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铁拳争锋

铁拳争锋

铁拳争锋

来源:掌中云 作者:梁七少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5-27 10:44:39

主人公是萧云龙柳如烟是小说《铁拳争锋》中的主角,小说是由作者梁七少创作,其中主要内容是:萧云龙那一腿或者称之为一枚轰杀而出的炮弹更为贴切一些。擂台上,萧云龙目光阴沉如水,一片森寒,他身上的气势陡然一变,恍如一头沉睡万古的庞然巨兽骤然苏醒,更像是一尊魔王回归,身上散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前一刻还在叫嚣着一招内将萧云龙击败的武腾,后一刻却是被萧云龙一腿横扫飞了出去,这是何等强烈的反差?

这一前一后不过在分秒之间。

萧云龙那一腿或者称之为一枚轰杀而出的炮弹更为贴切一些。

擂台上,萧云龙目光阴沉如水,一片森寒,他身上的气势陡然一变,恍如一头沉睡万古的庞然巨兽骤然苏醒,更像是一尊魔王回归,身上散发出滚滚魔气与杀机。

萧云龙身形一动,朝着擂台上跃下,直接冲向了晕迷倒地的武腾,眼中有着杀意闪动。

武建已经是率人来到了武腾的身边,看到萧云龙冲过来,他脸色一沉,喝声说道:“你想干什么?”

“滚开!”

萧云龙一声暴喝,一股恍如实质的杀机直接锁定住了武腾,从他的身上散发而出的那股威势恐怖无边,弥漫着的那股杀气笼罩全场,像是一尊大魔王屹立场中,睥睨环顾间无人能撼其威。

武建自身的实力并不弱,即便是还未达到宗师级别,但一身实力在江海市也是声名显赫。

不知怎么的,面对着眼前的萧云龙,武建眼中的瞳孔骤然冷缩,竟是有着一股难言的惧意蔓延全身。从萧云龙的身上他分明是感应得到那股恍如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凌厉气势,让他都要为之心惊。

“云龙,冷静一下。”

萧万军走了上来,伸手拉住了萧云龙的手臂。

萧万军能够感应得到从萧云龙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杀气,所以他上前来制止。再怎么说,这也是擂台上的对战切磋,不可涉及生死,这也是武道世家流传多年的一种规定。

再则要是武腾就此死在萧家,那事情可就真的闹大了。

萧万军也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刚回来,就失手**,背负上一个**罪名。

萧云龙深吸口气,而后徐徐吐出,将心中的一股戾气吐了出来,他眼中的目光阴沉,盯着武建,一字一顿的说道:“带着你们的人,给我滚出去!胆敢再踏足萧家半步,杀无赦!”

这是一种警告,更是一份言出必行的誓言。

若在踏足萧家,杀无赦!

萧云龙说到做到,因为他有这份能力。

如若不是在萧家东院的演武场,如若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现在的武腾早就是一个死人了。

他的母亲已经逝去多年,他只希望自己的母亲在天之灵能够安息,如有侮辱者,他绝不会留任何情面。

萧云龙虽说就此住手,但武腾被他一腿横扫之下,不死也要彻底沦为一个废人了。

武建脸色阴沉,面如死水,他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可一看到萧云龙那双深沉如狱般的目光,他后脊背直冒寒气。他二话不说,喝令带过来的其他弟子,抬着武腾灰溜溜的离开了萧家。

“哗——”

直至此刻,萧家中在场之人如梦方醒,发出了阵阵哗然之声,他们兴奋而又激动,有些人甚至忍不住大喊出口。

因为这些年来萧家被欺压得太狠了,直让他们心中憋着一口怒气。

特别是萧家武馆中追随着萧万军的一些外姓弟子,更是兴高采烈,为之激动,他们看向萧云龙的目光充满了一股崇拜之感。

习武之人,以强者为尊。

萧云龙不仅是萧万军的儿子,还拥有如此恐怖的实力,更是让他们为之敬重。

萧万军看着萧云龙,他那张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他拍着萧云龙的肩头,说道:“儿子,好样的!”

他发觉,他对自己的这个儿子真的是一无所知。

方才萧云龙那一腿之势,虽说没有任何的招式,可内蕴着的那股力量隐隐都要超越人类的极限。

所谓一力降十会,力量恐怖如斯,任何的招式都是多余的,唯有力量才是王道。

“走,我们去大厅。王伯,去沏上好茶,今晚准备家宴!”

