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豪门少奶奶

团宠豪门少奶奶

作者:翼待时飞
主角:宴清霍骁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5 17:39:21

《团宠豪门少奶奶》小说的作者是翼待时飞故事讲述了宴清霍骁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试读:她挑眉,薄软的浴袍里伸出一只白白嫩嫩的小脚丫子,软得像蛇,轻曼地勾上他的脚,沿着裤管,还要继续大胆地向上覆去。果然,某人有了反应。下一秒,霍骁暴起。钢笔笔尖在文件上溅了一大片墨渍,他反身掐住宴清脖颈,她整个人猝不及防,撞上后面冰冷的墙。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咖啡放在桌沿。”

屋里响起男人低醇悦耳的声音。

她走进去,放下果盘,正好与抬眸的霍骁四目相对。

眼睛幽深如渊望不见底,却在触到她的瞬间凝结成冰,他拧紧眉心:“你进来干什么?”

当然是来恶心你啊。

她笑吟吟说:“老公,这么晚还处理这么多事,好辛苦。”

握着钢笔的指尖收紧,霍骁低头不言,像没听见她的话。

“老公,你什么时候休息?”

对方不答。

这是霍骁惯用的冷暴力。

宴清嫁给他前两年,以为年少的欢喜,对他的炽恋,和自身的热情,能焐热他冰冷的心。

可如果一个人不见你不听你不愿和你说话,把你视作空气。

再如何沸腾于心的爱意也会消磨殆尽。

宴清不以为意地笑笑:“那我陪老公一起好了。”

她走到霍骁身边,看了会他批阅的文件,商业相关无甚乐趣。

她又走到窗边向外张望,静谧湖水在夜灯下泛着凉意的光,湖面飘起浅淡雾气。

她打了个哈欠。

复又折回到霍骁这里。

霍骁的油盐不进和极尽冷淡曾让‘宴清’无计可施,伤心欲绝。

但她不是书中的宴清。

她挑眉,薄软的浴袍里伸出一只白白嫩嫩的小脚丫子,软得像蛇,轻曼地勾上他的脚,沿着裤管,还要继续大胆地向上覆去。

果然,某人有了反应。

下一秒,霍骁暴起。

钢笔笔尖在文件上溅了一大片墨渍,他反身掐住宴清脖颈,她整个人猝不及防,撞上后面冰冷的墙。

男性威压欺身而上。

铺天盖地,汹涌而危险的男性荷尔蒙,席卷宴清周身。

“你找死?”

霍骁与她靠得很近,鼻尖几乎与她相碰,薄唇吐出的字像持续不断在钢琴上摁下低音键,又沉又劣,“宴清,你忘了结婚时我和你说过的话?我永远不会碰你,更不可能爱上你,劝你死了这条心,到现在你还执迷不悟,还想勾引我,下不**?”

脖颈间的力道加大,痛意和窒息感双双袭来,她泪盈于睫,但还是艰难地说:“可是,我,我爱你……”

不出意外,她看见霍骁望她的眼神,已如脚底一块甩不掉的口香糖般憎恶。

奇怪。

她是想恶心霍骁,怎么现在,自己也有点恶心。

不仅恶心,额头湿湿的,好像出了虚汗。

浑身发冷。

话还没说完,她控制不住,吐了霍骁一身。

霍骁下意识推开她,她直挺挺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安静下来的霍宅再次变得不安生。

凌晨两点,林医生直奔景兰秀苑,查看情况后,对霍骁和宋沁娴道:“夫人,小霍总,少夫人高烧38度7,看情况,几个小时前应该已高烧过一次。她现在身体十分虚弱,等烧退后,需要静养几天。”

宴清躺在床上,面色惨白。

霍骁看了她一眼,想起管家给他打电话时说的话:“夫人从泳池里出来浑身湿透,衣服还没干,就念叨着要给您做饭,做了一桌菜,枯等您一晚上,您没回来,她伤心过度晕了,我们才发现她高烧40度……”

她真的没骗他。

可那又如何。

一切是都她自找的。

今晚过后,他厌恶她到极点,一丝丝的怜悯,他都不可能施舍与她。

用户评论(已有0条评论)

昵称:
表情
发表评论
注: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哦,请文明发言!
最新评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