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总裁大人宠上天

总裁大人宠上天

总裁大人宠上天

来源:掌中云 作者:药不能停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6 14:42:32

为大家提供《总裁大人宠上天》小说在线阅读,是作者药不能停精心创作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经典小说,主要人物是苏萌司厉寒,小说讲述了:蓝影看见苏萌半天没说话,原本红润的脸颊似乎也越来越白,这才觉得搬回一局。知道自己到底身份,怕了吧!她挺了挺自己傲然的胸,得意的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期待不?期待的!好像看看这小三卸妆后的模样啊!看这样子,怕是还没有原配好看吧?

不怪路人们一眼认定苏萌是豪门正太,实在是她出车门时候的气场能够镇住全场。

试问哪家小三被正太赌了一个正着,还能够这么淡定从容,潇洒霸气的?

蓝影到底在国外混了几年,演过不少的撕逼剧,愣了几秒好,才反应了过来,她腾地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伸着手指指着苏萌,“你你你……”

“你”了半天,她才发现自己是手指的高度居然只到对方的肩膀处,想她一米六二的身高,居然比对方矮出半个头!

顾得不脚踝的疼痛,她急忙捡起地上的鞋子,穿在脚上,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勉强和苏萌平视,如此一耽误,她还没来得及说话,苏萌又从包里掏出来二百块钱,“哦,你的鞋跟断了啊!来,再拿两百块去,买双鞋子穿?”

小美人脚扭伤了,看着都很心疼啊!

人群再次沸腾了!

【豪门正太再打脸,给找上门挑衅小三二百块钱买鞋子,暗喻对方是**!】

两百块?

买鞋子?

蓝影瞬间怒了,这是看不起谁?

知道她脚上这双鞋子值多少钱吗?

两百万好嘛!

“**,谁让你坐我厉寒哥哥的车的!”说完,蓝影才发现自己的话似乎没有说在点子上,连忙又补充了一句,“你知不知道,他是我未婚夫!”

未婚夫?

只是未婚夫?

苏萌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还好,还好,不是有妇之夫。

她的宝贝女儿就要回国来发展了,可不能被媒体曝出,她的妈咪勾搭有妇之夫,那样会对宝贝女儿的事业发展不利!

蓝影看见苏萌半天没说话,原本红润的脸颊似乎也越来越白,这才觉得搬回一局。

知道自己到底身份,怕了吧!

她挺了挺自己傲然的胸,得意的笑了。

苏萌是平胸,看着蓝影那36D的完美身形,没有多羡慕,就是单纯的很欣赏。

然后,她伸出了自己的手,捏了捏蓝影的胸。

她的手在圈子里有一个很出名的名字,叫做鉴*神手。

因为她只要动手摸一下,立马能判定这个人有没有隆胸。

不要问她这项能力是怎么炼成的,她失忆了,什么也不记得了。

伸手一摸,心下立刻了然。

居然是人造的,可惜了!

她那一脸遗憾的表情落进蓝影的眼里,终于让她得到了片刻的满足。

嫉妒吧!

羡慕吧!

长得高有什么了不起!

女人没有胸,就什么也不是!

这是她的经验之谈 ,想当初她刚刚混影视圈的时候多么可怜,自从有了这傲人的事业线,她做什么都是顺风顺水的。

唯一的不顺,就是嫁给司厉寒。

“你干什么?拿开你的脏手,你别碰我,我警告你,厉寒哥哥是我的未婚夫,你最好离她远一点!”

蓝影一把拍开苏萌的手,愤怒的对苏萌喊。

苏萌虽然对司厉寒的长相和身材有点兴趣,可是这个男人吻技实在太差,让人提不起兴致,而且,一想到她的三个孩子,她也顿时失去了和男人勾搭的兴致。

“好了,小美人!你放心吧!我对你的男人没有兴趣,长得虽然不错,身材马马虎虎,可是刚刚我们吻了两次,他可是那吻技,实在太差,我还真看不上!”

看不上?

还吻了两次!

