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东皇战神

东皇战神

东皇战神

来源:掌中云 作者:风残枫叶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5-26 09:57:43

主角叫叶谦唐雨柔的小说叫做《东皇战神》,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风残枫叶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李凤霞夫妇也急忙往后拉扯着唐雨柔:“妈知道你想嫁入豪门,可人家孟少看上的是雨欣,是雨欣……”“不,妈,他不是孟少,他是……”唐雨柔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白莉莉很是鄙视的说道:“叶谦连门都进不来,怎么可能向你求婚,你不要总是对一个**抱有希望啊。”

“闺女,你消停点吧,千万不要再生事了。”

李凤霞夫妇也急忙往后拉扯着唐雨柔:“妈知道你想嫁入豪门,可人家孟少看上的是雨欣,是雨欣……”

“不,妈,他不是孟少,他是……”唐雨柔真的想冲上去拽下那张鎏金面具,看看究竟是谁。

“他是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绝对不是叶谦那个小野种。”

李凤霞火急火燎的呵斥道:“你再闹下去,你奶奶会把我们逐出唐家的,我们住的房子也会被收回去的,你想想咱们家现在的处境啊。”

“阿姨说的没错,雨柔,你清醒点。”

白莉莉不屑的分析道:“如果叶谦真的和孟家交情深厚,怎么可能有那么多人把他当**,所以这只能说明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叶谦他就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被人当场泼了几盆子冷水,唐雨柔彻底怔住了,人也冷静了不少。

虽然她觉得台上的迷彩男人不是孟子良,但是也的确不可能是叶谦。

哪怕再像,也只是像。

若是叶谦能搞出这么大的求婚场面,也不可能被人挡在门外。

终究还是她的一厢情愿!

“妈,是我的错,我太激动了,我太希望叶谦出现了,”唐雨柔也黯然叹了口气,失落无比。

“哼,你知道就好,叶谦这**真是我们家的扫把星,人不在这,都能影响你的情绪,”李凤霞心中窝着火。

“来了,快看,孟少下台了!”

“雨欣,快去啊。”

唐老太太等人激动不已,不断的催促。

看到迷彩男子龙行虎步的走下了求婚台,聚光灯下的唐雨欣双手捂住了嘴巴,生怕自己尖叫出声,有失她孟太太的身份。

这一刻,终于来临了。

她幸福羞涩的主动走了过去,心中迫切期待迷彩男子牵起自己的手。

很快,浓妆艳抹的唐雨欣就挡在了迷彩男子的面前。

她甚至伸出带着白手套的右手,主动握了过去。

“孟少,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唐雨欣故作羞涩的低下了头。

这一刻,好多人拿着手机,齐齐拍照,想记录下俩人浪漫牵手的画面。

迷彩男子的手也终于缓缓的抬了起来。

此刻,唐雨欣别提多激动了,还得意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唐雨柔,炫耀不已。

她马上就要飞到枝头变凤凰了,唐雨柔这个野鸡这辈子都比不上她。

一切都尘埃落定!

唐雨柔的心情已经失落到了极点,终于承认了这个现实。

迷彩男子即将牵起唐雨欣的手,真的不是叶谦,真的不是!

赤果果的一幕,让唐雨柔心中最后的幻想也破灭了,她感觉自己一下子陷入了无尽的黑暗,没有一丝的光亮。

在这最后一刻,叶谦终究还是没能进来找她!

“为什么你做不到,还要承诺。”

“叶谦,我一次又一次的相信你,可你却一次次的骗我。”

那段时光是叶谦一生中最深的记忆。

他的身后,钟映雪一直在偷偷打量,甚至有些意乱情迷。

这个男人没有娱乐圈小鲜肉的五官,扔到人群里,她甚至都不会多看几眼,这大概也是她舞会上会看走眼的原因。

可现在叶谦就在面前,她却发现这男人很阳刚,耐看,散发的气势犹如发号施令的龙主,怪不得叶谦敢当众对韩雅菲提出要求。

叶谦突然转身,见钟映雪正花痴的望着自己,神色淡然:“你老盯着我看干嘛?”

“没……事。”

钟映雪脸颊发烫:“我只是被您对您夫人的深情所感动了,您对您老婆真好。”

“夫人?老婆?”

叶谦居然笑了,可下一刻脸又拉了下来:“我丈母娘一直不同意,还没领证。”

“不过今晚在帝豪花园我要向她求婚,不知道她会不会答应,”叶谦莫名有点紧张。

“她会!”

