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盛世医妃:废材嫡女不好惹

盛世医妃:废材嫡女不好惹

盛世医妃:废材嫡女不好惹

来源:掌中云 作者:顾千荨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5-26 15:44:28

盛世医妃:废材嫡女不好惹(段千曦霍琅)全文阅读链接入口,《盛世医妃:废材嫡女不好惹》段千曦霍琅是现在热推的小说,作者顾千荨,对《盛世医妃:废材嫡女不好惹》段千曦霍琅感兴趣的亲们一定要来看看,内容简介:杜大夫捋着胡子道:“草民只是来检验药粉的有无,并不参与断案。只要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就在众人指责苏倩颖之时,柳翠手上拿着一个小纸包跑了过来,道:“且慢,苏小姐是被陷害的!”

这事儿竟还有转折,众人又来了兴致,却见柳翠把小纸包摊开,上面还有残留的粉末,她挡在苏倩颖身前,义正言辞道:“这是我们家小姐方才在地上捡到的,郡主若是用纸包把药粉洒在苏小姐身上,手上自然沾不到了。”

杜大夫捋着胡子道:“草民只是来检验药粉的有无,并不参与断案。只要手法到位,这位姑娘所言也不无可能。”

苏倩颖唇边露出一抹得意,她就知道段千曦绝对玩不过段千月。

抬起垂着的头,她一脸委屈和控诉,道:“长安郡主,这分明是你想要勾引陈公子不成,便用药包包住药粉洒在我身上,说是我陷害你。损害我的名声来为你的劣行掩饰,你怎么能如此恶毒!”

陈元湘也愈发厌恶地看着段千曦,抱不平道:“君子耻其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郡主若是坦坦荡荡地表达欢喜,元湘倒还敬你两分,行下作之事,还要拖无辜之人下水,真是无耻至极,我陈某可是大开眼界啊。”

段千曦蹙眉望了望那纸包,目露疑惑。好在这副身体的嗅觉十分敏锐,她鼻子微微翕动,很快了然,面上浮现从容的淡笑,道:“这纸包里面的,是医治风寒的药物?”

“这是自然。”柳翠一脸有恃无恐,有了那么多次成功的经验,她是绝对相信段千月的判断的。

杜大夫捻了捻胡须,皱着眉头道:“不对呀,方才苏小姐身上和凳子上的药粉,都是驱虫的药物。”

柳翠的表情瞬间僵硬,苏倩颖的面容也凝固了,失声道:“你不是感染了风寒才随身携带药物,为何会是驱虫药?”

段千曦掩唇轻笑,道:“本郡主感染了风寒没错,但可没说这药就是风寒药啊。夏日炎热,虫子颇多,本郡主怕虫子,便带了些驱虫药,有何不可?倒是你们,没弄明白是什么药,就搞了个药包想要扳回一局,未免太粗心了吧。”

众人一听,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原来苏倩颖狡辩不成,索性伪造证据证明此事是长安郡主陷害苏倩颖,可没想到伪造的药物和长安郡主携带的药物不符,反而间接证明了,此事就是苏倩颖故意踢凳子,导致长安郡主倒在陈元湘怀里。

真相大白,苏倩颖的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羞得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左右看看,自家的母亲已经气得甩袖而去了。

她毫无办法,只得用袖子掩住脸,匆匆跑离了丞相府。

只剩下柳翠手足无措的站在那儿,终于承受不了周围的压力,“噗通”跪在地上,磕头道:“郡主饶命,奴婢不该妄动歹心诬陷郡主,此事与千月小姐无关,都是奴婢看不惯郡主平日的作风,才自作主张…”

段千曦挑了挑眉,本来也想把段千月教训一番,但姊妹不和到底是家丑,有损定远王府的名声,便压下的心中的不爽,淡淡道:“行了,回府再说,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下去。”

柳翠离开以后,陈元湘面色羞愧地低下了头,又对段千曦施了一礼,道:“元湘有眼无珠,误会了郡主,请郡主降罪。”

这次他的道歉多了几分真心实意。段千曦懒得和他计较,摆摆手道:“今日大家都累了,本郡主也不想惩罚谁,各自用饭吧。”

众人这才各自回到席上,津津有味地讨论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不远处,霍琅那桌唯恐天下不乱的公子哥咂了咂舌,道:“精彩啊,京中颇有些名气的苏倩颖竟当众陷害长安郡主,长安郡主的妹妹段千月却帮她不帮亲,果然是三个女人一台戏,精彩至极。霍琅,你怎么看?”

他用手肘顶了顶霍琅。

昨日说了要段千叶去庄子上,好巧不巧的,跟他们进宫撞到一起去了。段千曦回头看了段千叶一眼,点点头算是过了,正要上去,就看到原本已经上了马车的段千月又跳了下去,走到了段千叶身边,说:“千叶,你在庄子上一定要好好的,若是有什么问题便差人来告诉姐姐,姐姐帮你知道吗?”

