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穿成反派王爷的戏精王妃

穿成反派王爷的戏精王妃

穿成反派王爷的戏精王妃

来源:微阅云 作者:半月燕歌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7 09:52:47

主角是陆芷年,顾清濯的小说《穿成反派王爷的戏精王妃》故事是由作者半月燕歌所著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精彩试读:顾清濯一行人被晾在一边半晌,身体康健的瘦高老人陆忱,这位深受圣宠的帝师这才端起几分架子,带着家人对顾清濯施礼打官腔。“方才多有失仪,叫王爷见笑了。老臣代全家人谢王爷,为我们找回芷年!他日老臣定亲自登门重谢。”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绿萝浅笑一一回答。

“姑娘伤势已经没大碍了,您受伤时中毒了,好在毒性不强,大夫说喝几天药就能好,至于去哪里,后日您就知道了,算是给姑**一个惊喜吧。”

中毒?惊喜?

陆芷年心情随着绿萝的话起起落落,最后开始琢磨这个“惊喜”。

神经病的人设怎么可能这么好心,不过那个小盒子可是她拿到手的,算是帮了神经病一个大忙,指不定神经病其实是个赏罚分明的神经病呢……

想着想着,居然就这么睡了过去。

绿萝见安眠药起了作用,满意地点点头。

也不知道马车走了几日,反正陆芷年发现自己大多数时候都是在昏睡中度过的,昏睡中偶尔还能听到一些细碎的打斗声,却怎么也醒不过来。

原本她还是有所怀疑的,可是当貌美如花的绿萝用那双真诚的眼睛看着她,告诉她是因为中毒的原因,喝药后才会又嗜睡症状后,她选择了相信。

然后当她下了马车,看着熟悉的大门后,觉得自己图样图森破了。

亏她还对神经病的“惊喜”有几分不切实际的期待。

麻蛋!这叫惊喜吗?这分明叫惊吓!!!

“请问您是……大小姐?!真的是大小姐!老太爷老爷夫人公子,大小姐回来啦!”

陆芷年看着门房惊喜地飞奔身影,都来不及开口阻止。

一瞬间的功夫,陆芷年想通了很多事。

气得笑起来,陆芷年转身快步走到顾清濯面前,这次她没在怕的!都在自家大门口了,众目睽睽之下神经病也不敢对她怎么样!

陆芷年狠狠瞪着顾清濯。

“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是不是。”

“第一次见面便知道。”

原本还以为自己的“民女”马甲天衣无缝,结果那马甲就没披上过!陆芷年气得一把抓住顾清濯衣领。

“那你还眼睁睁看着我挨板子?!”

玄风看着陆芷年的动作,有些担心自家主子抬手就给她一刀。

“我以为陆小姐你不想暴露身份。”

“你……那你让我去抽王老根鞭子,还有刷马桶当诱饵的事又怎么算?!”

“王老根是让姑娘吃罪的罪魁,我以为你想报仇,便给你亲自参与动手的机会啊。”

“……你、你……”

陆芷年第一次发现这神经病三两句便能怼得她无言以对!

“顾清濯你这个衰神附体喜怒无常臭不要脸全身剧毒的神、经、病!”

顾清濯笑得渗人,目光如刀。

“多谢夸奖。”

“妹妹!你终于回来……妹妹,不得无礼!”

“芷儿,**心头肉啊,你可总算回来了,一个人在外面有没有吃饱、穿暖?有没有生病?你看你都瘦了一圈儿了呜呜……”

“芷儿,这大半个月你跑哪儿去了?堂堂工部尚书的千金居然做出这种事,京里多少人看你的笑话,为父脸都丢尽了!一会儿你就去祠堂思过!”

“放肆!你爹我还在这儿呢,哪轮到你做主,敢让我宝贝孙女跪祠堂,我先罚你去跪!”

“爹,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走开,别挡着我看孙女!”

热热闹闹一家子人走出大门,吵吵嚷嚷的,陆芷年一阵头疼又觉得心里暖暖的、酸酸的。

顾清濯一行人被晾在一边半晌,身体康健的瘦高老人陆忱,这位深受圣宠的帝师这才端起几分架子,带着家人对顾清濯施礼打官腔。

“方才多有失仪,叫王爷见笑了。老臣代全家人谢王爷,为我们找回芷年!他日老臣定亲自登门重谢。”

顾清濯挑了挑眉,这老头是多不待见他,送他孙女回来居然连门都不想让他进。

顾清濯微微一笑,“太傅大人不必客气,既然陆小姐已平安送回,清濯还有事,告辞。”

“哦,差点忘了,”

刚要转身,又似想起什么似的转过头来,正好看到人群中陆芷年对着他做鬼脸,陆芷年有点尴尬地假装转头跟自己母亲说话。

“王爷还有何事?”

“清濯从未见过陆小姐样貌,此次出行因碰巧救了陆小姐,而陆小姐却对清濯隐瞒身份,清濯见她孤身一人甚是可怜,便允她作为女婢与我相处数日,其间陆小姐聪慧机敏,协助阳城县令破获了一件奸污民妇的案子,不过也受了点伤,而后清濯才知道陆小姐的身份,故才护着她回京,为此清濯十分过意不去,还望太傅大人,莫怪。”

陆芷年:“……”

麻蛋,这个小人,竟然把事情都加层滤镜就说了,她还怎么告黑状?

众家人脸色巨变。原来两人还有这么个曲折故事。

陆忱咳嗽一下,道:“王爷寻回芷年,又劳累奔波,还请入府喝杯茶水。”

陆芷年疑惑,她这**本就对神经病王爷没啥好感,怎么突然要请他进府了?

回府后陆芷年就被贴身丫鬟抓去洗香香,哭包丫鬟听了她离家后的悲惨遭遇,哭的停不下来。

等陆芷年洗漱打扮好后,正打算去大厅,却见自家一大帮子人都来到她的院子里了。

“妹妹啊,你……哎!”

“女儿,我可怜的女儿……”

“芷儿,你怎么就招惹了……哎!”

???

瓦特?

你们谁能用我能听懂的话给解释解释,一个梳洗打扮的时间,你们到底跟顾清濯发生了什么?

“**,好歹也告诉我,顾清濯跟你们到底说了些什么啊!”

“夫人,你跟芷儿说吧。”

陆也说完,便跟自己老爹儿子出了院子。

陆芷年一脸狐疑地看向陆夫人赵氏。

“芷儿啊,你年岁也不小了,原本皇上暗示过你**数次,有意让你与五皇子结亲,可是你**舍不得你,一直推脱,可没想到这次你胡闹出远门……就跟墨王出了这么个事儿!以后,你可怎么办啊!”

这话怎么听着像她跟墨王私奔搞大肚子两人闹分手,然后她堕了胎回娘家似的。

“娘,我很认真地告诉你,我跟那神……我跟墨王清清白白,没有任何关系!在阳城发生的一切都只是碰巧,最后他回京,我就是顺便蹭了车而已。”

“墨王殿下说,他为了救你,不得已与你……有亲密接触。”

“呃……他确实救过我,但是我怎么可能跟他……”

陆芷年突然想起某些很暧、昧的场景,不知怎么脸就有些发热了。

“芷儿,你、你果然跟他……”

“没有!他没有抱过我,也没有在我耳边吹过气!”

陆芷年说完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

“女子清誉何其重要,若你跟墨王在阳城的事情被传了出去,到时候只怕不会再有好人家肯上门提亲,你也只能嫁给墨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