收完才有比较多的粮食,但我们店,随时都有足够的粮食,十万石妥妥的。”

“哦?”林宋惊讶地看了小二一眼,装作不信地说道:“你也说正值秋收,你们哪来十万石?不会是吹牛吧?又或者是拿糟粮食来糊弄我?”

“我是说真的。”小二的头摇的像拨浪鼓,“我们店的粮食的品质,也是这太平县数一数二的,绝不可能糊弄您。”

“十万石啊,你们真有这么多粮?”林宋依旧是一副不相信的表情。

“客官您可不要不相信。”

“太平县张家,您知道吧?我们的粮食,就是张家供应的,要多少有多少,几年了,粮食从来都没缺过。”

小二颇为豪气地说着,但看到林宋难看的脸色,还以为自己说错了话,又连忙说道:“要不客官您稍微等一会儿,我们掌柜的马上就回来,您到时候可以和他详谈。”

“嗯,天色不早了,我初来乍到,还要安置住处,明天就来拜访你们掌柜的。”

林宋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你派个信得过的人,盯着这家粮铺,看给他们供货的粮车是从哪里过来。”找到李二虎,林宋阴沉着脸说道。

又叮嘱道:“注意千万不要暴露。”

“是!”李二虎点头应下。

和李二虎分开后,林宋先行一步朝着县衙走去,进内府时,刚好碰上了回来的钟有良。

“林大人,刚巧我要去找你。”钟有良看到从府外回来的林宋,咪了咪眼睛。

“哦。”林宋不冷不热地点了点头。

“你……”钟有良指着林宋,想要斥责几句,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说道:“张家将在三日后,在回雁楼宴请林大人,届时还请林大人不吝赴宴。”

“哦。”林宋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句,然后又说道:“什么时候,钟县丞你成了帮张家通话的狗了?”

说完,林宋也不管钟有良的反应,冷笑着掠身而过。

如果说,他之前只是为了活命而去查赋税一事的话,那在经过了这几日的查案,随着知道的东西越多,他心里面越感沉重。

不知不觉,已经将自己完全代入到一个知县的身份当中。

所以对于钟有良这种,吃里扒外,帮着地主豪绅剥削百姓的官员,说不出的厌恶。

此时也不想给他留什么脸面。

“欺人太甚!”

钟有良站在原地嘶吼着,阴厉地看着林宋的背影。

但最后,也只是无奈地朝着自己房间走去。

用过晚膳后,林宋就更衣躺在了床上。

古代娱乐设施很少,到了晚上,也就春楼是个去处。

之前的林宋,也确实是夜宿春楼,把酒言欢。

现在他也不是没有想过,毕竟总归对这些东西有些好奇,想要去看看,但忙了一整天,而且身体也有些虚弱,自然顾不上这些。

还是查案,活命要紧。

一夜无梦。

第二天醒来,用过早膳之后,林宋就叫上了李二虎和其他几个衙役,以视察秋收为名,朝着县城外的村落而去。

虽然安排了人,在那家粮铺外盯梢。

但林宋估计,最近几日基本很难有什么发现。

毕竟秋收在即,对粮食的需求不会很高,去买粮的人也不会有多少,那自然就不会有粮食送过来。

所以林宋打算从土地兼并这个方面入手。

多掌握一些张家和其他地主的把柄。

“大人,前面就是三河村,这里的耕地是太平县辖下最多的。”走了半晌,远远的可以看见村落时,李二虎说道。

三河村?

不就是刘富贵所在的村落吗!

林宋脑海中浮现刘富贵的身影。

昨天在打了刘富贵十大板后,他又让衙役送了一些涂抹的膏药,毕竟也是个可怜人。

“嗯,耕地确实很多。”

看着入眼处,满是金黄的麦浪,林宋赞同的点了点头。

但这些产出的粮食,又能有多少到百姓的手里?

林宋长叹一声,带着一众衙役,沿着田埂旁的路走去。

“张公子,年前不是已经商量好了,除了上交五成粮食之外,只需要再交两成作为租金,您怎么能现在改了呢?”

“佃租多少,是由我来定,怎么?再多交两成,很为难吗?”

“可是您要了九成产粮,我最多就只有三斗辆,还要交秋税……”

“那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

说着,林宋就叫过李二虎,让他引着那些奴仆,带着马车去府库。

“四大家族的分开登记入库,粮食抽查一下质量,银子铜钱也看看,完了之后,把卷宗带来县衙。”

虽然四大家族现在似乎颇为配合,但林宋还是担心他们会耍花样。

譬如用糟糠来代替粮食,用浇了一层银皮的铜铁来充银子。

这不是杞人忧天,而是这些人真有可能做得出来。

林宋叮嘱李二虎时,没有压低声音,所以四大家主也都听在耳里。

虽然有些不忿,但最后也没说什么。

等到县衙前的马车走的一干二净后,四大家主朝着林宋一拱手,张天良率先开口说道:“赋税即已交付给林大人,那我等就不先告辞了。如果清查后,有缺失,林大人尽管跟我们说,我们会立即补上。”

“且慢。”林宋手一摆,缓慢地走了几步,说道:“你们送来的赋税,似乎只有今年的啊。”

张天良面色一肃,目光紧紧地盯着林宋,说道:“林大人,你什么意思?”

