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霸道御少妖孽妻

霸道御少妖孽妻

霸道御少妖孽妻

来源:掌中云 作者:西桔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7 10:02:30

作者西桔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叫孟桀御迟的书名叫《霸道御少妖孽妻》,是书中主要讲述了:说着,他起身要离开。孟桀同一时间起身,“我会尽快,不会让并洲的那群人高兴多久。”她只要一想起御家的所作所为就恨不得撕烂他们的脸。御迟停了离开的步伐,回头三两步过去一把抱住了孟桀,“不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有那个手段,也有那个实力。

他指骨分明的手拿出一张黑卡放在桌面上推到她面前,“事情既然已经成了这样,就不急着回去,在帝都休息一段时间也挺好的。”

说着,他起身要离开。

孟桀同一时间起身,“我会尽快,不会让并洲的那群人高兴多久。”

她只要一想起御家的所作所为就恨不得撕烂他们的脸。

御迟停了离开的步伐,回头三两步过去一把抱住了孟桀,“不急。”

说完,他摸了下孟桀的头顶,这一次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严明跟上去,虽然觉得一切都有点匪夷所思,但还是多嘴了一句,“爷,既然孟小姐都这么说,你们何必不再联手一次呢?”

御迟一把将严明推到了一边,眼眶有些猩红,“她为了我死了一次!你让我怎么再继续跟她联手!”

他怎么还能第二次再眼睁睁看着她出事呢?

失去了一次重要的东西,之后的行动都会瞻前顾后。

严明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反应过来后第一时间低头,“是我多嘴了。”

还在三楼的孟桀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看着御迟离开。

他没有同意。

他怎么突然开始犹豫了?

直到回了郑家孟桀都是魂不守舍的,她想不通御迟的行为。

刚踏进主楼的那一刻,跟郑染衣关系很好的老女佣蓦地大声喊了起来,“啊呀!大小姐终于回来了!”

孟桀烦的就是在自己想事情的时候别人突然这么喊。

周身瞬间笼了一股子杀气,直接一脚踹了上去。

老胳膊老腿的女佣怎么禁得住这么踹?

直接惨叫一声摔在地上一动不动。

孟桀再一看,所谓的父亲郑珩洲跟母亲季归晚已经在明如白昼的大厅里坐着了。

刚刚她的所作所为他们都看到了。

孟桀身后跟着一批保镖,隐在黑暗中,乍一看根本看不出来。

郑珩洲站起来,紧蹙着的眉头彰显着对孟桀的不满,“你这是做什么?!”

孟桀一脸淡然的往里走,“我喜静,受不了有人在我面前咋咋呼呼。”

“王妈再怎么样也是个长辈!你连基本的教养都没有吗?”

孟桀停住脚步,好整以暇的问了一句,“哦?难不成平常父亲在家都是跟王妈平起平坐?”

郑珩洲被怼的一哽,跟一个下人平起平坐算怎么回事?

可是这话说出来就有些自相矛盾。

客厅安静了那么一秒,郑珩洲跟孟桀对峙着。

季归晚转移了话题,“小桀,我听说你跟染衣换了房间。”

“嗯哼。”

孟桀承认的不卑不亢的。

一个保镖在她手里毫无反手之力。

苏饶嫚见孟桀来了,开始肆无忌惮的哭,委屈的像个孩子。

孟桀大衣长及脚踝,她脱了下来,把苏饶嫚裹的紧紧的,衣服上带的暖香安抚了她。

孟桀身后的周墨将手杖给了一人,上前两步把地上的苏饶嫚抱起来退了出去,手下异常贴心的带上了摇摇欲坠的门。

一系列动作看的郑家三人是目瞪口呆。

“我来了,夫人不妨跟我谈。”

孟桀只简单的站在那里,嚣张的气场狂碾她,整个病房的人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我儿子这样是你弄的?”

“是。”

“你可知道你废了他的四肢!”

“知道。”

“你不怕我王家报复?!”

“那又怎样?”她反问。

孟桀的态度可谓是猖狂的肆无忌惮。

就是明着告诉你,我就是搞你,你看我怕你吗?

王母语塞。

王母停了,那主场就是孟桀这边了。

“不知道苏饶嫚做了多丧良心的事让夫人这么对待?”

孟桀一步一步的靠近王母。

“她一个无名无分的**把我儿子弄成了这样!”

