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一胎三宝,总裁爹地超能宠

一胎三宝,总裁爹地超能宠

一胎三宝,总裁爹地超能宠

来源:掌中云 作者:药不能停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6 14:49:57

《一胎三宝,总裁爹地超能宠》(药不能停)全文预览在哪看,这里提供第1章 将错就错小说在线阅读。以前给邀请卡都邀请不来的人,现在居然要主动来参加开机宴?薛导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觉得不可思议。又盯着远处的二宝看了几眼,真有那么像陌陌吗?说实话,陌陌出生那几年,他这个做舅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今天,陡然见到这苏二,眉宇间和陌陌童年时候的样子有些相似,一时按奈不住,就拍了照片,发给妹妹,原本只是想宽慰一下妹妹的思子之情,没想到倒是直接把妹妹给弄哭了。

“二哥,这孩子是谁?你在哪见到的?”薛小雅一边哭一边追问。

“就我新剧里一个小演员。”说是小演员的经纪人,旁人怕是很难消化,薛导可不想给人解释半天。

“他几岁了?”薛小雅一听不是大街上的路人,悬着的心落下了一半,既然是剧组里的人,那想必是可以见到的。

这问题可把薛导给难住了。

苏梓妍几岁来着?

三岁,四岁,五岁?

“这个我说不准,看着个子还好,可能不到五岁!”

不到五岁?

薛小雅又放下了一半的心,“二哥,我今天看到新闻,你的新剧是在五洲大酒店办开机宴吧!我和老苏过去凑个热闹,你和门口的迎宾打个招呼,我们半个小时后就到!”

薛导:“……”

以前给邀请卡都邀请不来的人,现在居然要主动来参加开机宴?

薛导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觉得不可思议。

又盯着远处的二宝看了几眼,真有那么像陌陌吗?

说实话,陌陌出生那几年,他这个做舅舅的,常年奔波在外,对自己那外甥小时候的模样,还真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想到自己妹妹中年失孤,这几年,苏家的生意又被司家侵吞蚕食的所剩无几,日子过的着实苦闷,又替妹妹感叹了一回,随即,招呼了一个人,去门口给迎宾打招呼。

六点半,开机仪式正式开始。

大红的摄像机被大红绸遮盖,同样铺着红绸的还有供桌,供桌上面是香炉,左边还有一头烤乳猪,说不上有多迷信,但更多的是一种精神寄托,希望一切顺顺利利。

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大家把手中的祭香**香炉的时候,突然,供桌一脚的红绸烧着了。

今日有风。

风仗火势,火仗风微,红绸瞬间燃着一大片,供桌上滚过一片狼藉的浓烟。

排队等着敬香的艺人们吓得惊叫连连,纷纷往后退避。

可女演员们的标配一般都是长裙摆外加高跟鞋,平时摆拍没什么问题,一旦发生点什么,就很容易摔倒。

一个人摔倒还容易带倒一片。

现场顿时一片混乱。

二宝在人多的场合,一般都会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见形势不对,早早的就拉着小宝出了等待敬香的队伍,站在了人群的大后方。

制作人和导演脸上都不好看,他们走这个形势,祈祷的就是开机大吉,收视大卖,期待拍摄的过程顺顺利利,怎么也不会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当然,更不愿意看到。

媒体人倒是很高兴,一个个举着手机认真的拍着。

经验老道的记者要么在心底起草新闻的标题,要么已经开始盘算,剧组会给他们多少消息封锁费。

无论是哪一种,都比单纯报道一个开机仪式好处多的多。

五洲大酒店的消防还算给力,供桌上的火已经被扑灭,但是空气中的焦糊味却很重,大家的心情都很不好。

就在这时,一个身材窈窕的美女走到导演和制片人的面前,面色羞窘的开口,“导演,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知道你的心情不好,但是我还是有一件事情,不得不麻烦你,我的钻戒丢了!”

薛小刚仔细分辨了一下说话的人,是米苏。

之前参演过他的另一部剧,在国内算不上很红,但名气和口碑还都不错。

这一次,在《赢月传》中扮演赢月的妹妹赢珠,算是一个还算重要的配角。

见米苏急的眼泪都要往下掉,薛导下意识问了一句,“米苏,什么钻戒?”

“薛导,是我今天下午拍摄的珠宝曼佘的产品,我因为急着赶咱们剧组的场子,没来得及卸妆就来了这里,刚刚洗手准备敬香,我就把钻戒收进了包里,没想到,就刚刚这么一会儿,它就不见了。”

米苏转过脸,那张甜美可人的小脸上,带着真诚的恳求,“我丢的是曼佘的新品,麻烦大家帮我找一下好吗?曼佘的东西都贵的吓人,我和我的经纪人就是倾家荡产,也赔不起啊!”

这话倒是不错,曼佘对应的就是慢奢,销售理念和轻奢品牌类似,营销的是高品质生活,让生活奢侈起来,慢慢享受。

普普通通的一颗钻戒,价值都在千万以上。

别说米苏还只是一个二线,就是超一线的明星,赔出这样一笔钱也是让人会肉疼的。

大家同为演员,自然不会彼此为难,纷纷开始帮她找钻戒。

或者说,为了洗清自己身上的嫌疑,大家也要帮着她寻找。

现场的人很多,戒指又很小,哪里能轻易找得到。

这个词在剧组不胫而走,立刻传的沸沸扬扬的。

“嘿,你听说了吗?小赢月有毒,谁和她演戏,谁NG!”

“真的假的?这么恐怖?”

“可不是,你知道今天群演换了几个了吗?”

“虽然之前薛导也经常发脾气,但基本上不会在一个剧刚开拍就这样,太邪门了!”

