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离婚后,我前妻变甜了

离婚后,我前妻变甜了

离婚后,我前妻变甜了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丹丹教主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5 14:54:17

赵绮晴傅西深是小说《离婚后,我前妻变甜了》的主角,剧情随着赵绮晴傅西深之间的发展,越来越精彩。在这里为大家带来离婚后,我前妻变甜了小说结局。内容简介:缓和一段时间,赵绮晴强忍住内心的恶心回到客厅,带上一次性手套把真空袋打开,里面竟然是一只小狗的尸体!想来,是申安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包裹里面是一个黑色的真空袋,看不出袋里的东西,一股恶心的味道传来。

“呕。”赵绮晴瞬间有了反应,飞快的跑到卫生间。

缓和一段时间,赵绮晴强忍住内心的恶心回到客厅,带上一次性手套把真空袋打开,里面竟然是一只小狗的尸体!

想来,是申安栋的手笔。

他是最反对她进公司的股东,仗着开国功臣,一直霸占着公司重要经济收入。

“申安栋,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放弃董事长的位置的!”

赵绮晴目光深沉的看向前方,随后拿起真空袋,找到后花园一片空地,把小狗的尸体埋进去。

整理好一切的赵绮晴闭上眼睛,把无助和迷茫的情绪深深地埋藏在心底。

过两天就是股东大会,她绝对不能退缩。

……

天景集团内,魏助理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进。”低沉的男声传来。

魏助理推开门,走了进去。

“总裁,盛辉公司已经找了我们多次,想继续和我们合作。”

魏助理手中拿着的是盛辉公司的背景资料。

盛辉公司的目的,不过是依靠天景集团提高自己的地位,从而谋利。

可盛辉公司的价值,明眼人都一目了然。

“你觉得需要和他们合作吗?”傅西深放下手中的钢笔,审视的目光落在魏助理身上。

赵父出事前,盛辉公司确实和天景集团有合作,可出了事后,就已经解约了。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盛辉公司还有值得考虑的地方。”

魏助理不紧不慢的回答。

“资料呢?”傅西深沉吟片刻,确定看看再说。

盛辉公司和他也算是有渊源,毕竟他的前妻,是盛辉前任董事长的女儿。

魏助理把资料递给他。

骨节分明的手指翻动着纸张,看完后,傅西深下了结论:“告诉盛辉公司,我明天去公司考察。”

“好的。”

……

翌日,柔和的阳光照射在赵绮晴的脸上,伴随着闹钟的响声,她睁开了眼睛。

今天是改变命运的一天,她必须做出万全准备。

从衣柜中拿出一套职业装,浅蓝色的西装外套为赵绮晴增添了干练,画好妆后,她拿起包包,往公司赶去。

公司顶楼会议室内。

股东呈现一边倒的趋势,几乎所有人都在讨好申安栋。

“申董,等你当上董事长,一定会带领公司发展,肯定比落在那个毛丫头手里强,而且,谁知道她手里的股份是真是假?”

“说什么呢?绮晴毕竟是老赵的女儿,怎么可能拿股份的事造假?”

申安栋看似在帮赵绮晴,但话里的意思明摆着是说她手里的股份是假的。

听着他们的话,赵绮晴微微一笑,随即推开会议室的门,走了进去:“各位叔叔应该知道我拥有公司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至于真假,我特意请机构做了一份鉴定。”

说着,赵绮晴从包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股份鉴定书:“你们每个人都有份。”

原本已经板上钉钉的事,谁知有人偏偏不承认。

“你算什么东西?如果不是申总,公司能走到现在?你想坐收渔翁之利,也要看我们这些股东答不答应!”

“据我所知,天景集团的傅总是你前夫吧,你们好像并不是和平离婚,最近,我们公司正在跟天景集团接洽新合作,不能因为你,影响了公司的发展。”

“对!没错!”

股东说的话难听至极,甚至有人开始推搡赵绮晴,想把她从会议室赶出去。

赵绮晴到底是一个女人,怎么抵得过男人的力气?

她步伐踉跄,眼看着就要摔倒,却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中,鼻尖是她熟悉的薄荷味道。

傅西深。

他怎么出现在这里?

“傅总?”认出傅西深身份的股东很是惊讶。

天景集团通知的考察时间是半个小时后,傅西深怎么提前来了?

赵绮晴还被傅西深紧紧的环住,两人的距离近到可以听到他的心跳声。

“没想到傅某提前来到贵公司,竟然看到这样的场面。”

听不出傅西深不悦的语气,申安栋干笑着解释:“让傅总看笑了,有人在我们公司闹事,没有及时处理好。”

申安栋直接把赵绮晴归类为外人。

傅西深低头看着怀中的女人,脸上的表情意味不明。

赵绮晴缓了缓心神,“傅总,麻烦你放开我。”

闻言,傅西深松开她,赵绮晴站好后,低声说了一句:“谢谢。”

她竟然跟他道谢?是把他当外人?

