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仙婿

仙婿

仙婿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一笑倾城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6 17:51:29

《仙婿》小说的作者一笑倾城所写的一篇现代赘婿逆袭类型的小说故事讲述了萧成坤齐紫烟之间的故事小说简介:十多年前,夏国边境遭遇大劫,百万敌军压至,所有人都认为夏国完了,当时萧成坤都已经准备好了殉死……突然间,一名白衣男子持剑而至,几乎以一己之力抵住了敌军所有的冲击。 战场上,血流成河。 那人持剑伫立,一身金光,宛若仙者,面对百万敌人。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苏云默默的凝视着齐紫烟,齐紫烟被他这么看着,突然有些不好意思。

“苏云,你、你瞎说什么。”

啐的。

韩百万一口唾沫吐在了苏云的面前,龇着黄牙,似乎是听了最好笑的笑话一样,笑的是前俯后仰。

“**。”

“你在做梦吗?”

“还把苏都送给紫烟?你以为你是谁?蠢货。”

“老子动动手指,就能让你们从地球上消失,懂吗?”

齐老太太脸色惨白,生怕得罪了韩百万,韩家是他们齐家的救星,哪怕让她跪下去给韩百万舔鞋她都愿意,这时,一对姐妹跑了出来。

身为齐老太太远亲的两个孙女齐琳、齐月,从人群中挤了开,走到韩百万的面前。

“韩少,齐紫烟不知好歹,你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就是就是,苏云不过是我们齐家养的哈巴狗,你要是不想见到他,我让奶奶立刻把他撵滚就是了。”

“韩少,你别生气了嘛。”

“韩少。”

齐琳、齐月一边一个,抱着韩百万的胳膊,一个劲的拿胸脯往他身上蹭。

韩百万黑着的脸,有了一抹色彩,看了几眼齐琳、齐月,冷声道:“今天的事,到此为止,齐紫烟你想清楚了,今**做出的选择,往后的代价,就是你跪在面前求我,我也不会再给你一点机会。”

他大手一挥,直接抱在了齐琳圆润的屁股上,齐琳娇嗔一声,顺势倒在韩百万的怀里,低低的道:“韩少,你好坏,弄疼人家了。”

韩百万嘿嘿两声,在众人的注目下,和齐琳、齐月一同上了自己的跑车。

齐琳上车之前,还回头瞪了眼齐紫烟,那模样就像是终于坐上了齐家正统的宝座一样,趾高气扬,满含嘲讽。

“妈。”

“求你了,再给我们家紫烟一个机会吧。”

“齐氏集团除了我女儿紫烟,没人能把它经营的更好。”

齐老太太冷笑道:“陈芝,你的意思是,没有你的宝贝闺女,我们全家都要不得好死了吗?”

“不不是,妈,我不是那个意思。”

“来人。”

“把他们撵出去。”

“你听好了,我没有你这个孙女,你和齐家也再无瓜葛,滚,这里不欢迎你们。”

心碎的声音。

仿佛响彻整个世界。

齐紫烟缓缓站起身,幽幽的看着面前熟悉的一众亲人,而这些人的脸上除了鄙视,竟然一丝怜悯都没有。这些年,她和父亲为这个家,奔波劳碌。

最后,落得的竟是这个下场。

“别碰我。”

齐紫烟推开几个安保,咬着牙道:“我们自己走。”

陈芝像是失了魂一样,跟在齐紫烟的后面,而反观苏云,脸上却极为平淡,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一间60平米的出租屋内。

齐紫烟走进房间,脸上有些疲惫,她刚刚办好租赁手续,这个房子虽然只要3000块钱一个月,却用光了她所有的积蓄,以后,怎么办……

“老婆,这里虽然小,但是有两间卧室,以后你和妈可以各住一间,我睡沙发。”苏云正抱着苏小小坐在沙发上学字,看到齐紫烟回来,他微笑着道。

齐紫烟抿了抿嘴,看向女儿,心内有些过意不去。

“苏云,其实你说的对,无论发生什么,只要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就好。”

苏云有些动容。

俗话说的好,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

他就知道,齐紫烟有朝一日,会想明白的,会看明白的。

齐家的那群人,不配,也不值得令她留恋。

其实很久很久以前,苏云在经历过世态炎凉后,就已经懂得了一个道理,那就是:这世上最重要的就是有一个简单,幸福的家庭。

他现在有家了。

“好?好个屁。”

“紫烟,你看看你闺蜜的老公,不是富二代,就是公司老总,而苏云呢?”

陈芝冷不丁的道。

苏云笑道:“妈,其实赚钱很容易,只不过我觉得钱财,都是身外之物。”

“吹,你继续吹,除了吹**,还会做什么?”

齐紫烟也道:“苏云,我不嫌弃你穷,但以后不准再说这么不切实际的话骗人。”

“**就是**。”

“烂泥扶不上墙,他刚刚还骗我们卖房,你忘了?”

陈芝厌恶的道。

齐紫烟柳眉微蹙,有些失望。

这时,一个小脑袋凑了上来,苏小小举着拳头道:“妈妈,姥姥,我爸爸不是**,不准你们这样说他!”

“是吗?”

“要不是你这个**老爸,我们会连住的地方都没吗?我告诉你,小兔崽子,**爸是这个世界上最**,最没用的人,记住了!”

苏小小撅着小嘴,被陈芝一连串的吼声,差点吓哭了。

苏云抱着孩子,脸色微变。

“妈,你在确定是卖了房子之前,能先动一下脑子吗?”

陈芝一震。

“你说什么?紫烟,你听到没,你这个窝囊废老公,骂**没脑子呢!”

齐紫烟叹了口气。

方才对这个男人仅留的好感,一扫而尽,她甚至隐隐有些后悔了……

“卖房是不是需要到公证处?是不是需要房产证?房产证是爸的名字,我一个身为女婿的外人,有什么资格,交易他的房产?”

房间内顿时鸦雀无声。

齐紫烟率先道:“苏云说的没错,除了奶奶,没有人能动爸的房子,难道是……”

陈芝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老太太这是要把我们逼到绝路呀!”

“都怪你这个没用的东西,非要得罪老太太,现在好了,我们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

“苏云,都是你的错……”

齐紫烟正色道:“够了,妈,事情已经水落石出,你就不要再怪苏云了,再说了,就算没有齐家做靠山,我们难道还能穷一辈子吗?”

苏云定色道:“老婆说的对,离开齐家,我们照样可以自食其力。”

陈芝厉声道:“**,你还好意思说自食其力,这些年要不是我女儿在外面赚钱,养家糊口,你和那个小白眼狼早就饿死了。”

“还自食其力,你有资格吗?”

苏云一笑。

“如果我告诉你们,在紫烟的银行卡内,还有足足七千万,你们信吗?”苏云直接从兜里掏出那张专门为齐紫烟办下的银行卡。

“老婆,拿着这些钱,把爸的房子赎回来!”

那间别墅,是齐凌峰留给他们娘俩,唯一的纪念……

既然齐紫烟已经明白了,什么东西才是最重要的,那么,从今天起,他也没必要继续掩饰,作为一个男人,他有义务帮自己心爱的女人,拿回本就属于她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