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穿越之神医将妻

穿越之神医将妻

穿越之神医将妻

来源:掌中云 作者:顾千荨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5-26 15:40:40

小说主角是段千曦霍琅的书名叫《穿越之神医将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顾千荨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小说,内容简介:拔头筹什么的段千曦倒是不怎么在意,不过霍琅自己把把柄送到了她面前,她岂有不接之理?“既然是猜,那这猜中了,是不是得有点什么彩头?”段千曦说着,笑了下,道:“不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抬手倒了杯茶,往她面前一送,道:“今日来的人不仅有京城的青年才俊,还有从各地赶来参加秋试的书生,郡主不如猜猜,今日谁会拔得头筹。”

拔头筹什么的段千曦倒是不怎么在意,不过霍琅自己把把柄送到了她面前,她岂有不接之理?

“既然是猜,那这猜中了,是不是得有点什么彩头?”段千曦说着,笑了下,道:“不如这样,将军与我各赌一人,谁要是对了,就答应对方一个条件,如何?”

霍小将军的人情,段千曦可不想错过。这人看上去荒唐风流,但内里到底是不是,可就不知道了。

霍琅一笑,“可以。”

见他答应,段千曦对这次的灯谜大赛也提起了些许的兴趣。

灯谜大赛的题目不仅在大堂里有展示,每个人都能看见,比的就是最后是谁解出的答案最多,谁就获胜。要是有人解出的答案数量一样,那么听雨楼就会拿出其他的灯谜,让他们继续解答。直到分出胜负为止。

段千曦也收到了灯谜的题目,不得不说这听雨楼能成为文人聚集之地也是有理由的,这些灯谜涵盖了文学,历史,乃至生活常识。要想完全答对,几乎不太可能。

只是看了一眼,段千曦便没再继续,她对这个地方的历史并不熟悉,常识问题她倒是知道,但文学和历史,她并不清楚。

霍琅也不怎么感兴趣,看了一眼便放下了,两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楼下大堂里的秀才身上。这才是他们两人打赌的目标。

“郡主,今日来的人实在太多,我们也不清楚,不如随意点两人?”

段千曦摇头,“这比赛时长一个时辰,不如到半个时辰时,我们再选?”

半个时辰,解答不出来的人也放弃了,提交了答案。且即便没人提交,就是看着他们的脸色,也该知道一些,总比这样盲猜来的好。

霍琅自是同意了她说的,两人坐在一起看。

只是这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谁?”霍琅眯眼,问了一声。

门外那人似乎笑了一声,道:“是我,霍小将军几日不来,倒是连我也不记得了?”

段千曦挑眉,这声音明显是个女子,她偏头看向霍琅,眼神暧昧,“莫不是小将军的……”

霍琅开口欲解释,但犹豫了一瞬,忽而笑了,让身边的侍卫去开门。

段千曦却是在想,这人怕不是霍琅的什么小情儿。而等人进来,她看清了那人的长相和身材时,却是愣了一瞬。

这人,竟是个男子。

他的声音尖细,相貌有些雌雄莫辨,但这人个子很高,跟霍琅差不多,还有很明显的喉结,明显就是个男子。

那男子看到霍琅便问,“今日怎的有时间过来了?”

霍琅一笑,正欲说话,余光却瞥见段千曦正盯着这人看得起劲儿,想到这丫头的秉性,他心头忽的有些不快,就是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话已经说出口了。

“今日出门没翻黄历,不知道你在。”

男子一愣,忽而笑了,“吃了火药了?火气这么……长安郡主?”

似才看到她,男人有些诧异,而后看着霍琅,这人的包间永远是固定的,除了他没人能进来,但段千曦……想到前些日子京城中的轶事,男人勾唇,冲着段千曦道:“草民见过长安郡主。”

段千曦颔首,眼神里满是赞赏,这男人长得是真的好看。

“公子不必多礼。”

男人笑着道:“郡主若是不介意,唤我离若便可。”

段千曦倒是真的不客气,果断喊了声离若,反倒是一旁坐着看热闹的霍琅不爽了,他曲指敲了敲桌子,道:“你一个楼主,今日这么闲?”

离若是发现了,霍琅对自己的不爽完全是因为他跟段千曦说话,有些无奈,更多的却是好奇。他知道霍琅之前被段千曦给敲晕了,带回了定远王府,难不成那一次,让他喜欢上这个声名狼藉的郡主了?

想到此,离若倒是发现了一丝感兴趣的东西。

“今日灯谜大赛又不用我来主持,自然就闲下来了。再说,郡主在这里,便是我听雨楼的贵客,我又怎能抛下贵客去招待其他人?”

段千曦挑眉,方才从这两人的言语中,她知道了这人身份肯定不简单,跟霍琅的关系也不一般,但也没往他是听雨楼楼主的方向上去想,毕竟这听雨楼在京城的时间不断,倒是一直没人见过背后的老板是谁。

关于这个楼主她唯一知道的一点,就是他来头很大,一般人根本招惹不起。这也是为什么以前的“她”在这里都不敢太过嚣张,甚至被人赶出去,也不敢闹大的原因。

不过也幸好之前没人见过这个楼主,否则段千曦恐怕连重生的机会都没有了。

霍琅脸色微沉,第一次觉得这离若也有些讨人厌。

段千曦却很好奇,问:“离若的嗓子,可是受过伤?”

一开始听到这人的声音只是单纯的以为这是天生的,但她方才仔细听过之后发现,并不是。

离若一愣,就是霍琅也偏头看着她,“你听出来的?”

