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听说爱情,十有九悲

听说爱情,十有九悲

听说爱情,十有九悲

来源:掌中云 作者:红中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5 14:15:26

它的作者是红中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虐恋小说,主角叫江珊沈易沉的小说叫《听说爱情,十有九悲》,内容简介:一股腥咸的味道传来,沈易沉发现了血迹,他皱起眉头,“你怎么还在出血?”“我没事。”江珊不愿让他知道自己的病情,眼泪都掉下来,和他对视,转移话题道:“怎么?只允许你心里有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骤然,下身就涌出了鲜血,浸湿了白色的床单。

一股腥咸的味道传来,沈易沉发现了血迹,他皱起眉头,“你怎么还在出血?”

“我没事。”江珊不愿让他知道自己的病情,眼泪都掉下来,和他对视,转移话题道:“怎么?只允许你心里有喜欢的女人?我就不可以?当初你根本不愿意娶我,给了我多少羞辱,你忘了?”

“所以呢?”沈易沉挑眉道:“你现在的所作所为,是在报复我?”

江珊又一次的沉默,彻底激怒了沈易沉,他一把将新鲜的百合花束重重扔进了**桶里。

言不由衷道:“对,我就是喜欢江筱夕,纵使她爱玩心机,也比你强多了!”

“是吗?”江珊笑的比哭还难看,“爱一个人,当然会包容她全部的缺点,即使她故意打伤自己来诬陷我,你也会觉得她只是爱撒娇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对吧?”

江珊坚定又水汪的眼睛,不知为何,盯着沈易沉时,总感觉像是一把凌厉的刀子,直直插入他内心最软弱的地方。

这里的空气实在太难受了,让人无法呼吸……

沈易沉下意识握紧了拳头。

最终,摔门而去!

夜色酒吧中,闪亮的霓虹灯肆意,纯度的伏特加,已经被沈易沉喝光了三瓶。

此时,他烂醉如泥的趴在吧台上,胃里犹如翻江倒海。

“易沉?你怎么喝这么多酒啊。”江筱夕闺蜜过生日,她们来庆祝,正在舞池中跳舞时,她隐约看到一个酷似沈易沉的身影,特意过来一看,居然真的是沈易沉!

一股强烈刺鼻的味道吸入鼻腔,江筱夕费力的将他扶起来,埋怨道:“我给你打了无数通电话,你都不接,发生什么事了?是不是和江珊吵架了?”

听见江珊的名字,意识模糊的沈易沉脑子一瞬清楚,囫囵道:“江珊人呢?叫她来,叫她站在我面前来!我就不相信,她喜欢上别人还有理由了?”

什么?

姐姐喜欢上别人了?

江筱夕内心一怔。

原本,她和沈易沉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两人打高尔夫球的时候,父亲叫妹妹也来学习,沈易沉耐心的教她,谁知,妹妹就厚颜无耻的喜欢上自己的男朋友。

不过,江珊虽然喜欢,也只是埋藏在心里,没有任何明显的举动,可身为日夜在一起的姐妹,也是从青春期阶段过来的,她哪能不知江珊的心思?

她曾重重警告过她,“沈易沉可是沈氏名正言顺的接班人,万众瞩目,尊贵无比。而你,不过是**的产物,是一个私生子,别说喜欢沈易沉了,你就是站在他身边,都会让他掉价!**勾引男人的那些臭毛病,你可别跟着学!”

那夜,江珊哭了。

江筱夕以为她会放弃,哪知,妹妹如此执着,整整暗恋了沈易沉十年!

居然还心机的拍下了她激情戏的视频,让**命令沈易沉娶她。

江珊成了名正言顺的沈太太,而自己身败名裂,成为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所以,他也是有意帮着沈易沉隐瞒,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事到如今,却只能实话实说了。

“儿子都出事了,他还有心思风花雪月?马上叫沈易沉回来!”老爷子下令。

一旁助理道:“是,我马上联系!”

Q国,沈易沉正好今天换药,查看伤口痊愈的很好,医生又涂抹了昂贵的消除疤痕的药剂,在扑上一点粉底液,疤痕就神奇的消失不见了,这样,就能隐瞒过所有人。

此时,电话响起来了,一看来电是老爷子的助理,沈易沉觉得可能有事,接通后,哪知是自己儿子沈子恒出事了。

“小少爷正在医院被抢救,沈老爷子命令你迅速回国。”助理只简短的一句,传达了老爷子的意思。

沈易沉心知肚明,江筱夕怀的根本不是自己的骨肉,他也无心去管一个从福利院抱回来的孩子,可是,老爷子的对赌协议,一年质保,就是一年内有任何问题,协议都可以无条件取消。

为了沈氏集团百分之五的股份,沈易沉回答道:“好,我知道了。”

“怎么了?”温柔又体贴的江珊,站在旁边询问了一句,她看沈易沉的脸色不太好,也许是出了什么事,沈易沉沉默了片刻,握住江珊的手,对她道:“你愿意和我回A市吗?”

