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拿错炮灰剧本怎么办

拿错炮灰剧本怎么办

拿错炮灰剧本怎么办

来源:微阅云 作者:美女七千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5-27 10:07:15

主角是李小五百里司臻的古代穿越小说是《拿错炮灰剧本怎么办》小说的作者是美女七千故事精彩试读:“阿娘要吃安神散,不然会睡不安稳,混在牛乳里才不会太难吃。”百里同一淡淡道,每日李小五醒来,他亦会温一杯混了清神散的牛乳给李小五,免得她精神不济。这样的事自从他这具身体三岁不到就开始做了,除了她去府衙就职的半年,几乎是一天不落。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大嫂怎么了?”百里司臻看温于蓉一脸菜色的回了房,不禁想会不会是李小五在厨房说了什么伤人的话,毕竟她那张嘴的确不怎么讨喜。

“她说肚子突然不舒服,晚饭就不吃了。”百里长景看向房间门口,也是一脸担忧。

百里同一则是想着,肯定是试了阿**菜才会肚子不舒服。

同一是真相了,温于蓉真是试了李小五的菜才说不舒服,没想到看三弟妹手脚利索,下厨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做出来的菜也是很有卖相,竟然这么难吃。

怕了怕了。

因为今日那一闹腾,百里司臻私下里找了莫氏说话,她自己后来想想,这种事也是挺下儿子的面子,再者李小五也挺听话,说让做饭就做饭,平时也就李二壮一人在这儿叫唤,所以准备第一个上筷子,好好夸赞她一番,好缓和二人间的关系。

“呕……”哪知她菜刚塞进嘴里,就发出一声干呕。

天哪,这什么?豆角炒肉怎么放进嘴里会有一股泡脚水的味道?

“夫人,您怎么了?”就连百里司臻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柳月姝就已经第一时间冲到莫氏面前,给她搭上脉了。

李小五一看,小绿茶还挺积极。

“娘你没事吧。”百里司臻和百里长景也是一副紧张姿态。

李小五撇撇嘴,不能吧,竟然还把人给吃吐了。

随即伸筷子给自己夹了一筷子,挺好吃的啊,就是淡了点,心中嘀咕了句,又给自己夹了一筷子。

“没事没事,我就是突然有点不舒服。”莫氏摆摆手,肯定是自己不舒服,看三媳妇儿吃的不挺开心的。

不一会儿,众人差不多知道莫氏为什么会突然干呕了,李小五做的饭菜,实在是……不敢恭维,什么千奇百怪的味道都有,就是没有一个菜该有的正经味道。

菜色正常,闻着也不见什么异味,就是吃进嘴里……只有你意想不到的,没有她菜里没有的,腐味馊味也就算了,百里司臻觉得他还在蛋花汤里吃出了屎味。

他本来不想下李小五面子的,但是太难为人了。

“李姑娘?”柳月姝看她独自吃的不亦乐乎,好心问了一句,难道她味蕾出了什么问题?

“麻烦,叫我将军夫人。”原谅她对这个百里司臻未来的继室提不起什么好脸色,百里司臻无语,她竟也是不知道害臊。

柳月姝被她这么一说闹了个大红脸,不知道李小五对她的敌意是从哪里来的,但是这么多人在,她也不好甩脸子,就道:“将军夫人,您的舌头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舌头?没啊,能有什么问题?”李小五一边嚼着五花肉一边含糊不清道,这肉太韧了,下回炖久一点。

“柳姑娘,我阿娘没什么问题,她就是不爱挑食。”尤其对自己的厨艺,还是挺满意的。

百里同一在一旁吃着温于蓉给自己做的蒸鸡蛋,还好他机智,想他活了万年,人鬼妖三族的东西吃过不少,李小五做的东西是他吃过的最难吃的东西,没有之一。

“同一,你也别吃了,别叫把肚子也吃坏了。”柳月姝关切道。

“没事,这不是阿娘做的,是大伯母做的。”同一浅笑。

百里司臻……这家伙,早就知道李小五的厨艺惨不忍睹竟然还不早说。

……

李小五端着一盆水进房,突然嘭的一声掷在某人脚边,盆里的水溅出大半,把百里司臻的鞋袜都浸湿了,百里司臻冷不防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正欲发作,只听李小五劈里啪啦的先开了口。