傅西深眉头微蹙,察觉到申安栋审视的目光后,转头看向他,“既然贵公司有事需要处理,我先离开。”

然而申安栋拦住了他。

“傅总,事情已经解决,我带你参观一下公司。”申安栋讨好的笑着。

看样子,傅西深帮赵绮晴只是顺手,并不是余情未了。

只要拿下天景的单子,就不愁没钱赚了。

“我只和最高决策者谈,等你们确定好在找我吧。”说完之

原本是安林说有公事,他才来的,却没想到,安宁和安夫人都在。

“西深啊,公事咱们等会儿再说,我先要为之前宴会的事情,跟你道歉。”

安林时刻在观察傅西深的脸色,“你也知道安宁心里只有你一个人,订婚的事情你看怎么解决?”

听完安林的话,傅西深周身的气息都冷了下去。

他猜的没错,公事只不过是借口罢了,实际是逼婚。

“既然伯父说了订婚的事情,那就重新安排一次。”傅西深沉声说完,就以公司为由率先离开了。

……

为了提高自己的能力,赵绮晴在熟知各部门的工作后,一天之内换掉申安栋大部分的人,惹得员工惴惴不安。

“你说赵董这样的做法,是不是在杀鸡儆猴,谁不知道刘部长是申总一手提拔上来的,说撤就撤,真的太可怕了。”

“领导的事情我们就不要想了,只要保住我这个月的奖金,我什么都不管。”

路过的茶水间的赵绮晴听到员工们的议论,她淡淡一笑,她想要的就是这种结果。

杀鸡儆猴,以儆效尤。

跟在赵绮晴身后的杜夏彤“咳”了一声,提醒他们回去工作。

员工们吓得脸色苍白,匆匆回工位做事去了。

经过一番沟通后,前台告诉陈经理一个地址。

因为陈经理要接孩子放学,无奈打给了杜夏彤。

正在公司加班的赵绮晴听说陈经理的状况,直接开车来到天景集团:“陈经理,这里。”

“不好意思总裁,我真的是因为家里有事,才不能把资料送给傅总。”

陈经理惊慌失措的表情,惹得赵绮晴微微一笑:“没事,你先去接孩子,合同的事情交给我。”

“赵总,合作的事情怎么样了?”刚回到公司,赵绮晴就被员工围住。

赵绮晴拿出被退回的合同,淡淡的说:“快了。”

只是两个字,在一帮人的眼中,看法却不相同。

陈经理激动的说:“肯定是傅总看到了我们的诚意。”

也有人嘲讽陈经理:“她的意思是快要结束了。”

不愿听外面的吵闹声,杜夏彤帮助赵绮晴关上办公室的门。

“夏彤,合同拿下去让他们修改一下。”

赵绮晴已经把需要修改的地方进行标注,在天景会议室的时候,她就敏锐的察觉到傅西深阅读合同时,停顿的动作。

如果不出意外,傅西深说的错误就在那一部分。

讲合同递给杜夏彤后,赵绮晴想到了和秦放合作的事情。

既然强威集团放弃和秦放合作,那就不要怪她抢走这单生意。

“夏彤,你顺便把秦放的手机号查出来给我。”

遭到拒绝的秦放,肯定不会再主动和强威集团联系。

而此刻的盛辉正需要一个机会,赵绮晴明媚一笑,不由得感谢一下傅西深。

他一身的粉色的西装,很符合他的风格-骚包。

“秦先生,您好。”赵绮晴坐在秦放对面,看着他身边空出的位置,她疑惑的问道,“秦先生还邀请了别人?”

秦放神秘一笑,却没有解释。

“不知,赵小姐信息里所说的合作是什么?”秦放很期待。

“秦先生不应该比我更清楚?某些公司看不到秦先生的潜力,我很看好。”

“不知赵小姐从哪里听来的消息?”秦放脸上挂着笑容,却掩盖不了内心的惊讶。

“秦先生,有公司愿意拿出自己的诚意,不好吗?何必追问出路?”

赵绮晴咄咄逼人的语气,让秦放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这个女人,好像傅西深啊!

“赵小姐确实有眼光,具体的合作事宜我会再通知你,记住我的私人手机号。”

秦放拨通赵绮晴的号码。

赵绮晴挑眉,存了下来。

“既然秦先生这次不想谈合作,我就先走了。”赵绮晴正要站起身,突然一只手伸出来,把她按了下去。

秦放笑着看两人的互动,傅西深没有让他失望啊。

“傅总?”虽然秦放是他的朋友,可赵绮晴还是有一种被捉奸的感觉,语气里带着心虚。

“赵总,好巧啊。”傅西深说着,靠着她坐下。

看着坐在身边的男人,赵绮晴不由自主的往旁边移动了一点,远离他。

傅西深察觉到赵绮晴的小动作,拿过身前的咖啡喝了一口:“有点苦。”

看着两人的互动,秦放咳了一声:“傅西深,我不至于穷的一杯咖啡买不起。”

秦放在调侃傅西深的行为,赵绮晴却是满脸通红。

“没事,我还没喝。”

赵绮晴急忙解释。

低沉沙哑的声音让赵绮晴无所适从,她目光游离,不敢看男人。

从未见过如此模样的赵绮晴,竟然让傅西深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你能不能先让我进去?”

赵绮晴软糯糯的声音,让傅西深眸色渐深,他侧开身子,为她让路。

“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