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溺宠甜妻休想逃

溺宠甜妻休想逃

溺宠甜妻休想逃

来源:掌中云 作者:西门百万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5 14:18:41

《溺宠甜妻休想逃》主角是李茵茵顾念聿,作者是西门百万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她的行李,和准备带给父母的礼品都在那场车祸中遗失了,所以当她两手空空的站在家门口时,得到的只有李母的白眼。“你这个死丫头又跑回来干什么!回来一趟也不知道给我们和你弟弟带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她的行李,和准备带给父母的礼品都在那场车祸中遗失了,所以当她两手空空的站在家门口时,得到的只有李母的白眼。

“你这个死丫头又跑回来干什么!回来一趟也不知道给我们和你弟弟带些东西回来,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个赔钱货!”李母骂骂咧咧的把李茵茵迎进了家。

李茵茵早就习惯了来自母亲的指责,她活动了下正在隐隐作痛的小腿,陪着笑,小心翼翼地讨好道:“妈,我这次回来的急,来不及给您和爸爸还有小悠买东西,等我回去了,再给你们补寄,您看成吗?而且我下个月就要涨工资了,以后每个月就能多往家里打几百块钱了!”

听到她这么说,李母的脸色才由阴转晴。

家,对别人来说应该是避风的港湾。可在李茵茵这里,这个家早就成了她生活的负担。

她的父亲几年前不慎从工地的脚手架上跌落,虽然没死,却成了高位截瘫。从此终身只能在床与轮椅之间度过。而她的母亲,原本在城市里靠打零工赚钱,如今却不得不回到老家照顾瘫痪在床的父亲。

一家人就此没了收入,全靠低保勉强度日。

而她的弟弟小悠,则还是个在学校里念书的高中生。

养家糊口的重担就这样落在了才大学毕业没多久的李茵茵身上。

李茵茵见母亲的脸色缓和了,才大着胆子问道:“妈,李茹茹前段时间是不是回来了?她家是出了什么事儿吗?”

一说起李茹茹,李母的脸色又是一变,她戳着李茵茵的额头,恨铁不成钢的抱怨道:“你还好意思问李茹茹?你知不知道人家前段时间在城里傍上了大款,一出手就是几十万,人家现在是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比你可有钱多了。你说说你怎么这么没用?白长了一张那么好看的脸蛋,却连一个像样的男朋友都找不到。要我说你就该跟人家李茹茹多学学,早点把你那穷鬼男朋友给踹了,找个有钱人把自己嫁出去才好……”

“什么?李茹茹交男朋友了?我怎么不知道?”李茵茵被惊的合不拢嘴。

她和李茹茹一直住在同一个合租房里,对方每天做些什么她一清二楚,怎么可能连她交了男朋友这么大的事儿都不知道?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人家李茹茹如今可是富太太了,她家那套下雨必漏的破房子,如今都已经拆了准备重新盖别墅了。你要是早两天回来,还能听个他们工地开工的鞭炮声……”李母说着,又给了李茵茵一个爆栗。

李茵茵痛的厉害,在出了包厢之后,差点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一旁的服务员见到连忙过来善良的搀扶住她,李茵茵恍惚抬眸,不是刚才在包厢里的那个服务员。

“小姐,您这是怎么了?”服务员担忧道。

李茵茵紧拧眉头,借力稳住身形,她面色惨白,“没事……请问,附近有没有药店?”

服务员一怔,还以为李茵茵是吃坏了肚子,顿时连忙道:“小姐,如果您需要买药的话,我正好有空,可以帮您代劳。”

李茵茵想也不想,拒绝了服务员的好意。

“不用,谢谢,你只用告诉我药店在哪就好。”

一来她不想让林婷婷担心她,二来李茵茵认为某个职业都得受到尊重,她不想利用服务员工作时间来处理她私人之事。

在某种细节,李茵茵倒是很坚持底线。

服务员眼神怪异的看着她,她估计是第一次见到痛成这幅模样,还非要自己出门买药的客人。

她连忙告诉了李茵茵药店的位置,就在晟多酒店对面,就有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药房。

李茵茵连连道谢,便朝酒店门外走去。

“叮——”

推开药房玻璃大门,紧接着扑面而来的便是一股寒气,李茵茵缩了缩脖子,找到自己经常吃的一款又便宜又好用的胃药,来到前台结账。

正值午时,药房中几乎没几个人影,正巧,李茵茵排队时,前边只剩下一个看身形高大的男人。

只见纤细的手指拈起一盒避孕套丢在结账台上,清冷悦耳的男声在耳畔响起,“这款……好用吗?”

