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情海沉沦

情海沉沦

情海沉沦

来源:掌中云 作者:玉堂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6 15:33:14

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韩卿冯斯乾,《情海沉沦》由玉堂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冯斯乾问,“吃早餐了吗。”殷怡摇头,“起床就来找你了。”冯斯乾往餐厅走,殷怡跟在后面,“斯乾,我要出国旅游。”冯斯乾坐下,拾起杂志随手翻阅着,“选定国家了?”殷怡说,“莫斯科,下周举办一个盛大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我们无声无息对视,我蓦地想到什么,一脸心虚捂住嘴,仓皇跑进他的卧室,虚掩了门。我从门缝窥伺着冯斯乾的反应,他站立在原地,无比冷静。

殷怡紧接着拉开门,胸口部位湿了一片,她抱怨的口吻,“我想给你煮咖啡,结果全洒了。”

冯斯乾问,“吃早餐了吗。”

殷怡摇头,“起床就来找你了。”

冯斯乾往餐厅走,殷怡跟在后面,“斯乾,我要出国旅游。”

冯斯乾坐下,拾起杂志随手翻阅着,“选定国家了?”

殷怡说,“莫斯科,下周举办一个盛大的画展,你有时间陪我吗。”

冯斯乾思索了几秒,“时间不很充足。”

殷怡没强求,“那我自己去。”

冯斯乾从杂志内移开视线,移到殷怡脸上,“是自己去吗。”

殷怡表情很微妙,“你什么意思。”

冯斯乾合住杂志,“我安排下,争取推掉部分工作,陪你去。”

殷怡愣在那,半晌没出声,冯斯乾讳莫如深打量她,“不高兴吗?”

殷怡回过神,立刻说,“高兴是高兴,可你出国,那公司的事务——”

她话音未落,冯斯乾笑了,“确实走不开,白让你高兴了。”

殷怡没生气,似乎还松了口气,她不再围绕这个话题,而是主动提起我,“韩助理呢,你满意她吗?”

冯斯乾转动桌角的蓝色沙漏,“你指哪方面。”

殷怡托着腮,“能力,品行。”

冯斯乾若有所思,“不好不坏。”

殷怡说,“韩助理是一个很本分的下属,没有乱七八糟的心思,她在你身边,我很踏实。”

殷怡在试探冯斯乾是否会向她戳破我的居心不良,如果不戳破,代表他在隐瞒我的不轨行为,隐瞒某种意义上是动摇和默许。

冯斯乾沉默了一会儿,“算是。”

沙漏缓缓流动着,殷怡没说话。这时她手机响了,她瞥了一眼来显,挂掉。

冯斯乾问,“不方便接。”

殷怡说,“我跟你有什么不方便。是张太太约我美容,我懒得动弹。”

冯斯乾没有任何情绪外泄,他余光扫过殷怡的手机屏幕,然后抬腕看手表,“我要去公司了。”

殷怡站起,“爸爸下个月过寿,你别忘了。”

冯斯乾拿起远处躺椅上的干净浴袍,“黄尧是商人,商人重利轻义,谁给他价码高,开出的条件丰厚,他自然任谁驱使,宗易,你以为呢。”

林宗易看了一眼水内快要濒临极限的我,“这样护着。”

冯斯乾往门外走,好像非常有把握,事实上林宗易也的确没有继续等下去,他只驻足了半分钟便离开。

我猛地跃起,用力爬上椅子喘息着,皮肤已经泡得隐约发白发肿,我实在不甘心,要不是林宗易半路杀出,刚才的情况我十有八九能拿下冯斯乾了。多好的机会,一旦错过,他很明显还是坚持不跟我扯上关系,这次过后冯斯乾肯定有心理准备了,我下手就更费劲。

我思考着新对策,门口突然传来响动,我侧头去看,开门的同时,一双男款的白色皮鞋踏入,鞋尖踩进金灿灿的光影里,每一厘皮面都纤尘不染,从楼梯一阶一阶往下走。

我直起身,自下而上注视逼近的男人,他穿着咖啡色的毛呢西裤,腰腹部位系着一条同色的皮带,皮带扎紧了上衣的下摆,藏蓝色的羊毛衫是云团的质感,箍在男人宽阔的脊背,轮廓十分厚重硬朗,最后是男人那张脸。

他没有在我身边多作停留,直接越过我走向水岸。

我下意识裹紧了浴巾。

打招呼不熟,不打招呼又不合适,我慢吞吞往前挪了两米,喊了一声,“林董。”

林宗易站在岸上,梭巡四周,像是寻觅什么,不过一无所获,他视线定格在水面,“有人上来吗。”

我顿时明白了,他在找我。尽管他不知道水下的人是我,可他确确实实在找我。

我清了清嗓子,“馆里有其他人吗?冯先生包场了。”

林宗易转过身,他个子高出我许多,有一种居高临下的俯视感,“你来多久了。”

我脱口而出,“刚来。”

他打量我晾得半干的长发和潮湿的浴巾。

我反应过来不对劲,“不超过半小时。”

林宗易一语道破,“水里那个女人是你。”

我闷声不语。

他说,“得手了吗。”

我蹙眉,“林董指什么。”

林宗易卷着羊毛衫的袖子,“你说呢。”

我又一次领教到这个男人的眼光之毒辣,我退后一步,“林董博览群书,我听不懂您的深奥。”

林宗易笑了,“我认为你只是不懂围魏救赵这一计,美人计可是相当娴熟。”

我强作镇定,“冯董还等我过去,不奉陪了。”

林宗易问,“韩助理,有空聊一聊吗。”

我脚下步伐丝毫没停,“我和林董没什么好聊,相安无事最好了。”

我走出泳馆,换了衣服直奔对面酒店,冯斯乾的2809套房。

他正在沙发上连接视频会议,是江城那边的事物,我没有打扰他,小心翼翼放下一杯咖啡打算离去,冯斯乾按了暂停键,在寂静的房间里忽然开口,“胸口的红痣很漂亮。”

我本能低下头看自己胸口,“什么?”

冯斯乾没回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