要知道,她和厉寒哥哥订婚了二十多年,连手都没有牵过!

她视若珍宝的男人,这女人居然看不上?

“啊啊啊!*女人,我要杀了你!”

苏萌觉得不可思议,她说什么了?这个女人就要**!

“小美人,你要冷静!你的胸可经不起你这么生气,虽然填充的硅胶质量不错,但是你情绪起伏这么大,还是有炸胸的危险的!你这胸一旦炸开了,再想缝合回去可就难了!”

蓝影觉得自己耳朵可能出现了问题,这个女人她在说什么?

她怎么知道自己隆过胸的?

这事,她根本就没有何任何人说过。

而且隆胸的时候她用的是别人的身份,她能保证就算是司厉寒亲自去调查都得不到她隆胸的证据,这个女人是怎么知道的?

是了,她一定是乱说的,她根本就不可能知道!

“你在说什么?谁隆胸了!你才隆胸了!你全家都隆胸了!自己飞机场,还见不得别人胸大吗?”

苏萌还真不是见不得,只是单纯的很欣赏,哪怕是隆的,她也觉得没有什么。

“呃……我还有一个小问题想要请教一下,有很多人都说,女人胸大无脑,我想问一下你,你在没有隆胸之前,智商也这么不够用吗?”

苏萌问的认真,她是真的希望能得到答案。

要记得她生完孩子后醒来,胸部涨奶,妥妥的36d啊,可是后来三个孩子吃奶,越吸越小,没两个月就32A了!

哎,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

不过,谁还没有个巅峰时刻呢。

36d的风光她也曾有过。

蓝影简直要被她气死了,既然说不过她,那就打死她!

她突然发疯似的朝苏萌扑过来。

苏萌见蓝影朝她冲了过来,她非常善意的替蓝影拉开了车副驾驶的门,还非常好心的,用手帮她护了护头顶。

蓝影的鞋跟掉了一只,冲过来的时候一个踉跄,整个人就趴进了副驾驶。

这智商果然是不够用啊!

说的这么义正言辞,好像不是她们堵住了小宝的风口。

苏萌哪里有心情和她们对骂,抬起脚直接就踹了过去。

这些人大多是今天找来的和小宝对戏的群演,都是符合剧中膀大腰圆又凶神恶煞的形象的。

只是肥胖往往伴随着笨拙。

苏萌一脚踹在了一个老婆子的身上,那老婆子站立不稳,向后倒去,然后像是多米洛骨牌似的,一个人带倒一大串。

就连站在门口的薛导和司厉寒都差点被波及。

苏萌抱着孩子出门时的样子,样子有点像是一头母狼。

司厉寒几次三番被苏萌暴力对待,第一次瞧见她对别人暴力,心里居然不是鄙视她,反而觉得她姿势好飒!

难道是被虐待的次数多了,他对苏萌产生了斯德哥尔摩,也就是被虐待综合征?

呵呵呵!

司厉寒不再敢相信自己是这样一个人,可事实就是,他盯着苏萌以及苏萌抱着的孩子看,脸上莫名就有一种满足。

哪怕,他已经看过了苏玉泽和二宝做的DNA鉴定报告!

其实,就算没有基因检测报告,就冲着二宝的长相,也能猜出这孩子就是苏陌的。

所以,他的满足从何而来呢?

看到小宝的脸色吓人,他心中莫名的心疼又是从何而来呢?

他陷入自己诡异的思绪里。

还是薛导一眼看出了端倪,问场务,“苏二呢?”

“苏二?和小赢月在一起的那个小男孩吗?没看见呢!小赢月刚刚就是自己一个人在这卸妆的,然后突然就晕倒了!我就给你打电话了!”

“小赢月晕倒了,你为什么不直接将人抱到保姆车那边去,还弄了这么多人在这围观!”

“可以直接抱过去吗?我以为要让她躺着不动了!”场务今天一天都被骂的很惨,已经到了动辄得咎的地步,眼看着好不容易熬到了收工,没想到又出现这么大一个纰漏。

他小声的替自己辩解,“大家都说她身上带着诅咒,我哪里敢碰她!”

