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绝色总裁的上门女婿

绝色总裁的上门女婿

绝色总裁的上门女婿

来源:微小宝 作者:唐尘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5-25 13:54:01

绝色总裁的上门女婿唐尘夏语梦小说的作者是唐尘所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精彩试读:梁君凤手指点着唐尘的脑门,厌恶道:“你是猪脑子嘛,夏雨涵现在什么地位?那是老太太面前的大红人,现在好了,我们一家人被赶出来了!我从来没这么丢人过!”“妈,还有不到三个月,到时我一定和他离婚,你再坚持坚持。”夏雨梦耐心劝阻。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离婚,赶紧离婚!”

回来的路上,梁君凤暴怒道:“我一刻也不想看到这个**了。”

“妈,你忘了**的遗言了嘛。”

夏语梦劝了一句。

“我不管,你**已经走了一年多了,这事早就应该结束了。”

梁君凤手指点着唐尘的脑门,厌恶道:“你是猪脑子嘛,夏雨涵现在什么地位?那是老太太面前的大红人,现在好了,我们一家人被赶出来了!我从来没这么丢人过!”

“妈,还有不到三个月,到时我一定和他离婚,你再坚持坚持。”

夏雨梦耐心劝阻。

一是**非常疼爱她,她不想忤逆**的遗训;

二是,在她看来,唐尘是看不惯夏雨涵侮辱她,是为了替她出头才污蔑夏雨涵的。

“好了,再坚持两个月。”

夏语梦的父亲夏中泉也出声劝慰,他也不想忤逆父亲的遗言。

“那我就再忍忍。”

梁君凤说道:“不过我丑话说前头,孙惠看病,你不许出一分钱。让这个窝囊废自己想办法去!”

“好了,我知道了,你们上楼休息吧。”

到家后,夏语梦将父母安慰上楼,才看向唐尘道:“你找我妈借钱了?”

“嗯。”唐尘平淡道。

“这个卡里有三十万,拿去给**看病吧。”

夏语梦甩给唐尘一张卡,补充道:“算是提前付给你的离婚费。”

“我妈病已经好了。”

唐尘心里一暖,将卡推了回去。

“爱要不要。”

见唐尘拒绝,夏语梦脸色变得冰冷,一把将卡打在地上。

唐尘正要说些什么,夏中泉夫妻俩人匆忙从楼上跑了下来。

啪!

梁君凤狠狠的扇了唐尘一巴掌。

“妈,你怎么了?”

夏语梦有些不解。

“怎么了?都是这畜生干的好事!”

梁君凤怒气冲冲道:“你知道刚才老太太打电话说什么吗?”

“要将我们今年的分红全部扣除,并且股份削减一半,以后我们一家子喝西北风啊!”

“为什么?”

“还不是这畜生乱说话,说夏雨涵怀了孕,孟振涛一怒之下毁了婚约,原本与孟家谈好的项目也黄了!”

“项目黄了?”

难怪奶奶发这么大火。

夏语梦深知这个项目对夏家的重要性。

可以说,这个项目如果做成,夏家三年不用愁吃喝。

提起这个,梁君凤就恼怒不已,指着大门:“滚,立马给我滚出这个家,我一看到你这个**就恶心!”

夏语梦也知道唐尘犯了大错,用眼神示意他先离开避避。

“我说的是实话。”

唐尘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这个时候了你还狡辩,出门撞死你个**算了!”

梁君凤气的拾起地上的鞋子,狠狠的朝唐尘身上砸了过去。

夏语梦连忙劝说道:“妈,你消消气。现在还有迂回的余地吗?”

“你奶奶说了,让我们分头出去找项目,哪怕是跪着求也要求到项目。”

夏中泉接话道:“有这么大项目的,也就许、赵、孟、孙这几家,孟家是不可能合作的。而赵孙两家被你大伯和三叔家作为攻破对象了。”

“也就是说,我们只能找许家合作了?”

夏语梦有些头疼,她们和许家没有任何来往,而许家又是洛南市数一数二的大家族。

怎么可能会和他们这个不起眼的小家族合作?

“银泰集团的董事长是许培强吧,我现在去看看有没有机会见到他。”

夏语梦底气不足道。

…………

“妈,不是让你多休息嘛,怎么又瞎*心了。”

唐尘回到自己家,见母亲正在拿着账本算账,连忙催促她休息。

“哎,妈是愁啊,这还欠着左邻右舍二十多万呢。”

孙惠眉头紧锁:“明天我就把烧烤摊支起来,争取早点把帐给还上。”

“二姨不是还欠我家十万嘛,这两天我过去催一下。”

唐尘想起二姨,心里就非常的不舒服。

“别,别去。”

孙惠神色紧张,连忙阻拦:“你二姨夫一家是做什么的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帮人都是刀口上过日子,这钱咱不要了。”

“行,我晓得了。”

唐尘不想让母亲担心,便没说实话。

在母亲病重,最需要钱时,二姨一家都不还,他自然不会轻易算了。

母子俩正闲聊着,外面响起刹车声。

唐尘来到外面查看情况,见门口停着一辆加长版劳斯莱斯,旁边站着许培强。

“许总,你找我有事?”唐尘疑惑的问道。

许培强打量着唐尘的家,三间砖瓦房有些破旧,墙面甚至没有粉刷。

“这样的人能有什么本事?岳父真是老糊涂了。”

许培强摇摇头,心中想着。

之前他误以为唐尘真有什么本事,就找人调查了下,结果发现,唐尘只是医学毕业的大专生。

这样的专科生能有什么本事?

不过想到岳父的命令,又不好不来,许培强声音平淡道:“我岳母身体不适,岳父让我来通知你到家里一坐。”

“有没有诊费?”

唐尘自然能够听出,许培强对他的冷淡及不信任。

但眼下他想赚些钱把欠的帐先给还了。

“治好了,自然是有的。就怕有些人没那本事。”

许培强冷笑一声,眼神中满是不屑。

“行,我去。”

唐尘和母亲打了个招呼,便随着许培强一起前往许家别墅。

唐尘到达许家别墅的时候,郑建民老爷子站在门口迎接。

“还请唐小友莫怪,本来想亲自去的,培强非让我在家待着。”

郑建民伸出手热情道:“快里面请。”

唐尘笑笑表示没事,然后随郑建民到客厅。

刚落座,许培强和一名少妇也走了进来,两人身旁还有个三十多岁的斯文男子。

“丽丽,这是?”郑建民看向女儿,有些疑惑的问道。

“爸,这是中医大师顾会清老先生的得意门生孙一鸣。”郑丽丽说道:“我请他来给咱妈诊治。”

“胡闹,我不是请了唐小友了嘛?”郑建民很是不悦。

“就这乡巴佬会什么医术?之前不过是运气好,碰巧把你治好了而已。”

郑丽丽不屑的看了唐尘一眼,说道:“顾老先生的医术你是知道的,只是他临时有事来不了,就派孙医生过来。相信有他,**病一定会好的。”

“是啊,爸,我都说了,咱们请正规的医生,那些歪门邪道的人还是离他远点。”

许培强也连忙劝说:“现在的**太多了。”

“郑老爷子,很多疾病变化多端,也许那个时候你的病情正好好转,只是某个人恰好出现在了你身边,所以借此邀功。”

孙一鸣说道:“您想想,一个大专生,还是不出名的**学校毕业的,这样的人能有什么本事?”

“郑老爷子,您可千万别被这种**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