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陆少独宠豪横妻

陆少独宠豪横妻

陆少独宠豪横妻

来源:掌中云 作者:现在只想爱你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7 09:38:14

炎景熙陆沐擎大结局是什么,迷梦之源提供大结局在线阅读,内容简介:刚才周嘉敏提到权势的家族企业的时候,她怎么就没有想到是他呢以后这个男人成为她的老师,还影响着她的学业,以及她在乎的优秀生名号。炎景熙有一种与狼共舞的无力感,仿佛随时就会被吞噬的骨头都不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这个是炎景熙再次见到他的瞬间判断的,同时,眉头也微微的拧了起来。

他居然就是陆沐。

刚才周嘉敏提到权势的家族企业的时候,她怎么就没有想到是他呢?

以后这个男人成为她的老师,还影响着她的学业,以及她在乎的优秀生名号。

炎景熙有一种与狼共舞的无力感,仿佛随时就会被吞噬的骨头都不剩。

他至始至终的都没有看她,而是在讲台上带着浅浅的笑容,看似温和高雅,却又云淡风轻,款款而谈,自信中,优雅尊贵,讲的专业知识也让人刮目相看。

炎景熙对专业的知识还是感兴趣的,不由自主的听进去了很多。

缓缓的,他的目光落在了炎景熙的身上。

四目相望

他突然的停下了讲课的内容,睿智深深的看向她,有道意味深长的潋滟掠过。

炎景熙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的不说,好像也感觉到周围同学投过来的怪异目光,下意识的,被看的有些局促,正想移掉目光的时候,听他一本正经的,疏离的问道:“这位同学,你有什么问题要问我吗?”

“嗯?”炎景熙不解他为什么这么问。

“老师你长的太帅了,炎景熙都看痴了。”张华达调侃的起哄道。

班级里哄堂大笑了。

“专心一点。”他的声音越发的低沉了一点,没有责怪的意思,反而像是飘渺的宠溺的感觉,让炎景熙的心里莫名的一紧。

陆沐擎转身,目光落在投影仪上的时候,嘴角往上扬起,心情愉悦的继续讲解下去。

她真的没有不专心啊!

她就是太专心了!

哎!

好友周嘉敏投过来了然的笑容,在纸上迅速的写了一些字,递给炎景熙。

炎景熙拿起纸头看了一眼,周嘉敏写到:“他真的很帅吧,看痴的不止是你,你看其他女生,平时都趴着睡觉了,现在,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炎景熙无奈,她真的真的只是认真听讲而已。

“我对他没有兴趣。”炎景熙回复后,把纸条递给周嘉敏。

手机的震动声响了起来。

炎景熙看是冯如烟的来电显示。

冯如烟那个人,她了解,特别会来事,她不想找麻烦,就接了电话。

身子往下,躲在了桌子下面,让前面的男生遮住了陆沐擎的视线,接听。

“景熙,还有几节课放学?”冯如烟一贯冰冷的语气。

“一节。”炎景熙压低声音说道。

“下面这节你不要上了,我刚收到通知,陆佑苒的叔叔过来了,而且,很可能是接替陆氏CEO的位置,到时候投资不投资,还要经过他,我约了他的秘书,晚上邀请陆佑苒和他的小叔吃饭,你先回来准备一下!”冯如烟命令的说道。

如果冯如烟知道她旷的是她要讨好的陆佑苒叔叔的课,会不会毁的肠子都青了呢。

“妈,不好旷,老师是新来的……”

“你必须给我回来!”冯如烟抢过炎景熙的话后直接挂了电话。

炎景熙收起手机,垂着的目光看到了黑色西装的下摆,以及那块特别昂贵奢华的手表。

炎景熙有种不好的预感,抬头,对上陆沐擎深邃的目光,那里就如同大海的深蓝,蒙上了浣纱,她无法看得透。

陆沐擎修长的手指矜贵的轻敲着桌子,问向炎景熙身旁的周嘉敏,声音不冷不淡,松弛有度。

“如果学生在课上接电话,别的老师是怎么处理的?”

周嘉敏被问及,局促的站起来,为难的目光看向炎景熙。“那个……那个……”

“对不起,老师,我家里刚才有急事打我电话。”炎景熙不让周嘉敏为难的接话说道。

“嗯?”陆沐擎转眸看向炎景熙,很诧异的,看到她眼中掠过一道侵略性的狡黠。

“我未婚夫的小叔来陆宁市了,家人怕怠慢了这位小叔,让我立马回去,所以,老师,我能不能跟你打个申请,下堂课我不能上了!”炎景熙不卑不吭的直直望着陆沐擎说道,把选择权交给他。

陆沐擎扬起嘴角,带笑的看着炎景熙,慢慢的靠近。

他身上带着一股独特的清淡的香味,慢慢靠近的时候,属于

炎景熙脑子里哄的炸了,赶忙的拿起手机,给陆佑苒打电话过去。

电话三声就接听了。

炎景熙调整了呼吸,稳了情绪,酝酿了笑容,问道:“陆少爷,那个,你的银行卡上提示没有钱,你是不是给错了一张?”

“不好意思,我这里出现了一些突发情况,我不准备退婚了!”陆佑苒微凉的声音通过手机传过来。

炎景熙愣住了,眉头拧起来,沉下了眼眸,“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们之前的协议取消,我会娶你。”

炎景熙嗤笑,她修养再好,隐忍再好,一瞬间爆炸了,怒道:“陆少爷就这点诚信啊?觉得好玩吗?有意思吗?把人玩弄在鼓掌之中就是你的兴趣吗?”

“我没有必要对你解释那么多,中午**让你去吃饭,中午十一点半到我公寓门口来,我们一起过去。”陆佑苒不悦道。

炎景熙气的眼圈微红,脱口道:“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去?”

“因为这是命令。”陆佑苒合上手边关于炎景熙的资料,眼神更加冷冽的说道:“如果你想把上午的事情让**知道的话,尽管不用来,对了,我忘记提醒你,你之前所处的那家孤儿院下面的地皮隶属于陆氏集团。”

“靠!”这是红果果的威胁啊,跟冯如烟威胁她的手段一模一样,炎景熙忍不住的爆了一句粗话,暗讽道:“你还真有资格叫冯如烟一声妈。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亲生的。”

炎景熙说了这句话就挂掉了电话。

她的那句话陆佑苒没有听懂,但是一个靠字,全国人民都懂的。

她居然对他说靠!

还没有几个人敢在他的面前说这个字,特别是女人,她绝对是不怕死的第一个,陆佑苒拧起冷鸷的剑眉,随手把她的资料丢在地上。

*

十一点半,炎景熙出现在了八层,力道很大的按门铃,像是发泄自己怒火一般。

陆佑苒开门,穿着浅青色西装的他有种冷色的的冰寒,一双阴鸷的锐眸锁着炎景熙,下巴紧绷着,一脸的不悦。

明明是她该生气才对。

“瞪什么瞪!陆少爷觉得你瞪人就能少一块肉了?”炎景熙回击道,抿了抿嘴,好看的秀眉也拧起来,口气凝重又严肃道:“你真的不退婚吗?我们在一起不会幸福的。”

“我和你幸福的定义不一样,对我来说,妻子的位置只是一个摆设。”陆佑苒冷声道。

“看来你娶我还是迫于你**的压力啊,你**承诺你好处了?”炎景熙猜测性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