语气有稍许的迟疑。

李茵茵顿时感觉耳朵怀孕了,她低着脑袋,目光落在避孕套上微微一滞。

收银员是个男的,他轻笑一声,意味深长道:“好用。”

“嗯,那就这个吧。”

李茵茵疼的差点站不直,她费力的掀起眼皮,瞥过去一眼,却堪堪看到了男人的侧脸。

又长又直的睫毛微微颤抖,矜贵俊逸的男人浅浅抿着唇,好看的浓眉微微一皱,令人心神慌乱。

“喂,小姑娘,别看啦,帅哥早就走远了。”收银员等了李茵茵半晌,终于憋不住,抬手在她眼前摆了摆。

这么好看的小姑娘原来也会犯花痴呀。

李茵茵回神,心神大乱,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不过是侧脸就如此的精致俊逸,贵气十足,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般,令人心动不已。

呼……

李茵茵递过去胃药,捂着肚子,难受道:“老板,请问您有热水吗?我胃好疼……”

收银员先是扫了药,然后抱歉说道:“对不起,我们店里的饮水机碰巧上午坏了……您要是实在受不了,不如去对面的晟多酒店前台要一杯,他们的服务还是蛮好的。”

“没事,谢谢。”李茵茵付过钱,紧攥着胃药离开了药房,朝对面晟多酒店走去。

听收银员的吩咐,她来到前台,报了她的包厢号,李茵茵成功要了一杯热水,含着胃药吞了进去。

胃药入口,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药效,李茵茵顿时觉得胃里好受多了,这时,一道尖锐的声音传遍大厅,李茵茵的注意力也不禁被吸引了过去。

只见一穿着暴露的美艳女人正在纠缠着一个从背影看上去颇为吸引人的男人。

“阿宁,你当真就那么狠心吗?我为了你,果断的与那老男人离了婚,甚至因为你一句玩笑话,在巅峰时间退出了娱乐圈……我是那么的爱你,你为什么如今变得这么冷酷无情,甚至现在连看我一眼都不愿意……”

女人眼眶里含着泪花,配上她姣好的面容,端的是楚楚可怜。

这一幕,别说是男人,就连李茵茵都恨不得放下水杯,捋起袖子,去胖揍那个背对着她的冷傲男子。

“徐知画,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但我奉劝你一句,别再来找我,不然……你知道我脾气的。”男人冷冷望着眼前楚楚可怜的女子,心头冷笑不已,这个女人还真是活成‘人生如戏’的境界了。

这眼泪,啧啧,说来就来……

周围不少众人纷纷窃窃私语,说巧不巧,李茵茵身边正好有两个‘知情’的吃瓜群众。

“我勒个去,那不是三年前退出娱乐圈嫁给豪门的徐知画,徐大影后吗?那个帅哥是谁?她嫁的豪门么?”

“放屁!徐知画嫁的豪门听说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整整比徐知画大了一轮!”

“**,那现在是什么个情况?听她说为了这个帅哥连豪门大叔都给甩了?这要是爆出去,我感觉我能和徐知画一起火一把……”

说着,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拍摄起来。

“那小白脸看着倒是挺眼熟的……好像在哪见过,不过看侧脸,啧啧,真是帅出天际!简直可以吊打现在的那些顶流男明星!”

“啧?难道有我的小帆帆帅?”

“呵呵,可比你的小帆帆帅上好几百倍。”

被强迫听了一耳朵的李茵茵心中很是无语,帅有什么用?还不是渣男一个!

不过,这声音、背影怎么那么熟悉……

好像在哪里见过……

李茵茵沉默片刻,眼睛一亮,这不是刚才在药房遇见的那个买避孕套的男人吗!?

我嘞个去,这都能碰见?

前脚刚买了避孕套,后脚和一个过气女明星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