林宋耸了耸肩,毫不示弱地看向张天良。

“本官什么意思,你们应该很清楚。”

话声一落,四大家主的脸色,都变得无比难看。

半晌,李天岭开口说道:“林大人,之前三年的赋税,我们都交了,县衙卷宗应该都有记载。”

“至于为何没有上交给朝廷,我等又怎么知道。”

“如果林大人现在真要将这些空缺的赋税,按在我们头上,那我们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林宋眉头一皱,这四人看来是不肯交出之前三年的赋税了。

但偏偏卷宗上面,确实有着四大家族缴赋税的记录。

看来从一开始,这些人就做好了安排,完全就自己剔除在外,没有留下任何把柄。

如果他当时在回雁楼答应入伙,恐怕赋税也可以收的很轻松,只不过最后,并不会入府库。

而一但事发,他就是一个完美的替罪羊!

只不过现在,是钟有良,扮演这样的一个角色。

当然,需要证据去证明,是钟有良将每年的赋税,转运走的。

“林老弟,我听人说,四大家族派人把县衙给围了?”

就在林宋犹豫着要让四人走时,得到通知的郑克云骑着马赶到。

“郑大人,我等怎敢围县衙啊!是将今年的赋税送过来,免得让林大人四处奔波。”

听到郑克云叫林宋“林老弟”这种亲近的称呼,张天良暗自心惊,连忙出言解释。

“是啊,郑大人,给我们几个胆,我们也不敢围县衙啊。”

其余三个人也是出声附和。

“不敢就好。”郑克云冷笑着看了四人一眼,问林宋道:“林老弟,他们交过来的赋税,没有什么问题吧?偷奸耍滑之人,郑某可一个都不会放过。”

“郑大哥,我已经让人带着他们去府库,大概下午就能统计出结果。”

听到“林老弟”三个字,林宋倍感心暖。

郑克云当着四个人的面,如此亲近地称呼他,实际上是给四人一个震慑。

毕竟郑克云迟早要回府县,不可能一直待在这里。

等到一走,四大家族说不定就会报复他。

展现了和他的亲近之后,四大家族就会投鼠忌器,考虑到这层关系,不敢做的太绝。

“郑大人,我们前些日子,只是因为太忙了,所以没来得及缴税。”李天岭脸上赔着笑,指了指林宋手里的账簿,“这不,一得空,我们就把账簿和赋税全都送过来了,全力配合林大人。”

“哼,你们是什么人,以为本官不清楚?”郑克云嘲讽地瞥了一眼,“唱大戏不要在本官面前唱,还不快滚?”

四人讪笑着点了点头,拱了拱手后,转身离开。

“大清早的劳烦郑大哥跑一趟,真是麻烦你了。”将郑克云请到内府,放好账簿后,林宋又问道:“郑大哥,你吃过早饭了吗?没吃的话,我让他们也给你做一份。”

“不用了。”郑克云摆了摆手,坐在椅子上,说道:“本来就是要过来的,谈不上麻烦。”

“不过这四大家族如此快速的将赋税和账簿交过来,是省了我再调兵,但恐怕其中有问题啊。”

听到郑克云的话,林宋眉头一簇,不知觉地点了点头。

刚才在听到四大家主说赋税拉到县衙外时,他已经察觉到了有问题。

但当时他更多的是惊讶和开心,所以没有细究。

此时郑克云提出有问题,他才开始仔细思考起来。

哪怕是有着郑克云的威慑,四大家族也不应该会如此果断且快捷地,将赋税和账簿送过来。

甚至还保证,有缺漏的话,可以随时找他们补足。

这态度的转变,实在是太彻底,彻底到处处都显现着可疑。

“郑大哥,你觉得,他们到底是什么想法?”思虑了片刻,林宋还是决定看看郑克云的想法。

“我也说不清楚。”郑克云摇了摇头,“我对他们的了解不多,短时间还看不透他们的想法。”

“不过,你有没有觉得,他们这样做,可能是想让这件事情快点过去。”

“似乎是。”林宋赞同地点了点头。

“而且,四大家族真的有这么同心?”

要说四大家族同气连枝,但太平县就这么大,利益瓜分时,肯定会出矛盾。

说他们真的同心,那确实没可能。

林宋默然地点了点头。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