孟桀依旧在靠近,“夫人好像没有听懂,你儿子是我废的,第一时间没找我而是把苏饶嫚带过来,你这是捡软柿子捏啊?”

“呵,我王家好歹也有几十年的基业,何必捡软柿子捏?”王母一脸不屑。

“哈。”孟桀笑出声,眼里丝毫没把她当回事,“才存在了几十年就把你**成这样了?”

孟桀粗俗的用词让王母不满,“放肆!你一个小辈都敢这么对我说话,你让我王家颜面何存?!”

“你王家的脸值几个钱?”

季归晚:……

她好像第一次见孟桀在外人面前是什么样子。

郑珩洲:不愧是我女儿,跟我年轻的时候如出一辙。

王母刚要侧头让郑家的人管管她,没想到孟桀直接捏住她的脸,逼着她看着自己,“明天我就让王家消失。”

王母掐着孟桀的手,发现自己挣脱不开,于是看向那边郑珩洲他们。

“郑先生郑夫人不管管吗?!”

郑染衣看向旁边的父母亲。

郑珩洲:“晚上吃什么?”

季归晚:“听你的,小桀最近身体不好,得补补,加个鸡汤吧。”

“好。”

二人心无旁骛的想晚上吃什么,王母崩溃的大吼,“你们怎么助纣为虐!”

然而依旧没人鸟她。

郑染衣看不下去了,“母亲,孟桀会不会太过分了?再怎么样王夫人也是长辈?”

季归晚难得没顺着郑染衣的话继续,“染衣,话不能这么说,人犯了错就得纠正。”

郑染衣:“……”

“你别这么猖狂,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这种话孟桀听了不下百遍,听腻了。

“啪!”

孟桀反手就是一巴掌,“夫人不太了解我的行事风格,我属于睚眦必报的人,别说你了,你儿子今天也别想跑。”

话音刚落,门打开,周墨亲自将自己的手杖给了孟桀。

手杖的材质与众不同,质地厚重,通体漆黑冰冷,孟桀拿着它,抡着就往王夫人脸上去。

“啊!”

手杖掠过带起的风声都透着凌厉。

王夫人被打倒在地上,嘴里掉了三颗牙。

孟桀摩挲着手杖,走向床上的王斌斌,手杖杵着他的头,加了力道,他的头贴着冰冷的墙壁。

“你……你想干什么?”

“我没来之前你可不是这么一副怂包样,你好像叫的比谁都大声。”

她拿着手杖往下移,尖锐的底端刺着他的喉结。

王斌斌一动不动,全身止不住的发抖,喉结上下滚动。

“啊!”

……

不少医生涌进病房。

郑染衣出了病房还有些呆愣,她永远忘不了那一幕。

孟桀硬生生把王斌斌的喉结打进去了。

那惨叫还在她的脑海里荡来荡去,光是看着就疼。

本来只需要卧床修养的王斌斌,现在被孟桀打进了手术室。

郑珩洲跟季归晚明显有话跟孟桀说,但是碍于场合不合适,并且郑染衣也在,他们只好说让孟桀赶紧回去。

他们一肚子的问题等着问。

譬如这个戴金丝框眼镜的男人是谁?

看着斯文,但是无意间透露的杀气告诉他们这人身份并不简单。

待他们走后,孟桀问周墨,“苏饶嫚呢?”

“在下面的一个病房,受了惊吓,没什么其他问题。”

“我下去看看。”

“好。”

当孟桀的身影出现在三楼的时候,杨超的手下连跑带爬的冲进杨超的病房,“**!头儿!孟桀来了!”

杨超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她来干什么?”

“不知道啊!我听说上面刚出了事,那群护士传一个年轻的女人把王家的少爷打进了手术室……这……说的应该是孟桀吧?”

杨超:“这女人每天打打杀杀!”

手下:“头儿,你这说话语气怎么……”

并没有带着恨,反而像……嗔骂?

“滚滚滚,滚出去!”杨超不耐烦赶人。

“哎哎哎。”三个人互相搀扶着出了病房。

病房恢复安静,杨超看着窗外想起孟桀。

这些年他们催债的同时被不少人追着打,只是表面上看着风光而已,他们上面还有人,催不到被打的也是他们。

长时间身体早就破败不堪了。

但是从孟桀上门找他们那天,他们被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