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地下王者

地下王者

地下王者

来源:掌中云 作者:已知天命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5-25 15:41:34

由作者已知天命创作的《地下王者》,原名叫做《烈血狂枭》,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分别是范建明李倩倩,详情介绍:在范洪生看来,自己对黄汉斌可是有知遇之人,却没想到在自己出差期间,黄汉斌居然爬到了自己的床上。尤其是在主卧的门口,他亲耳听见床头敲击床壁的声音,以及周亚萍恬不知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黄汉斌已经跟了他十二年,当初是作为职业经理人进入范氏集团的,他应聘的职位是副总经理,范洪生是董事长兼总经理,周亚萍是财务总监。

通过几年时间的工作和考察,范洪生觉得黄汉斌人品不错,而且很有能力,于是把自己总经理的位置让出来,甚至还在去年,让黄汉斌的儿子黄耀武,成为了行政办公室的主任。

在范洪生看来,自己对黄汉斌可是有知遇之人,却没想到在自己出差期间,黄汉斌居然爬到了自己的床上。

尤其是在主卧的门口,他亲耳听见床头敲击床壁的声音,以及周亚萍恬不知耻地对黄汉斌说道:“你比那老东西厉害多了!”

范洪生浑身的热血直冲天灵盖,他一脚把门踹开。

黄汉斌一下子懵了。

范洪生朝床上扑去的时候,周亚萍居然推开黄汉斌,突然起身照着范洪生的胸口猛踹一脚。

一个没注意,范洪生脚底一滑,整个人向后倒去,后脑勺着地,当场中风。

周亚萍也是疯了,看到范洪生倒地不起,她居然拿着枕头,准备把范洪生捂死。

黄汉斌见状,立即从她手里夺过枕头,低声责备道:“你疯了?**是要偿命的,这老家伙已经这个样子,估计是脑溢血,送到医院也不一定能活下来,你为他偿命值得吗?”

周亚萍这才如梦初醒,却狠狠地踹了范洪生几脚,嘴里还骂骂咧咧地说道:“便宜了这个老不死的,老娘被他玩了十多年,真恨不得把他从楼上扔下去!”

范洪生浑身抽搐着,虽然不能说话,但脑袋还是清醒的。

当年为了迎娶周亚萍,他不仅跟自己的妻子离婚,还听任周亚萍把自己唯一的儿子范建明赶了出去,可以说是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周亚萍的身上。

没想到的是,周亚萍不仅从来就没爱过他,还把与他之间的夫妻关系,说成是“玩”。

什么叫白玩她十多年?范洪生对周亚萍,满满的都是全身心投入地去爱。

这一刻,范洪生脑海里出现了自己妻子吴美珠形象,他叹了口气,心想:自己这一辈子也是“阅”女无数,整天吃喝嫖赌夜不归宿,就算妻子耐不住寂寞,失足一次又怎么样?为什么当初昏了头,非要跟她离婚,最后逼着她上吊?

其实当吴美珠上吊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其中必定有隐情,只是人已死了,一切都无可挽回。

后来周亚萍把刚刚读初中的范建明给轰了出去,范洪生也就默认了,因为他还惦记着能够跟周亚萍生孩子。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周亚萍连一个蛋都没给他下过。

范洪生还不清楚,当年主动沟引吴美珠的人,其实就是这个黄汉斌,而且黄汉斌和周亚萍本来就是夫妻关系,当初就是看中了范氏集团的财产,他们夫妻两个一个沟引范洪生,一个沟引吴美珠,否则恐怕当场就会吐血身亡!

周亚萍掏出手机准备拨打120,黄汉斌突然制止她。

“不要这么快送去,让这个老家伙在地上多躺一会儿,等到奄奄一息的时候,哪怕是死在救护车上,也不关我们的事。”

周亚萍突然清醒了:“不成,公司还有很多钱在他的账上,那些密码我都不知道,就这么让他死了,我不是白伺候了他十多年吗?”

黄汉斌却说道:“没事,只要他死了,管他哪个账上有钱,作为妻子,你只要开出证明,还有哪个银行敢不给钱给你?”

“你忘了,他还有个儿子呢,而且他们的户口在一起。”

黄汉斌这才恍然大悟,他很清楚,如果范洪生死了,虽然周亚萍是第一继承人,但范氏集团所有的财产,范建明都有一份,就算不是对半分,至少也可以占有百分之四十,那也是一份巨额财产呀,凭什么白白便宜了那小子?

黄汉斌埋怨了一句:“人都被你轰走了,当时为什么不把他的户口也迁走?”

“你以为我不想呀,这个老不死的死活不同意,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只希望那小子死于战火,尸骨无存才好!”

说完,周亚萍才打电话给120,连夜把范洪生送到了医院。

他们把范洪生放进特护病房,并不是为了给他提供最好的治疗,而是不希望病房里有其他的人。

今天早上周亚萍就带着两个混混过来,软硬兼施地要范洪生把那些账户的密码说出来,范洪生打死都不会说,所以才演出了一幕闹剧。

现在听到范建明说,等会儿还要让周亚萍过来照顾自己,范洪生当然吓得要死。

他非常清楚,如果不是为了那些密码,他连昨天晚上都活不过。

问题是不管他怎么喊叫,范建生都无法了解整个过程和内幕,只是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会儿,最后还是一声不吭的转身离开。

“报应呀,报应呀!”

范洪生在心里拼命喊道,可发出的声音,依然是“喔喔喔”?几个短促的音符,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离开,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周亚萍被警方带去做笔录出来之后,第一时间给黄汉斌打去电话:“汉斌,出大事了,老不死的儿子回来了!”

“哦,”黄汉斌问道:“老不死的不能开口说话吧?”