萧万军脸色振奋,苍白的脸上多了一丝红晕,他笑颜逐开,露出了许久未曾有过的朗声大笑。

萧万军带着萧云龙朝着萧家大厅走去,经过前院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迈腾轿车缓缓驶入了前院,车门打开,一个年纪在四十多岁左右,面貌清秀,端庄大方的女人走了下来。

与此同时,副驾驶座的车门打开,一个年纪是十四五岁左右的女孩也走下车。

这个女孩竖着马尾辫,一张脸粉雕玉琢,显得极为的美丽可爱,特别是她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流转之间尽显灵气,恍如齐聚了天地之间的灵韵蕴藏于她的双眸之间。

“灵儿,放学回来了?哈哈,快,快过来见过你的哥哥。”

萧万军笑着,招呼小女孩走了过来,拉着她来到了萧云龙的面前。

“哥哥?”小女孩眨着一双无邪的大眼睛看着萧云龙,迟疑的说道,“你就是云龙哥哥吗?哥哥,真的是你啊?你回来了?太好了,爸爸说灵儿还有个哥哥,但灵儿一直都没见过。原来哥哥比我想象中还要帅呢。”

“云龙?你、你真的回来了?太好了,我们一直都在盼着你回来。”那个面貌清秀的女人也走了过来,笑着说道。

“云龙,她就是你的刘姨。”萧万军给萧云龙介绍了一番。

这个女人名为刘梅,她一直在萧万军身边照顾多年,虽说一直以来还没有什么名分,但萧家上下都已经把她看成是萧家的女主人。

那名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正是萧万军与刘梅的孩子,名为萧灵儿。

萧云龙点了点头,表示他已经知道。

走进了大厅,萧云龙从背包中将自己母亲的骨灰盒拿出来,说道:“这是我母亲的骨灰,她临终前的愿望就是能够在萧家的宗堂祖祠中安息。”

萧万军身形一震,他双手颤抖,从萧云龙的手中接过了这个骨灰盒,他努了努嘴,未语泪先流。

他伸手一遍遍的抚摸着骨灰盒,老眼通红,滴滴泪水滑落而下,在那股极度伤痛之感下,他整个人像是又苍老了十年,他呢喃自语:“莫灵,你回来了,时隔二十五年,你又回家了。可是,我怎么看不到你了——”

“开宗堂,升祖祠!”

萧万军开口,吩咐下人,而后他双手捧着骨灰盒朝着位于萧家老宅南侧院子里的宗堂内。

萧云龙跟随前往,进入了这个供奉着萧家列祖列宗的祖祠内,他目光朝前一看,心中猛地一震,他看到了祖祠的祭奠的台面上,有着一张牌位,上面写着——爱妻莫灵之位!

萧云龙看向萧万军,心中的感觉有些复杂,他记得自己的母亲说过她与萧万军还未来得及结婚,可在萧万军的心中,自己的母亲已经是他的妻子。

萧万军将骨灰盒先放在祭台上,他上了三炷香。

刘毅起身,朝着后院走了过去,看到后院那三层小楼一楼大厅开着灯,想必孟堂主正在里面等自己。

“堂主,找我过来有什么事?”

刘毅推开了一楼大厅的门口,走进去后开口问着。

他话刚落音,猛然间从门口的侧面赫然有着一只手臂伸了出去,直接钳住了他的咽喉,他一句声音都发不出来,一阵窒息之感传递全身。

刘毅心中大骇,他想要奋起抵抗,可从虚空中伸出来的那双宛如死神的手握着他的脑袋直接朝着后面一拧!

咔嚓!

一声刺耳无比的声音骤然响起,竟是看到刘毅的正脸直接被硬生生的拧到了他的身后,这个景象极为的可怖,让人看了足以夜间做噩梦。

至此,萧云龙这才闪身而出,将已经断气的刘毅尸体缓缓地平放在地,他将门口关上,这一切未曾惊动到任何人。

萧云龙看着孟过江与刘毅的尸体,眼中的目光仍旧是平静得没有丝毫波澜,脸上更是不曾有任何的怜悯之情。

这两人身为过江堂的一号跟二号人物,双手上早已经沾满了血腥,而且还是一些无辜平民百姓之血!

过江堂能够如此迅速的窜起来本身就充满了血腥与残忍,欺男霸女、**放火以及地下各种违法交易是常事。

因此,杀了孟过江与刘毅,萧云龙心中没有丝毫的怜悯。

再说这件事上已经不能私了,今晚即便是放过孟过江与刘毅,他们非但不会感激,日后还会想方设法的在背后伺机捅你一刀,倒不如就此除掉一了百了。

萧云龙不急于离去,他将现场所有的痕迹全都抹掉。

而后他查看了整个三层小楼,确认没有安装任何的监控录像,他这才放心下来。

萧云龙走到洗手间,拧开水龙头,伸手在水龙头下清洗了一番。他的双手涂上了白蜡,有了这层依附在双手指纹表面上的白蜡,他自身的指纹不会留下半点。

洗完了手,萧云龙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他本以为回来江海市之后能够告别以前的生活,不需要再去打斗,更不需要去**,可以就此过上一段平静的生活。

不曾想,他刚回来两天的时间,就已经行动**了。

看来,无论在什么地方,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会有纷争,就会有战斗。

倘若,这个繁华的大都市就是一个战场,那就战吧!

