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指染成婚

指染成婚

指染成婚

来源:掌中云 作者:现在只想爱你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7 09:47:09

指染成婚(炎景熙陆沐擎)全文阅读链接入口,《指染成婚》炎景熙陆沐擎是现在热推的小说,作者现在只想爱你,对《指染成婚》炎景熙陆沐擎感兴趣的亲们一定要来看看,内容简介:突然的,那个男人停下了脚步,侧眸,斜睨着她,目光深邃如墨。炎景熙看向自己的后面,没有人,那应该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炎景熙出门,朝着教室走去,看到刚从的那个男人就走在他的前面。

她故意放慢了速度,跟他保持距离。

突然的,那个男人停下了脚步,侧眸,斜睨着她,目光深邃如墨。

炎景熙看向自己的后面,没有人,那应该他是在看她了。

等她再回过头,看着他大步的朝着她走过来,内心中有种莫名其妙的局促。

炎景熙笔直的挺起腰杆,侧过身体,贴在墙面上,颔首,尽量让自己保持镇静。

“你是老师?”陆沐擎问道,不冷不淡的语气。

炎景熙倒是有些火大了,拧了一下眉头。

他不是已经知道她是学生了吗?这么说,是故意膈应她吗?

因为感觉到他的揶揄,反而不再局促,炎景熙抬起了下巴,眼眸,明亮,很清爽的声音理直气壮的回复道:“学生!”

陆沐擎深邃的眼中迷蒙上一层醉人的幻彩,反射出阳光的星星点点,异常的璀璨。

“那你在我的面前故意说成是老师是想给我留下一个好印象?”

他的声线往上,带着爱昧的询问。

炎景熙脸上一热,心像是跳漏了一拍。

她嗤笑了一声,眼眸中灵动的闪耀着盈水之光,用她的咄咄逼人掩饰她现在的窘迫和尴尬。

“你的自信是从哪天街上批发来的?就像是小偷偷了东西会喊别人偷的,太阳花会朝着有阳光得地方绽放,希望自己是美好的是人的本性,我只是条件反射才这样说而已。难道我要对一个陌生人说,我是因为被老师赶出教室才站在门外的吗?”

“陌生人?”陆沐擎意味深长的看着她,左手突然的撑在她的脑侧,目光移到她红润的嘴唇上,说道:“如果我猜的不错,我应该是你口中所谓的未婚夫的叔叔?”

他突然的靠近让炎金熙心跳加快了起来,因为近,她可以闻到他身上类似于阳光散在草地上散发出的清冽的味道,混合着属于他成熟男人的危险麝香。

炎景熙下意识的头往后仰,与他离开一点,说道:“既然你知道我是你侄子的未婚妻,就应该和我彼此距离。”

陆沐擎的眼中掠过一道意味深长的波光,食指压在她柔软的嘴唇上面。

突然从他手指流传过的电流让炎景熙的身体一颤!

现在可是在学校的走廊上。

“他吻过你没?”陆沐擎问道,眼眸波澜不惊又似乎早已经洞悉,扬起了嘴角,收回了手,笔直的站在她的面前,手插在口袋中。

他的这个姿态,好像是她已经被他完全的掌握。

她不喜欢这种被人看穿的感觉。

“当然。”反正这种事,他也不会去求证的。

陆沐擎扬起凉薄的嘴角,轻笑着说道:“据我所知,他不过见过你十分钟,订婚这件事还在未进行中,成功与否还不一定,你确定他吻你了?”

炎景熙睁着杏眸直直的望着陆沐擎,这个男人也太腹黑了吧,故意设了一个圈套,让她往里面跳。

炎景熙嗤笑了一声,既然已经被揭穿,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说穿了也好。

“那又怎样?你咬我啊!”

话音刚落,陆沐擎的眼中掠过一道锋锐,伸出长臂,五指穿过她后脑勺的发丝中,托出她的后脑勺,俊脸在她的眼前扩大。

炎景熙一惊,以为他真的要咬她,身体往后退。

可是,被他钳制住脑袋,她压根动弹不得。

以为疼痛会再次的在嘴唇上荡漾开来,可是,没有。

他只是吻了她的嘴唇,轻轻的吸了一下,松开,额头顶着她的额头,呼吸暖暖的吹拂在她的脸上,眼中流淌着醉人的潋滟。

“真的让我要你?”他的声音往上,沙哑,低沉,却很暧昧。

炎景熙真的是无语了,他咬和要不分?