“幸亏不能开口,否则我们死定了。”

“我们死定了?”黄汉斌不屑地笑道:“不会吧,就凭他那不成器的儿子,别说老不死的开不了口,就算能开口,以你我的智慧,还不得把那小子玩死?”

“做梦吧你!这小子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下子变的杀气腾腾,简直就是脱胎换骨了。他随意一出手,我带过去的两个人就趴地上了,而且把老**脸都扇肿了。”

“啊,那你为什么不报警?”

“我还报警,没等我报,他先报了!”

“切,他动手打人还报警?”

那个小混混的电话打来之前,刘云坤一直在张国栋面前信誓旦旦,一定要把范建明赶出江城,而且是让他跪着离开。

接到那个混混的电话之后,为了进一步确认,刘云坤只能给豹子打电话,同时又想避开张国栋,他可不想在昔日老大面前跌面子。

豹子能够在一支路那片成为老大,除了敢冲敢打之外,还特别讲义气,所以才能让兄弟们信服。

若论年龄,刘云坤比豹子还大两岁,但在社会上混,主要靠的是实力,所以刘云坤平时称呼豹子也是叫豹哥。

他给豹子打电话其实是两个目的,首先核实一下那个混混所说的,如果是真的话,其次他想让豹子出面,在蒋志超面前说说好话。

出乎刘云坤预料的是,向来以义气为重的豹子,在证明那个混混所说的一切属实之后,居然不再搭理刘云坤,让刘云坤自己摆平这件事情。

豹子心里清楚,刚刚为了自己和兄弟们,蒋志超甚至不顾自己江城老大的面子,当街给范建明下跪,现在刘云坤惹上的又是那个范建明,他哪里还敢让蒋志超出面说情?

万一一言不合,蒋志超又给范建明下跪,那豹子欠蒋志超的情,这一辈子都还不了了。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方面的因素,别看豹子年轻,能够混到现在这个地步,也算是比较有城府的人。

虽然蒋志超惊天一跪,确实有点感天动地的意思,可豹子觉得他是在演戏。

就算蒋志超所讲的在S国的故事没有一点水分,豹子觉得,范建明既然能够混到那种骇人听闻的地步,一定有自己独到之处,功夫恐怕还是次要的,最重要的应该是为人。

既然范建明能动用那么大的势力救蒋志超一命,刚刚那种情况下,蒋志超只要说两句好话,范建明肯定不会不依不饶,根本用不着当众下跪。

但蒋志超却跪了。

看起来他好像跌了面子,其实却让人感到他义重中如山,一下子收买了豹子兄弟们和范建明两边的心。

豹子觉得蒋志超演的太过了,所以接到刘云坤的电话之后,打死他都不愿意再去求蒋志超,而且他很想看看,在自己不出面的情况下,蒋志超会如何摆平这件事情?

刘云坤不明就里,还以为豹子是被范建明吓破了的,这下更是慌了神,赶紧让几个兄弟离开,万一被范建明撞上了,再想赔礼道歉也就晚了。

兄弟们离开之后,刘云坤才打电话给范建明,没想到蒋志超居然把手机接了过去,而且当面承认,范建明就是他的老大,这件事情不可能就这么被翻篇。

刘云坤想死的心都有,他做梦都没想到,范建明居然能在国外救了蒋志超一命,而且功夫真的那么厉害,看来在医院门口被他一脚踹断两根肋骨,还真不是碰运气。

刘云坤的双腿已经发软,如果蒋志超这时站在面前,他立马就会扑通一下跪倒在地。

现在蒋志超还等着他的回答,刘云坤微颤颤地说道:“超……叔,我跟豹哥在一起多年,豹哥也是你的好兄弟,看在豹哥的面子上,你老人家就饶了我吧?”

“不是我饶不饶你的问题,这要看我老大的心情,听说你还想把他驱赶出江城?”

“没有,没有,我跟范建明其实是同学,那句话是跟他开玩笑的。”

“范建明是你叫的吗?”

“哦,不,是范哥,范哥!”

蒋志超冷声道:“你用不着在这里跟我啰嗦,反正我老大心情不好,接下来我不管你怎么做,只要我老大开心了,这件事才算翻篇,否则……”

“是、是、是,我再去求范哥,我再去求范哥。”

蒋志超把手机递给范建明,范建明刚刚“喂”了一声,刘云坤便声泪俱下地哀求道:“范哥,你饶命呀,这次你要放过我,我刘云坤这一辈子给你做牛做马,为你做什么都可以。呜——”

范建明一下子心就软了。

怎么说刘云坤现在也是个成年人,而且还是社会上混混中的一个小老大,站在那里也算是条汉子,居然失声痛哭起来。

虽然这一阵哭声,洗刷不了学生时代范建明所遭受的耻辱,但让范建明在这种情况下,不依不饶地痛打落水狗,他还真有点于心不忍。

“刘云坤,”范建明不解地问道:“有件事我始终没明白,读书的时候你老欺负我,这么多年我也没招惹过你,你怎么会对我如此刻骨铭心地深仇大恨?七年没见面,一见面你就开打,究竟怎么回事?”

“对不起呀,范哥,是我刘云坤有眼无珠,狼心狗肺,招惹上了你……”

“少扯没用的,回答我的问题。”

“范哥,你就饶了我吧?我……我……”

“你不想说是吗?”

“我说,我说,还不是为了李倩倩吗?当初她跟张国栋好,我心里一直惦记着,但却没有机会,这次听到她在方雅丹的胁迫下跟你领的结婚证,所以……”

“你丫的不是已经结婚了吗,怎么还想到打她的主意?”

坐在后面的陈玲玲闻言,眼睛又闪过一丝亮光。

“对不起!范哥,我就是异想天开,白日做梦,你放心,我这辈子再不会去想她了。范哥,你大人有大量,这次就放过我吧?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