魔王一怒,血流成河,杀他一个昏天暗地!

威势从来不是别人给的,而是杀出来的!

……

江海市第一人民医院。

萧云龙返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左右,他来到了吴小宝所在的病房,推门走进去。看到吴小宝已经睡了,高云仍是守在床边上。

看到萧云龙回来,高云连忙站起身,他上上下下打量着萧云龙,发觉萧云龙跟离开之前一模一样,未曾有半点变化,他旋即问道:“萧教官,你去哪儿了?”

“没去哪。就是出去透了透气。”萧云龙淡然一笑,他看着吴小宝,说道,“小宝已经睡了?”

“他也是太累了,再说有伤在身,早点休息也好。”高云说道。

萧云龙点了点头,掏出根烟递给高云,跟他一块抽了一会。

萧云龙当然不会将他今晚行动之事跟高云说起,他抽着烟,脸色很平静,对他而言,今晚杀两个人实在是太寻常不过。

他并非是一个嗜杀之人,但对于自己的敌人,他从来不会手软。

再则,孟过江这一类人,双手也不知道沾满了多少无辜之人的鲜血,杀一个嫌少,杀一双也不嫌多。

高云凭着直觉心知萧云龙肯定是出去办事了,他并没有继续问下去,他看得出来萧云龙对吴小宝被打伤之事极为关照,这让他心头泛起暖意。

一根烟抽完,高云看了眼时间,说道:“萧教官,要不你就先回去吧。今晚我守在这里就行了。半夜小宝醒了,他想要吃点什么喝点什么,我照顾着就行。这点事用不着两个人留在这里。”

“好!高云,那就麻烦你了。”萧云龙说道。

高云一笑,说道:“萧教官你客气了。我是保安部的队长,保安部的人就是我弟兄,这谈不上什么麻烦。”

“那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萧云龙说着,又叮嘱了高云几声,这才离开。

萧家大宅。

萧云龙打车回来,他有大铁门的钥匙,打开了铁门走了进去。

已经是深夜,萧家上下想必已经入睡了。

萧云龙走进大厅里面,竟是看到萧家书房的灯仍是亮着,接着看到萧万军推开书房门口走了进来,他看着萧云龙,说道:“云龙,你回来了。”

“这么晚了你还没睡?”萧云龙问着。

“你还没回来,有点不放心。我也就是想问问明月公司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萧万军问着。

“秦氏集团一个保安被人打伤了,臂骨、腿骨跟胸骨多处折断。并无性命之忧,正在医院中住院治疗。”萧云龙如实说道。

“骨折了?”萧万军皱了皱眉,开口问着。

萧云龙点了点头,说道:“出手的人手段极为阴狠,不仅多处骨折,他还受到了极重的内伤。”

“云龙你随我来。”萧万军说着。

萧云龙一怔,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跟着萧万军走进了书房里面。

萧万军坐在书桌前,他拿起纸跟笔,在一张白纸上写了一个中草药方,看向萧云龙说道:“听说你担任秦氏集团保安部的教官,想必你也很关心那个受伤保安的情况。明天你将那个保安接到萧家武馆中调养,吴翔他们一直都在哪儿。萧家武馆有续骨膏,武馆中切磋比试经常有被打伤骨折的情况发生,因此武馆内一直备有续骨膏。这是一则药方,对于治疗内伤有着莫大功效。你把那个保安接到萧家武馆,拿着这个药方给吴翔,他去抓几副药回来,内服这方中药,外涂续骨膏,他的伤势很快就好了。比起在医院调养的速度都要快上一倍,并且这个办法能够治标治本,不留后患。”

顿了顿,萧万军又笑着说道:“要论开刀动手术等其他方面,西医的确是比中医强得多,有着中医不可企及的优势;不过要论治疗内伤,续骨接筋,调养身体这些方面,西医是远远不及中医的。我们萧家是传承下来的武道世家,自古武与医就不分家,是以萧家中也有不少中医古籍,有空你可以学一学,是有益处的。”

说着,萧万军将那方写好的药方递给了萧云龙,说道:“拿去吧,明天一早你就把那个保安接去萧家武馆。”

萧云龙接过了萧万军递过来的药方,于微黄的灯光下看着萧万军那张略显苍白的脸,也看得出他眼中流露而出的那抹老迈之意,更重要的他真切的感觉得到一个父亲对自己儿子的那份赤诚之心与厚重如山的爱。

父爱如山,亘古不变。

那一刻,萧云龙顿感身体内的血液变得滚烫炽热起来,那是一种血浓于血的亲情的撞击,那是一种他身体内流淌着的萧家男儿血液的沸腾。

眼前这个两鬓斑白,脸色也苍白,可却对他一直以来都包容与关爱的老人就是自己的父亲!

“父、父亲,谢谢!”

萧云龙心中一热,他开口,终于是忍不住说出了那