“不要!”炎景熙确定的说道!

“要?”他重复了一遍,尾音拖长了,有种缱绻的错觉。

“不要!”炎景熙提高分贝的说道。

“不要什么?”陆沐擎放开她,惺忪的眼眸意味深长的锁着她。

炎景熙的脑子里一个恍惚,对上他那双深不见底的魅瞳。

炎景熙酝酿出笑容,开口道:“**,我是炎景熙,是这样的,我可能不能嫁给陆佑苒了。”

炎景熙美眸瞟了一眼一直紧绷着脸犀利看着她的陆佑苒,轻笑道:“当然不是他让我说的,佑苒长的帅,脾气好,又大方,是很难得的老公人选,可是,我和他不合适,对不起啊,**,祝你身体健康,长命千岁。”

炎景熙说完,挂了电话,愉悦的拎起自己的包,径直走去门口,关门的时候,想起什么,笑容明媚,目色晶亮的对着陆佑苒摆了摆手,“不见,少爷!”

炎景熙走后,陆佑苒还在恍惚中,整个过程,好像是她扮猪吃老虎的假装,设下了陷阱,压根就没想过要嫁给他,就拿走了他的一千两百万,不结婚了,比他还开心。

陆佑苒的心里不爽,却又像是哑巴吃黄连,抿着薄凉的嘴唇,自个儿承受。

炎景熙回到宿舍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转账。

冯如烟的电话打过来。

炎景熙心情愉悦的接听。

“景熙,陆佑苒的叔叔现在是你这个系的研究生导师,你知不知道?”

“哦。”炎景熙应了一声,打开银行页面。

“他现在住在学校里,我已经安排你过去照顾他的衣食寝居,你今天住过去。”

炎景熙的手指颤了一下,又恢复平静,慵懒的靠在椅子上,手继续点着鼠标*作,目色惺忪的看着电脑荧幕。

炎景熙有种不好的预感,抬头,对上陆沐擎深邃的目光,那里就如同大海的深蓝,蒙上了浣纱,她无法看得透。

陆沐擎修长的手指矜贵的轻敲着桌子,问向炎景熙身旁的周嘉敏,声音不冷不淡,松弛有度。

“如果学生在课上接电话,别的老师是怎么处理的?”

周嘉敏被问及,局促的站起来,为难的目光看向炎景熙。“那个……那个……”

“对不起,老师,我家里刚才有急事打我电话。”炎景熙不让周嘉敏为难的接话说道。

“嗯?”陆沐擎转眸看向炎景熙,很诧异的,看到她眼中掠过一道侵略性的狡黠。

“我未婚夫的小叔来陆宁市了,家人怕怠慢了这位小叔,让我立马回去,所以,老师,我能不能跟你打个申请,下堂课我不能上了!”炎景熙不卑不吭的直直望着陆沐擎说道,把选择权交给他。

陆沐擎扬起嘴角,带笑的看着炎景熙,慢慢的靠近。

他身上带着一股独特的清淡的香味,慢慢靠近的时候,属于

炎景熙脑子里哄的炸了,赶忙的拿起手机,给陆佑苒打电话过去。

电话三声就接听了。

炎景熙调整了呼吸,稳了情绪,酝酿了笑容,问道:“陆少爷,那个,你的银行卡上提示没有钱,你是不是给错了一张?”

“不好意思,我这里出现了一些突发情况,我不准备退婚了!”陆佑苒微凉的声音通过手机传过来。

炎景熙愣住了,眉头拧起来,沉下了眼眸,“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们之前的协议取消,我会娶你。”

炎景熙嗤笑,她修养再好,隐忍再好,一瞬间爆炸了,怒道:“陆少爷就这点诚信啊?觉得好玩吗?有意思吗?把人玩弄在鼓掌之中就是你的兴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