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偏执霍少替身妻

偏执霍少替身妻

偏执霍少替身妻

来源:掌中云 作者:苏橙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5 14:26:52

作者是苏橙.最新写的一本豪门甜宠风格的小说,主角是苏夕澄霍修桀的小说叫做《偏执霍少替身妻》,它的内容主要讲述:女孩刚刚洗过澡的肌肤像是煮熟了的虾子,红彤彤的十分可爱。倒是让人忍不住想要尝一口!霍修桀察觉到了身体起了某种反应,眼睛里的情绪瞬间凝结成冰。“管家说,你找我?”深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他面部依然保持着冰冷的情绪,将女孩轻微的动作和细微的表情全都尽收眼底。

女孩刚刚洗过澡的肌肤像是煮熟了的虾子,红彤彤的十分可爱。

倒是让人忍不住想要尝一口!

霍修桀察觉到了身体起了某种反应,眼睛里的情绪瞬间凝结成冰。

“管家说,你找我?”

深深吸了口气,霍修桀冷漠道。

“是的!我嫁过来之后还没回娘家过,按照礼节应该有个回门……”苏夕澄想到这件事,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一想到能见妈妈,她心里就忍不住雀跃。

仿佛整个人都正动起来。

霍修桀看着女孩的表情一愣。

随后点点头,道,

“那我陪你回去。”

“什么?”苏夕澄以为自己听错了,“你陪我一起回去?”

“新婚的夫妻一起回娘家,有什么问题吗?”霍修桀询问。

他漆黑的瞳孔像是蕴含着一团深深的雾气,深不见底!

让人根本不知道他心里正在想些什么!

苏夕澄指甲已经深深的陷进了手心里。如果霍修桀跟着回去发现了破绽怎么办……

心脏,瞬间提了起来。

“你不愿意?”

“当然不是!”苏夕澄微笑,她舔了舔舌头,皱着眉头担心的说,“我是担心你的身体,你不如留在家里修养。我自己也可以。”

‘哦?’

霍修桀眼眉微挑。

房间里没开顶灯,只是开了壁灯,微弱的灯光下男人身上挂着强大的气场,让人不自觉地臣服于他!

苏夕澄心里打鼓。

她分明在下人面前可以努力做到冷静自持,可一旦面对着霍修桀,自己总是控制不住……

“是为了我好,不是嫌弃我这个残废带出去丢人?”忽然,霍修桀低声询问。

这话一出,苏夕澄通体冰凉!

呼吸像是忽然慢了两拍,苏夕澄嘴角的笑容十分僵硬,她拼命摇头,“霍总真会开玩笑,您是霍家独子,掌握着半壁江山,嫁给你是每个女人的荣耀,怎么会丢人?你这是嘲笑我。”

“呵。”倒是很会拍马屁。

他故意想要吓吓她,凌起眸子,“真的?”

“当然了,少爷,我若是不乐意,怎么会嫁过来?我也要为这段婚姻负责的!”

女孩的表情神态,情不自禁的,让他想起了那个女孩在自己身下抖成了筛糠的样子。

霍修桀冷了脸,“说了不许叫我少爷。”

“霍先生?”

“……”

只见一个背对着自己的身影,西装革履,衣冠楚楚!

苏夕澄拔掉了手臂上的输液管,等男人转过身来,她恍惚了一下,这个人自己曾经在妈**旧照片上见过!

“我是你父亲。是我救了你。”男人说。

“如果不是我,**妈现在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不过,我已经安排人将**妈转移了,只要你听我的话,跟我走,她的医药费我出了。”

听了这话,苏夕澄才松了一口气,可,早在妈妈怀孕的时候,她的父亲就抛弃了他们母女,现在妈妈重病了,他又回来干什么,争夺抚养权吗?

“谢谢你,但是请你把妈妈还给我。”苏夕澄绷着脸,掀开被子下床就要逃走,可双腿一软,差点摔倒。

苏金石轻蔑的笑了下,有些不屑的看着自己这个便宜女儿,“还给你有用吗?你能给**妈什么?跟我走,不仅让你锦衣玉食,还能让**妈接受最好的治疗。”

想起了闺蜜的所作所为,她心里像是被针扎一样。是啊,凭借自己这双手,甚至连妈**医药费都付不起……

心脏一阵抽痛。

苏夕澄蹙了蹙眉,目眦欲裂,“你想我做什么?”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饭。

她再也不相信一个人无缘无故的好,就算是亲生父亲,她也不信。

她要活下去,要给妈妈最好的治疗,要去问问徐秀秀,为什么这么对她!

她,不能死。

苏金石嘴角勾起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当天下午,苏金石就给她办理了出院,并且将她带了回去。她这才知道,原来爸爸当年抛弃她们母女,是因为跟有钱人的千金勾搭上了……

苏家。

“金石,我知道你做事让我们放心,那个小**来了,我们家公主就不用嫁给那个瘸子,让她一个野种嫁入豪门,还真是便宜她了!”

苏金石刚一到家,赵海媚就笑着把他拽到了一边。

这声音不大不小,苏夕澄全部听在了耳里,手紧紧攥着,指甲嵌入掌心。

这就是她的“父亲,”接她回来,不过也是盘算着从自己身上捞到好处……

婚礼提上了日程。

苏夕澄坐在房间里,身上穿的只是一身简单的短款纱裙,没有丝毫新娘子的喜悦之情。门被推开,她的“妹妹”苏阮阮得意的走进来,对她屋子里的珠宝挑挑拣拣,“这些东西都是我的。苏夕澄,你要好好谢谢我,如果不是我你现在还是个乡下丫头!**妈说不定早就死了。现在让你嫁入豪门当阔太太,这个机会可是我让给你的!”

苏阮阮得意的目光,并未引起任何波澜,只是当她说到妈妈时,苏夕澄脸色巨变。

她僵硬的勾起唇角,冷冷笑了笑,“是,我谢谢你。”

“切。”

苏阮阮才看不起这个软柿子,她又奚落了两句,接亲的队伍来了。

坐在昂贵的宾利里,苏夕澄看着窗外的风景不停地倒退。

高楼大厦,鳞次栉比。

却没有自己和妈**栖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