钟映雪恨不得替唐雨柔答应下来。

大概是意思到自己比当事人还激动,她脸色泛起了一抹少见的红晕。

“叶总,我会继续帮您把关求婚现场,您放心,保证您今晚求婚顺利。”

叶谦点点头,他知道孟蔚然肯定把今晚的事都安排好了。

可想起上次的乌龙,他难得放话警告:“告诉孟家那个小眼镜,我老婆叫唐雨柔,他要再记不住就可以滚蛋了。”

钟映雪汗颜,也就叶谦敢这么称呼孟家的大管家。

“叶总,绝对不会再错了。”

叶谦先是大闹葬礼,冲撞了龙主。

现在又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害的叶雯被普凌开除,损害叶家的利益,死有余辜。

“今晚大人物的现场求婚,我们得去,这才是眼前的大事。”

叶雯不想再提晦气之人,急不可耐道:“我们若是能跟大人物攀上关系,说不准我还有机会回到普凌呢。”

“你说的对,快,通知叶家的人,今晚我们要盛装出席,”叶建龙精神一震。

既然龙主一时联系不上,先巴结上大人物,对叶家也是好的。

另一头,叶谦在小区楼下,正好遇到了来找唐雨柔的白莉莉。

“你太让我失望了,能力不行就退位让贤吧,再敢生出事端,有你们一家哭的时候,”唐老太太毫不留情的说道。

“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了。

唐雨柔沮丧无比:“我被降职了,奶奶再也不重用我了。”

她早知道会有这一天,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的快。

“雨柔在公司连一点权力都没了,全是你这**害的,你个灾星,”李凤霞知道后,气的破口大骂。

叶谦眼神一瞬间冷冽无比:“哼,有他们后悔的时候。”

另外一头。

唐老太太别墅。

“妈,今天他们能进去舞会,该不会叶谦真有什么背景吧?”唐永刚沉思片刻后说道。

唐鹏极其不屑:“爸,他就是一个野种,能有什么背景。”

“我听说是唐雨柔和白莉莉糊弄门口保安,说是钟映雪的学妹,才混进去的。”

“倒是那**居然也要过情人节,还当众要求韩雅菲给他唱歌,真是笑死我了。”

“哈哈哈哈……”

想到唐雨柔一家灰溜溜逃离的样子,大家笑成了一团。

“哼,唐雨柔一家居然敢在舞厅门口折我面子,必须让他们吃点苦头,没有唐家,他们算个屁,”唐老太哪怕参加了舞会,也因为最初丢了面子而气愤。

“奶奶,别生气,我们有孟少,最后还不是进去了。”

唐雨欣兴奋的期待道:“现在子良去帝豪花园布置求婚现场了,他说明晚要给我一个大大的惊喜。”

等孟子良向她求婚了,全市都知道她即将嫁入孟家,让唐雨柔给她当丫鬟都轻而易举。

深夜,某五星级酒店。

孟子良通着电话,得意极了。

“大哥,你放心,他们已经上钩了。”

“明江市恰好来了个神秘大人物,可间接帮了我们大忙了。”

“这大人物是谁根本不重要,你看我来个鱼目混珠,瞒天过海。”

“越有钱的人越容易骗,我们要发大财了。”

“什么?求婚?那算个屁。”

“我也能在帝豪花园搞个隆重求婚,让我自己露露脸,到时候骗的他们找不到东西南北,明晚你就瞧好吧。”

挂了电话,孟子良兴奋的又叫了两个嫩模。

唐雨欣翻了个白眼,沾沾自喜:“以我的猜测,收购普凌的肯定是孟少。”

“虽然咱们昨晚进去了舞会,可是最开始竟然被普凌拒之门外,孟少知道了,怎么可能饶过他们,当然要为我出这口恶气。”

“收购他们算是小惩大诫,没让他们一夜破产就不错了。”

唐雨欣笑的轻蔑。

“天啊,孟少对雨欣太好了。”

“雨欣,你跟孟少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别墅里,几个来巴结唐雨欣的亲戚,恭维声不断。

唐雨欣的下巴都快抬到天上了。

等她嫁给孟子良,一句话就能明江的所有人俯首称臣。

“雨柔啊,今晚你可一定要去现场哦,”唐雨欣神气十足的声音响起。

“我就不去了,我今晚要……”唐雨柔下意识的推托。

别人的求婚现场,她去干嘛,那个脸,她丢不起。

“要什么?要跟叶谦那**在家里吃个烛光晚餐过情人节吗?”唐雨欣捂着嘴窃笑道。

被猜了个正着,唐雨柔脸色一下子羞红无比,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

李凤霞夫妇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们怎么就生了个这么不争气的女儿。

“唐雨柔,你也就那点出息了,”唐老太太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唐雨柔一眼。

她扫着唐家众亲戚:“今晚,咱们唐家所有人都要盛装出席,去帝豪花园看孟少对雨欣的现场求婚。”