段千曦之前并不认识离若,甚至是第一次见到这人,不可能提前知道

段千叶慌了,猛地推开跟前的人,想要跑出去,就被人制服了。

“不是我不是我做的!都是段千……”

“三妹!”段千月担心段千叶说出自己的名字,咬牙摇了摇头,一脸失望的说:“你到现在还不承认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吗?”

段千叶愣住,问:“我为什么要承认?不是我做的!姐姐你知道的,不是我做的!”

“三妹!你怎么还是这么执迷不悟!”

段千曦瞧着这姐妹俩一个否认一个逼着承认的样子,笑了,“三妹妹,你若是现在承认都是你做的,顶多也就将你赶出府去,若是不承认,这事儿要是查出来了,罪证确凿,你知道谋害皇家郡主是什么罪名吗?”

段千叶身子颤了颤,抬头看了眼段千月,又看了眼沈姨娘,半晌没说话。

沈姨娘没想到好好的事情突遭变故,她冲着段千叶摇摇头,示意她别说出来,而后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道:“王妃,是妾身教子无方,才让三小姐做出了此等腌臜之事,还请王妃看在妾身服侍王爷尽心尽力,三小姐年幼的份儿上,放过三小姐一次!”

“年幼?”定远王妃冷笑一声,道:“若是本王妃没记错的话,千叶也只比曦儿小了两岁,沈姨娘,这就是你说的年幼?”

段千曦见状一笑,道:“娘亲,罢了,三妹妹也只是一时糊涂,把人送到庄子上去吧。至于这道长,怕也是三妹妹请来的。”

苏姨娘这会儿是明白了,自己今日就是被人当枪使了,连忙道:“王妃,此时妾身绝对不知情,也是这道长说得跟真的似的,妾身才信了他的话,断然没想到这是三小姐的注意啊!”

一时间人人都在求情,给自己求的,给段千叶求的。只有段千叶,呆愣愣的跪在地上,眼神空洞,目光看着段千月和沈姨娘,又好像谁都没看。

段千曦走到段千叶跟前,蹲下身轻声道:“看见了?这就是你的亲姐姐,亲姨娘,在遇到危险时,只会把你退出来挡箭,你说你做错了什么呢?”

段千叶眼珠动了动,没说话,可段千曦知道她听进去了。

笑了笑,她说了句,“人都是自私的,如果你们不对我动手,我又什么时候动过你们?”

说完,她站起身,对定远王妃说“娘,刚刚三妹妹已经认错了,她也说了自己会去庄子上住着,既然如此,这件事便到此为止吧。”

定远王妃点头,“就按照曦儿说的去办,段千叶即日起离开王府,没有本王妃的命令,任何人不许把她带回来。还有,沈姨娘管教无方,今日起,禁足一月,不可出门。至于二小姐,”

定远王妃停顿了一下,段千曦冲着她眨了眨眼,她心中一笑,道:“此时与二小姐无关,千月,你知情知意,只是**妹不争气。罢了,今日之事就算了,你明日同我一起进宫去,曦儿也去。”

段千曦适时问了一句,“进宫做什么?可是有什么大喜事?”

“不日后便是秋猎,往年的秋猎都没什么新意,今年太后打算想一些新法子,让大家都能参与进去。是以召集官员女眷进宫,想些法子。届时二品官员以上的女眷都会在,曦儿,你与千叶一同,结交些朋友也是好的。”

进宫,这对官员女眷是莫大的荣耀,而这样的荣耀,是段千月踩在段千叶的身上得来的。

段千月有些惊讶,可更多的是欣喜,若是进宫得了某位贵人的青睐,或是入了那家夫人的眼,今后指不定能寻个好些的夫家!

在段千月高兴之时,她并未注意到,段千叶看着她的眼神有了些许的变化。

段千曦笑了笑,今后这出戏,是越来越好看了。

永宁侯府

霍琅在段千曦走后便回到了侯府,如今的他已经恢复了不少力气,段千曦给的药方倒也不是一般的药,见效很快,现在他跟正常状态下已经没多大区别了。

“你说明日长安郡主要进宫?”

霍琅知道陈太后不是个容易善罢甘休的人,这几日他在百草堂,帮着段千曦不知处理了多少个前来看病却是来闹事的人,虽说不确定,但陈太后在背后作梗的几率很大。段千曦乃当朝皇上的表姐,虽说小皇上性格软弱,但外公家实力不俗,加上定远王还在,陈太后现在不敢放肆。

但段千曦是定远王和定远王妃的宝贝疙瘩,一旦段千曦出了问题,整个定远王府必定会崩塌,小皇帝的左膀右臂算是断了一只了。

他要是陈太后的话,肯定就会拿段千曦下手,而且还会让段千曦跟小皇帝起冲突……啧,不行,他可不能让段千曦被人欺负了,说好了要给他看病的呢。

“去,明日本将军要上朝,把爷的官服准备好!”

“属下遵命!”

次日一早,段千曦便起身沐浴更衣,换上了一身熏了一晚上,走路都带着香气的衣裳。

揉了揉鼻子,段千曦一个没忍住,“阿嚏!”

“郡主你怎么了?”橙香赶忙跑过来,“可是受了风寒?”

摇摇头,段千曦解开了刚系上的外衫,道:“橙香,换件衣裳,这也太香了。你是要本郡主变成行走的香囊吗?”

关键是这味道也太熏人了,闻着就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