段千曦闻言微微摇头,都说段千月才貌双全,脑子好使。可这两次交手,她发现这人除了懂得利用别人之外,说话有时候是不爱过脑子。这时候段千叶想看到她吗?根本不想,偏生她还要凑上去,这不是自找不快吗?

没有提醒,段千曦掀开帘子坐了进去,不过也没让马夫赶车,她也有些想听听,这两姐妹能说出什么花儿来。

不知是不是经历了这么大件事,段千叶的性子沉稳了许多,说话行事也没有以前跳脱,段千曦甚至看到她对段千月笑了。

“无事,二姐姐今日不是要随王妃一起进宫?还是快些走吧,别让王妃等急了。”

段千月咬着唇,半是不舍半是无奈的说:“我知道,可我就是想多跟你说说话。”

段千曦听着一笑,掀开帘子说了一句:“二妹妹若是舍不得,不如陪着三妹妹去那庄子住上几天再回来?这宫里你不去也罢,相信大家都会理解的。”

段千月脸色一变,当下就有些怒气,她当然不可能不进宫,这可是个好机会!可对上段千叶带着期望的眼神时,她又有些犹豫。不过这样的犹豫不过片刻,她便说:“进宫并非小事,母亲既然说了带月儿进宫那月儿必定得去。只是千叶,你放心去,姐姐有时间定回来看你的。”

听到段千月的话,段千叶心里唯一的希望也破灭了。她的要求也不高啊,只是希望段千月能够陪着自己去一趟,哪怕去了就走,她也觉得心满意足了。但段千月没有。

眨了眨眼,掩去了所有的情绪,段千叶笑着说:“好,那姐姐快走吧,别耽误了时辰。”

这次段千月倒是没再拖延,甚至有些马不停蹄的上了马车。段千曦又笑着说:“二妹妹急什么?这马车你不上来咱们也不会走不是。”

段千月咬牙,掐着大腿让自己冷静下来,回了一句怕耽误了时辰,还是先走吧。

段千曦摇头,看到段千叶低着的头时,勾唇一笑,让马夫打车走,还说既然二妹妹赶时间,那便走快些。

马车驶离王府门前,段千曦撩开帘子往后看了眼,段千叶还站在门口,似乎是看到她探头了,那人还抬起手挥了挥。

段千曦挑眉,放下了帘子没有理会。

马车一路晃晃悠悠,约莫过了两刻钟,这才停在了皇宫门口。

没有皇上的允许,宫内不许马车步撵进入,到了宫门前,他们就只能走着进去。

段千曦扶着王妃,下来时一小厮趴在了地上给她们垫脚,被段千曦让橙香推开了,道:“这马车不是下不来,今后不许你再跪,另有个任务给你。”

段千曦让小厮去做一个木梯,只有两级阶梯的,踩着不比人舒服吗。

定远王妃没料到段千曦会想到这些东西,心里满意得不行,面上却只是笑了笑,而后问:“那娘该如何下去?”

“女儿扶着下来就是了!”段千曦笑着给定远王妃做了拐杖,把人从马车上弄下来,这一幕被不少人看到了。

若说之前在相府上众人就是发现了段千曦的不对劲,那么这一次,他们就更惊讶了,用仆人的后背做他们的梯子上马车,这是他们约定俗成的事。在此之前没有一个人觉得不对,也没有人去指责这样的做法不对。

今日段千曦却打破了他们的认知,不过赞同的也并不多,只是觉得这丫头估计又是在抽什么风。眼神语气间带着一些不屑。

段千曦置若罔闻,并不在意。

扶着定远王妃往宫门里走,之前跟她闹过矛盾的苏倩颖却走了过来。

“倩颖给王妃请安。”

定远王妃看了一眼,对曾经陷害过自己女儿的人并没有太多好看,直接道:“当不得,苏小姐还是快些起来的好。”

苏倩颖知道是自己上次的事情惹恼了定远王妃,便弓着身不愿起来,“王妃,上次的事情是倩颖的错,倩颖给郡主道歉,也给王妃道歉,只希望王妃能大人有大量,原谅倩颖这次。”

“不必,过去的事情便过去了。苏小姐还是赶紧起来,莫要让别人误会的好。”说完定远王妃拉着段千曦朝着另一边走,当真是没再搭理苏倩颖。

段千曦也是看出来了,这苏倩颖就是故意过来找事儿的。方才这么多人,不管他们说什么不说什么,这件事都会传出去,到时候只要有人稍加引导,那传到百姓耳中的就是另一种说法了。

想着,段千曦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身对苏倩颖说道:“苏小姐,既然你也承认上次的事情是你故意的,本郡主也没收到什么伤害,便算了。不过下次还是别动不动就下跪了,本郡主受不起,也不希望这件事再闹出去,毕竟本郡主也是要脸的。”

故意放大了声音,为刚才苏倩颖突然跪下的事情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