“**什么意思,让我下厨扫地擦桌洗碗洗衣服就算了,还让我给你烧洗澡水,更过分的是她竟然让我给你洗-脚,你澡都洗了,难道你的身体和脚是分开洗的吗?为什么还要再洗一遍?”

简直是岂有此理,都说婆媳关系自古水火不容,她今日总算是明白了。要不是为了稳住百里司臻,李小五绝对要拿洗-脚水泼那老女人一脸。

伺候他儿子洗完澡还要伺候他儿子洗-脚,这***什么神*作。

“你不想做,下次不做就好了。”百里司臻哑言,他那老母亲,还真是不省心,白日才说了要她不要为难李小五。

“你以为我想做啊,我不做,你带回来那个柳姑娘就抢着做,老实说你跟她不会有一腿吧,不然她这么殷勤。”李小五心里妈卖批,什么东西,有妇之夫的殷勤也献,大大的绿茶*。

“你别开口生风,坏了人家姑**清誉。”百里司臻冷眼,她怎么什么都往外说。

“那也得她别做的这么明显啊,简直是司马昭之心,虽然老子也不怎么看得上你,可你对外怎么也是我的男人,被人抢走男人这么窝囊的事,我还丢不起这个人。”李小五真是被气糊涂了,心机女第一步就是讨好男主身边最亲近的人,博得男主好感,这个柳月姝,简直做的满分。

李小五这话说的豪迈,说的百里司臻一脸黑线。

若是成婚后还有退货一说,他一定毫不犹豫,片刻不迟疑,立马退掉。

多年修养也不容许自己跟个泼妇一样与李小五对骂。

起身就要走。

“站住。”李小五冷叱一声。

“如何?”百里司臻也怒了。

“把脚洗了再走,自己洗,别想我伺候你,省的**在那儿叫唤!”李小五冷道。

百里司臻……洗不洗难道他娘还能把水端过来检查不成?

戌时一过,百里同一雷打不动的给李小五端来了牛乳。

“以后这种事你别做了。”百里司臻结果牛乳,与同一道。

“阿娘要吃安神散,不然会睡不安稳,混在牛乳里才不会太难吃。”百里同一淡淡道,每日李小五醒来,他亦会温一杯混了清神散的牛乳给李小五,免得她精神不济。

这样的事自从他这具身体三岁不到就开始做了,除了她去府衙就职的半年,几乎是一天不落。

同一远远的看到百里司臻将牛乳给倒了,他浅叹一口气,唉,不听话,回头折腾得你也睡不着。

很快,百里司臻就体会到了同一所说得,李小五睡不安稳是什么样了。

李小五蜷缩作一团,低低啜泣。

“小五,小五……”百里司臻摇了摇她的肩头,没能将她摇醒。

百里司臻想着,等她哭累了,兴许就淡定了。

谁知道她越哭越凶,动静也越来越大。

李小五身子突然轻轻颤抖起来,百里司臻隐约还听到她呢喃了几声:哥哥,木子,别走之类的话。

百里司臻突然有些不知所措,早知她会这样,就不该将那杯牛乳倒了。

百里同一看着时辰差不多,去厨房点了灯,轻手轻脚的给重新煮了一杯牛乳,幸好二舅舅给的牛乳粉方便携带又极易保存,否则他娘今夜还不得受罪了去。

只是百里同一将牛乳端到李小五屋前,里面却是十分安静,半点动静也没有,他都怀疑阿爹是不是一拳将人打昏死过去了。

只是他也不敢闯进去探个究竟,他怕万一不是,吵醒李小五,会挨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