他的声音虽然很小,但是门口的几个人还是听清楚了!

苏萌冷冷的看了场务一眼,对薛导说,“薛导不愧是国内知名导演,御用班底都是拍灵异片出身的么?还诅咒?从来都只听说过,颜值不够,演技来凑的,没想到,你们剧组是演技不够脸皮来凑!”

薛导被苏萌的话噎的你直咳嗽,不过,现在也不是辩解的时候。

且不说,小梓妍和他可能存在的血缘关系,就单单只是他剧中的演员,也不能出这样的事情!

“好了,梓妍妈,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先送梓妍去医院,我和你公婆留在这里找苏二,就冲着这检测出来的血缘关系,请先相信我一回。”

苏萌不可能抱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去找另一个不知所踪的,只能先将小宝抱上车。

小宝身上的夹袄已经脱了下来,可她的体温依然高的吓人。

苏萌刚将小宝放好在位置上平躺,想给她绑上安全带,就去开车,司厉寒已经钻进了驾驶室,“你陪孩子坐着,我送你们去医院。”

苏萌没想到司厉寒这个时候会帮忙,心下讶异了一下,还是在小宝身边坐了起来。

车子很快发动,然后像利箭一样飞了出去。

苏萌记挂着二宝的安全,又拨了几次二宝的电话,见电话还是无法接通,她看了一眼时间,下午三点半。

相隔十二小时的时差,大宝所在的国家现在是凌晨三点半。

苏萌心下焦急,但还是拨通了大宝的电话。

铃声响了两声,大宝低沉的奶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妈咪,有事?”

苏萌的脸上已经没有了泪水,“查一下二宝手机定位,另外,查一下小宝刚刚所在的化妆间里发生的事情!”

“好的,妈咪!”

被铃声惊醒的大宝语气里没有一丝的不耐烦,也没有询问为什么,而是直接从床上翻了起来,人还未完全清醒,手指就已经在电脑键盘上熟练的*作起来。

一分钟后。

“妈咪,二弟的定位追踪,显示他在一辆急速行驶的汽车上,和你们现在所在的是同一条马路,不过方向相反,小宝之前所在的化妆间内部没有监控,外面有几处监控,但是都被破坏,我正在试图修复,大约需要三分钟。”

苏萌又看了看时间,“好!”

三分钟后,一份完整的进出过化妆室的人员名单发到了苏萌的手机上。

“妈咪。”

“嗯,我现在在送小宝去医院的路上,二宝那边的事情你能搞定吗?”

“妈咪,放心!”

“辛苦你了。”

三点半把儿子叫起床,苏萌是不忍心的,可是二宝和小宝同时出事,以她的能力,只能护住一个,至于薛导和她那突然冒出来的“公婆”,她是并不信任的。

“妈咪,有我在,你放心。”大宝再次强调。

平缓又镇定的嗓音无遮无拦的钻入她的耳朵,瞬间安抚了她狂跳不止的心,是的,五年来,无论遇到什么事情,她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她的大儿子沉稳干练,二儿子活泼机敏,小女儿天真可爱,每一个都能在恰当的时刻给与她温暖和依靠!

苏萌挂了电话,整个人气场就变了。

司厉寒在驾驶室里开车,心头莫名的一悸。

他在想,是谁,这么快能平定这个女人的情绪?

难道,他除了苏陌,还有一个强大的劲敌?

司厉寒突然就觉得自己很惨,想他一个堂堂司家的少爷,手中握着盛世集团不可估量的财富,在这海城也算得上功成名就,偏偏情路这么坎坷。

有一个因为父母一句戏言就缠着他不放的“未婚妻”!

他留了二十三年,出淤泥而不染的第一次,莫名其妙被一个男人给采摘了!

做了五年素心的和尚,再一次让他有了冲动的女人,居然是两个孩子的妈!

好吧!

他一点也不歧视单亲妈咪,也可以忽略孩子们的爹地!

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他就坐在这女人的前面,离她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