其实,还有一件事,沈易沉一直没告诉江珊,就是她的父亲,因为思念她,身体也变得不好了。

“差不多一年了,回家看看吧?毕竟那里,有你最亲的人。”

即使沈易沉不说,江珊这几天也在筹划着,该怎么给沈易沉提出回国的事,今天他主动说了,她当然没有意见,顺从道:“一切听你安排就好。”

当晚,两人就坐上回国的飞机,漫长的十三个小时,却因为有沈易沉的陪伴,变得更加温馨。

江珊坐在头等舱里,靠在座椅上,从窄小的窗户望下去,此时的Q国犹如陷入一片灯海之中,繁华不已,其实,江珊非常感激这个城市,没有她,就没有今天的江珊,她可能早就是太平间的一具女尸了。

她上飞机前,看到了梁瑜泽的车,他棕色的桃花星眸,变得比任何时刻都暗沉,紧紧盯着江珊和沈易沉握住的手,两人肩并肩的登机,却连最后一声告别都没有。

江珊不敢见他,愧疚、伤心、自责的情绪会让她奔溃,也会阻碍她的计划。

所以,江珊装作看不见,甚至,连一个留恋的眼神,都没有给梁瑜泽。

他一片炙热又真诚的心,因为江珊的冷血,渐渐变了颜色,他十指紧握,手背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最终五味陈杂的情绪一时涌出,梁瑜泽一拳重重的砸在方向盘上,喇叭鸣笛四起,久久回荡在郊区空旷的夜晚。

此处,在无任何回声……

早就习惯了Q国多雨潮湿的季节,一时回到干燥的A市,江珊还有点不习惯。

正午,骄阳似火,照耀在江珊身上,像是无数只蚂蚁爬行一样,两人肩并肩走出机场,早就引来了路人的纷纷围观。

江珊虽然不是圈内明星,但身为江氏集团的私生子,绯闻一直没断过,她传奇的人生经历,也是媒体门纷纷卖钱的焦点。

很快,江珊就吸引了众多目光,只是还没等人石锤,就已经跟随着沈易沉坐上了宾利豪车。

一路赶到儿童医院时,沈子恒已经结束了手术,此时正躺在ICU里面等待观察,而守在门外,望眼欲穿的隔着玻璃,守护着自己儿子的江筱夕,路的眼眶都红了。

如果不是沈易沉事先调查过,还以为沈子恒真的是江筱夕的亲生儿子呢。

他冷笑一声,同时也不得不佩服江筱夕演技的精湛,不过,那有什么?他也可以陪着她一起演。

“筱夕,孩子怎么样?”沈易沉赶上前去,忧心道:“都是我不好,出事的时候在国外忙工作,没有陪到你们母子身边,你不会怪我吧?”

江筱夕看到了江珊,仿佛看见了几百年的仇人一样,眼眶都猩红了。

她当然知道,这个女人在长达半个月的时间内,一直陪伴着自己的丈夫,她醋意大发,但现在还不是找江珊算账的时候。

“易沉,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你不在我身边,我总觉得六神无主,出个事,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江筱夕一时‘无助’的扑进沈易沉怀中痛哭起来。

她的哭,并不是伪装的,她是真的被吓了一夜,只不过,她根本不是担心儿子的安危,而是自己的荣华富贵……

沈易沉安慰着她,“查了没有,到底是吃坏了什么东西?怎么好端端的会突然中毒呢?不是请了专程照顾孩子的保姆吗?怎么会出了这样的事情?”

“先生,我冤枉啊,您可以去查看家里的监控,我除了给小少爷吃了平时吃的奶粉,除此之外,在没有吃过其他的东西。”小保姆泪流满面。

沈易沉知道,她只是一个拿钱做事的穷苦人,害死了小少爷,她不就失业了吗?

谁好端端放着这么高的工资不拿,无冤无仇的,去做伤害东家的事情?

很快,沈易沉就把矛头对准了江筱夕,肯定是她,得知了自己和江珊在一起,为了争宠,才拿孩子下手,毕竟不是自己的孩子不心疼。

沈易沉深谙的眼眸,一瞬精明道:“既然事情出在奶粉上,就从奶粉开始查,把家里大大小小的奶粉罐,用过的没用过的,全部拿去质检一遍。”

“是,我知道了。”小保姆哭哭啼啼的离开了医院。

江筱夕却完全不慌,谁做了坏事还会留下证据?她早将出事的奶粉埋在了花园的泥土中,过段时间,就会被氧化而消失不见。

况且,她已经把家中全部的监控录像关闭了,理由是家里忽然停电了,她叫了工人来检修,说是寒冬腊月的时候,将电线搞的老化,这样一来,谁也查不到原因。

更重要的是,给儿子看病的医生,早就是江筱夕从前收买过的,她肯定不会出卖自己。

陷入沉思时,一个没注意,沈易沉伸手一把扯住了江筱夕的领口,里面干干净净的,一点奶渍也没有,完全不像是刚生产完两个月的样子,“你没有母乳吗?为什么要给孩子吃奶粉?”

“易沉,对不起,都怪我不中用,生产完后,我已经很努力在下奶了,可是医生说,我之前得过白血病,虽然这么长时间过去,但是再造白细胞还是很低,导致我没有奶水,没办法帮你好好哺育孩子,都是我的错……”江筱夕说的也是实情,虽然是编造谎言,但让人却挑不出一点错处来。

更何况,沈易沉并没有想要揭穿她的意思。

毕竟当初同意她生下孩子是为了和花恋的赌约,事情未成,肯定还需要利用一段时间。

江筱夕肯定未察觉,沈易沉早就知道了她怀的孩子,并不是自己的,才敢拿着孩子来作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