“我也觉得那女孩有点邪门,一想到日后我也有和她的对手戏,我就紧张。”

“我好像也有几场她的对手戏……”

片场顿时风声鹤唳。

他们似乎都担心,自己和小宝对戏的时候会掉链子。

可人往往就是这样,你越担心什么,就越会来什么!

追着小赢月往湖边跑的老婆子换了一个又一个,就没有一个能把那一份凶神恶煞演绎好的。

追逐的过程也是错误百出。

确实,镜头重拍,浪费的可不仅仅是时间和人力,对灯光、摄影、场地租赁、服道化各方面都有影响,再这样下去,还真不行!

当然,这个时候,薛导也不敢让梓妍拍落水的戏。

如果和她对戏的婆子反复NG,那梓妍岂不是要被反复推下水?

落水可不是跑步,反复的弄,是会出人命的!

薛导皱了皱眉,刚想叫苏二过来商量一下,却见自己的妹妹和妹婿来了。

心下来有些惊奇,自己拍戏多年,还从未见自己的妹妹来探过自己的班。

刚要迎上去说上两句话,却见她的妹妹的目光直接略过了他,在片场里四处逡巡。

“玉泽,你们这是?”若不是自己的妹妹,敢在他的片场这么乱闯,是会被丢出去的!

“孩子……那两个孩子呢?”苏玉泽也很激动,虽然是在和薛导说话,但那目光也没有一秒钟落在他的脸上。

“你是说……苏二和梓妍?”薛导一回想,就明白了,“不会,真的是吧?”

这巧合简直比他拍的戏更像是戏了!

她的宝贝女儿就要回国来发展了,可不能被媒体曝出,她的妈咪勾搭有妇之夫,那样会对宝贝女儿的事业发展不利!

蓝影看见苏萌半天没说话,原本红润的脸颊似乎也越来越白,这才觉得搬回一局。

知道自己到底身份,怕了吧!

她挺了挺自己傲然的胸,得意的笑了。

苏萌是平胸,看着蓝影那36D的完美身形,没有多羡慕,就是单纯的很欣赏。

然后,她伸出了自己的手,捏了捏蓝影的胸。

她的手在圈子里有一个很出名的名字,叫做鉴*神手。

因为她只要动手摸一下,立马能判定这个人有没有隆胸。

不要问她这项能力是怎么炼成的,她失忆了,什么也不记得了。

伸手一摸,心下立刻了然。

居然是人造的,可惜了!

婚了二十多年,连手都没有牵过!

她视若珍宝的男人,这女人居然看不上?

“啊啊啊!*女人,我要杀了你!”

苏萌觉得不可思议,她说什么了?这个女人就要**!

“小美人,你要冷静!你的胸可经不起你这么生气,虽然填充的硅胶质量不错,但是你情绪起伏这么大,还是有炸胸的危险的!你这胸一旦炸开了,再想缝合回去可就难了!”

蓝影觉得自己耳朵可能出现了问题,这个女人她在说什么?

她怎么知道自己隆过胸的?

这事,她根本就没有何任何人说过。

而且隆胸的时候她用的是别人的身份,她能保证就算是司厉寒亲自去调查都得不到她隆胸的证据,这个女人是怎么知道的?

是了,她一定是乱说的,她根本就不可能知道!

“你在说什么?谁隆胸了!你才隆胸了!你全家都隆胸了!自己飞机场,还见不得别人胸大吗?”

苏萌还真不是见不得,只是单纯的很欣赏,哪怕是隆的,她也觉得没有什么。

“呃……我还有一个小问题想要请教一下,有很多人都说,女人胸大无脑,我想问一下你,你在没有隆胸之前,智商也这么不够用吗?”

苏萌问的认真,她是真的希望能得到答案。

要记得她生完孩子后醒来,胸部涨奶,妥妥的36d啊,可是后来三个孩子吃奶,越吸越小,没两个月就32A了!

哎,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

不过,谁还没有个巅峰时刻呢。

36d的风光她也曾有过。

蓝影简直要被她气死了,既然说不过她,那就打死她!

她突然发疯似的朝苏萌扑过来。

苏萌见蓝影朝她冲了过来,她非常善意的替蓝影拉开了车副驾驶的门,还非常好心的,用手帮她护了护头顶。

蓝影的鞋跟掉了一只,冲过来的时候一个踉跄,整个人就趴进了副驾驶。

这智商果然是不够用啊!

说的这么义正言辞,好像不是她们堵住了小宝的风口。

苏萌哪里有心情和她们对骂,抬起脚直接就踹了过去。

这些人大多是今天找来的和小宝对戏的群演,都是符合剧中膀大腰圆又凶神恶煞的形象的。

司厉寒不再敢相信自己是这样一个人,可事实就是,他盯着苏萌以及苏萌抱着的孩子看,脸上莫名就有一种满足。

哪怕,他已经看过了苏玉泽和二宝做的DNA鉴定报告!

其实,就算没有基因检测报告,就冲着二宝的长相,也能猜出这孩子就是苏陌的。

所以,他的满足从何而来呢?

看到小宝的脸色吓人,他心中莫名的心疼又是从何而来呢?

他陷入自己诡异的思绪里。

还是薛导一眼看出了端倪,问场务,“苏二呢?”

“苏二?和小赢月在一起的那个小男孩吗?没看见呢!小赢月刚刚就是自己一个人在这卸妆的,然后突然就晕倒了!我就给你打电话了!”

“小赢月晕倒了,你为什么不直接将人抱到保姆车那边去,还弄了这么多人在这围观!”

“可以直接抱过去吗?我以为要让她躺着不动了!”场务今天一天都被骂的很惨,已经到了动辄得咎的地步,眼看着好不容易熬到了收工,没想到又出现这么大一个纰漏。

他小声的替自己辩解,“大家都说她身上带着诅咒,我哪里敢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