“让我们一起见证唐家的崛起,见证雨欣人生最幸福的时刻。”

“谁要是敢不去,就等着被逐出家门吧。”

说话间,唐老太太警告的扫了唐雨柔全家一眼。

今晚一过,唐家将成为明江市唯一和华夏四大世家结亲的家族,冉冉升起的新豪门。

“雨柔啊,记得叫上你家那**男人。”

“你什么你,这是唐雨柔小姐,是贵宾,没有邀请函也能进来,你是什么东西,居然也敢找唐小姐麻烦,”曹秘书恼怒道。

他额头吓得都是冷汗,唐雨柔可是收购普凌风投的神秘人物特意叮嘱的,必须以最高规格的礼仪接待。

幸好他没有把人轰出去,不然工作都得丢掉。

这么大的动静,舞厅的人全都围了过来。

“出什么事了?”钟映雪身穿火红的舞裙,优雅的走了过来询问道。

“钟总,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得罪唐雨柔小姐,”曹秘书急忙上前汇报。

白莉莉见状,也趁机壮着胆套着关系:“钟学姐,我和雨柔是跟你一个学校毕业的,你一直都是我们学习和奋斗的目标。”

钟映雪淡淡扫了白莉莉一眼,根本没放在眼里。

这些年有多少应聘的人打着是她学妹的名号,想进普凌风投工作,她早就厌烦了。

不过唐雨柔的名字,钟映雪却丝毫不敢忽视。

她柳眉一竖:“曹秘书,把破坏舞会秩序和气氛的人扔出去。”

钟映雪傲然一挥手,连看都没看孙超。

几个职业保镖立马上前,像拖死狗一样拖起了孙超。

“认识我干嘛?在你面前,孟家又算什么,”孟蔚然似乎在泡牛奶浴,声音雍散。

华夏四大世家在叶谦这个龙主面前只有俯首称臣的份。

若不是她当年救了叶谦一命,也不敢自称叶谦的姐姐。

唐家众人互相对视,面面相觑。

难道这野种真的认识孟蔚然?

“啪!”

这时,唐雨欣一个箭步上前,毫不犹豫将叶谦手中的手机夺了过来。

她耻笑道:“喂,这**找你演戏,给你多少钱啊?我出双倍。”

“*婢,竟敢对我弟弟口出狂言,”孟蔚然一听,当场暴怒。

全华夏竟然有人敢对龙主不敬,死有余辜。

“你竟敢骂我?”

唐雨欣气的火冒三丈,辱骂道:“哪里来的老女人,竟敢冒充孟家,活得不耐烦了。”

“别以为叶谦找你演戏,就能蒙骗我们。”

唐鹏将话题拉回来,点出关键:“我想孟管家说的唐小姐一定是指唐大小姐,我看就是送给雨欣的。”

“这可不一定,唐家又不止一个小姐。”

“对,我们都是唐家的人。”

其他亲戚闻言,顿时都不乐意了。

唐雨欣努力回忆着,突然尖叫道:“奶奶,我想起来了,是他送我的,一定是他。”

“你慢点说,到底怎么回事?”唐老太太迫不及待的追问。

唐鹏言下之意摆明是在告诉众人,他们这一脉才是唐老太太的心头肉。

众人都知道唐鹏深得老太太喜欢,哪还敢再争下去。

“好,等情人节孟少向你求婚了,20号婚礼当天,奶奶亲自为你穿上孟家送来的婚纱珠宝,让你风光出嫁,”唐老太太一锤定音。

“谢谢奶奶,”唐雨欣欢呼雀跃的差点蹦起来,幸福来的太突然了。

“奶奶您别太高兴,我有一个坏消息。”

这时,唐鹏故作无奈叹了口气:“我刚接到爱康医院孙少的正式通知,他们取消了所有药品订单,明确说明不再和我们唐氏药业合作。”

“**!”

唐老太太脸上笑容瞬间僵住,破口大骂:“唐雨柔,你干的好事。”

“老三,看看你教的好女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这消息,真是晦气。”

他们家是一个老旧小区,80平米的小三室,房产是唐老太太的。

“你说你这嘴怎么那么能吹,还要带我们去参加舞会,你怎么不带我们奔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